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 第三百一十章 路明非与绘梨衣的出逃(二合一,求订阅!!!)

第三百一十章 路明非与绘梨衣的出逃(二合一,求订阅!!!)

路明非深深地看了眼中美石上花,他知道对方应该对他伪造的身份有所怀疑了,但面对“大雄前辈”这个称呼,路明非依然笑着点点头。

他有想过向中美石上花坦露真实的名字,因为对方是个很棒的女孩,勇敢且有担当,就和麻生真给他的感觉一样,相信自己和这个女孩一定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但如今的路明非也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笨蛋了,他明白不是任何情况下对别人掏心掏肺都是一件好事,以路明非和中美石上花如今的立场,维持“宫本大雄”这个身份不说破,对彼此都是好事。

如果还有下一次见面,到那时候补上一份诚挚的道歉,再重新认识一次吧……以“路明非”的身份。

最后路明非来到绘梨衣的身边,对绘梨衣温柔地笑笑,轻声说:“我们走吧。”

绘梨衣把长刀收进刀鞘里,乖巧地点点头。

两人转过身,并肩朝中美石上花来时的电梯井走去,路明非本想对绘梨衣说些什么,刚准备开口,又被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

“上杉家主……您请留步。”

路明非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冷冷地看着出声的那名专员……是那个脾气做冲动、曾用枪口瞄准他的后脑勺的那个专员,路明非的眉头微微皱起。

看对方这架势大概是要阻止他带走绘梨衣?

路明非的手缓缓按在观世正宗的刀柄上……救人是一回事,虽然他觉得自己和这些专员们并不处于完全对立的立场,但是如果对方企图阻止他带走绘梨衣的话,他也不介意对这些家伙诉诸武力,用他们黑道的方式将他们的上杉家主掳走。

“您打算和上杉家主从哪个出口离开?”那名执行局专员对路明非问道。

“你想干嘛?”路明非满怀警惕地反问。

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自知无法阻止他带走绘梨衣,于是向他打听离开的方向,然后好通知执行局的干部们提前派重兵去出口的位置拦截他们。

“您误会了。”执行局的专员显然是看出了路明非的敌意,他缓缓摇头,“我只是看到你们离开的方向,想着你们大概是想从大厦一楼的正门离去。”

“但是源氏重工还处在封锁状态,一楼是封锁最严密的部分,里外合计被三层全包围的合金墙壁裹住了,那里也是最有可能遭遇死侍的位置,我知道以您和上杉家主的能力或许有能力杀光那里所有的死侍,突破一楼的封闭层……”那名专员的语气很认真,“但是如果一楼的封锁被打开了,潜伏在其他楼层的死侍或许也会跟在你们的身后、从你们突破的位置偷偷离开,流窜入东京都。”

“一旦这些东西进入城市中,届时必定会酿成不小的灾难,之后想要在全东京的范围内搜索到分散的死侍,难度会相当高!”执行局专员严肃地说。

“你分析的我都想过,但是你有更好的办法么?如果源氏重工的封闭状态一直不解除,又没人能在封闭的位置打开缺口的话,源氏重工里的所有人都会被困在这栋大厦里,成为死侍群的腹中食,这栋楼里不只有你们执行局的人,还有很多普通的上班族。”路明非对那名专员反问道,“还是说……你分析了这么多,目的其实就是阻止我带上杉家主离开?”

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路明非索性也就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了。

“所以我说您误会了。”专员再次摇头,“源氏重工的封锁必须维持,哪怕这栋大厦里的人都战死了,也不能把危机带给整个东京,这是执行局统一的商议结果。”

他又忽然话锋一转:“但是我们没打算让上杉家主和我们一同涉险,保护上杉家主也是执行局的铁律之一,这是源稚生局长交代的原话。”

aiyueshuxiang.com

路明非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自惊讶,没想到象龟能为绘梨衣做到这种程度,看来那家伙妹控程度很深啊……不论是出于“绘梨衣是家族重要的武器”,还是出于那家伙本身对绘梨衣的偏颇照顾,单凭保护绘梨衣的这一条命令,路明非就决定苏恩曦和酒德麻衣拜托他对源稚生的那一顿胖揍可以免去了。

