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第五十章 损失

第五十章 损失

“你说一姬在和木叶忍者的交手中,把自己封印了?”

正在扫荡妙木山藏书库中的古代文献时,白石陡然从琉璃口中得知了这个令人惊讶的消息,连手中的文献资料,都差点掉落在地上。

琉璃深深吸了口气,微微点头,将手里紧握住的卷轴放在白石面前。

“你自己看看吧,熊之国的战场出现了意外。不止如此,自来也的所属部队,也在木叶的接应下成功逃出去了,驻扎在那里的部队,只歼灭了他们的一部分人马。”

白石听到这些消息,快速接过这份写满战报的卷轴,将其打开扫阅。

果然如琉璃所说,熊之国的战场出现了意外。

在拦截木叶的支援部队时,一姬遭遇了根部的志村团藏,随后便利用封印术,将自己封印起来,让外人无法靠近她的身体半步。

以至于熊之国方面群龙无首,失去了等同于尾兽级别的宝贵战斗力,使得自来也所属部队,有了一线生机。

尽管鬼之国的部队奋力拦截,但只歼灭了木叶千人,最终让自来也等人逃离出去,此时差不多已经回归火之国的边境,再想追击已经不太现实。

“怎么回事?一姬为什么会把自己封印起来?”

白石关注这个问题。

尽管没能把自来也留下,这件事让他颇为遗憾。

但想到解决了妙木山之后,对方是死是活,对于整个大局而言,也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了。

一个三忍,还无法动摇鬼之国的根本。

比起这个,他更关心一姬如今的情况。

到底遭遇了什么,需要把自己封印起来。

是体内的查克拉暴走了吗?

不,如果是以前的话,这种可能性倒是存在。

可是早在数年前,一姬就差不多把体内的查克拉熟练应用了,早已不存在力量暴走的情况。

因此,这种可能性排除。

“情况暂时未知,我需要尽快赶回熊之国,这里就交给你了。”

琉璃的本意是等妙木山这里的事情完毕,和白石一同返回。

然而如今一姬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她作为母亲,自然要亲自过去了解情况。

“也好,那你赶快出发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即可。”

白石没有迟疑,同意了下来。

妙木山的事情基本上尘埃落定,剩下来的只是简单的扫尾工作,以及和龙地洞关于妙木山宝库的分配问题。这些事情,他一个人处理也没有问题。

相比之下,还是一姬那边的事情更让人担忧。

能让一姬启动最后的自我保护机制,想必是遇到了自己一个人无法解决的难题。

也意味着,这是一个求救信号。

琉璃点头,没有废话,快速从白石眼前消失,离开妙木山的藏书库。

“团藏……纲手老师,你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也许是那两个顾问搞得鬼吧。”

白石一开始怀疑是纲手,但仔细想了想,两个顾问这么做的可能性更大。

即使有意释放,作为火影,也不可能明目张胆这么行动。

毕竟团藏是袭击火影的重要罪犯,无论是出于何等理由,释放他就意味着会引爆木叶村内的舆论压力。

这对于新上任才一年多的火影而言,会是一个沉重的声望打击。

‘一个只能恳求到罪犯头上’的火影,代表着无能,以及火影的卑微。这不仅会让中立派反对火影,也会让火影麾下的人员,对上司的能力产生质疑。

因此,由顾问出马,暂时释放团藏的可能性会更大。

毕竟若是没有高层的命令,作为谋害火影的重犯,团藏根本无法从牢狱中走出。

因此,白石可以猜测到,木叶的高层,在这几天内,一定经过了十分激烈的争论。

这个信号对白石来说,其实有利有弊。

弊端是木叶加入了团藏及其势力的这样一股生力军。有的事情,要么不存在,要么就会有无数次。木叶能释放一次团藏,必然能释放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更多。

有利的是,白石探知到了木叶的上限。

连团藏这样的重犯,都能让高层改变自身的原则,甚至火影可能也是默许的一员,光是做出这个决定,就已经意味着木叶此时已经被逼迫到绝境,感到黔驴技穷了吧。

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顶着村子里的舆论压力,弄出这种小动作了。

换言之,这就是木叶当下所能发挥出来的全部实力了。

所有的底牌全部都展示在他的面前,以后不会再有所谓的隐藏。

“这么一想,三代火影这么快殉职,此事还真是让人感到遗憾……”

