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从鬼灭开始的天灾 > 第311章 服了(无需订阅)

第311章 服了(无需订阅)

胡须与头发等等也要仔细洗干净,胡须被尘土弄脏,对矮人们来说代表还没长大。

「嘿,贡多!怎样,洗完去喝一杯吧!」

坐在对面浴凳上的加积斯,一边用擦澡巾用力洗刷身体,一边大声地说。

贡多当头又浇了桶热水冲掉摩擦出来的污垢,然后泡进浴池里大声回答:

「抱歉啦!老子等会有工作要做!下次再找老子!」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啦!我们在白酒亭喝,晚点你若是改变主意就过来吧!」

「好啊!到时候再去打扰你们!」

看来加积斯要跟其他几个同伴讲话了,贡多趁着其他人还没找自己喝酒前说:「老子先出去了。」他出了浴池,就快步离开澡堂。

贡多擦干身体,换上便服,一身清爽地走到柜台,站在看似阴险的矮人管理官面前,然后将挂在脖子上的牌子交过去。

管理官不客气地盯着牌子看,接着把一只皮袋放到柜台上。

这是五天份的酬劳。由于矿工死亡率不低,基本上都是週薪制。有个说法是以前采取过日薪制,但因为有人表示这样不能在酒馆喝个过瘾,所以才改成现在的制度。事实上,皮袋里的钱虽然不少,但加积斯他们一拿到,接下来应该有一半都会花在酒钱上吧。

「……贡多到今天就满一个月了吧,脸让老子看看。」

「老子很好,呼吸都没问题。」

「这要由老子来判断,不是你。」

对方从柜台底下取出手持式灯具一扭,把光打在贡多脸上。

贡多一边嫌灯光刺眼,一边让对方端详自己的脸。

长期吸入粉尘会导致肺部功能日渐下降,有时会慢慢地使皮肤带有不健康的苍白。这种疾病称为雪白(Alabaster)病,他就是在检查有无相关症状。

「──哼,的确没问题。」

「那种病呼吸会有杂音,没有就没事,不是吗?」

「……唉。老子从以前就是这样替人检查的。与其听肺部发出的声音,看脸比较准,你瞧不起老子长年的经验吗?」

「老子不会这么想,经验很重要。」

「那就别在那碎嘴,对大家都没好处。还有──贡多啊,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在我们这边做正职了。你如果愿意,老子希望让你当组长,因为你经验够。」

「抱歉,真的不行……老子接下来有一阵子不会过来,今天终于存到长期旅行所需的费用了。」

贡多之所以存钱存到被大家埋怨难约,是为了购买旅行所需的用具。

「……你又要出远门了?」

「老子打算到几年前放弃的都市,南方的费傲•莱佐,到那边挖点东西回来。」

看似阴险的矮人管理官睁大双眼。

「什么!……不用说你也知道,那里很危险喔!有打算跟谁一起去吗?」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老子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不。」

人数越多,被某些存在发现的危险性就越高。与其被发现时一定有人牺牲,甚至全灭,他宁可一开始就选择单独前往,比较不容易被发现。

「……你把什么忘在那里了吗?」

「并没有,老子不是说了,老子要到那边挖点东西回来。」

「老子不懂你要挖什么,采矿在这里采不就成了?」

「哼,在这里不管再努力……虽然多搬一点是能领到一点追加津贴,但基本上酬劳是固定的,老实说赚不了大钱。」

「但也比一般工作赚得多了。」

眼前的矮人说的是事实,正因为如此,贡多才会在这里工作,好在短期间内赚到钱。

「老子的目的需要更多钱,所以老子要去被放弃的都市坑道挖矿。不管老子在那里挖到什么金属,都没人能插嘴。」

管理官的表情扭曲。

贡多言词虽然偏激,但也说得对。

「你要挖白铁钢(White Iron)?」

「对,就是那个。老子在那里挖到什么就是老子的,不会有人讲话。」

这附近的开采所基本上全是国营,因此想弄到白铁钢,必须支付高额费用──正当的价格。不过,如果有人在遭到弃置的坑道挖到矿石,那矿石就是属于他的。只是在那坑道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无法接受国家的协助。

