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从斗罗开始以德服人 > 第两百零九章:疯狂套娃

第两百零九章:疯狂套娃

在白小飞这恐怖的速度下,没多久他就到达了极北之地。

他的到来让原本正在修炼的雪帝也是苏醒了过来。

她感受到了白小飞的气息。

本只是随意的看白小飞一眼,谁知道这一看愣住了。

雪帝的眼中闪过一道怪异的光芒。

她又转过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小舞。

雪帝怪异的动作也是引起了白小飞的注意力。

嗯?

这个家伙......

他能感觉到,雪帝,好像是看出了什么。

不过雪帝什么都没问。

说了一句:“没醒过来,什么都没发生。”

随后闭上双眼继续修炼了。

听到雪帝的话,白小飞也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家伙,还真是聪明呢。

知道不该管的事情闭嘴。

心中对于雪帝的好感度难免上升几分。

如果有机会的话,后面可以帮她一把。

收回心思,白小飞将目光再度投向了还在沉睡中的小舞。

跟他离开时候一样,小舞依旧在沉睡之中。

白小飞上前查看了一下小舞的状态。

并没有什么变化。

体内生机一切正常。

小舞除了没办法醒过来之外,跟一个正常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白小飞尝试调动自己体内的神力,看能不能帮助小舞恢复。

然而不管白小飞怎么尝试,都没办法将体内的神力过度到小舞的身上。

就好像,小舞的身体排斥神力一般。

这让白小飞有些不解。

要知道,他跟小舞同时参加了神考。

两人的神位更是相辅相成。

本质意义上来说,小舞就是他,他就是小舞。

两人的神力交融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自己的神力怎么会没有办法进入到小舞体内呢?

又尝试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没什么办法之后白小飞也只能是放弃了。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是等成神之后再说了。

想着,白小飞看了一眼雪帝,随后离开了极北之地。

他来这边只是看一下小舞的状态。

只要状态一切正常就好。

离开了极北之地,白小飞再度速度全开,直奔武魂城!

比比东那边,必须要去处理一下。

如果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实在不行.......那也只能是想办法送比比东上神界养老了。

让时间磨平她的心态吧。

总不能真的杀了她吧。

白小飞现在跟千仞雪关系突破,要是杀了比比东......

后果白小飞都不敢想象。

..........

一个时辰后,白小飞直接出现在了武魂圣殿。

此时圣殿内依旧只有比比东一人。

白小飞的到来除了比比东跟千道流还有千仞雪根本没有知道。

看见白小飞,比比东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她死死的盯着白小飞,一句话不说。

白小飞见状也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早知道当初就把话说那么死了。

现在好了,见面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犹豫了一下,白小飞还是主动开口说道:

“教皇冕下,其实没必要这么看着我。”

本以为比比东会搭理他,谁知道比比东依旧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看着白小飞。

“咳咳,教皇冕下吗,我觉得,其实我们还是可以谈一谈的。”

“谈一谈?”这次,比比东回应了。

不过她的语气满是恶毒。

“你杀了小刚,还想要跟我谈一谈!”

听到比比东的话,白小飞浑身一震。

我草!

居然把这件事忘了!

之前白小飞以为跟比比东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将事情都做绝了。

不管是玉小刚还是唐月华都被他送去跟唐昊团聚了。

从千仞雪对白小飞的情感就可以猜测到比比东对玉小刚是何等的重视。

如今白小飞杀了玉小刚,比比东怎么可能原谅他!

想到这,白小飞的心也是沉了下来。

这下没办法了。

如果说之前的言语白小飞还能厚着脸皮道个歉之类的话。

那玉小刚的事情将没有任何调节的可能!

毕竟,玉小刚已经死了!

他看向比比东,最终只能是叹息一声。

“那么,只能是手底下见真章了。”

此时能够缓解比比东怨恨的,就只有白小飞的命了。

可惜,白小飞不是什么傻子,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取比比东的原谅。

大不了,以后把比比东打服。

她挑战自己一次,自己打她一次。

等什么时候她自然放弃了,这一切就结束了。

当然,也有一个简单的办法。

直接送比比东跟玉小刚团聚,那么一切都解决了。

可惜,这种办法白小飞没办法使用。

千仞雪也不会同意。

比比东没有搭理白小飞,只是死死的盯着他。

不管他说什么都没有回答。

此时不管白小飞说什么,做什么,比比东都听不进去!

她原本就已在疯狂的边缘。

白小飞之前一番话已然将她彻底引爆。

如今白小飞还杀了玉小刚。

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她放下心中的仇恨。

她已经得不到救赎了。

白小飞也看出了这些,所以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双手抱拳离开了武魂圣殿。

本想直接回天斗城,没想到刚走出武魂圣殿,白小飞的耳旁就响起了一道男声。

“小子,谈一谈?”

虽然是第一次听见这声音,但白小飞还是不能的判断出了这人是谁。

千仞雪的爷爷,天使斗罗千道流!

白小飞想了想,没有拒绝千道流的邀请。

毕竟,千道流也活不了几天了。

随着千仞雪神考的进行,千道流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化蜡。

既然这样,那见一见也无妨。

这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见家长了。

随着千道流的指引,白小飞来到了一处大殿门口。

跟武魂圣殿不同,这处大殿殿门紧闭。

隐约间,白小飞彷佛能透过紧闭的大门看见最里面一座硕大的天使神像!

而此时,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白小飞的面前。

天使斗罗,千道流!