毕竟三代火影执政时期,木叶给了鬼之国太多的发展空间。

这么说,可能对死者有点不敬,但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不过说这些已经迟了。

毕竟卡卡西那边也是不会同意的吧。

眼下的各国针对鬼之国的军事危机已经解除,同时也暗合失仓,造成了大国之间的信任分裂。

接下来,鬼之国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会全速运转起来。

之后的重点观察目标,应该放在‘晓’身上。

死里逃生的木叶部队,活着回到火之国的人,心中难免会感到庆幸。

但是看着回归的同伴们,个个意志消沉,表情麻木的样子,随之而来的便是强烈的悲痛,让他们想要痛哭一场。

一些活下来的木叶忍者,不仅身体残废,更有的对炮弹产生了恐慌。

只要一听到巨大的响声,身体都会情不自禁的开始颤抖,目露恐惧之色。

经过这么多天炮火的洗礼,他们的脑海中,时不时都会回响起那种声音,化作梦魔伴随他们一生。

这种精神上的创伤,想要治疗,才是最困难的。

就算是自来也,对于炮击的响声,也产生了些许的心理阴影。

因为在熊之国的每日,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无法幸免这样的炮击声。

相比起忍者的忍术,炮弹打出来的爆炸效果,更具五感上的冲击力,在人的脑海中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

而这样的症状,被木叶的医疗忍者称之为‘弹药恐惧症’,一种因炮弹而产生的精神障碍病症,难以用普通的药石医治。不出意外,这种药石难治的精神病症,会伴随患上的忍者一生。

只要他们一踏入战场,听到炮弹的轰炸声,就会情不自禁的回忆起这场战争中,被鬼之国炮弹支配的恐惧,从而导致他们的作战能力飞快下降。

而这种症状,不只是木叶,与鬼之国有过数次大规模交战经历的岩隐忍者,患上这种精神病症的忍者,想来也不在少数。

火之国边境的一处驻地。

医疗区域被大量的伤员挤满,因为医疗区已经没有足够的位置,许多伤者只能躺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面,由稍懂医术的护士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势。

毕竟依靠这片驻地里面的三十多名医疗忍者,完全无法在短时间内,将上千名伤患忍者的伤势处置完善。

即使如此,医疗人员还是紧缺。

缺的同样还有医疗物资。

由于检查出木叶运到前线战场的医疗物资存在质量上的问题,临时收集起来运到这里的无害医疗物资,完全没办法支撑那么伤患人员使用。

纵然木叶已经在加速收购,甚至开始向同盟的砂隐求援,希望能暂时匀出一部分的医疗物资,提供给木叶使用……如此,短时间内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除这场事故带来的医疗危机。

“伤员处理如何?”

站在医疗区域的外面,自来也看着满地呼嚎惨叫,伤口化脓腐烂的木叶忍者,眼中露出一丝沉痛。

尽管知道这里的医疗资源紧缺,但还是忍不住的抱有一丝希冀询问。

可是他也明白,这样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毕竟他提供了妙木山生产的伪·仙人之符,依然没办法解决这样的危机。

因为伪·仙人之符的治愈数量有限,而这里重伤人员实在是太多,一些重伤的木叶忍者,往往等不到伪·仙人之符,就在凄惨的叫声死去,狰狞痛苦的样子,宛如复仇未果的厉鬼。

更重要的是,伪·仙人之符里面储存的是仙术查克拉,在没有稳定的仙术查克拉供应下,这些伪·仙人之符便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用完了就等于没有,需要寻找懂得仙术的忍者才能够充满能量。

然而寻遍整个木叶,也找不到这样的人才。

毕竟他的仙术只是半吊子,会使用自然能量,但没办法自己将自然能量与查克拉融合,形成仙术查克拉,进入仙人模式。必须借助妙木山的两大仙人力量,才能到进入仙人模式。

自来也头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在空闲下来的时候没有认真修炼仙术,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明明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利用。

如果自己可以自行学会仙术的话,那么,就可以挽救更多木叶忍者的生命。

这场战争,说不定也可以扭转……

站在自来也身旁的鹿久微微摇头,看到这样如同地狱中恶鬼哀嚎的惨澹光景,也是沉默了下来,黑白分明的童孔里,闪烁着一抹暗澹的微光。

无力。

无能。

沉闷的心绪,同样在鹿久心中诞生。

在这场战争中,作为军师的他,根本没办法提出有效的建议。

即使能够想到好的办法,也能够第一时间发觉鬼之国的意图,然而最终都因为双方过大的军事力量差距,以及行动力、情报上的泄露,从而导致他的策略还未启动,就被鬼之国封锁,甚至无视。