「……老子愿意高价收购喔。」

这座都市邻近的矿脉还没发现白铁钢,一旦在过去都市挖到的份用完,这种金属的价格必然大涨。

贡多知道眼前这个看似阴险的矮人提出这种建议,并非为了转手获利。他说这些话都是出于好意。

他大概是想介入贡多与买家之间做交涉,帮贡多卖个好价钱。然而,贡多并不是为了把矿石高价卖出──为了发财而去挖矿。

「你在说什么啊,老子已经决定好怎么用那些矿石了,老子要用来做研究。」

看似阴险的矮人脸上浮现黯淡神色。

「你怎么还在说这种话……老子明白你的心情,但你还是早早认清现实,到我们这边当组长吧,你老爸会伤心喔?」

贡多心中一瞬间燃起激烈怒火,但在怒气现于神色之前,他就低下头隐藏起情绪。听说贡多的父亲帮助过眼前这个矮人好几次,所以他才会担心恩人的孩子贡多投身不可能实现的研究。

虽是出自好意的一番话,但贡多还是无法坦然接受。

「老子有认清现实,父亲的一辈子绝对没白活!老子一定会再度复兴失传的技术,让大家看看!」

贡多忍不下去,把怒火的余烬连同话语一起呛了回去,就转身快步离开。

他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因为后悔不该幼稚地对担心自己的人发怒,但更大的原因是他有一份热情,要去做他必须做的事。

没错。

他这个优秀父亲的劣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活着。谷

贡多紧咬嘴唇,定睛望着前方。

从帝国回来后,安兹走进耶•兰提尔的公务室,深深坐进椅子里。

他为魔导国新成立的冒险者工会招募了参加者,但想必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知道结果,在那之前他必须整顿好接纳冒险者的体制。

首先是冒险者的训练学校,地点应该使用冒险者工会就行了。为了来自远方的志愿者,至少该盖座宿舍比较贴心。至于教学生的人──教师就采用目前留下来的冒险者。

(包括区划整理等问题在内,最好能跟雅儿贝德或谁商量一下……更麻烦的是……他干么跟我说要成为属国啊,雅儿贝德跟迪米乌哥斯一定会很困惑……)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安装最新版。】

安兹完全搞不懂吉克尼夫在想什么,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两名智者解释。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吉克尼夫提出那种要求?也有可能是迪米乌哥斯或谁在安兹浑然不觉之时做了些什么。

(也许我那时应该向迪米乌哥斯问个清楚的……啊,或许我可以出个远门,在这段期间内要他们俩想办法……或许不行……)

唉。安兹在心中大叹一口气,不安与混乱让不该存在的胃一直疼痛。而一想到两人回来时的状况,胃就更痛了。

安兹摇摇头,思索在帝国获得的重要情报,逃避将来势必造访的问题。

「……卢恩啊。」

YGGDRASIL的知识遍布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玩家的踪迹与世界级(World)道具的存在就是一例。

现在又追加了一项,就是据说曾经存在于铃木悟那个世界的卢恩文字。

教国人民之所以能召唤铃木悟那个世界的宗教中的天使,可以解释为因为那是YGGDRASIL的魔法。

那么卢恩又该如何解释,为什么会存在这种文字,它跟铃木悟那个世界的卢恩是同一种文字吗?还是只是形状正巧相同的魔法文字,被自动翻译功能翻成了「卢恩」?

(……在离这里不远的安杰利西亚山脉,有着矮人国度,我得仔细调查一下。看来……还是非去一趟不可吧。)

当然,安兹在回到耶•兰提尔之前,已经问过夫路达关于卢恩的事。

不过,他只知道过去来自安杰利西亚山脉矮人国的国王,职称是卢恩工匠;以及帝国会跟矮人国购买武器与防具。但从大约一百年前,刻有卢恩的魔法道具就再也没输入帝国了。

这些对安兹而言都是重要情报,但不是他真正想知道的。

(YGGDRASIL没有卢恩工匠这种职业,如果是这个世界特有的职业,那就有可能是两个世界融合而成的技术,必须详加调查才行。可是,要由谁去?)

