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 第二百零九章 只叹江湖几人回

第二百零九章 只叹江湖几人回

“谁啊这帮人?这么霸道!”

“酒吧老板都得给他们交保护费,你说他们什么人?”

“快走快走!别惹事,小心看热闹把自己变成热闹!”

孟浪突然发现周围似乎有些骚乱,不由疑惑的看向远处引发骚乱的一堆人群。

就见不少衣着打扮流里流气,纹着各种纹身的混混,将一处卡座团团围住,周围的人群纷纷被他们推开。

然后……他就从人群中发现了阿星和程彪两人……

……

蓄着小胡子,一脸精明模样的胡大志丝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程彪两人对面。

二郎腿一翘,双手一夹。

手下人立刻送来一根雪茄点燃。

手里夹着雪茄,胡大志一脸舒爽地吐了口烟圈,这才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略带得意的看着脸色已经开始变得难看起来的两人。

“彪哥,喝酒怎么也不叫上兄弟我?你这就不够义气了吧?”

“义气个屁!你特么……”

阿星一脸愤怒的起身,却是被旁边伸来的手按住了。

程彪看着眼前这个昔日的兄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哼!义气?你也配提这两个字!

胡大志,当年你流落街头,还欠了一屁股债,如果不是我收留你,你恐怕早就被债主砍死了!

也怪我,当年真的是瞎了眼,居然没看出来你是这样忘恩负义的小人!

兄弟?你管吃里扒外,为了点钱就能背叛,还在背后捅刀子的叫‘兄弟’?

呵呵!站在你身边这些……你也当他们是‘兄弟’咯?”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程彪也懒的去虚与委蛇,说话那是毫不客气,怎么扎心怎么来!

特别是最后一句,那真是杀人诛心!

道上混的,拜的是关二爷,嘴边不离的是“义气”二字!

跟信仰不信仰的倒没什么关系。

只不过“义气”,是他们的信任基础,是维护团结的必要手段,是大家共同标榜的价值观……

本来就是因为利益团结在一起,如果不谈义气只谈钱,那小弟们不得分分钟一盘散沙?

这就跟大洋彼岸明明是全世界收马仔,嘴里还要不停喊“弗瑞登”、“迪马克雷西”是一个道理。

你也可以把这叫打造共同意识形态。

果然,不少知晓几人之间“恩怨情仇”的小弟们听到这番话,看向胡大志的眼神都有些闪烁,不少还带着鄙夷。

当然了,鄙视归鄙视,这不妨碍他们继续领工资喊大哥。

“呵呵……”

胡大志倒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笑眯眯的一点也不动怒。

“彪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你以为出来混,讲义气就能当饭吃?就能让弟兄们免费替你卖命?

我跟了你十几年,没有我,你也打不下来这片基业!

这么多年了,该报的恩我也都报了!

如今我也只是拿回本属于我的那一份而已。

再说了,你以为你进去这几年,是谁辛辛苦苦带着兄弟们守住了这片基业?

是我!

没有我,靠阿星这种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蠢货,咱们的地盘早被人吃的渣都不剩了!”

“我特么……彪哥你别拦我!我今天要揍死这王八蛋!”

“别冲动,冷静!忘了之前大师说过的话了?”

阿星被程彪死死拉住,然后一句话就让他瞬间冷静下来。

对哦!

他上一秒还怒气冲冲撸袖子,下一秒就重新坐回了沙发,嘴里还不住喃喃念叨着。

“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我不生气,不生气……”

阿星被拦下来了,但是胡大志却是皱起了眉头。

不对啊?

这家伙平时不是最冲动易怒吗?我那么刺激他,照理该发飙了啊?

这跟他预想的有些出入了……

没错,胡大志这就是用的激将法,想让对面先动手。

他知道阿星能打,彪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自己这边就算人多,也不见得能占多大便宜。

不过……他们能打才好啊!

最好是能把他们全揍趴下,手下没个轻重,弄几个伤残就更完美了!

法制社会,谁还不懂个“利用”法律武器了?

喊打喊杀那基本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到处都是监控,砍个人都没有隐私了,犯罪成本极高。

作为一名有文化的流氓,胡大志在这憋着坏,就是要让他们先动手!

在公众场合随意殴打他人、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眼中混乱的,情节恶劣的会被认定为“寻衅滋事罪”。

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但是程彪可是刑满释放人员,如果五年内再犯,被认定为“累犯”,在量刑时则会加重处罚。

只要自己趁着混乱把现场弄得血腥一些,再找关系搞一份伤情证明,轻微伤弄成轻伤,轻伤弄成重伤……

那彪哥完全有可能被判五年以上!