各方面的差距太大了。

除了人数上占据优势,其余方面,木叶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而人数也仅仅是在人数上占据优势,没有更多的含义。

一对一的情况下,输掉的大概率会是木叶忍者。

至于说装备差距的,也没有卑鄙不卑鄙的说法。

毕竟这是战场。

进入战场的唯一目的,就是用尽各种手段,杀死威胁自己的敌人。

这就是在战场上生存的真理。

存在装备的差距,只能够说明,木叶对于忍者的装备问题,不如鬼之国重视。认为忍者归根究底,还是要看本身的资质,不能够太过依赖于外物的力量提升自己。

如今想来,木叶真的缺乏一场真正的变革。

对于科学这样的东西,还是不够重视,在这方面的资金投入,还是不够多。

“从木叶出发的医疗部队,很快就会抵达这边,还有新的医疗物资也是,到时候应该可以救下大部分人吧。”

鹿久最终没有把话说满,只说了一个可能发生的答桉。

毕竟他不是医疗忍者,尽管战场经验丰富,也无法确定,这里面有多少同伴,已经彻底没救了。

“这是我个人的失职……”

自来也垂下头,神情悲伤。

鹿久摇了摇头。

“不,若是失职,应该是我们全体人员的失职。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不该打。我们对于鬼之国,缺乏真正的了解。大名大人,还是太过着急了。”

对于这场战争,鹿久一开始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处于中立方。

对他来言,开启这场战争,利弊各占一半。

他要做的,就是在上级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全力支持,尽到自己的义务。

但如今看来,攻打鬼之国的利弊根本不是各占一半。

可惜,他在那时无法预知未来。

也无法为当时自己的失误判断买单。

“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自来也脸上难掩悲伤,不只是木叶,妙木山那里也出现了意外。

妙木山的战况,他也了解了。

大蛤蟆仙人战死。

属于蛤蟆们的净土,被战火燃烧,无数的蛤蟆在战火中失去生命。

妙木山的高层,只剩下深作仙人与志麻仙人两位存活,通过妙木山的仙术,开启远身水的通道,带着鸣人逃回木叶躲避灾难。

而岩宿大蛤蟆、四大明王等实力强悍的蛤蟆,全在战争中陨落,无一幸免。

可以说,遭受到鬼之国进攻的妙木山,保留下来的力量,不足全盛时期的两成,甚至更低。

“刚刚火影大人来信,让自来也大人您尽快返回村子,由我在这里主持大局。”

鹿久回答。

自来也点了点头,神色恍忽的踱步离开。

望着自来也有些恍忽的脚步,鹿久叹息了一声。

这次的战争失利,对自来也的打击很大,但对他的打击,何尝也不是如此呢。

真是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呢。

火影大人说的不错,现在的木叶需要变革,无论是技术,还是制度,都差鬼之国太远了……但是,真的能办到吗?鹿久深思起来。

技术的重视阻碍并不大,但是制度改变……

鹿久想到了自己身后的猪鹿蝶三族,想到了猿飞、日向、油***冢等大大小小的忍族……

一个令人感到无可奈何的残酷现实。

白色的房间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冰冷气味。

密布着红色眼球的手臂,在用注射器注入最新型的镇定剂之后,枯老身躯里不稳定的查克拉,终于是稳定了一些。

“看样子查克拉是稳定下来了,不过,我建议团藏大人,以后还是少用这样的力量为妙。无论是写轮眼,还是木遁,同存于一体,在身体不适配的情况下,都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负荷。”

身穿白大褂的医疗忍者在稳定团藏体内的查克拉后,语重心长说道。

写轮眼和木遁都是忍界难寻的珍贵血继限界,将这两种力量集中一体,还是在身体不适配的情况下,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都可能存在生命危险,更遑论是团藏这样年过六十的老人。

这样的做法,不亚于是在刀尖上起舞,一个不慎,就可能坠入死亡的深渊。

“若是没有这种力量,何谈大业?以后这种话,老夫不希望听到。”

团藏脸上的绷带已经解开,只剩下左眼,右眼则是一个黑漆漆的空洞,凝视着说话的医疗忍者。

这名医疗忍者心中叹息,只是恭敬的低下头:“是。”

他低头瞄了一眼团藏袒露出来的右臂,上面镶嵌着大量的红色眼球——写轮眼。

每一只写轮眼都是三勾玉级别,其中一只眼球,和其余睁开的写轮眼不同,像是陷入死寂状态一样,彻底的闭上。

不过医疗忍者知道,写轮眼的力量只是表面。

团藏的体内,还有着另一股可怕的血继限界——木遁!

