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世界的参差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世界的参差

轰隆一声巨响。

盘坐静室中的朱家子弟从修炼中惊醒,误以为人族圣地已至,难忍心头欢喜,推门凑在一处议论纷纷。

因为国情的缘故,朱悼和朱世翰在无形之间被孤立了。

“尔等莫要吵闹,此地是衢燕,还没到圣地。”朱修石冷着一张脸现身,没有不良少年的情况下,女导师威严满满,足以镇住在场的小年轻。

话音落下,步子师快步走来,面容凝重和朱修石交头接耳。

“竟有这样的事?!”

朱修石大惊失色,让一干人等原地等待,说是有大事要先行处理。

“前辈,究竟发生了什么,若是闲杂琐事,我等代劳即可。”朱悼皱眉提问。

“没什么,衢燕没认出圣地飞梭,将我们视为闯入者,一点误会,我和使者出面解释一下,很快就回来。”朱修石行色匆匆,和步子师结伴离去。

朱悼点点头不再追问,隐约间猜到了什么。

和在场的其他小白不同,他十年前去过人族圣地,遇到过几个提前除名的倒霉蛋,对圣地的考核规则有些了解。

好事!

被除名是没本事,怨不得考官不讲情面,有能耐的不怕考核,巴不得赶在其他人面前给考官留下一个好印象。

想到这,朱悼拍了拍朱世翰的肩膀:“接下来可能会有冲突,衢燕是大国,修士实力不俗,切记全力以赴,莫要让对方小瞧了我们武周。”

朱世翰傻眼,些许误会,解释一下就好了,哪来的冲突?

没等他开口,一缕缕雾气卷入飞梭,分割九宫八卦,转瞬之间带他带来一处门户。

虚空纯白,难分上下左右。

惊疑不定之间,一黑袍遮面的身影缓缓踏步而出。

空气在其脚下凝聚,踩踏后,声如雷震,爆开一簇簇轰鸣。

其身形看似缓慢,实则每踏出一步,便有数十丈之远,一个呼吸间,便已经来到了朱世翰身前。

风势狂飙,陡然扬起巨大风墙。

“这位前辈,晚辈是武周人氏,路过贵国只为前往人族圣地,你且问个清楚,再动手不迟。”远在异乡,朱世翰不想惹起争端,一边后退,一边默默蓄力。

黑袍身影不为所动,朱世翰退一步,他便进十步,周身气势越发凝重,待他逼近朱世翰的时候,一身气势已然来到了顶峰。

轰!

激荡而起的拳意凝为实质,牵连周遭空间融为一体,浩浩荡荡不可一世。

“皇极舍身印。”

朱世翰大喝一声,积蓄已久的拳力骤然轰出。

两道拳力凌空相碰,周遭空间被压缩成岩石,随一声巨响,低沉雷音在大阵门户中回荡不休。

下一秒,红色火翼张开,朱雀虚影焚天而起,直奔黑袍身影立身之地。

“不错。”

主持大阵的聂子仪点点头,朱世翰的境界是差了些,但身具朱雀命格,前途不可限量,给他兑现天赋的时间,成为一方高手不是问题。

正想着,步子师踏过门户,携朱修石而来。

三位女修碰面,梅兰竹菊各有千秋,短暂寒暄几句,视线投向各自关注的区域。

首先是朱悼,实力出众,以一敌二,轻松压制两名黑袍傀儡。

聂子仪有意试出他的上限,大手一挥,又加了三个傀儡。

画面中,朱悼武道天赋斐然,陷入重重围攻面色不变,看其应付自如的架势,就知道他远没有使出全力。

合格。

聂子仪取出小本本,画了一个红圈。

“咦?!”

忽而,一道傀儡破碎的感应传至心头,聂子仪转头看向来源。视线中,朱齐澜面容冷峻,并掌成刀缓缓落下,背景是拆分成碎片的黑袍傀儡。

这么快!

聂子仪微微惊讶,感慨武周亮点颇多,朱齐澜的实力或许还在朱悼之上。

此三人尚有如此表现,那位传承了不朽剑意的陆北岂不……

陆北:∠(ᐛ」∠)_

“没吃饭吗,打人都没力气,还学人家劫道!”

“换人吧,你小子也不嫌丢人,不是本宗主看不起你,放在天剑宗,劫道是别想了,你就配种树开路。”

聂子仪:(눈_눈)

什么玩意?

画面中,陆北侧卧虚空,一手撑着脑袋,姿势颇为妖娆。

黑袍傀儡一式拳印横空,雷霆声爆,好似百万大军引兵戈厮杀,穿行千万里,兵锋所过之处,一切有形无形皆灰飞烟灭。

彭!

一拳落在陆北背心,后者纹丝不动,嘿嘿笑着有点痒。

黑袍傀儡横起一脚,虚空抖落黑纹线条,狂暴能量波动顺着裂缝蔓延,一方天地隐隐有坍塌的趋势。

小书亭app

轰!

