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533章 卡牌大师楚光

第533章 卡牌大师楚光

一篇突然出现的帖子,在论坛上掀起了不小的讨论热度。

狂飙的牛牛“大新闻!巨石城出现一批打折销售的二手机器!感兴趣的生活职业玩家最近可以留意了!需要代购的速度私信!价格优惠,欲购从速啊!”

发帖人是某个常年混迹巨石城的行商玩家,最喜欢玩的是《大航海家》和《海商王》这类经营模拟,平时没别的爱好,尤其讨厌练级,就喜欢在两个市场之间跑来跑去赚差价。

用银币便宜买到的东西,运去巨石城赚取筹码是存在套利空间的,这是正常的游戏行为,也谈不上什么卡BUG。

只不过,巨石城的消费能力越来越不行也是事实,通常货物会压在手上很久,只有彷生学义体之类的奢侈品会好卖一些。

几个月前他还能用赚来的筹码直接兑换银币,后来联盟和巨石城银行贷款协议一签,巨石城银行的印钞机被动开启释放流动性,联盟那边直接不缺筹码了。到如今,联盟银行只能用2银币换1枚筹码,反过来用赚到的1筹码换2银币,根本想都不用想。

在黑市,银币和筹码的汇率干脆颠倒了过来,2到5枚筹码才能换成1枚银币。

用不了多久,联盟的官方汇率大概也会调整了。之所以暂时还没调整,大概是不想收那么多废品”。

没办法,那个行商玩家只能用购买力贬值的筹码,在巨石城买一些涨价没那么快的商品运回联盟卖掉。

不过稀奇的是,虽然巨石城的各种商品和不动产价格都在上涨,但唯独生产设备反而涨的不多,有的甚至还打折了。

狂飙的牛牛立刻嗅到了商机。联盟最近不是在搞产业转型吗?

.只要把这些联盟正好用的上的设备、机器都买回来,卖掉换成银币,他赚到的筹码不就能顺利变现了吗

帖子里附上了一份详细的清单。

从塑料制品工业、家用电器工业、皮革工业、家具工业等等耐用消费品领域,到食品工业、造纸工业、日化工业、洗涤用品工业等等快销品领域,几乎所有联盟有所欠缺、或者还在以小作坊模式生产的产业都覆盖了进去。

其实,巨石城的二手设备本身算不上什么大新闻。

之前,那边就有一些平时很难见到的二手设备出现在拍卖行了,而且都是九成新的那种。

当时不少生活玩家还在官网论坛上讨论,那些设备虽然看着不是什么特别先进的黑科技,但一些看似不合理的奇特构想,拿到现实中感觉搞不好也能用上?

不少相关行业的专家、学生更是啧啧称奇,甚至从中大受启发。而《废土OL》深不可测的背景,也更加的令无数吃瓜群众们浮想翩翩了。

不过大多数玩家关注的重点,还是在游戏本身上。

帖子发出之后不久,整个论坛上的生活职业玩家几乎都跑了进去。

戒烟"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二手设备。

藤藤"几个月前他们不是还在扩大生产吗

鸦鸦"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儿了

方长"也许是生产过剩了吧,五十多万人的小地方,能容得下多大规模的产业。”

玛卡巴子∶"哎,我其实不理解啊。按理来说,人联在形成之前,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国际史吧你们这么逮着它薅羊毛……它就发现不了吗"

方长“你这话说的,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吗那世界人民早八辈子活在天堂里了。

狂风∶"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但人们掉进坑里的姿势总是不约而同。(斜眼)"

夜十“不过你说……那城主是看不见吗而且就算城主看不见,银行行长或者其他高层总该回过神来不对劲儿吧"

峡谷在逃鼹鼠∶“理论上是如此,假设巨石城的高层都是经过智力检测和专业技能测试的智力系超人,并且在一切问题上毫无分歧,选拔的考题完全由不食人间烟火的Al设计并分发……想骗过他们就很难。(滑稽)”方长∶“其实没那么复杂……最简单的例子,喝酒伤胃,你喝不喝。”

玛卡巴子"那还是得喝一点的。

方长"你考虑过胃的感受吗。

卡巴子∶"啊?胃能有啥感受。(愣)"方长∶"只是你的大脑这么认为吧”

戒烟"卧槽,好像有点道理。"

玛卡巴子∶《有个锤子道理啊!"外

方长∶"是吧?其实人自己都不是那种会把健康放在第一优先级的动物,你怎么能幻想一群人抱在一起就能变成格式塔蜂巢呢。瘾君子看见了大烟,可不会想着把它戒了,没有外力的干涉,他到临死前都会想着多整两口。就像戒烟老哥,ID都用那么多年了,八成也没戒掉。(斜眼)"

戒烟∶"我靠!躺枪!