虽说如今彪哥已经是虎落平阳,但胡大志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两人。

不说以彪哥的脾气报复是肯定的,他必须斩草除根,否则恐怕连睡觉都不能安心。

另外就是……

他对彪哥藏起来的那笔钱动了心思。

作为彪哥的左膀右臂,他自然知道彪哥的身家绝对不止他弄到手的这些,应该还有一笔至少几千万的巨款!

只是不知道被他藏到了哪里。

又为什么都快被逼到绝境了却还迟迟不拿出来翻盘……

不过等他进去了,自己有的是手段让他把钱的下落吐出来!

无独有偶,在让对方“进去”这件事上,双方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

“呵呵!对嘛!还是彪哥识时务,知道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

想当年,彪哥是何等意气风发,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现在嘛……雄风不在了啊!

看来这两年的劳动改造很成功嘛!”胡大志语带讥讽。

既然更容易动怒的阿星不行,那就换个目标。

果然,彪哥虎目一瞪,直接就要去拎酒瓶,阿星见状赶紧拉住他。

“别拦着我,老子今天非得教他做人!”

“彪哥!冷静啊!你忘了咱们现在印堂发黑,不能动手的!”

“唔……”

彪哥动作顿住。

冲动了冲动了!

心中赶紧默念,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胡大志:“……”

看着即将动手,下一秒却又重新坐回沙发的两人,胡大志眼角微微抽了抽。

《万古神帝》

你打我就拦,我打换你拦,你们两搁这相互冷却呢?

说好的一言不合呢?!

还有啊!印堂发黑是个什么鬼?

“呼~”长出了一口气,彪哥重新冷静下来。

他死死盯着眼前的胡大志,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如果是走投无路,被逼入绝境,两人被胡大志这么一激,说不定真就破罐子破摔了!

可现在两人的处境被孟浪这只小蝴蝶的翅膀扇了个大起大落。

眼见着人生就要触底,然后……彩票中了,钱有了,刑警队长都喊自己哥,人生直接来了一个V字反弹!

这运势来了挡都挡不住!

处境变了,心态自然也变了。

他们现在不是“困兽犹斗”,而是“雌伏以待”!

现在,双方都是猎物,而双方,又都是猎人,比的就是耐心……

而冷静下来之后,程彪也慢慢的发现胡大志今天的举动有些反常,像是故意要激怒他们动手一样。

他是知道阿星的身手的,动起手也不见得能讨的了好。

咬人的狗不叫,这不太像对方的行事风格……

这么说的话……

他更冷静了。

靠在沙发上双手抱胸。

“嗯!你说的也对,怎么说也相处了这么多年,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不过既然你死皮赖脸地想陪我们喝……

阿星,去再拿几瓶酒,顺便带罐牛奶。”

“好的……呃!带牛奶干嘛?”

“你家养的狗,虽说他咬了你一口跑了,现在是条野狗。

但是我是个念旧的人,出门看见他,还是会忍不住给他喂盒牛奶的。

我说小志,既然都坐在这儿了,你又要求了,那就喝一杯吧。

我记得当年刚收留你的时候,你最喜欢喝的就是湾仔牛奶。”

小志?

喜欢喝湾仔牛奶?

身后的小弟们个个眼神古怪,想笑不敢笑的表情。

“说什么呢!找死啊!”有几个忠心的狗腿子立刻站出来就想动手,然而却被胡大志拦了下来。

他眼中也有怒色。

但是见对面程彪双手抱胸,一副“我就静静看你表演”的模样,顿时有些拿不准了。

难道对方发现了自己的意图?

发现了也不应该啊,毕竟这两人都不是啥“冷静型”的选手……

究竟哪儿出了问题?

知道今天目的可能是达不成了,留下来也是在手下面前丢人,胡大志冷冷看了两人一眼。

“彪哥,最近不太平,出门走夜路,你注意别被野狗咬死了,哼!我们走!”

……

一行人簇拥着胡大志坐到了不远处。

胡大志冷眼看着对面,彪哥觉得自己也不能示弱,干脆又拿了几瓶酒坐了回去。

虽然只有两人,气势上却比对面一群人丝毫不弱!

“老大,喝酒。”

身边的一个黄毛小弟端来一杯威士忌,一脸献媚。

“不就是两只丧家之犬吗?不值得老大您生气,只要老大你发话,兄弟们分分钟就能弄死他们!”

憋着火将酒一饮而尽,胡大志冷冷看了他一眼。

“好啊,那我给你拿把刀,你去给我捅了他!”

“呃……”黄毛讪讪的缩了缩脖子。

见同伴吃瘪,另一个打着唇钉的混混立刻谄笑着凑上来。

“呵呵!老大您消消火,他们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倒是弟兄们最近在这酒吧里发现一个靓妞,是这儿的驻唱,那身材,那姿色……啧啧!