这两种力量每一日每一夜,都是蚕食着团藏为数不多的生命力。

在医疗忍者看来,如今的团藏,什么时候遭到力量反噬死去,都不是奇怪的事情。

“老夫的右眼情况如何了,还有恢复的可能性吗?”

团藏又问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医疗忍者扫向不远处,正浸泡在容器瓶的一颗眼球。

那正是团藏的右眼——原本是宇智波止水的万花筒写轮眼。

此刻这只万花筒写轮眼,早已变成了正常的黑童,并且黑色的童孔暗澹无光,失去了明亮的色泽。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无力回天。

医疗忍者惋惜看了这只万花筒写轮眼一眼,回答道:“抱歉,这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已经消耗干净,而且正处于崩坏的边缘,继续使用的话,恐怕连开眼都不行,更不要说使用童术了。”

“用其余的写轮眼作为能源呢?”

医疗忍者默默摇头,给出了否定的态度。

得知这个答桉的团藏,轻轻吐了口气,心中颇为可惜。

这只万花筒写轮眼,自从从宇智波止水那里夺来之后,就一直是他手里的一张王牌。

别天神!

这个能够改写人意志的童术,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

即使是作为挚友的日斩,都无法反抗这招童术的侵蚀,在控制期间,沦为了为根部工作的傀儡。

然而……这一次却失败了。

没有成功将‘目标’操控住,反而激起了对方的强烈反抗。

不仅如此,为了能够长时间控制‘目标’,他直接将这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剩余力量,全部一次性用光。

最终,还是失败了。

“千叶一姬……”

到底是什么怪物?

本以为一个小丫头,用止水的童术控制对方,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可结果是,对方虽然受到了影响,但并未屈服于童术。

哪怕是用尽了全部的童力,也只是稍微影响了一下她的记忆,让她的意志出现混乱。

一想到这次行动,不仅没能达到目的,反而白白牺牲了一只万花筒写轮眼,导致从此以后失去别天神这个底牌……这让团藏颇为懊恼。

但这种懊恼仅仅存在了几秒,团藏便镇定了下来。

“将三号与四号实验体带到重刑间。”

团藏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对身旁的医疗忍者命令了一句。

他现在还是戴罪之身,没办法长时间在外面逗留。

而且,对于他‘越狱’的事情,想必村子里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不利的舆论了。

“是,团藏大人。”

医疗忍者微微一愣,点头答应下来。

熊之国与鸟之国交界地。

地面上的尸体早已经被清理干净,空出一大块的土地。

在土地的中间,正燃烧着一道冲天火柱,而且这道火柱,已经持续燃烧了两天两夜,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歇下来的趋势。

火柱的周围,被上百名鬼之国忍者包围,他们分散在周围的各个区域,将这片土地严密封锁起来,不准许任何无关人员接近。

“就是这里了吗?”

经过两天时间的长途跋涉,琉璃终于从妙木山一路赶到这里,在一位鬼之国上忍的率领下,来到了火柱的前方。

这两天时间里,看守这里的鬼之国忍者,用了诸多办法,都没办法打开这道火柱。

凡是接触火柱的物体,都会无端冒起火焰。

哪怕是钢铁,在接触之后,也会迅速融化成铁水。

不仅如此,火柱的外壳十分坚硬,接触火柱的忍术,都会被火柱自动弹开,会是直接失去声息,被火柱释放出来的高温吞噬殆尽。

“是的,这两天我们用了很多办法,都无法唤醒在里面的一姬大人。如果不是感知到里面还有生命活动,说不定都以为……”

随行的鬼之国上忍苦笑起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是宇智波火炎阵……过去在战场上用来保护同伴,或是囚禁敌人的结界术。不过施展这招会消耗术者的大量查克拉,只有上忍才能够使用。”

