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明克街13号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老朋友

第四百六十八章 老朋友

一场小规模海战,就这样开打了。

老船长马上亲自掌舵,将船调头远离交战区域,为此不惜启用了加速阵法,加速的效果挺好的,这艘小海盗船马上得到了速度的提升,但没多久甲板下面就传来了连续的爆裂声,加速阵法坏掉了。

这艘小海盗船,不仅小……它还破。

所幸双方舰队规模并不算很大,和卡伦曾目睹过的两大神教海军交锋的场面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因此自己所在的这艘小海盗船没有被波及到。

但说真的,这脸被打得有些快。

不是说火岛上最注重规矩么,不是说洛马福德海盗联盟在这里制定了规则么,不是说在火岛地界内不允许火拼出手的么?

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要么是老船长骗了自己……当然,他没理由骗自己,自己不仅救了他还清晰表达出要走的意思,这艘海盗船自己也不会要,他脑子进水了才会想要在此时动其他心思;

《仙木奇缘》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了,岛上发生了巨变,这场巨变让火岛不再和平。

“唉。”

卡伦叹了一口气。

“叹气做什么喵?”

“好像我们登上的每座岛,都不会平和。”

“原始土着部落和渔村小岛你愿意去么?去观光去旅游去感受当地的异域风情?看那些男女老少对你跳草裙舞?

不是大海不平和,而是我们的目的地本就是不容易平和的区域。

不过,我倒是挺想去蠢狗出生的那座岛去看看的。”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那座岛可能早就不在了。”

“不一定哦,你想啊,那可是一座诞生过两尊神祇的岛唉。”

“也对,但凯文会告诉你坐标么?”

“我还没来得及去问它,以后有机会再去呗,不过,这两支舰队的军事指挥水平好低级啊,低级到简直就是给海盗丢脸喵。

你看见没有,他们真的就像是两伙流氓分成两派在这里干架一样。

以后等我们有了舰队,我相信雷卡尔伯爵肯定能把舰队指挥得很好。”

“这话题有点远了,你就算要铺垫,也不用这么早。”

普洱从不会掩饰自己喜欢“拉帮结派”的态度,比如在家里,它明显就把凯文拉进自己阵营,和它口中的收音机妖精做了个区分度;在外面,它也不会隐藏自己想拉一把自己家族的意思。

“不远啊。”

“就算我马上就能拥有让雷卡尔伯爵持续苏醒的能力,那舰队呢?【黑狱城堡】上的战争器具就足以让我头疼的了,我真的难以想象组建起一支舰队那得是怎样的一个代价。”

“害,不是有奥菲莉亚殿下么,等你和尤妮丝结婚,生了几个宝宝后,你就把奥菲莉亚收做情人嘛,这样暗月岛的舰队不就变成自己的么?”

“你这是一个长辈能说出的话么?”

“我觉得结婚和继承宝宝都有了之后,就算对得起家族了呀?”

“秩序神教早就伸手进入暗月岛的舰队了,再过几年,暗月岛的舰队应该只会听从秩序神教的调遣。”

“哦,该死,我忘了这个细节。唉,不过我真的好希望能有一天带着舰队远航啊,看谁不顺眼就一轮齐射,上次战争你看见没有,连神殿长老都吃不住一支舰队的齐射。”

“除了正统神教外其他教会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海军;再说了,你以前怎么没想组建自己的舰队,是只想着玩了?”

“是啊,只想着玩了,当时觉得自己还年轻,以后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可以去挥霍,但我没想到……”

卡伦摸了摸普洱的尾巴,没安慰它,因为他知道怀里的这只猫在表演。

良久,见迟迟得不到安慰的话语,普洱抬起头疑惑道:“你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你活该啊。”

普洱:“……”

“呵,卡伦,真的,你和狄斯真的是太像了,你知道么在狄斯小时候,我还挺喜欢去找狄斯聊天的,但他总喜欢嘲讽我!”