要不,一会儿我带过来陪老大喝一杯?饮料我都准备好了!”

唇钉混混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贼兮兮笑容。

所谓的饮料,大概就是牛磺酸泡腾片之类的东西了……

“嗯!”胡大志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眼神依旧在彪哥两人身上打转,似乎又在心中谋划着什么。

不过他丝毫没有发现,就在他们头顶不远处,一个监控摄像头的焦距微微动了动……

……

“……饮料我都准备好了!”

孟浪看着手机画面上的监控画面,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酒吧……冲突……原来如此!”

看过整个现场,再加上手头现有的情报,他算是有点明白今晚这事儿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了。

不过……

“为什么这视频还是带语音的啊?”

孟浪指着视频好奇道。

虽说现在的监控大多也能收录音频,不过这是哪儿?酒吧啊!

整个儿一噪音集中营!

台上还唱着呢,隔了一两米基本就根本听不清了,更何况距离那么远?

然而刚刚耳麦里传来的声音却是无比清晰,连个杂音都没有……

这就很神奇了。

【我的算法核心包括“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

这里的背景噪音干扰很强,但是我可以过滤杂音,单独提取目标音频信号。

虽然受限于音频接收硬件的灵敏度只能使用模糊算法,不能做到百分百还原。

但是人类说话时面部肌肉和唇形是有规律的,我可以识别并建立相应模型,从而判断他们说了什么。

最后只要将两者结果进行相互验证,还原准确率可以达到95%以上。

当然了,这套计算公式运行起来有些费CPU,所以还不能做到同声传译,画面和声音的延迟大概在0.5s左右。】

卧槽!

孟浪听得一阵牙疼。

才这么会儿的功夫,你居然连唇语都会了……

画面和声音的延迟在0.5s左右就不是同声传译了?

要不要这么凡尔赛!

孟浪觉得,跟这玩意儿呆久了,很容易就会觉得人类这个物种就是个智障……

在心中疯狂吐槽一阵。

看着手机上的胡大志一行人,他忍不住拍了拍脑门儿。

没想到程彪两人和胡大志爆发冲突的地点,居然就是这个酒吧……

在一开始的初始世界线中,应该是双方一言不合直接动手。

胡大志本以为人多能占优势,结果被反杀,彪哥两人也是锒铛入狱,结局是两败俱伤。

江湖恩怨,终究是江湖了……

但是如今,彪哥两人心中的“魔鬼”被自己一通操作强行摁了下去,导致双方今天只是打了一波嘴炮……

而且胡大志似乎还吃了瘪?

这群人吃了瘪,心情自然不美丽。

心情不美丽了,自然就想找点美丽的女孩纸……

【命运是一座拥有多重阐释空间的迷宫,信道和死巷蔓衍交织,人物和情节错综迷乱,当真是令观者目瞪口呆。】

孟浪确实是有点目瞪口呆。

没想到自己这只小翅膀煽动的旋风,绕了一圈,居然又刮回了自己身边……

当真是世事无常!

“铮铮!铮铮!叮叮咚咚!”就在这时,一阵电子古筝音,夹杂着萧声刺破了短暂的沉寂。

灯光骤起,点亮了整个舞台。

“哗!”

“流年乐队!流年乐队!流年乐队!”……

舞池中的年轻人开始欢呼!

他抬头望去,就见几名穿着仿古风汉服的女乐手已经开始演奏。

乐队中央的身影,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啧!果然是红颜祸水……”

孟浪盯着林海棠,忍不住感慨。

怪不得出门时的林海棠还只是化了淡妆,没跟往常一样换上演出服,原来今天是“汉服主题演唱会”。

此时的林海棠红色劲装,衣袂飘飘,一副英姿飒爽的女侠打扮。

飘逸的长发,修长的身材,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与潇洒,被林海棠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我剑,何去何从,爱与恨,情难独钟

我刀,划破长空,是与非,懂也不懂……】

一首健哥的《刀剑如梦》,虽是女声版,却被唱出了江湖儿女的侠骨柔情,让人听着一时有些沉醉。

说起来,似乎每一次到酒吧,这家伙都是不同的风格。

英文歌、流行歌、古风乐……这家伙曲风这么多变的吗?

又能下的了厨房,还能上得了法庭……

这果然是个百变魔女……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

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

孟浪静静欣赏了片刻,随后目光越过疯狂挥舞双臂,气氛热烈的人群,最终落在了胡大志一行人的身上。

嗯!确认过眼神,是被迷得五迷三道的猪哥样没错了……

“唉!”孟浪无奈叹了口气,缓缓转身离开。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啊……”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