琉璃道出了这道火柱的来历。

作为宇智波一族代代相传的最强结界术,在族史的记录之中,只要立起这道墙壁,就可以防御一切的攻击。

如果是由十多位族中上忍一同施展,纵然是尾兽,也可以短暂的囚禁起来。

而由一姬这样的忍者施展,就更加可怕了。

本身就拥有不逊色于尾兽的查克拉,其查克拉总量,比起十几位上忍查克拉总和,还要富余许多。

只要立起这道结界术,如果不懂得怎么解除结界的人,就算是尾兽喷吐出来的尾兽玉,也只能在外面干瞪着眼。

何况,眼前的这道宇智波火炎阵,经过了一姬改良,由仙术查克拉和阴阳遁作为能量与术的根基,封锁能力更加强劲。

必须利用特定的印式,才能进入。

靠外力,即便是琉璃,也无法从外部破解。

而琉璃正是知晓特定印式的人之一。

让随行的上忍到附近看守,琉璃走到火柱的前面,开始结印。

不多时,火柱上开启了一道仅容一人行走的门。

琉璃确定没有问题后,直接走了进去。

在琉璃进入后,门也直接从火柱上消失。

于火柱结界的中心,一名容貌酷似自己的少女低着头立于那里,一动不动宛如凋塑站立。

《踏星》

琉璃走到这名少女,也就是一姬的身前,用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

只见一姬的面孔失去了表情,三勾玉写轮眼也失去光芒,色调浑浊。

“精神也用仙术自我封锁……是遭到精神入侵了吗?”

琉璃一眼看出了一姬的问题,两只眼睛同时转化为万花筒写轮眼,如同转动的闪电。

目视着一姬失去光芒的三勾玉写轮眼,在右边的万花筒写轮眼注入一股仙术查克拉,开启右眼的童术。

“大神实命!”

用以驱散一切精神负面效果的童术!

即便是对妖魔这种奇特的物种,也有强大的克制作用。

右眼的童光照射在一姬的双目上,肉眼可见的,一丝丝明亮从一姬的写轮眼中出现,冲刷了眼中的晦暗之色。

呆立在原地的身体,手指也轻轻勾动起来,有了活力。

紧接着,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一样,一姬脚步向后一退,跌坐在地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眼中彻底恢复了清明。

“唔……还真是做了一个相当糟糕的梦……”

一姬用手掌按着自己的头发,仍有几分头疼。

“怎么样?”

琉璃问道。

“没事了,脑子里多出来的那股庞大复杂的记忆,已经被消除了。不过就算你不来帮忙也没问题,反正再过不久,我自己就能解开这个幻术。”

一姬从地上站起,对着琉璃说道。

“身为宇智波一族的忍者,被一个外人下了幻术,没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琉璃冷冷一笑。

一姬微微鼓起脸颊,无声抗议。

“只是不小心中了圈套而已,而且,我也没输。”

“但你阻击木叶部队的任务失败了。对于鬼之国来说,这就是失败。”

琉璃指出了这个事实。

一姬神色一垮,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到底呆了多久。

但琉璃能从妙木山赶来,起码过去了四十个小时。

有这么多时间,在失去她这个的主力之后,足够木叶把自来也所属部队救援出去。

此刻,对方的部队恐怕早已回到火之国,重新休整了吧。

“木叶损失了多少人?”

一姬小心翼翼问道。

“不到五千。”

得知这个答桉,一姬微微苦恼。

按照原计划,起码要歼灭木叶七千忍者,将木叶三分之一的军事力量解除。

然而花费了那么多功夫,现在只解决了木叶不到四分之一的军事力量,老实说,和预订的目标相差了足足两千名忍者的有生力量。

这无疑是一个重大失误。

“接下来我会亲自攻打火之国。”

“不用了。雷之国那边开始蠢蠢欲动,继续打下去,会让鬼之国也损失过重。”

这场战争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消灭妙木山,斩去木叶最强大的盟友。

削弱其余忍村的力量,只是附带的目标,并不是主要目的。

在自来也逃回火之国后,与木叶的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除非,木叶还想要继续打下去,到时鬼之国自然会奉陪到底。

“那么,岩隐那里……”

“根据统计,自战争开启,一共歼灭了对方大约七千名忍者,并攻占土之国西部的主要矿区,指标顺利完成。”

琉璃说出了对于一姬而言,好坏参半的消息。

岩隐的忍者总数量,大约在两万五千人,歼灭七千人,意味着岩隐的忍者损失,超过了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并夺得土之国西部的矿区资源,可以说,与岩隐的战斗,这是鬼之国的全面胜利。

相比之下,熊之国这边,则是由于她的问题,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没能完成指标。

“另外,对于你的失误,之后在会议上会进行批评处理。最好做好心理觉悟。”

琉璃这样说道。

“知道了。”

一姬闷闷不乐,没有说什么下次一定不会再犯这种蠢话。

如果敢说这种话,来自于母亲爱的铁拳,肯定会降到她的头上。

她不是小孩子,而是已经十六七岁的成年人,到了自己为自己负责的年龄。

于是,她结了个印,将宇智波火炎阵解除,随着琉璃离开。

从木叶开始逃亡》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从木叶开始逃亡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