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女频 > 农女不强天不容 > 第288章司马贺宇

第288章司马贺宇

唐伟霆唐大少爷,其实今天是约了朋友出来玩的。

却突然接到了信息,新的县令来了,人们打听到了这个新的县令就在昨晚到了。

还是在年30晚,半夜的时间到达,虽然在昨天晚上到处都很热闹,他们半夜到达,也有点神不知鬼不觉!

如果不是唐家有眼线在衙门,还真的不能第一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见到这里的父母官。

唐伟霆有些后悔之前约了朋友,不能独自去衙门见县令大人,只能请大人来这里玩玩。

虽然说在他自己的地方招待父母官会便宜了朋友。

不过他们都是有利益来往,这么多人一起见父母官,也能在各自的他想法中能知道这个父母官是怎样的人。

唐伟霆虽然得到了一点消息,这次来的县令也是京都的势力,只希望不是和他们做对的人。

县令司马贺宇被突然召唤回京都,在他们北方的草原地方来到南方这里,就在京都过了一天,都还没来得及歇歇,又得带着一家老小来到这里。

年初一之后的每一天,他都知道会很忙。

他一个粗矿的男人辛苦点,也只能勉强的承受着,他的夫人受不了长途奔波,这一路上都病着,这年初一关闭门房,谢绝别人进来探访。

本来觉得静悄悄的来,应该没有人知道,正好在新年里,一家老小歇几天,却没想消息灵通的唐家人,邀请他出来这里湖边欣赏风景。

县令司马贺宇只能抛下病了的夫人,让身边的人好好看着,出来宴会。

他并不知道,当他和人出来宴会,在他走后,女儿也吩咐人租马车出来玩。

他的女儿司马柔美,其实是他最小的女儿,他有一个妻子,生了两个儿子,最大的已经十一岁,最小的已经九岁。

因为妻子有点柔弱,常年不能陪伴,他只能又收了一房小妾。

他是一个很壮的男人,生命力比较强的北方男人,如果不是公事太多,一个女人和一房小妾怎么够。

小妾也挺争气的,也生了一个一岁多的儿子,这一次也跟着他来了。

虽然正妻体弱,但他的儿女们都是很健壮,女儿也长得壮实。

县令司马贺宇之前在北方那边当县令,儿女们也都学习了,骑马射箭的本领。

这一次被派来这里南方做县令,不知道官方如何想的,他也只能服从,又有可能是家族活动所得。

县令司马贺宇觉得家族开始活跃起来了,不但想北方那边紧紧的握住在手中,把手要伸到南边这来,他是第一个出头鸟。

更是带着重任而来,至于为何南方这么多的县和市州,会来新县这里。

来到京都长辈和他长谈了,已经知道一些家族想要做的事情。

那就是富可敌国的唐家,他们是驻扎在这个县城里。

至于家族和唐家的人,是敌是友?

之前唐家的人只是皇商,并不站队也不和朝廷的任何官员有对敌的关系。

县令司马贺宇得到的命令是,想要和唐家交好,并且利用他的潜力,供他们家族的人谋得更高的位置。

至于以后会不会成为亲戚,两家的人会不会联姻,这正是他们开始考虑的问题。

也是知道,唐家已经是很多经常富贵人家伸手去了的人家。

至于皇宫大臣,唐家的人不很神秘的都和这些人成为好友或者是亲戚。

县令司马贺宇骑马,只是带了一个随从,穿的也很随便,并没有穿上官服。

他们家昨天刚来,下次都还没有拜见他,更是师爷,另外的下属还没有拜见。

从街上一直观看,来之前的心情沉重,昨晚上半夜还没看清楚街上的场景。

这么一观看,这个属于偏僻一点的县城,还是比较繁华的。

来的时候为了快速的到达,看了一下地图的路线,听说有两条路可以直接到达这里。

过有一条路比较偏僻一点,没有那么太平,他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走了一条更安全的路。

