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八百二十章认定了

第八百二十章认定了

柳大少听到三公主的话语,亦是澹笑着附和了起来。

“成乾,你娘亲说的没错。

只要彤丫头你们两个情投意合,其它的事情就都不重要了。

至于你周伯父那边,自有为父会帮你搞定的。”

柳成乾听到老爹和娘亲的话语,脸色顿时变得窘迫了起来。

老爹和娘亲他们两人,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敲定了下来,这未免也太草率了一点吧。

关于自己的终身大事,就算再怎么着急,起码也要给自己一些仔细考虑的时间才行呀。

怎么能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说定了就定了呢!

柳成乾脸色窘迫的默然了许久后,眉头微皱的吁了口气。

“爹,娘亲,事关孩儿我的终身大事,你们起码让我好好的考虑考虑呀。

你们两个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有些太过草率了。”

看着柳大少夫妇二人,柳承志语气迟疑的说道。

三公主听到儿子有些迟疑不定的语气,抬起美眸瞪着柳成乾直接翻了个白眼。

“草率?哪里草率了?

臭小子,为娘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为娘说的是,只要你与彤儿丫头情投意合,你们俩一辈子的终身大事,为娘便帮你做主了。

一切的前提,是你们两个情投意合。

你心里若是没有彤儿丫头,为娘总不能强行将你们俩绑到一起吧?

现在你只需要告诉为娘,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周彤儿这丫头。”

听到娘亲第二次询问自己到底喜欢周彤儿与否,柳成乾默默的攥起了双手,神色犹豫的沉默了下来。

察觉到儿子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柳大少微微眯起了双眼,似有所思的沉吟了起来。

三公主见到儿子默然不语的模样,不由得蹙起了娥眉。

“乾儿,你今年都二十岁了,应该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了。

你喜欢不喜欢彤儿丫头的这个问题,对你而言就那么的难以回答吗?”

“娘亲,我……孩儿……孩儿……”

柳成乾欲言又止了半天,始终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三公主见到儿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思急转的暗自思索了起来。

不一会儿,三公主抬眸将目光落在了柳成乾的身上。

“乾儿。”

“娘亲?”

“你老老实实的告诉为娘,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比如,彤儿丫头的心里是不是有你?”

柳成乾听到娘亲的询问,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回娘亲,不是。”

“那你是不是担心你周伯父,周伯母他们两人知道了你与彤儿丫头之间的事情以后,会不同意你们两个的亲事?”

柳成乾抬眸偷瞄了一眼柳大少,看到老爹正眉头微皱,暗自沉吟的神色,又一次摇了摇头。

“回娘亲,也不是。”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是因为什么?

莫非,是你真的不喜欢彤儿这丫头?”

柳成乾神色复杂的低着头沉默了片刻,眼神纠结的朝着三公主看去。

“娘亲,一时间孩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你先别问了,让孩儿静下心来再好好的考虑考虑好吗?”

“这。”

正当三公主俏脸无奈之时,长廊下忽然响起了齐雅,女皇她们一众姐妹的说话声。

《仙木奇缘》

“夫君,嫣儿妹妹,我们回来了。”

“夫君,嫣儿姐姐。”

柳成乾看到一众姨娘从长廊下走了出来,复杂的神色顿时变得舒缓了下来。

“孩儿见过诸位姨娘。”

“免礼,免礼。”

“多谢诸位姨娘。”

“夫君,厨房那边妾身姐妹都已经交代了好了。”

柳大少抬头看向齐韵,澹笑着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

齐韵屈指轻轻地扯了一下柳明志的衣袖,美眸中流露着浓浓的好奇之意。

“夫君,怎么样了,你跟成乾那里问出什么来了吗?”

柳大少轻笑着颔首示意了一下,从长凳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情况如何?彤儿丫头他们两个的事情能成吗?”

“尚且两说呀。”

“尚且两说?怎么回事呀?”

柳大少转首瞥了柳成乾一眼,对着齐韵默默的摇了摇头。

“为夫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想的。

你们姐妹若是实在好奇的话,直接去问他就行了。

至于他会不会告诉你们什么,为夫也不清楚。”

听到夫君的回答,齐韵俏脸一怔,下意识的朝着柳成乾望去。

齐雅她们一众姐妹听到柳明志的话语,亦是齐齐的将目光看向了柳成乾。

柳成乾察觉到一众姨娘疑惑的目光,神色悻悻的讪笑了几声。

“嘿嘿嘿,姨娘们,你们别这样看着孩儿呀。”

柳大少背起双手,率先朝着秋霜亭的位置赶去。

“韵儿,你们姐妹与成乾先在这里说话吧,为夫先去凉亭了。

等个一两盏茶的功夫,你们再过去也不迟。”

“哎,妾身姐妹知道了。”

等到柳大少的身影渐渐远去后,齐韵,云清诗她们一众姐妹不约而同的朝着三公主走了过去。

“嫣儿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嫣儿妹妹,姐姐怎么觉得夫君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啊?”

“嫣儿姐姐……夫君……”

柳大少自然不清楚他离开以后的事情。

此时,他正不疾不徐的朝着秋霜亭赶去。

“彤儿姐姐,要是按照你这么说的话,三哥的做法也太过分了。

你那么全心全意的对待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就是就是,灵韵姐姐说的太对了。

彤儿姐姐你放心吧,待会等到我爹爹回来了,我就让爹爹狠狠的楱三哥他一顿,为你好好的出出气。”

周彤儿听到柳芸馨姐妹几人的话语,忙不吝的摆了摆双手。

“不用不用,你们可千万不要这么做。”

“彤儿姐姐,你的心也太软了。

三哥他一次又一次的对你失信,你怎么还帮着臭三哥说话呀?”