鸦鸦"哈哈哈哈

)malrP%valule戒烟∶"在戒了,在戒了…在此了……妈的,话说自从抽到了头盔,我都好久没抽了,狗曰的方长一说,整的我又想来一根了。

夜十"赶紧把头盔戴上。(滑稽)"

方长∶"这也怪我啊……反正我是搞不懂,那东西有什么好的。(汗)”

某种意义上而言,债务是一种比毒更危险的东西,尤其是它具有很强的欺骗性。

泡沫的堆积是一个缓慢而甜蜜的过程,但泡沫的破裂往往却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巨石城并不是没有聪明人,不管是大聪明还是小聪明都很多,未必没有人看不到危险。

否则黑市上的筹码是谁在卖呢

早在战争结束之前,黑市上的汇率已经与联盟官方挂牌的汇率倒挂了,这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9u5b"Y/k(1

如果单用浮于表面的逻辑分析,年底要还钱的是联盟,要还的也是筹码,巨石城银行能用债务向联盟施压,怎么也得是筹码更贵一些才对吧。

市长∶"看了下清单,上面的东西挺不错的,不过我的建议是,再等等可以买到更便宜的。其实巨石城最有引进价值的产业是巨石军工,除了动力装甲他们生产不了,下到外骨骼,上到相控阵雷达,他们基本上都能生产……如果能把他们掏空了,至少能填补我们军工业的一大片空白。”

WC真有蚊子"这难度怕是不小啊。"

方长“但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巨石城正在经历一个产业空心化的阶段,单独一家工厂很难独善其身。更何况巨石军工并不是一家工厂,旗下有很多家子公司,他们即做军用订单,也做民用订单,和我们的经济模式是有相似之处的。我们从基层雇员到流水线上的设备,一点一点地挖他们的墙角,慢慢地什么都有了。

WC真有蚊子"好家伙,太坏了你!(坏笑)

访长∶"这怎么能叫坏?游戏嘛……况且往上数个十几代,谁不是人联的后裔这些东西捏在他们手上纯纯的浪费,不如给我们做大做强。(斜眼)”

戒烟"方长老哥牛逼"

夜十"我称之为高效。(滑稽)"曙光城市政厅。

在和卢卡讨论玉米楼项目预算问题的时候,楚光忽然毫无缘由地感慨了一声说道。

"老实说,巨石城的问题恐怕比我原本预想中的还要严重,是我有些低估他们了。

卢卡微微愣了下。

巨石城……我们不是在讨论玉米楼的项目吗?"

楚光点了下头。

没错,两者并不是毫无关系,新开发的玉米社区,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为巨石城的流民而准备的。"

卢卡惊讶地看着楚光,眼神很快认真了起来。"……您预期会有多少。

虽然不清楚管理者做了什么,但他毫不怀疑管理者说过的事情一定会发生。

楚光想了想说道。

原本预期是四万出头……这个数字在我们社会的承受范围之内,但现在看来可能会超过这个数字。"

没办法。

事情的发展也不是总在他的预期之内,他确实没想到内城的贵族老爷们玩的这么嗨。

在最初的路线图中,楚光为他们准备了三张牌。

第一张牌是贷款协议先用2亿贷款让他们尝到了贸易顺差的甜头。

这样一来,贵族和商人们得到了利润,普通幸存者们得到了养家湖口的工作。然后联盟的债务规模慢慢扩大到了5.1亿,这既是尝到甜头的墨尔文等一众既得利益者的怂恿,也是楚光心知肚明的默许。

??紧接着是第二张牌。

随着债务规模的增加,巨石城中少数的聪明人会渐渐开始警觉,逐渐意识到风险也是一种无法忽视的成本,于是试图通过手中的债权迫使联盟在贸易问题上做出让步。

而这时候联盟只需要向他们证明,联盟的财务状况一切正常,形势前所未有的好,风险远远没有累积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大家就还能接着奏乐接着舞,这场游戏也就能继续嗨下去。

