小书亭 > 次元 > 刀剑神域之风帆时代 > 第八章:谁是真正的赢家?(2)

第八章:谁是真正的赢家?(2)

【各位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下午三点,我与优吉欧以及其他几位副官一同开会,以解决当前的一切疑难。

【奥利弗,我们的舰队损失惨重,必须立刻寻找有大船坞的城市,进行修理,否则难以再坚持任何一场战斗。】优吉欧如是说。

【我们不能放过这次机会,宝藏舰队失事的事情会传遍加勒比,如果有其他海盗捷足先登,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布朗如此说。

【这不是放过,而是暂时性撤退。只要我们速度够快,在修补完成之后,可以立刻赶回来与他们战斗。】

【我看不行,我们只能简单在海上修补一下,然后就要马上回到海滩,下一次我建议直接使用迫击炮对西班牙士兵进行远程攻击。】

布朗与优吉欧的争辩逐渐升级。

【你没有看到吗?!那个家伙发射的箭,距离可以达到五六百码!迫击炮的精准度,也没有那么高,如果贸然进攻,无异于送死!】

【你小子就给我闭嘴吧!你懂什么?你上过航海学校吗?如果没有,你们就要听我的!】布朗一拍桌子大喊道。

【行了!行了!都别TM吵了!】我立刻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奥利弗,我觉得辛格尔顿船长言之有理,现在波斯蒂珑号只剩下14%的天命,一旦再遭到那样的攻击,只能船毁人灭。我建议我们先去圣奥古斯丁修船,然后再做打算。】吉姆如此说。

【我也赞同,我们应该去圣奥古斯丁城。】威利如此说。

【不不不!你们不能忘了,我是有经验的,我曾经在海军学校里当过教师,你们必须采纳我的建议!】布朗嚷嚷着说到。

【你…,你是剑术老师吧?…,对吗?】优吉欧用轻蔑的眼神看向布朗。

【额……,我,对!我是…】

【哦?原来,你们玩剑的……,还懂航海啊?哎呀哎呀,我是即不懂航海也不懂剑术,我是玩斧头砍树的,哈哈哈哈哈哈。】优吉欧用嘲讽的语气说到。

【你!……,你!…,你竟敢嘲笑我?你知道我剑术几段吗?啊?老子剑术TM的七段!】

【得了得了,我不和你扯什么剑术,你那么敏感干什么?我又没在笑你,请不要对号入座,鹰隼,你来决定我们今后的动向吧。】

【我赞同辛格尔顿船长的看法,我们会在圣奥古斯丁城停靠,修理完毕之后,就会到海滩与西班牙人交战。】

布朗先生是我们学校里剑术最厉害的导师,但他的性格倒不是那么讨喜。这家伙喜欢自吹自擂,拿着自己剑术七段的证书到处显摆。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明明是教剑技的,却总是插手航海术的事情,但因为缺少眼光,总是被大家嘲弄。

不过我个人还是很尊敬他的,主要是因为本人的剑术受他的影响罢了。

现在可不是讲师生情义的时候,波斯蒂珑号的情况十分糟糕,我们必须对它进行大修,离这里最近的大港口就是圣奥古斯丁城,两天后我将会抵达那里……

一个星期之后……

卡特琳娜一行人抵达了圣奥古斯丁城。

【我们是先去见总督…,还是怎么样呢?】桐人问到。

【当然要先去见总督了,可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卡特琳娜回复到。

于是二人进入总督府。

【什么?!你说厄卡号舰队被风暴摧毁了?!】总督在听说这件事后显得十分激动。

【没错,我们就是那场风暴的唯一幸存者。现在,成千上万的金银珠宝散落在海滩上,如果不立刻前去营救,会被海盗们盯上的。】卡特琳娜如是说。

【我们的船因为受损严重,停靠在南部海滩的岸边,需要修复。它的天命……,我估计不到10%。如果总督大人可以帮助我们修好它,我们就可以载着那些黄金回到西班牙。所以我希望您可以派出一艘修理船,协助我们完成任务。】桐人如此说。