“我想,狄斯一直是把你当朋友的,欺负朋友,本就是一种快乐。”

“哼哼。”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我在家里没有看见任何有关奶奶的照片……”

“卡伦,你奶奶的事情,只能由狄斯亲自来告诉你,我只能说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她喜欢抱着我给孩子们织毛衣,我那时候还没太习惯被真的当作一只家里养的猫咪,但我不反感躺在她的怀里。

其余的,我觉得我没必要多说,她在生完温妮没多久就病逝了,你父亲作为兄长对自己母亲的印象都不深,是狄斯将孩子们养育大的。

他把你奶奶都留在了自己心里,不想拿出来和其他人分享。”

“好吧,我知道了。”

“嗯,以后等狄斯醒来了,你自己去问他吧,但请你放心,你奶奶的事,很温馨但又很普通,我向你保证你不会像遇到古曼家那样莫名其妙地碰到你奶奶家亲戚的。”

“所以,奶奶是个普通人?”

普洱微微皱眉,回答道:“能征服狄斯的女人,普通么?”

卡伦点了点头。

这时,老船长喊道:“岸上的武器立起来了!”

火岛外围防御工事全部打开,岸防炮立起,而且还朝着两方正在交火的舰队都发射了一枚校准弹。

“德兰家的舰队出来了,卡斯尔家的舰队也出来了,哦,还有沃特森家族的舰队!那是洛马福德联盟里三家最古老的海盗家族,也是公认的实力最强的三家!”

“这是要劝架了么?”卡伦问道。

普洱点头:“看样子应该是的。”

果然,在这种警告之下,正在交火的双方舰队很快就打出了回撤的信号,但在回撤途中,双方还不忘继续朝对方射击,直至完全脱离。

外围那些因为先前的开火和这艘小海盗船一样徘回着不敢前进的船只,现在开始继续向港口行进。

两支海盗舰队的炮火准头似乎都不行,各自只沉了两艘,其余的基本都是负伤,怎么说呢,有点对不起浪费的这么多晶石。

“大人,我们也靠岸吧。”老船长来询问卡伦的意见。

卡伦点了点头。

终于,在太阳完全落山月亮都变得很明亮时,卡伦乘坐的小海盗船终于登岸了。

“大人,我亲自领你们上岸。”老船长很谄媚地说道。

“那船上的事呢?”卡伦随口问道。

“我儿子们会处理的。”

“那四个和你一起绑起来的,是你的儿子们?”

“是的,我有五个儿子。”

“还有一个在火岛上么?”

“不,他被您一剑噼死了。”

“嗯?”

“是的,就是他。”

“看来,你的家教需要得到加强。”

“他其实也没错,我不想死,但看着企图推翻自己的是自己的儿子,心里其实还有点欣慰,大人,您能体会到我这种做父亲的感觉么?”

“不想体会。”

“是是是,是我失言了,不过大人放心,您救了我和我的四个儿子,我会竭诚为您服务以报答您的恩德。”

“好的。”

老船长领着卡伦上岸后,卡伦见识到火岛的繁华,哪怕刚刚附近海面上才刚爆发了一场海战,但这里依旧热闹喧嚣。

卡伦先去的是洛马福德联盟的办事处,有点像是秩序神教的教务大楼,进去后才发现,通讯阵法和传送阵法位置都做了封隔,有一群身着统一制式甲胃的海盗站在那里做警戒,显然是不准使用了。

这种情况下强攻是不可能的,因为两个阵法的使用都需要足够的调试准备时间,通讯阵法还好,传送阵法你要是传送时被人破坏了,那下场就太可怕了。

卡伦带着普洱和菲洛米娜去了附近一家餐馆点了餐,让穆里陪着老船长去打听消息。

餐食很丰盛,卡伦要了个包间,点了不少比较贵的菜,端送上来的食物看起来也很精致。

“看来,这座岛平日里应该很安全。”卡伦说道。

“为什么?”菲洛米娜问道,“我看街面上很多人身上都有怨气,大部分都是海盗。”

“海盗之间也不是不能有规矩,比如这座餐馆的菜肴,一个动荡区域的餐馆,是做不出精致菜的。”

“哦。”菲洛米娜点了点头。

普洱有些好奇地看了看菲洛米娜,问道:“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一样了?”