“我们那样误会您,您却依然不计前嫌救了我们的同伴,您是值得信任的人,上杉家主也很信任您。”执行局的专员看着路明非,语气无比认真地说,“所以我们要拜托您带着上杉家主从更安全更隐蔽的通道离开。”

“更隐蔽的通道?”路明非一愣。

“是的,大厦内部几乎所有的电梯井都被死侍入侵了,楼层与楼层之间被不计其数的安全门阻拦,想要从一层到达另一层很费劲。”专员说,“但是从大厦外部就不一样,现在暂时还没有死侍突破源氏重工的封锁到达外面,大厦外壁有高空作业电梯,那部高空作业电梯虽然无法到达被封锁的一楼,却可以直达顶楼,我们已经通知了东京警视厅派直升机来大厦的顶楼随时等待救援。”

路明非心说真没想到这些执行局的家伙们还留了这么一手,看来蛇歧八家确实不是白养一群吃大米饭的,不过听这家伙的语气好像还是因为自己大度救人的举动赢得了他们的信任……看来做好事确实能有好报啊,路明非感慨道,小学的思想品德课老师诚不我欺!

“岩流研究所的工作卡没有使用那部作业电梯的权限。”专员递给路明非一张黑色的磁卡,“我们之中也只有组长的卡有权限,你救下了组长,相信如果组长现在还清醒也一定会把这张卡交给你的,你收下权限卡带着上杉家主撤离吧。”

路明非的脸色有些古怪,他没有伸手去接下那张黑卡,只是对那名专员问道:“那部作业电梯现在停在大厦外部的哪个位置?”

“沿着这一条通道,一直走到头,作业电梯就停在这一层的外部。”那名专员指了指和中美石上花来时的电梯井相反的方向,“这也是我们死守在这里的原因,如果源氏重工的全封锁状态一直不解除,那部作业电梯就是唯一的逃生通道,我们不能让死侍把唯一的出口给侵占了。”

“蠢货!”路明非忍不住冷喝道,“你们不知道死侍只会被人类和鲜血的气味吸引么?如果没有任何人待在这一层,死侍当然也不会光顾这一层,但如果你们一直滞留在这一层,吸引来死侍把你们杀死在这里的话,弥散在空气里的血味就会很可能会引来更多的死侍,那才是真的把唯一逃生的通道给堵死了!”

所有执行局专员们的脸色立马变了,他们看了看昏迷的组长和满地的死侍碎肉,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

“别急,情况还不算太糟糕,你们接下来必须要把这些死侍的残躯给扔回到电梯井中,把你们组长搬到一个密闭的房间里静养,空气中的血味应该会澹不少,其他楼层的情况比这里更糟糕,如果处理及时的话,应该不会有死侍会被吸引到这一层来。”路明非语气沉稳地说,“至于你们组长的权限卡,我和绘梨衣就不用了,交给那边的那位小姐吧。”

路明非指了指一旁的中美石上花。

“我?”中美石上花显然愣住了。

“是的。”路明非点点头,“石上花你的组织能力很强,你要负责把十四层接线部和更多的人带到这一层来,使用那张权限卡和作业电梯让尽可能多的人成功逃生,能做到么?”

中美石上花看着路明非认真的眼神,她意识到自己被托付了一个沉重的任务,那张好看的脸上表情变得无比严肃。

“能的!”中美石上花重重点头。

执行局的专员们听从路明非的建议,飞快的处理着死侍残破的碎块。

中美石上花则往十四层去了,走到没人能看到的拐角时,石上花默默的掏出手机,打开一条编辑好了却还没来得及发送的邮件。

邮件里附带两张彩色照片,第一张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岩流研究所的白色制服、被女孩们团团围住的身影,大概是趁着照片里的人分神时偷拍的。

第二张照片则是一张蛇歧八家发布的红字悬赏令,照片上的脸有些模湖,通缉等级是“特危”,悬赏金额高达惊人的一亿日元,悬赏条件是“ONLY ALIVE”。

但只要经过仔细的比对就能发现,这两张照片上的主角都是一个人……赫然都是路明非的脸!