。…墨尔文是个明白人,他或许想踩刹车,但实际上他很清楚,自己其实已经踩不了了。

这辆车从一开始就压根儿没有设计刹车片这种玩意儿,要么大家都别踩让它慢慢往前滑,要么就只有轰轰烈烈的事故才可能让它停下重来。

而身为一介行长,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给油门底下装个弹黄,美其名日"动力回收系统",让那些贪婪的贵族老爷们踩的稍微轻一点。

所以当楚光掏出第二张牌,表示愿意"由联盟帮忙给过剩债务产生的过剩货币造一个水池”、“五年之内彻底放开筹码与银币的汇率,允许筹码与银币自由兑换”的时候,墨尔文几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他手上的牌很多,但能用的其实很少。

而联盟给的这根弹黄,比他自己设计的那套湖弄人的"动力回收系统"要好太多了。

其实归根结底,包括暂时还没有打出去的第三张牌,联盟的一系列主动举债行为,本质上都是强行拧开了巨石城银行的水龙头,给印钞机插上了聚变反应堆的电源。

乐观的情况下,巨石城即便破产,也是温和的破产。他们会在三到五年的时间里,慢慢地失去一个半世纪积攒的财富。大多数人的生活会因此而改变,但过程其实不会太长,也不会很痛苦。

只是楚光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计划已经偏离了最初的轨道,那些贵族老爷们在该保守的时候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疯狂且大胆。

他才刚刚把第二张牌掏出来,那群蠢货们已经迫不及待地翻开自己的口袋,把他藏兜里的第三张牌自己扔了出去一用巨石城百年来积攒的家底,去换那些闻起来更香的啤酒泡泡。

债务已经在事实上流到了生产环节!这是最可怕的!

正常情况下,巨石城的经济在走到最后一步之前,至少还要经历两个加速和一个最后的疯狂。

但或许是因为内城贵族们的贪婪,危机大概率被提前了。

账上空转的热钱甚至能和实际流通在生产环节的资金差出好几个零。

巨石城的幸存者们距离五十万枚筹码一块面包,其实只差最后一个价值回归的导火索,危机随时可能被引爆…

几万流民暂时还在我们社会的承受范围内,但五十多万的常住人口,城外还住了一堆靠着城里垃圾过活的废土客。一旦巨壁崩塌,我们若是不慎重处理,恐怕会被这头积弊已久的巨人拖垮。”

看着楚光脸上的担忧,卢卡不太理解地问道。

……我不明白,我们在战场上击败了十数倍于我们的敌人,这点困难……其实算不上什么麻烦吧"

并不意外卢卡的困惑,楚光看向他说道。"你听说过鲸爆吗"

卢卡愣了下。"……鲸爆?"鲸是什么?"嗯。"

楚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搁浅在岸上死亡的鲸鱼因内部蓄积过多腐败气体而造成身躯爆裂,产生的碎块最远甚至能飞出一公里,而臭味数个月都无法散去……因此处理搁浅鲸鱼的尸体,要比在海洋中猎杀一头强壮的鲸鱼难得多。”

卢卡试着想象了一下,某种比杀虫更庞大的动物,许久之后皱起了眉头。

"您的意思是……巨石城就是这头鲸鱼,它倒下会生出一堆新的麻烦。

楚光再次点了下头。

"去年河谷行省发生过一次鲸爆,军团的远征军向南溃败,硬生生杀出了一场嚼骨之乱。河谷行省中部几乎寸草不生,多数幸存者聚居地被毁,整个联盟九成以上的居民都是那场灾难的幸存者,你应该是有印象的。”

一听到后果会如此严重,卢卡的表情顿时慎重了许多。

"那您打算怎么办"

"如果一件事情注定会发生,只是或早或晚,我们能做的也只是未雨绸缪了,"楚光顿了顿,叹了口气说道,"用巨石城银行给我们的贷款,从他们的工厂再多订做一些棉被和棉衣吧。"

他不可能因为肿瘤有扩散的风险,而放弃切除这颗肿瘤。

他们离联盟太近了。

就算楚光不想替战后重建委员会擦屁股,也不得不慎重地为今后考虑。

说到底,如果巨石城把联盟做的事情全都做了,将清泉市周边的幸存者们团结起来,'压根儿就不会有什么贝特街、布朗农庄和血手氏族,更不会有什么联盟。嚼骨之乱造成的人口迁移会为外城注入新鲜的血液,就算他们与战后重建委员会的生产部有过不愉快的过往,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们其实是有机会自己进入新时代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其实有没有404号避难所都是无所谓的,楚光或许会考虑去干他的老本行。