只不过是前往矮人国,问问关于卢恩的事罢了。如果对方因为关系到卢恩工匠这种职业──技术而不肯松口,最糟的情况下,用迷惑等手段问出情报也就是了。

只要是能使用这类精神控制系魔法的人,或是不会用这类魔法,但能掳走对方传送到这里的人,送谁过去应该都不是问题。只是,如果卢恩的背后有玩家牵线,届时该如何应对?说不定对夏提雅洗脑的人就躲在那里。

(要是能从附近再收集点情报就好了,但那是连夫路达都不知道的知识,我看没那么容易打听到。)

安兹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

霎时间,在房间待命的女子也做出反应。她长了一张活泼的脸蛋,中性男孩风的短发非常适合她。她就是今天值安兹班的女仆,名叫丹克莉曼。

安兹以手势制止丹克莉曼,在室内慢慢踱步,反复考虑。

他以理论计算得失,加加减减,往昔的记忆就无意间从数字的缝隙中露出脸来。在无人踏上的新土地所遭遇的危机,新发现带来的喜悦,任务失败时的悲叹,这每一段记忆当中都有着同伴的容颜,随着说过的话重回脑海。只不过是这样,就连全灭时的回忆都成了色彩鲜明的灯火,仿佛照亮了安兹空虚的头盖骨。

等安兹将突如其来萦绕心头的感伤一件件收藏在心底时,想法也已经整理好了。

(……我看这次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了。)

公会「安兹•乌尔•恭」过去就是这样的集团。

也许有人会骂安兹「别把没有生命危险的游戏与现实搞混」,但谁能保证在袖手旁观之际,不会眼睁睁看着得到知识的机会流失,而造成自己落后对手一步?

安兹决定派人前往矮人国对卢恩文字进行调查,脑中浮现了下一个问题。

就是人选。

送谁过去最适当?

(我该问迪米乌哥斯或雅儿贝德的意见吗。不,那样就不能派出最有能力的人了。)

所谓有能力的人,指的就是安兹本身。

安兹无意自夸,但在目前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当中,他确定没人在对应未知现象的魔法能力上强过自己。说得明白点,安兹只身前往才是最有效的战术。但如果该地有与自己敌对的玩家,这样做就是最糟的一步棋了。

(……假如只是几个人,我可以带着他们逃走,所以应该带几个能争取时间,让我准备脱身的人担任贴身侍卫,可是……)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楼层守护者们。

身为百级NPC的他们即使碰上玩家,想必也能争取时间让安兹撤退。但他又不禁觉得NPC是过去同伴们的宝贝孩子,拿来做这种事似乎不太好。

(以不死者副手为中心的高等级仆役们如何?不行,他们不像NPC是从头开始创建的角色,应对能力比较低。)

比起从头创建的NPC而言,仆役们的优点是遇到紧急状况时可以毫不犹豫地当成弃子,但缺点是能力范围较窄,这方面令人不安。

如果不顾感性问题,NPC是无可挑剔的。身为玩家的安兹还没做过实验,不能确定是否真能复活,但NPC们就像夏提雅一样,肯定可以复活。

安兹再度回到椅子上坐下。

「嗯……」

他将手交叠在脸前,试着想出最佳选择。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答案。

(笨人想不出好主意,是吗?)

安兹露出带点自嘲的笑,将视线抛向丹克莉曼。

「如果我要你为我而死,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安兹大人。只要大人一个命令,我很乐意赴死。」

她毫不犹疑地断言。

「其他人也跟你一样吗,你们不觉得这种主人很残忍吗?」

「我想其他人也会毫不犹疑地接受死亡的,不可能有人不选择一死。我们是无上至尊创造出的存在,全都是为了无上至尊们而活。无论是怎样的命令,能够听命行动对我们而言,都是极大的喜悦。」

「是吗……啊,我这样问只是出于一点好奇心,没有特别深的用意,忘了吧。」

丹克莉曼低头致意,安兹下定了决心。

从鬼灭开始的天灾》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从鬼灭开始的天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