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阴阳石 > 第六卷-第六十三章 分路

第六卷-第六十三章 分路

众人陆续醒来,铃铛向面前这位扛着铁锹的掘墓者道谢,可掘墓者的脾气古怪的很,他一言不发,只用铁锹在地上划了一个方向,接着转身便走。顺着那方向望去,那该是出去的路。

木子云叫了他数声,可掘墓者都没有理睬,他选择随缘而入,领着大伙紧紧跟在掘墓者身后。他们身上的阳气引来了大量的厉鬼,可厉鬼们似乎很忌惮掘墓者,隔着几十丈便不敢再靠近了。

忽的,一只浑身散发着腐臭的恶鬼,四肢贴地,爬到了掘墓者面前,那是一只古异兽魂,用古兽语向掘墓者哀求着,木子云、铃铛与方天慕听懂了,那只古异兽厉鬼,正在央求着救赎,期望掘墓者能够带它前往黄泉,重入轮回,它不断地强调自己真的已经放下了执念,如今了无牵挂,不想再承受阴间之气的折磨了。

掘墓者只在厉鬼身上打量了两眼,便同样用古兽语冷冷回道:“你的怨念太深,黄泉的船载不动你。”

厉鬼哭天抢地的继续央求,可掘墓者没有再理会,绕开它继续前行了。而那只厉鬼转着身体,不断地向掘墓者磕头,却再也没有得到回应,黑色的怨气重新将其笼罩,它也只能继续在阴间游荡,或许百年,或许永远。

掘墓者回过头来,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众人能感知到他的埋怨,铃铛走上前去,说道:“实在是不得不在此寻觅,您不必管我们,我们就跟在后面,看一看就好。”

掘墓者摆了下手,用人语回道:“我们之间没有羁绊。”风筝也发现了端倪,万物之间都是有“道理”,也就是“金丝线”相连的,至少也会有两三条,可掘墓者身上如渊如夜,没有一丝光亮,他身处阳间,却与阳间没有任何的羁绊。

掘墓者的身影逐渐没入阴气之中,但还是提醒了众人一句:“你们身上的阳气太重,尤其是你(指的是木子云),不分散开,寸步难行....”说罢,便消失不见了。

而掘墓者离去之后,大量的厉鬼再次被引来。木子云回头说道:“既然如此,我去引开它们。”

“不行!”大伙齐说道。

“没事”木子云说道,“那家伙让我跟上他,可能这就是我的缘,我去也!”原来掘墓者在消失之时,向木子云做了一个手势,也只有木子云看到了。

木子云再看了大伙一眼后,将大量雷能、火能及风能灌入方天慕的黑刀,接着立刻朝着前方飞奔而去,其身影也很快消失了。

怨气袭来,方天慕想要释放木子云的火焰,可唐道元却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接着放下了卷轴,上书道:“不要毁坏”“给予生机”。

风筝若有所思,便洒下了一颗种子,种子飘至地面,即使是阴冷的土地,在风筝的能力下,种子也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株荧光草。片刻后,围绕在众人的厉鬼,皆被那阳间生机吸引而去,它们并没有毁坏那株荧光草,反而如奉神物般匍匐于四周,疯狂的吸着那千年未得的生气。

铃铛想把木子云呼唤回来,却被方天慕拦住了。

木子云收起了火气,走入怨气没多久,便看到了背着铁锹的掘墓者,木子云走到其身侧,问道:“为什么他们这么怕你?”

“他们也怕你”掘墓者淡淡回道,“因为恐惧到了极点,所以疯狂地想要杀掉你,你在的地方,鬼魂只会越来越多。”

“不是也怕你?”

掘墓者放下铁锹,掺了一块阴土,放到鼻子前,嗅了嗅,即使是这样,木子云也仍然看不清他的面容。掘墓者似乎从阴土中得出了某些东西,立即转了弯,朝着另一方向走去,边走边淡淡说道:“我能够引魂入黄泉之路,他们怕我,也需要我,所以不会招惹我。”

“你能引所有的厉鬼入黄泉吗?难道所有的鬼都有资格?”

“早晚会有的,但穷我一生,能引化一只鬼魂也实属不易。”

“那你还在这里逗留做什么?外面岂不有更多可以进入轮回的亡魂吗?”木子云看着怨气中的黑影叹息道,“这些家伙,有救赎的可能吗?”