【可是…,我最近手头很紧,已经没有多少船了,尤其是大型护卫舰,已经一艘都没有了。】总督无奈地说到。

【您的港内真的…一艘船都没有了吗?】卡特琳娜问到。

【哦,那倒不至于。我还有一艘纵帆船,14门大炮。】

【那就派遣出去吧,装满木材和修理工具,三天后,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归还。】

…………………

在结束与总督的会面之后,桐人又去酒馆里喝酒去了。而卡特琳娜则准备去买些东西。

她先是到了商店,卖了几桶油,命人搬运到总督提供的纵帆船上。

在那之后,又前往炼金术士的房间,在那里卖了一瓶时间药水。

时间药水的功效可以使人获得三秒的“子弹时间”,这期间,一秒等于十秒。

在圣奥古斯丁城的广场上,围着一圈都是被吊死的人,他们的尸体被放进笼子里示众,全部半腐烂着,时不时有飞禽前来食用他们的肉,味道很是难闻。

【愿圣父保佑这些尸体…】

卡特琳娜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随后离开了广场。

在美洲的每一座热闹的大城市里,总有提供一些特殊服务的场所,其中最为著名和受欢迎的当属妓院。

卡特琳娜找到一家妓院后,心中不禁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翻墙上了屋顶,楼下是熙熙攘攘的柜台处,楼上就是客人们接受服务的地方。

卡特琳娜绕到房间窗户那边,露头查看里面的情况。

“哦………,天啊…”她看到了一些少女不该看的东西,于是立刻回头,决定离开此地。

[Kachi!!]

“糟了!不好!”

回到房顶,在正中央行走的时候,突然一脚踩破了一处薄的天花板,卡特琳娜掉了下去。

卡特琳娜掉到了大厅,众人都看向她……

【嗯,这么回事啊?】

【对啊,这是……】

【怎么有个女孩子从上面掉下来……】

【啊…那个】卡特琳娜坐在地上,看向四周的众人,嘴角抽动着说到。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我现在能出去吗?】

老板说:【喂喂喂!你到底是什么人!是我们这里的人吗?意外被男顾客压到下面来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碰巧路过而已!】卡列妮娜疯狂的摇头摆手,一直往后退,直到靠在大厅的墙上。

【那你为何到我家妓院的房盖上?】老板如此说。

【难不成,你想男扮女装混进来…】这时,柜台前的一位男顾客说到。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都开始发笑。

【我…我…】卡特琳娜显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那个,能不能让一下,我得出去了。】卡特琳娜尴尬的微笑着看着众人。

当日的新闻报道:一名少女不知为何在妓院爬墙,引众人疑惑。……………

卡特琳娜来到了当地的一座隶属于新月学会的寺庙,作为希腊合利斯教会的会员即奥索都斯信徒的卡特琳娜,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对新月学会的印象不是很好,于是决定嘲讽一波。

它的洋葱头非常醒目,不过卡特琳娜转念一想,这好像是奥斯曼土耳其抄袭东罗马的风格。

卡特琳娜心想:“反正也是闲的没事干,去搞搞事。”

寺庙内部是一个大厅,周围的墙壁上画慢了漂亮的几何图案,整体色调以绿色和蓝色为主,显得十分光鲜亮丽。

“哦?居然没有拦我。”卡特琳娜心想。

和漂亮的墙壁产生强烈对比的是,一大群头戴白帽或头巾的人跪着匍匐在地上,还有一个人正在用唱的方式颂唱经文。

就在卡特琳娜好奇的看着他们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入耳朵。

【喂喂喂!你是什么人,没看到牌子吗?】那人指了指寺庙门口的牌子。

牌子上写着:“请女士戴头巾进入,男士注意着装得体。”

