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末日从噩梦开始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哭泣者和寻声箭

第九百二十五章 哭泣者和寻声箭

尖叫鸡是一个道具。

别看它叫声非常的凄厉,但它的特点反而就在这凄厉的叫声当中。当初黑人得到这个道具的时候就很清楚,这个道具就是为了干扰鬼怪的声音攻击的。

催眠、幻境、蛊惑、诅咒。

诸如此类通过声音传播的诡异,都可以用这个尖叫鸡来破解。

这玩意儿贼好用。

不是广告,而是经过实践检验过的。

因为有林默的提前告知,所以黑人一早就将尖叫鸡准备好了,所以刚听到那诡异的唱戏声后,立刻就捏响了这只鸡。

鸡叫声立刻让病秧子和黑人同时精神一振。

但与此同时,诡异的唱戏声似乎还没有停。

还在唱。

“日他大爷,继续捏,不要停!”

病秧子喊道。

黑人不用他提醒,这会儿正捏的起劲。

幽冥道里,尖叫鸡的声音和戏声交相辉映,居然有点相得益彰的感觉。

又像是村头白事儿红事儿的蹦迪团凑在了一起,正在各自放着劲爆的音乐斗舞。

那叫一个热闹。

苦的是耳朵和神经。

一开始,鸡叫声和唱戏声还是各弄各的,互不干扰,谁也弄不过谁,黑人正得意呢,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极为诡异的事情。

他越捏尖叫鸡,这尖叫鸡的叫声,居然就越像是唱戏,到最后再捏的时候,从尖叫鸡那里传出来的,就是唱戏的声音。

显然,谁强谁弱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病秧子和黑人也几乎是立刻中招。

游戏被强行退出。

因为他们的人物已经阵亡。

通过游戏登录这个幽冥道场景之后,如果遇到‘昏迷’,或者是类似‘入梦’的状态,那游戏就会直接判定角色死亡。

很严格。

但又因为游戏角色是有命的概念,所以命多的情况下,在同样的场景当中,自然就占据了非常大的优势。

准备室内,病秧子和黑人正在总结经验教训。

“尖叫鸡不给力啊。”

“这种事,以前没遇到过啊,谁能想到那唱戏的声音居然能传染到尖叫鸡身上,这道具我很喜欢,这一下却是给废了。”

“对了黑人,你还有几条命。”

“我?还有不少呢,大概还有四五条,我看看,恩,五条,还有五条命。”

“我还有七条!”病秧子说了一句。

“靠,你咋比我多两条呢?”

“我以前积攒的,咱们说正事儿,目前来看,你还能进行五次试错,而我还能试错七次,希望可以在这几次里找到足够多的线索,将幽冥道探索完毕。”

“可现在,我们连这第一关都过不去。”

“再试,尖叫鸡不行,就换别的东西,总有能克制那戏声的东西。”

“我想想,要不,把哭泣者叫出来,另外,用寻声箭。”

“我也是这个意思。”

当下,两个人做好准备,进行了第二次尝试。

哭泣者是病秧子控制的一个极为特殊的梦魇。

没别的本事。

就是哭。

但对方的声音却是可以压制一切其他声音,虽然听着这家伙的哭声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可如果能将唱戏声压制下去,即便是有一些弊端和副作用也可以接受。

至于寻声箭,是一种特殊的武器。

在特殊的环境里使用,谁发出声音,它就会攻击谁,几乎是无坚不摧。

这两样东西算是病秧子和黑人压箱底的宝贝,也是他们花费极大代价换取到的道具,平日里那都舍不得用。

但是这一次,该用,必须得用。

第二次尝试相对就要轻车熟路一些,依旧是相同的路线,到达地方之后,就听到了诡异的唱戏声。

饭团探书

‘哭泣者’立刻被放出来。

当下,通道里就出现了一个低着头的女人,这女人光着脚,穿着一件带血的白色衣服,捂着脸,正在哭泣。

哭的非常伤心,也十分凄惨。

这让它的声音带着极强的干扰性,在刚出现的那一瞬间,居然是压制住了唱戏声。

无论是病秧子还是黑人都是大喜。

显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抓紧时间,往前冲。”

病秧子和黑人之前就商量好了,这一次如果哭泣者能压制住唱戏声,那他们就需要往前突进和探索。

因为按照经验,哭泣者十有八九还干不过对方。

所以快速向前探索,可以获得个更多的线索。

当然,如果哭泣者能干掉唱戏声,那当然是最好,而这样他们加速推进,也没有什么坏处。

两个人一前一后快速往前跑。

哭泣者一直在最前面,对方似乎有一种可以瞬移的能力,每当你超过它,将它甩在身后,但很快就会发现,对方还在前面不远处站着,背对着你哭泣。

此刻,有哭泣者为他们两个保驾护航,病秧子和黑人到达了之前他们从没有踏足的区域,可能,就连林默都没有来过这个区域。

在这个时候,病秧子想起了什么,就说之前林默说过他来时,走到了一个死胡同,然后才听到了唱戏声。

但是这一次他们进入对应的游戏场景后,却没有遇到林默说的那个死胡同。

如果不是林默记错了或者在撒谎,那么,问题就一定出在这个幽冥通道本身。

继续向前,依旧没有找到死胡同。

这个时候病秧子和黑人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很快他们发现,是唱戏的声音似乎不见了。

而相同一起消失的,还有哭泣者的哭声。

这是怎么回事?

哭泣者居然不哭了,这实在是离了大谱儿。

要知道这个哭泣者从被获取到的那一天开始,这家伙哭就没停过。

那是无时无刻,随时随地。

可以说哭泣,就是哭泣者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但偏偏,对方就背对着他们站在前面。

现场气氛十分诡异,病秧子和黑人对视一眼,然后一起向前。

就在这个时候,哭泣者重新哭了起来。

但声音似乎听上去,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

最重要的,这次它没有继续持续的哭泣,先哭了两声,随后就慢慢变成了戏腔,开始唱戏。

这太吓人了。

“靠了,连女鬼都被传染了。”黑人面色一变,担忧起来。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之前第一次是尖叫鸡。

病秧子立刻阻止对方,让黑人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随后病秧子从口袋里取出寻声箭,立刻激活放出。

这箭矢接下来会寻着声音,攻击唱戏的人,但这一刻,黑人想到了什么,急忙想要阻止。

但显然,晚了一步。

寻声箭这一刻飞射而出,直接将前面唱戏的女鬼哭泣者击杀。

这显然很正常,也合理。

因为在刚才,这里唯一发出声音的就是哭泣者。

------题外话------

凌晨一章,求月票,又在码字桌上睡着了,哎!

末日从噩梦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末日从噩梦开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