也幸好这条安全的路没让他出什么事,半夜的来到县城,也有守门人在城门守着,他们的到来守门人问了之后,又看了上任的召书,很恭敬的把他们一家放进城门。

说实话,县令司马贺宇如果不是带着责任来的,他不愿意和妻子,儿女们离开家乡。

就算他们的家族在京都也有人,并且有位高权重的人在,身为朝廷命官,他也不得不执行命令。

又听说上一任的县令,回去考核已经过了,并且不会发放,留在京都还升了官。

他的长辈跟他说了在这里任职比他在草原那个地方容易多了,至少在这里有更高的前程,有更多的油水可捞。

县令司马贺宇也并没有想那么多,觉得离开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要去和人慢慢的熟悉。

就算他是父母官,也得下面的人听,更重要的是一方的富豪乡绅如果不给面子,不合作,上面有人也很难办。

还有点烦躁,一个做官的人还要去迎合别人,不想干又不得不干。

县令司马贺宇出现在湖边,唐伟霆和一些朋友迎接。

他们这一群富贵家的老爷,公子,看到眼前这个穿着虽然看起来不错,妆饰并不是他们南方人的装扮,一看就是北方人的打扮。

更有他那高大威勐的面目,如果不是派去的人迎接回来的,他们有点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他们说要迎接的人。

唐伟霆早就听到了消息,人家那是低调的打扮,他也不会,因为对方穿的很平常,会低看一眼。

这一种没有穿官服和他们聚会的官员,那已经代表了他们是以朋友的身份结交。

这见面如何的想法,就看对方的如何表现。

唐伟霆很客气也很好笑容的迎接,其他的人也跟着抱拳。

正想称呼县令司马贺宇,大家在这里互相介绍一下。

县令司马贺宇给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找个地方再说。

唐伟霆和朋友还有随从门请县令司马贺宇上了大船,进入船舱内,开始了介绍。

县令司马贺宇听了他们的介绍,点点头说道:

“今天咱们以朋友的身份见面,不必如此客气,本人复姓司马名贺宇。”