和文明人做买卖对他来说并不难,他穿越之前就干的挺不错的。

但站在废土上,他一抬眼就瞅见了老水蛭的那张脸,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鬣狗和秃鹫。

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就只能做异种的猎物。如果一定得有人失去所有,那就让从一开始就不配拥有的人失去好了。

不过大家终究都是人联的子嗣,就算巨石城曾将河谷行省南部绝大多数幸存者拒之门外,他也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像军团那样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大概猜到了楚光的想法,卢卡认真地说道。"我会立刻吩咐人去准备。

楚光点了点头。"去吧。"

就安置流民这项工作而言,老卢卡大概是整个联盟实践经验最丰富的老人了……

庆典结束第四日的清晨。

窗外的天还蒙蒙亮着,睡眼惺忪的多莉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下了床,洗漱完后将早餐放在了桌上。

和往常一样,某个一肚子坏水的坏蛋还在呼呼大睡,到他准点起床的时间之前,不管什么恶作剧都不会有一点儿反应。

不过善良的多莉小姐并不打算趁着这个坏蛋还没睡醒逮捕他。

盯着那张恬静的睡脸看了一会儿,她悄悄凑上去亲了一口,然后便红着脸轻手轻脚出了家门。

两天前,联盟的《幸存者日报》果真采纳了她的稿件,不但用一整页的篇幅刊登了她的专栏,还在给她的回信中附上了入职的邀请。

根据那位回信编辑在信中的说法,报社总编对她细致入微的调查赞赏有加,还要求报社的记者们多向这位投稿群众学习,该睁大眼睛的时候就把眼睛睁大。

老实说,多莉是有些脸红的,毕竟专栏虽然是她写的,但很多东西其实并不是她一个人想出来的。

至于联盟《幸存者日报》报社附在信中的入职邀请,她当然是欣然地接受了。

而今天,便是她上班的第一天。

不想给同事们留下爱迟到的印象,她一大早就出了门。

报社的地址在曙光城东边临近使馆街的一条街上,那儿的建筑集成了各种风格,她花了点时间才顺着信封上的地址找到了报社的位置。

不过,联盟的上班时间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门卫打着哈欠过来开门。

早上好,新来的记者小姐,你来的可真是太早了,我们的社长估计才刚起床。”

"早上好……上班时间不是六点吗"看着大概是刚睡醒的门卫,多莉小声问道。

门卫愣了下,随即笑着说道。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庆典之后上班时间统一改成八点了,只要别晚半个小时就行。”

多莉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谢过之后便钻进了报社里面,拿着信去了人事办公室。

入职手续昨天就已经办完了,工牌今天才做好,人事昨天和她说的,让她上班的时候顺便领了。

拿到工牌的多莉总算是松了口气,悬在心中的忐忑全都放了下来,满心欢喜地走去了自己的工位。

她原本以为会有很多复杂的手续,却没想到一切比她想象中顺利得多。

老实说,在此之前她心中是有些忐忑的。

她从来没有在巨壁之外待过这么长时间,更是从未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在巨壁之外工作和生活。

直到去年为止巨壁之外的世界都是蛮荒与废土的代名词,她有几次还劝过方长,希望他和自己一起留在巨壁里。

不过这些天她渐渐地发现了,这里其实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人们都很客气,食物也很美味。虽然这里有很多地方还不够好,但每天都在一点一点的变好。而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有一位英明的管理者,更多的是因为大伙儿们都发自内心地愿意为这个集体做点什么。

至少她是如此感觉的。

"从今往后,就是新的开始了……"

—想到从今往后便不用再和心爱的人分居两地,多莉的心中便是一阵澹澹的甜蜜。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声轻咳。"你是……多莉?