“有的,所以为了那一只,我也不会停止。”

“呵,知道自己无法得到救赎的厉鬼,岂不照样可以杀你。”

“没有一只鬼魂不渴望救赎,即使罪孽深重,它们也始终给自己留有最后的希望,阴间之魂一旦失去希望,就成了无神的鬼,其存在便彻底在众界被抹除,即使我手无缚鸡之力,它们也不会来摧毁自己最后的希望。”掘墓者走了百步远,停在了一座石峰下,这石峰还不足一棵大树粗壮,细挑且多棱,而石峰前靠坐着一只厉鬼。

的确是鬼,但保持着生前的模样,身上片缕怨气,眉间冒着阴冷的寒气,那是一个人族男魂,看起来生前只有二十三四岁,一副虚弱的模样,见到掘墓者后,便开口说出了自己生前遭受的折磨和委屈。

木子云听后也不禁动容,掘墓者待其说完后,沉默片刻,接着点头道:“你所言为真。”

“那...您...可以赐予我...救..救赎吗?”男魂的眼里出现了星光,这是他离着希望最近的一刻。

可掘墓者却冷漠地回道:“还不够。”说罢便转身要去。

“为什么!我在阳间被折磨了二十年,在阴间被折磨了两百年,我没有迫害任何人啊!为什么我得不到救赎!”男魂的煞气逐渐增长,身躯也逐渐透明虚化,最后成了半魂半鬼的状态,他不甘心地爬跟着掘墓者,一直出去数十步。掘墓者转回身去,铁锹在地面上轻轻划出了一条线,而男魂便别那条普普通通的线禁锢于此,再也不敢前进一步。

木子云跟了上去,问道:“明明他没有说谎,明明他就是个可怜人,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不能够得到救赎!”

“他的怨念太深,没有得到救赎的资格。”

“那不是他的错!”

“我不讲对错”掘墓者始终非常淡然

,“黄泉的船,载不动怨念,即使我带着他进入了轮回之门,身缠怨气的魂,转生之后,会遭受前世怨念之苦,三魂中两魂入魔,七魄中六魄受苦,不仅会重新堕回阴间,还会在阳间滋生更多的怨气,使得更多的无辜亡魂被阴间吞噬,你看的是生灵,我看的是轮回...”

“受教”木子云回道。

方天慕一行人走一段距离,便让风筝放下一颗种子不禁引走了厉鬼们,还一路留下了标记,不易迷路。

“哞....哞....”

又听见了那种牛叫声,休兵再也按奈不住,说道:“我必须要去了,有只特殊的兽,在呼唤着我。”

与此同时,方天慕再次看到了怨气中的那道半身骨骼突露的黑影,也只有方天慕能看到,它在呼唤着方天慕。小四跳到了休兵的肩膀上,风筝和望乡、唐道元也陪着休兵而去,而铃铛、杜小月则跟着方天慕,他们兵分两路,朝着各自的缘走去,很快便相互看不见了。失去了风筝的能力,大量的厉鬼嗅着阳气而来,方天慕打算释放木子云的火焰,可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按在了方天慕的胸口。

可那仅仅是一只手,没有任何的躯体,众人也才看清,就在离着自己一尺前,被怨气掩藏着的,是一座长满了镫骨花的石峰,就差一步,三人就将死于非命。

方天慕低头看去,那一只黑手竟与自己的黑刀“大灭”连接着。几息时间后,黑手回到黑刀,而一只影子从黑刀中出现,正是在陨雷兵阁时钻入黑刀的影子。

那是个人影,但只是影子。影子转身走在了前面,它经过的地方,绕开了所有的危险,三人立即跟了上去,而两侧的厉鬼徘徊着,似乎感知到了那影子的煞气,迟迟不敢靠近。

影子前进的方向上,那道半身骨骼突露的黑影时不时会出现,绕了百八十个弯,三人走过了一片镫骨花海,却没有一步走错,影子对这里熟悉到如闲庭漫步。

方天慕的耳边出现了一团黑气,邪神涅的声音从中传出。“桀桀桀桀....小鬼,真有胆量啊,居然敢以生灵之躯走入阴间吗?”

方天慕一惊,立刻停下身来,对着黑气冷道:“这里已入阴间?”

“还没有,不过,马上就到了,桀桀桀,小鬼,需要本尊亲自来迎接你吗?桀桀桀....”

yawenba.net

影子停下来,转身看向了方天慕,好似在催促着方天慕赶紧跟上,可方天慕却不愿再前进了,他可不想活生生的直接走进阴间,怨气忽然消散,三人也终于看清了两边的光景儿,这是一片镫骨花海,而花上分散着飘荡着数百只魂,它们不似之前的厉鬼,身上没有一丝怨气,可能所有的怨气都被底下的镫骨花吸噬了。

蓦的,一个身着红裙,头戴凤钗,天仙儿一般的女孩,光着脚丫,踩着镫骨花,手握着一株鲜艳美丽的红花飘飘而来,铃铛立即认出并说道:“那是彼岸花,我曾经在黄泉见过的。”

阴阳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阴阳石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