千道流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相貌很英俊,脸上带着一丝澹澹的微笑。那种平静、恬澹的气息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他身材较高,但并不健壮,一身朴素的灰色长袍,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梳理得十分整齐。尽管他的衣着是那样朴素,可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可惜,这种感觉在白小飞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白小飞只是看了他一眼,那种感觉便消失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有天使神像的话,那种顶级膜拜的感觉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白小飞的心中。

说到底,千道流还是借势了。

他想要在跟白小飞的第一次见面中取得强势的一方。

只不过他低估了白小飞的实力。

感受到自己的行为对白小飞没有丝毫作用,千道流也是目光一凝。

之前他便感觉到,白小飞很强大!

不然比比东那个女人也不会被他侮辱了一次又一次却不敢动手!

只是他没想到,白小飞居然如此强大!

自己借助天使神像的力量居然没办法对白小飞进行气势上的压制!

这,还只是气势上的交锋!

如果真正动手,白小飞的实力将会更加恐怖!

意识到这点,千道流的面色也是出现一丝笑容。

不管白小飞跟比比东有什么仇恨,千道流都不在乎。

白小飞如今跟千仞雪在一起,白小飞的实力越高他千道流越高兴!

“小子,聊聊?”

“聊聊?”

“跟我来。”

千道流带着白小飞到了大殿旁的一处房间。

两人对立而坐。

千道流仔细打量着白小飞。

以前只是听说过白小飞的故事,却从未见过。

如今一件,果然非凡。

不提他那恐怖的实力,就只是这张脸,估计就能骗到不少女孩子。

怪不得雪儿会这么倾心于他。

“明人不说暗话,小子,你好像对于天使神考很了解?”

千道流眼睛微眯说道。

今天早上千仞雪一回来就询问关于神考的事情,搞的千道流慌乱了一阵。

生怕千仞雪因为自己的原因不愿意接受神考最后一考。

好在,这个时候白小飞来了,这让千道流眼睛一亮。

别人他不知道,但如果是白小飞的话,说不定可以!

毕竟,千仞雪这几年对白小飞什么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千道流怎么会没看出来。

如果白小飞劝说千仞雪的话,应该不会影响千仞雪神考。

最重要的是,千仞雪知道神考最后一考就是白小飞这个家伙说出去的,他惹的麻烦自然要他自己负责!

《剑来》

对于千道流会这么问,白小飞也是有了一些猜测。

他点了点头。

“略懂。”

“那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话,让雪儿如今对于神考十分抗拒!如果雪儿神位继承失败,那结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说到这,千道流看向白小飞的眼神都变得危险了起来。

不过他也只是装装样子,他又不可能真的跟白小飞打起来。

白小飞自然明白,他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雪儿的神考,她自己应该有知情权。”

“哼!说的轻巧!小子,你惹得事,你可要解决好!”

“这个,只能是冕下你自己跟雪儿说了,我不方便插嘴。”

开玩笑,白小飞就是故意让千仞雪回来的,免得她看到白小飞跟她妈打起来她难受。

怎么可能还去帮千道流解决问题。

“你!”

千道流瞪大了双眼。

这剧本不对啊!

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等等!

千道流眼睛微眯。

他想到什么。

“你跟比比东......”

“嗯。”

白小飞点了点头,承认了千道流的猜想。

“唉。”

见白小飞承认,千道流也是叹气了一声。

他明白了,白小飞跟比比东之间的矛盾已经没有调节的可能性了。

这个时候必须想办法拖住千仞雪才行。

而神考,就是白小飞的方法。

“比比东,毕竟是雪儿的母亲,你做事悠着点。”

“我有数。”

两人相顾无言。

最终千道流摆了摆手。

“罢了,你回去吧。”

“那我就告退了。”

说着,白小飞起身对着千道流行了一礼,便离开了武魂城。

等白小飞走后,千道流打开天使圣殿的大门,回到天使圣殿内。

此时千仞雪正盘腿坐在圣殿内天使神像下修炼。

看见千道流走进,千仞雪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她轻声开口道:“爷爷,他走了吗?”

“嗯。”

千道流应了一声。

随后眼神复杂的看向了千仞雪。

其实白小飞忽悠千仞雪这件事很有意思。

千道流知道白小飞想干嘛,千仞雪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过,她没有选择,只能是听从白小飞的吩咐。

因为她知道,白小飞不会杀了她母亲比比东。

但如果她插手,白小飞不好有所动作。

白小飞知道千仞雪知道,所以才会见千道流,提醒他一句,让他不要多想,不要担心千仞雪的神考。

千仞雪也知道白小飞知道自己知道,但她还是选择了白小飞替她选择了路。

因为除了这个,她没得选!

不管是帮比比东还是白小飞,她的良心都会过意不去!

这就是一件套娃的事情。

只不过不管是被套的千仞雪还会套娃的白小飞,都假装不知道罢了。

有时候人聪明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将千仞雪的大脑跟小舞互换一个,那么此时的千仞雪心情反而不会有这么复杂了。

说不定她就老老实实多陪陪自己爷爷,尽一尽孝道。

可惜,她是千仞雪,独一无二的千仞雪。

“雪儿,真的不打算参加神考吗?”

此时,千道流出声打断了千仞雪的思绪。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千仞雪摇了摇头。

“不了爷爷,我想等等。”

千道流默然。

他知道千仞雪说的等等是等什么。

她想等比比东跟白小飞最后的战斗。

她担心出现意外。

不管是白小飞出现意外还是比比东出现意外都不是千仞雪可以承受的。

如果那个时候她在参加神考,没办法介入两人的战斗,那将是她一辈子的遗憾与痛苦!

所以她要等,等两人真正的决战。

她可以接受两人任何一人的失败,但绝对没办法解决两人任何一人的死亡!

她要亲眼看到这场争斗的结局!

从斗罗开始以德服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从斗罗开始以德服人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