一瞬间便从开小差中回过神来,多莉曾的一声从位子上弹起,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老员工说道。

是我!您好!我是新来的记者。"

杨岩,新闻板块的编辑。"'

对这位新人干劲足过头的反应一点儿也不意外,杨岩顺手将一个没拆封的包裹递给了她。

“这是从巨石城那边寄来的包裹,正好你来了,那就你来拆好了。”

???联盟有不少工人都是巨石城来的,其中一些已经把家人搬了过来,还有一些出于种种顾虑暂时没有这么做。

他们会把一部分银币兑换成筹码寄回家里,或者直接买一些生活用品寄回去,因此联盟的使馆顺带着也做邮政的业务。

多莉好奇地伸手将包裹接了过来,左右晃了晃。

"是寄给我的吗"杨岩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不是,但寄件人在上面写,寄给巨石城幸存者日报的前编辑,我们这儿只有你在那地方干过。"

巨石城的《幸存者日报》和联盟的《幸存者日报》只是名字相同,前者是哈尔一手操办,后者是管理者大人觉得巨石城的报纸办的不错,于是也找了些人手办了个一模一样的。

两者无论是股权结构还是人事都没有一丁点儿关联,杨岩也很纳闷儿,怎么会有人把包裹寄到这来。

多莉狐疑地拆开了包裹,里面塞了一叠皱巴巴的旧报纸,不过仔细看,却不像是退货,报纸的侧边空白处写着一行行歪扭扭的小字。

她将旧报纸拿在桌上展平了,小声地将起头的标题念了出来。

"觉醒者波尔∶一个贫民窟的穷小子意外捡到一管觉醒灵药,在最后决战中将一台动力装甲揍趴下了的故事……真的假的有这么厉害的觉醒者吗。”

多莉一头雾水地都囔了一声,很快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新闻投稿,紧接着便注意到了那个名字。波尔

好眼熟......等等!,

勐然间她回过神来,这不是之前在《幸存者日报》子刊《工人报上连载的那个吗

有人把他们的故事续写了

这份突如其来的惊喜,不亚于某天忽然发现,之前随手扔在路边的种子长成了参天大树。

看着多莉突然惊喜的表情,杨岩轻轻抬了下眉毛。

"你有头绪了"

"嗯!再给我点时间瞧瞧。

多莉兴奋地点着脑袋,坐回椅子上,饶有兴趣地继续看了下去。老编辑见她这么投入,也就没在打搅她,忙自己的事情去了。)F;i'r2g/Vy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那么久。

多莉两眼放光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紧紧抓着那份旧报纸,走到了老编辑的工位旁边。

bidige.com

"这是本写的太棒了"

她个人感觉,甚至比之前那个作者写的还好!

那个叫斯伯格的家伙,虽然写不出华丽的辞藻,却把一个小人物在完成阶层跨越时,那种复杂且纠结的心境变化刻画的淋漓尽致,带着大家成立友会更是神来之笔。

如果说以前那位作者只是写了个出人头地的故事,那么这位续写者则是真正把那个从贫民窟里杀出来的穷小子给写活了。

她好想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虽说这的主线不管续写前还是续写后,感情线都只是游离于主线之外的点缀,但她比起工友会的那条故事线,反倒是好奇那个叫波尔的觉醒者最终会选择谁。

他把好不容易得到的黑卡掰了……

那个喜欢的他的贵族小姐一定会伤心欲绝吧。

难道要让她和那个邪恶的千夫长在一起?身为一名纯爱战士,她可接受不了!

“我认为我们可以刊载一下!”将旧报纸塞到一头雾水的杨岩面前,多莉目光炯炯地说道,"我可以做这本书的编辑!"

杨岩被这句没头没尾的发言给愣住了。"等等……刊载?"

多莉耐心地解释说道。

“这是一本,之前在巨石城的报纸上连载过!后来因为报社被查封的缘故休刊了,现在有人愿意续写后面的故事!"

杨岩哭笑不得地说道。麻辣烫

"可是……我们在巨石城没有读者。"

联盟的《幸存者日报》倒是有连载,但通常只是连载短篇,只占很小一页的部分。·r;?9R7X-b/?

除非他们弄个子刊出来。但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说了不算,得总编才有权利拍板。

多莉努力劝说道。

"不一定非得在巨石城!联盟的《幸存者日报》也可以连载!我们也弄个子刊就行了。正好我们可以借助这个故事,打开子刊的销量,比如在主刊上连载一小段,再在子刊上连载全部的内容。

"但我们没有看过前面的故事。"

无奈地看了一眼这个热心过头的新人,杨岩将她手中的旧报纸接过来,匆匆扫了两眼,叹了口气说道。

"恕我直言,我的感觉和你刚好相反,我对波尔的故事是一头雾水,我根本不认识他……你觉得好看,是因为你看过前面的部分吧?”