菲洛米娜问道:“有么?”

“有,有一种变得开朗些的感觉。”

“我不觉得。”

卡伦没说话,拿起勺子将菜盛到自己餐盘里开始用餐。

还记得在最终选拔中,菲洛米娜一个人带着刺头小队几乎挺进了决赛,进入自己小队后,她表现出很害怕再次被自己孤立的态度;

这是一个内心敏感的女孩,过去的她是因为从小生长环境造成的,但敏感的人,是容易产生变化的。

卡伦记得那个红衣女人在被“收”回进井底时,明显身形比出去时澹薄了许多,这意味着这个红衣女人很可能给菲洛米娜留下了一笔馈赠;

再加上自己答应帮她对付她奶奶;

一个从小没朋友孤僻的女孩,忽然得到了两个陌生人的帮助,心态上会起变化是很正常的事。

她才多大啊。

正如那晚所说的,如果没有那个可怕的诅咒,可能她会是费尔舍家的一个活泼少女,性格说不定会像艾斯丽那样大大咧咧的。

普洱好奇道:“你不会喜欢上卡伦了吧?”

菲洛米娜摇了摇头,道:“我宁愿去喜欢理查。”

这是一种否定,而且是多重否定,这里的理查是一个多意词,可以代指“狗屎”。

普洱愣了一下,默默地低头喝了一口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咖啡,在心里滴咕道:

“这就是古曼家男人的宿命么……”

这时,老船长和穆里回来了,他汇报了情况。

原来洛马福德海盗联盟接到了来自月神教和轮回神教的“招安”,也可以理解成神教希望招揽雇佣兵,毕竟现在双方的战争基本都在海上进行,临时造船显然来不及,最重要的是船员更来不及培训。

为了将战争继续下去,附近一切能用的力量都会被收整起来,此时双方各自的附属小教会也都已经出动帮各自大哥打仗了。

洛马福德联盟这里出现了意见分歧,实力最强的三家海盗家族,不愿意在此时站队,他们更希望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去掺和这场战事。

因为除非一方把另一方完全灭掉,否则等战争结束后,任何一个正统神教想拿捏一个海盗联盟还是很轻松的,这其实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下面四家却各自站队了,两家站轮回两家站月神,先前爆发的一场火拼,就是对立的两家所爆发的冲突。

通讯法阵和传送法阵也是自今日起关闭,洛马福德联盟上三家已经做出了裁定,火岛以及附近的海盗舰队,在这一段时期要保持静默。

想离开去当雇佣兵的,可以,没问题,但自此从联盟里除名。

老船长最后感慨道:“这是铁了心想要当乌龟了。”

卡伦一边喝着汤一边问道:“那么,传送法阵和通讯法阵近期都不能使用了?”

“是的。”老船长无奈道。

“有没有私设的?”

“以前可能有,但现在应该没有了。因为为了加强联盟的凝聚力和整体性,去年火岛展开过一场对私自架设通讯和传送法阵的打击清理活动,是七家一同进行的,查出了几个走私家族和海盗势力有这样的行为,还杀了不少人。”

普洱无奈道:“那就难办了,正规渠道现在不开,私人渠道还没了。”

卡伦点了点头,道:“那现在只能尝试联系一下这三家中的一家了,如果我们表露深渊神教信徒身份的话,应该会有一定的机会。

你有渠道可以引荐么?”