一脚落在陆北肩头,后者翻了个身,表示这手绝活还凑合,刚好止痒,换一面继续。

于是乎,画风都变了。

黑袍傀儡上蹿下跳,陆北在狂风暴雨中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盘膝坐起。

没有修炼,只是双目无神看向远方。

在发呆。

聂子仪沉默片刻,没记错的话,陆北面对的傀儡,是所有黑袍中的最强的一个。

她挥手散去面前水幕,定了定神,重开陆北所在的门户。

陆北:('、3_ヽ)_

又躺下了。

经确认,打开的方式没错。

“师伯,陆宗主是这样子的。”步子师默默传音,聂子仪初见陆北,刚开始会有些不习惯,等习惯就习惯了。

一旁,辅导老师朱修石找完乐子,转头看向其他学生,除了朱齐澜、朱悼、朱世翰,余下的朱家弟子表现平平,只能说合格,但达不到优秀标准。

这么一比,世界的参差出现了。

有些人竭尽全力,只能勉强活着;

有些人轻轻松松,谈笑间达到了同龄人一生都碰触不到的高度;

有些人,你和他讲生活的苦难,他让你开个价,问包夜多少钱。

轰!

黑袍傀儡一拳落下,重重轰击陆北面门,只听卡卡几声脆响,一条手臂从手肘位置断裂。

傀儡抽身暴退,原地留下残破碎片。

陆北勐然惊醒,迷茫的视线重新聚焦,大喜过望道:“怎么了,是不是开饭?”

聂子仪:“……”

黑袍傀儡是她引以为傲的杰作,以人族圣地秘法缝制,加以大夏古文为核心,最强的一尊,单论肉身强度,足以单挑渡劫期体修。

结果……

每每听到陆北开口,她就觉得脸疼。

初次见面,女考官对某位参赛选手感官极差,恨不得当场给其画上一个红叉。

画面中,白色雾气翻滚,黑袍傀儡携断臂退场,聂子雄龙行虎步走出,停于陆北十步开外。

铁塔身躯强横有力,呼吸间,大河奔流之声震耳欲聋,是个炼体有成的强大修士。

陆北歪了歪头,扶着膝盖站起身,装傻充愣道:“终于来了个狠角色,不愧是人族大国衢燕,劫道都是渡劫期修士。”

“武周的飞梭没有公文,衢燕不会放行,某斗胆一言,还请阁下看在某的面子上,在衢燕小住三五个月,待上面人问清了情况,自会放阁下离去。”聂子雄不知步子师泄露了剧本,原样念着台词。

“你的面子……”

陆北沉吟片刻:“脸盘子是不小,但本宗主和你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卖你的面子?”

“它们的面子呢?”聂子雄不苟言笑,竖起两只拳头。

“那要试试才知道了。”

陆北咧嘴一笑,竖起双手,十根手指合握成拳,金光瞬闪之间,一剑斩向聂子雄。

一拳轰出,虚空骤然间被恐怖的拳印填充。

大阵门户摇摇欲坠,好似整片天空都塌了下来,唯有拳印疯狂吞噬四面八方,浩大之势笼罩一切。

好快,他真的是剑修吗?

聂子雄清楚地记得,有关陆北的情报上,写明了身法极强,不只是速度一骑绝尘,寻常渡劫期难以感知,就连力量也强横到骇人听闻。

情报正确无误,但直来直去的攻势太明显!

聂子雄长臂扬起,凌空一抓,十指划过虚空,双眸黑光闪过,时间在这一刻陡然减缓了行径的步伐。

“小子,只是快没用,让某来教教你,什么才叫拳法!

聂子雄大喝一声,单臂收拢于腹下。

看出陆北没有使出不朽剑意,纯粹是肉体力量,他不愿以大欺小,同样以肉体力量还击。

身为一名体修,他对自己的肉身格外自信。

拳锋直贯而出,暴戾到极点的拳印一瞬爆发,磅礴力道压迫之下,虚空震颤发出不堪重负的哀嚎,一缕缕空间裂缝扩散开来。

立于阵眼处的聂子仪稳住心神,加大控制力,以防两人交碰的余波散开,伤及无辜路人。

一大一小两只拳头凌空交碰,力道倾轧碾压,飓风卷起衣袍猎猎作响。如同海啸一般的气浪激荡而起,自拳锋碰撞之地,铺天盖地狂涌八方。

虚空骤然破碎,黑暗席卷而下。

短暂的僵持过后,聂子雄脸上的激动定格僵硬,无声后退几步,单手负于身后。

冰冷、抖动。

汗是冷的,手一直抖个不停。

因为手臂全无知觉,他不确定自己的手是不是断了。

不可能,怎么会断,体修和剑修掰手腕,应该只是麻了……

对,没错,过一会儿就好了。

“不错嘛!”

陆北吹了吹拳头,欣慰道:“能接下本宗主三成力道,是个人物,放眼此次圣地大会,能强过你的不过五指之数,我愿称你为劲敌。”

“……”

你是考官,还是我是考官?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修仙就是这样子的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