多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呃,这个是我疏忽了,不过……我可以找到以前的同事!让他把以前的内容剧情整理出来不就行了吗?他肯定留着原稿的,被查封的时候,我们把办公桌都搬回来了"

她对原来那个故事的感觉一般。

但那个叫斯伯格的家伙续写之后,她却从中看到了不一样的闪光点。

.然而这位老编辑却有不同的看法。

“不只是这些问题……”杨岩叹了口气指了指报纸,“你再读读这标题。”多莉愣了下,下意识念道。

"觉醒者波尔∶一个贫民窟的穷小子意外捡到一管觉醒灵药,在最后决战中将一台动力装甲揍趴下了的故事……有什么问题吗?报纸上的故事不都是这么长吗"

不是长的问题,是他的内容。"杨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我们的管理者也是穿动力装甲的,那个波尔在最后决战中打算把一台动力装甲揍趴下……他想干什么"

""啊?!"多莉吃惊地盯着老编辑,愣愣地张着嘴,"就因为这个?可是一"流,请勿9

她压根儿都没想到那上面去!

而且这写的明明是巨石城的故事,都哪和哪啊?'杨岩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到也没人说过不行,但谨慎一点不会有错,联盟的居民对管理者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你得考虑他们的感受。如果一定要出版,我建议至少把标题和内容改一改”

多莉一听急了,还想在争取一下。

就在这时,爽朗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我觉得没问题!":

杨岩立刻向那边开去,眼中瞬间绽放惊讶,曾的一声从椅子上起身,热情地将椅子调了个面。

"管理者大人您怎么来了快请坐"多莉也惊讶地看向了那边。

她倒不是第一次见到联盟的管理者,但这确实是最近的一次。

看着两人笑了笑,用稀松平常的语气说道。

不用了,你们新买的椅子我就不坐了,哈哈。别那么紧张,我是来找你们社长谈落霞行省拓展业务的。

这是哈尔的请求。

"为了不让父王阻挠自己的事业,这个大孝子吸取了在巨石城失败的教训,打算请他来当报社的股东。

楚光觉得好玩,就答应了。

其实他也是个乐子人,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杨岩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问道。

管那您……

正事儿已经谈完了,刚好从旁边路过,不小心听见了你们的谈话,见谅!”楚光笑了笑,继续说道,“听都听见了,我就不客套了。我认为这位小姐说的很对,巨石城的幸存者日报都有一大堆子刊,我们凭什么不能有?”

杨岩苦笑着提醒道。

"大人……那可是巨石城弄出来的。"楚光不在意地说道。

"别说巨石城,就算是烂棺材板里发出来的声音,进步的就是进步的!他们有,我们更应该有!以后你们也得把工人报办起来,幸存者日报上面写全体幸存者关心的问题,工人报上多写一些工人们关心的事情!夜校的成果不错,你可别觉得我们的工人都是文盲,看不懂就不写了。"

杨岩连忙说道。

"我可没这么觉得"多莉激动地看着楚光。

"感谢您的理解!您要是看过应该知道,这本其实和您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楚光咳嗽了一声。

咳……那种事情我倒是不在意,你们自己折腾就好。"

开玩笑,他自己就是觉醒者,会怕那玩意儿?

况且废土上的动力装甲多的去了,不是别有用心的小人,谁会闲着无聊扯那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楚光还挺想进去客串一下龙套的。

这种首批连载的往往具有特殊的意义,未来搞不好会因为情怀被拍成电影。

至于俗套不俗套。

那种东西本来就不重要。

朴实无华的东西往往更声入人心,西游记说穿了也就是师徒四人取经的故事。

联盟需要向废土上输出一些文化,不只是玩家们从现实世界借来的文化,还得有更贴近废土上的幸存者们的东西。

他和他可爱的小玩家们在废土上种下的种子正在发芽。

这分明是好事情。

真回呈宰咳,头一工旱学资口…·强、

"干脆我去吧,反正我刚从他那儿出来,"楚光笑了笑说道,"正好再去他那儿喝个茶。”

看着转身向走廊走去的管理者,杨岩苦笑了一声。真希望他的老板能有个好的心脏……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