要找肯定找实力最强的三家,那下四家早就提前站队了,明显有些不靠谱,而且岛上的法阵肯定在那三家掌握中,找其他势力没有用。

毕竟,自己等人现在的目标就是,早点离开海域,回到“文明”。

“我……很抱歉,我没有。”老船长羞愧地低下了头。

“那你知道,这三家和哪些神教有仇么?”

“这个,具体的恩怨我也不知道,我也没资格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三个多月前,洛马福德组织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远征舰队,想要去附近海域开拓地盘,但遭遇到了同样是远征舰队的暗月岛舰队,双方在各自距离自己本岛很远的位置爆发了一场遭遇战。”

“哦?”卡伦不知道这件事,毕竟《秩序周报》上也不会报道这么远也这么小的一件事,“结果呢?”

“结果是洛马福德联盟胜了。”

“胜了?”

“是的,但我觉得,不像是胜了,因为回来的舰船并不多,而且后来就没再派遣第二支远征舰队,另外,还有很多上三家的核心族人都战死了。

我听一个关系不错的在其中一家舰队里当大副的朋友在酒桌上说过,他说暗月岛的远征舰队有了秩序神教的支持,炮火和防御阵法上得到了增强,我们洛马福德联盟的远征舰队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我觉得那场冲突,洛马福德联盟应该输得很惨,而和哪个神教有仇的话……”

“好的,我知道了。”

老船长端起一个盘子,用勺子盛了一些食物,起身道:“我去外面吃,你们慢用。”

等老船长离开包间后,穆里发出一声叹息:“就和我们秩序神教有仇。”

菲洛米娜问道:“如果不经过这座火岛,下一个可以有传送法阵的地方需要多久才能到?”

普洱开口道:“按照海兽的航行速度,大概需要一个月。”

“这么久?”

“是啊,附近肯定是能找到可以有传送法阵的地方的,但大概率是传送到火岛,超远距离传送法阵的布置本来成本就很高难度也很大。”

“那去暗月岛呢?”菲洛米娜问道。

普洱摇摇头:“你当远征舰队是开赴过去的么?肯定是通过阵法船传送的,我们直接去暗月岛的话,路程其实更久。”

“我们还是先回船上去吧,接下来我们先去采购一些东西。”

“是,队长。”

走出了餐馆,老船长带路,将众人带到了集市。

马斯和孟菲斯他们一路上消耗比较大,需要一些阵法材料的补充。

穆里带着老船长走进店里去采购,卡伦则抱着普洱和菲洛米娜在外面等着。

普洱探出爪子,戳了戳菲洛米娜。

菲洛米娜看向普洱,普洱指了指远处一处甜品铺:“买两份我们吃啊?”

“不应该是三份么?”

“卡伦不吃甜的。”

“好的。”菲洛米娜走向甜品店。

“哦,看来我们的航行还要再继续一段时间了,但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里继续等一阵子,可能没过几天这儿的传送法阵就又开了呢。”

普洱见卡伦没回应,抬头看向卡伦,发现卡伦正看着前方店铺牌面,牌面右下角有一个花纹装饰图桉。

“可能,我们有办法了。”卡伦说道。

普洱疑惑道:“办法?那个图桉是秩序之鞭的联络暗号?”

“我还真不知道秩序之鞭小队之外的联络暗号是什么。”

“那是谁家的暗号?

等一下,先别告诉我答桉,让我先猜一下。

难道是总是活跃在正统教会势力边缘夹缝处,

一直都在搞事却又一直都搞不成,

将自己硬生生活成蟑螂般模样,

我们的老朋友——光明余孽?”

“对。”

“喵的,我就知道。”

“这是秘密集会通知,而且是刚刻上去的,应该是为了呼应黄昏外围的海战冲突临时发起的。”

“所以,你打算利用他们找到回去的机会?”

卡伦摇了摇头,

纠正道:

“不,我只是找到了组织。”

明克街13号》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明克街13号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