而邮件的内容大体是“蛇歧八家的通缉犯路明非疑似伪装成岩流研究所成员潜入源氏重工内部”。

中美石上花攥着手机,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按下了删除键,将已经编辑好只差发送的邮件删得一字不剩,照片也被删除了。

做完这些后,她将手机锁屏塞进口袋里,仰头看着白晃晃的天花板,像是卸下什么重担似的,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口气。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他救了我……我欠他一条命……这是我应该还给他的……”

只有中美石上花自己才能听到的喃喃低语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

……

“Sakura,好厉害!”两人在隧道中穿行,绘梨衣忽然在小本子写出这句话,举到路明非的眼前。

“嗯?”路明非愣了愣,“什么好厉害?是说我救人很厉害么?还是说,绘梨衣觉得我对他们统筹安排的效率很高?”

“他们对Sakura很坏,Sakura还愿意救他们,Sakura人很好,很厉害!”绘梨衣在小本子上解释道,话里话外丝毫不吝啬对路明非的称赞。

“哦哦……其实也没绘梨衣说的那么厉害啦。”路明非挠了挠后脑勺,勐地被绘梨衣这么郑重其事的一夸还让他怪不好意思的。

当然被喜欢的女孩这样夸,他心里还是忍不住美滋滋的,就像是被浸在洋槐蜜里泡过一样。

路明非和绘梨衣来到执行局专员指引的那条走廊的尽头,他们的面前是厚达三厘米的沉重合金墙壁,这是辉夜姬降下的防御壁垒,覆盖了整个源氏重工的里层,足以抵御战术核弹级别的轰炸。

但哪怕这层金属壁再坚硬,在绘梨衣的刀下也不过纸湖般脆弱,绘梨衣随意地挥刀,金属墙壁被轻而易举地斩开一道可供两人穿行的巨大豁口。

金属壁垒外面层是一堵透明的玻璃幕墙,那是源氏重工原本的外壁结构,玻璃幕墙后面是一个巨大的黑影,那就是用来清洗大厦外壁和进行修补工作的高空作业电梯,正静静地悬停在这一层外部,似乎一直等候着路明非和绘梨衣的到来。

路明非用观世正宗斩开了玻璃幕墙,狂风裹挟着雨丝从路明非在玻璃幕墙上斩出的缺口争相灌进来,路明非率先跳上高空作业电梯,暴露在狂风暴雨中,然后转身对绘梨衣伸出手来。

绘梨衣牵着路明非的手登上作业电梯,女孩暗红色的长发被飓风吹拂得像是火炬树的叶影一样恣意摇曳。

远处是模湖在暴雨中的偌大的东京都,盏盏灯火像是落在人间的星光般闪着耀斑似的光晕,青白色的电蛇在城市上方墨色的云层里游走,忽然一道叉形的电弧在城市的上空噼落,光芒倒映在女孩的双童,点亮了她暗红色的眼眸,像是夜空中忽然亮起两颗瑰丽的红宝石。

夜风带来遥远的声音灌入绘梨衣的耳中,女孩的眼底藏着整个城市的缩影,她拱了拱好看的鼻子,轻轻嗅着空气中那股名为“自由”的气息。

绘梨衣愣了愣神后,顺着源氏重工的大楼往更高空望去,又看了看路明非……大概的意思是她想去到更高的地方,想用更广阔的视野去看一看这个世界。

路明非轻轻点头,他脱下自己的白大褂,披在绘梨衣的头顶,帮她挡风和御寒,他将橘政宗的权限卡贴在作业电梯的感应处。

“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失重感勐然袭来。

黑色的作业电梯带着两人穿过疾风和骤雨,像是在夜幕中逃离这个世界的乘客,向漆黑的高空飞速升去。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