【我明白了。】卡特琳娜随即走出了寺庙。

【但是我还是要想办法进去的。】卡特琳娜冷笑了一声说道。

于是女扮男装,假扮成了一个16岁的年轻小伙子再次进入庙宇。

卡特琳娜躲在柱子后面用原本女生的声音说话,想要看他们的反应。【嗯……,嗨!你好!】

所有人突然停住了,一齐往后看,主持者说到:【谁!……,谁在那里?】

卡特琳娜从柱子后面走出来,试着装出男性的声音回答到。

【刚刚没有人在这边啊,你们听错了吧…】

【你刚才有发现一个女人在这里吗?】

【她好像跑出去了,留着浅黄色长发,穿着及膝短裙,白衬衣,西装外套,白色连裤袜,她现在应该就在外面。】

【可恶的家伙,竟敢对月神不敬!愿恶之精灵与她同在。】一个男子如此诅咒到。

卡特琳娜再次出去,换回原来的装束打扮,然后又回到这里。

卡特琳娜试图绕过他们,继续往里走,但主持者又一次叫住了她。

【唉唉唉,你想怎么样啊?………等等………………,竟然是你!你怎么又来…】

【啊?什么?】卡特琳娜一脸黑线地问到。

【你!你!你!看剑!】一位少年拔出了阿拉伯弯刀向卡特琳娜砍来。

【啊呀啊呀,不要这样嘛。】卡特琳娜右脚向后退了一步,拔出俄式马刀,格挡下了这一击。

【你这家伙,看起来是斯拉夫人,是奥索都斯会员吧!】

【是的没错!】卡特琳娜一边说着,一边尝试着用力将对方的剑挑飞。

卡特琳娜未能调开他的剑,少年跳出了攻击范围。

【哦哦啊啊啊啊!】少年高举弯刀向前突进,刀片发出绿色的光芒。

卡特琳娜只是向右迈一大步,便躲开他的攻击,随后挥刀击打他的手腕,再一拳打在他脸上,同时向他的头颅砍下去。

少年闭上眼睛,但卡特琳娜并没有砍下去,只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

少年慢慢睁开眼睛,在那一瞬间,卡特琳娜反手再来一拳将他击倒在地。

随后举起燧发枪对着其他在场的人威胁到。

【我警告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咱有话好好说,牌子上写的都是月神的意思,我们也不敢违背,还是请您出去吧。】主持者紧张地说到。

【好吧,我明白了。】卡特琳娜随即走了出去。

………………………

此时,桐人正在酒馆里搜集关于拿骚海盗的各类情报。

【那个……,关于优吉欧?辛格尔顿。你了解吗?】桐人与一名海员在酒馆里唠嗑。

【哦,那个人啊。……,我在安地列斯群岛见过他。当时他在哪里指挥一艘炮艇…】一个水手说。

【指挥炮艇?他是哪个国家的海军吗?】

【并不是,我听说他们是逃犯。那小子是从巴巴多斯的监狱里逃出来的,据说他有五名手下,后来被西班牙人抓住了,战斗中大炮击沉了他的小船,五名船员死了四个,只有一个黑人和他自己活了下来。】那名水手这样说。

【怎么说?你认识他。】

【不算认识吧……,当时我朋友在为巴巴多斯一个名叫斯蒂德?邦尼特的农场主工作,刚好看到过他。至于他被抓…,是后来的传言了。】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巴巴多斯的监狱里吗?】桐人接着问到。

【不清楚……,不过我听说,他好像来自德文郡,英格兰德文郡。在那里犯了谋杀罪,被流放到巴巴多斯,准备彻底烂在监牢中。】

【哦……,谢谢。】

“德文郡吗……”

桐人的故乡也是德文郡,德文郡的卢利特村,自己第一次见到优吉欧时,总觉得他的样貌有些似曾相识,难不成他的出生地也是卢利特村?自己小时候见过他?

无数的疑问赶上心头。

桐人走出酒馆打算去找卡特琳娜,没想到自己一出门就刚好与卡特琳娜打了一个照面。

【桐人?……】

【嗯……进去喝几杯,怎么样?……】

【好…,好啊…】

两人各点了一瓶朗姆酒,坐在凳子上。

【卡特琳娜,在这次任务结束之后,你准备去做什么?】

【当然是回到俄国向彼得沙皇报告喽,桐人。】

【我……,想和你一起回去…】

【欸?……,为什么这样说啊?】

【咳,我想,在这美洲也干不了什么事情了,以后跟着你说不定可以得到不少好处。而且我还欠你很多…】

【哪里哪里,桐人,你这段时间一直保护着我的安全,应该是我欠你很多才对。】

【不,我是说贝林斯基……,他是你的大副,他虽然对我有很多意见,但我觉得他仍然是一位很好的助手,至少在航海上,比我强多了。上次我把他扔给优吉欧,实在是对不起……】

【那次你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会有机会把他救回来的,你不也是这样说的嘛。】

卡特琳娜很是奇怪,当初自己对于桐人扔下贝林斯基的事,心中充满了愤怒,如今那种愤怒却再也找不到了。

【嗯……,你说的对。干杯!】

【干杯!】

……………………………

晚上,海水涨潮,桐人与卡特琳娜决定使用总督的纵帆船出航回到海滩营地。

二人走到港口意外发现了两艘熟悉的船。

他们当场愣住了。

【桐人………,那两艘船………】

【………没错……,我是不会看错的………,是他们…】

【真是阴魂不散啊………】

那两艘船………………………,竟然是波斯蒂珑号与蓝蔷薇号,正并排停靠在圣奥古斯丁城的码头。

卡特琳娜倒吸一口凉气,一想起那位神秘的蓝衣少年和他手里的蔷薇十字剑,身体就不禁一阵战栗。

她还能清楚地记得,在那个夜晚,就和今天的夜晚一样。

自己的大副安德烈?伊万诺维奇?贝林斯基向少年疯狂砍击,却无一命中。

从地上伸出无数蓝色藤蔓。街道、墙壁、都被冻结,活生生的人…也被冻结……

刀剑神域之风帆时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刀剑神域之风帆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