县令司马贺宇说话如此的随意,一点都没有摆架子。

这么多人中也只有唐伟霆完全知道他的身份,其他的人也只知道现在看到的,县令司马贺宇这种简单的装扮,不知道是不是北方人员很穷的书生,家庭出来的官员。

不过现在别人是父母官,他们就算是心中有别的想法,也不会表露在脸上。

县令司马贺宇豪爽的性格表现出来了,虽然和这些人不熟,第一次见面,但要打交道的还是要见的。

唐伟霆给他建造了机会,一下子见到这么多的富翁,这对于他以后开始的工作容易的多。

县令司马贺宇不知道这刚上任有没有刁民为难于他,有些工作必须要进行的时候,有人做手脚,那么他在这个县城做事真的很麻烦。

需要很久才能适应这份工作,如果适应不了被人挤走,那他的官途和官运,以后真的有负于家族的期望。

县令司马贺宇没有官员的架子,唐伟霆和他的朋友们,觉得这个汉子直爽性格,这不应该是做官之人的性格。

但他们也知道,某些人家族有背景。

就算本人做事没有那么攻于心计,上面有家族扶持,本身能力不怎么样,也不会运气太差。

除非他的身边有别的间谍,专门把他弄下去的。

唐伟霆如此想的时候,脑子过了一下县衙,除了师爷,还有另一个官职比较大一点的县丞。

据他所知,还有一些别的官员,最想得到县令位置,在孟里走后不断的活动的是县丞,找了一些部下一起联名申请。

《仙木奇缘》

只可惜他站队的,以前不是孟县令,后来斗不过孟县令,也只能是卷着尾巴等待机会。

好不容易得知孟县令走了,县丞的活动范围不只是他的部下,还请了他们这些县城的富翁,各乡绅开会。

唐伟霆当时觉得,如果是真的县丞上位,他们这些人开会也是必要的。

不过任命书还没有下,谁也不知道下一位的父母官是谁,虽然在县丞活动下,表示支持他,却不敢胡言乱语。

作为富翁虽然不知道官场的事,但也不是他们能议论的。

也许可以买官,高一点的官员却是需要有能力的人去引导。

唐家是最早一个知道下一任的县令是谁,收到了京城那边传过来的信。

只隔一天,县衙也收到了下一任的官员名单。

唐伟霆他们家的人知道后,再后来县衙这边知道的时候,一些有消息灵通一点的也知道了。

之前一直活动的很频繁的县丞,知道县令又不是他,失望之余,觉得很没面子,却也很幸运,除了县令是下降的,县衙里其他人的官职都没有变。

虽然如此,县丞也很不是滋味,于是让一些值班人员值班,又让一些人都放假了。

不管县令什么时候出现,他们装作不知道,不去欢迎。

在这新年欢乐的过,想是这么想的,县衙半夜突然来了一些人,唐家的人都知道消息了,县丞和一些官员也知道。

但他们被威胁了,说要给县令司马贺宇一个下马威,反正都是放假的日子,他不召唤不开工。

县令司马贺宇知道自己这个空降的,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肯定有一些人不欢喜。

当他发现除了守位,当值的在这一两天也放假了。

县衙在昨天晚上静悄悄的,今天早上也是那么静,但他也没恼,此刻春节已经放假了,没必要让他们回来。

他正想这几天休息一下,该见的人会见,不想见他的人,以后也会见到。

县令司马贺宇当天说唐家人要见的时候,就算很累困倦还没有休息好,也在这个别人邀请的时刻里出席。

这正是一个认识别人的好机会,当时长辈已经说了,绝不能和唐家人翻脸。

县令司马贺宇也是知道的,这些年做官一些事情,该懂的也懂了,很多事都要用到钱,特别是为民做事。

有心无力可不行,必须要的话,有可能是需要这些富豪支持。

县令司马贺宇其实没有多大的野心,他更想在家乡那个地方一直生活。

不过也有一些责任,需要听令的也要听令,有点不理解家里人活动这么努力的一个原因,只是为了他在这个县城里做县令,只为了和唐家交好吗?

县令司马贺宇完全知道一些事,唐家在全国都有产业,就如他们草原也是有的。

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定是在这个县城,但长辈也解释不清楚,说的原因也说的不是很清楚。

县令司马贺宇长辈只是交代了一句,某某家族开始关注新县。

县令司马贺宇一听这个家族,那可是皇室中人,可以说皇姓,为什么有人关注新县。

后来打听之下,关注新县也只不过是为某一个人。

县令司马贺宇当时还以为是唐家的人,因为也有赵家的人嫁进了唐家。

只以为是让他和唐家交好的一个原因。

可是长辈说的又不是这个原因,一时又查不清楚。

县令司马贺宇带着这个责任来的,也想从这些富翁口中知道一些消息,理清脑海中的消息。

他听着这南方的语言歌曲,和这些富翁说话的时候说着语言,别人说的他听的有点难度,他说的别人听着也有点难度。

主要是有乡音,北方的语言和南方的语言不一样,又比如这个县城说的语言又和别的县城的语言又不一样。

外来的人都会靠猜,除非精通多种语言的人一听就懂。

唐伟霆上过京读书,接触过一些北方的学子,和他一样上京读书的也有几个,他们和县令司马贺宇说起话来比较容易沟通一点。

其他的人听不懂,也只能等他们翻译。

唐伟霆也只好成了两边的翻译,除了吃喝聊天,他们这一次见县令司马贺宇,表现的很客气,不是官场中人当然不会问一些事。

果他们想知道的话可以自己查,这一次的会面,双方的很尽兴,男子们都喝了很多的酒。

身边又有女子陪伴,表现的很欢乐。

县令司马贺宇也在放松中,他的身边也有一位女子坐着,不过他并不会用那一种色色的眼神看。

农女不强天不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女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农女不强天不容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