“只可惜月儿姐姐她早上出门了以后,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来呢。

否则的话,我们现在就让月儿姐姐帮你去揍他一顿。”

周彤儿闻言,原本就有些紧张的脸色,再次紧张了几分。

“别别别,你们可千万不要这么做。

我和柳三……他之间的事情,我们俩自己商量就行了。”

柳夭夭看着周彤儿俏脸局促不已的反应,见到柳灵韵,柳芸馨她们几个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嘴角含笑的轻咳了几声。

“嗯哼,灵韵。”

“哎,夭夭姐姐?”

“你彤儿姐姐的杯子里没有茶水了,还不给她续上一杯茶水。”

“好好好,小妹这就给彤儿姐姐倒茶。”

柳夭夭看着正在提壶倒茶的柳灵韵,轻笑着拍了拍周彤儿的手背。

“彤儿妹妹,灵韵她们几个年龄都还小,说起话来口无遮拦,不知轻重。

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周彤儿看着柳夭夭,轻笑着点了点头。

“夭夭姐姐,你放心吧,我心里都明白。”

“彤儿妹妹,成乾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属于你们两个人的私事。

姐姐明知道成乾他做的不对,对妹妹你很不公平。

可是,姐姐却也帮不了你什么忙,希望你能够理解一下姐姐的难处。”

周彤看着柳夭夭真诚的眼神,抿着樱唇沉默了许久,目含酸楚之意的苦笑了几声。

“夭夭姐姐。”

“哎,彤儿妹妹你说。”

“你知道吗?如果是以前的话,就凭着他对我一次又一次失信的行为,我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他。

妹妹的性格再怎么豪爽,终究也是一个尚未出阁的女儿家。

我一次一次的来京城见他,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对我的敷衍了事。

时间久了,妹妹的心里渐渐地也迷茫了。

有时候妹妹一个人的时候,不止一次的思考过。

对于这样一个屡屡失信的男人,我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夭夭姐姐,你知道我每一次主动来京城找他之前,都要鼓起了什么样的勇气吗。

妹妹我每一次来京城之前,我的心里都特别的忐忑不安。

我害怕,害怕见到了他以后,得到的结果又跟以前一样。

我们俩认识八年了。

他以前答应过我的那份约定,也已经拖了八年了。”

当说到了八年二字之时,周彤儿轻灵的双眸之中,凝聚了许久的水雾,悄然的滑落了下来。

柳灵韵看着潸然泪下的周彤儿,小心翼翼的将茶杯放到了石桌上面。

“八年时间,彷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这样过去了。

夭夭姐姐,你知道这八年来,我是怎么过得吗?

我每一次来京城,心里面便满怀憧憬,满怀期待。

期待着他可以给我一个交代,可以兑现他当年答应过我的那份约定。

只可惜,这些年里。

我每一次都是高高兴兴的赶来京城与他相见,结果却又一次次心神暗然,眼眶含泪的离去。

后来的这些年,我在离京归还北疆的途中,妹妹不止一次的劝过自己。

他之所以一次次的这样对我,十有八九是心里真的没有我周彤儿这个人。

既然如此,便不如放弃了吧。

我劝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每次我都以为我已经劝服了自己。

可是,我控制不住啊!

每当我想起他的时候,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来京城找他。”

周彤儿一边流着泪水,一边静静地对柳夭夭倾诉着自己的心事。

柳夭夭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周彤儿,无声的叹了口气。

然后连忙从衣袖里掏出了自己的手绢,轻轻地为她擦拭着面颊上的泪痕。

“唉,彤儿妹妹。

姐姐身为成乾的姐姐,我代他给你道歉了。”

周彤儿忙不吝的摇摇头,屈指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夭夭姐,不用,你不用这样。

以前我虽然没有恨过他,却也没少埋怨过他。

那时候我不清楚他真正的身份,面对他对待我的行为,心里自然有些酸涩。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

当我知道了他真正的身份之后,妹妹我也就理解他了。

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也明白了他的难处。

处在他这个位置上,有时候,很多事情总是什么不由己的。

我知道他的难处之后,心里也就舒服的多了。

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也就没有那么的重了。”

周彤儿说着说着,嘴角竟然还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

柳夭夭看着周彤儿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一边嘴角含笑的模样,俏脸上露出一丝感慨之意。

“彤儿妹妹,成乾弟弟能遇到你这么善解人意的好姑娘,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凉亭外面,十几步之外的灌木丛后面。

柳大少微眯着双眸,轻轻地转动着拇指上的翡翠扳指,目光深邃的凝望着碧蓝天空下的朵朵白云。

听到了周彤儿跟柳夭夭倾诉的那些话语之后,自己先前的疑惑之意,与一些有些想不通的事情。

此刻,已然全部都想明白了。

周彤儿这个儿媳妇,自己是认定了。

天王老子也拦不住自己。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将柳大少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柳大少收回了目光,回头朝着自己的身后看去。

只见齐韵,女皇,三公主她们一众姐妹,与一脸郁闷的柳成乾,此时正朝着凉亭的方向赶来。

“咳咳咳。”

柳大少用力的闷咳了几声,面带笑容的朝着凉亭走了过去。

柳夭夭,周彤儿他们听到了柳大少的闷咳声,本能的转身朝着凉亭外看去。

“爹爹。”

“爹。”

“爹爹。”

“叔父。”

“大哥……不不不,叔父。”

周彤儿看到朝着凉亭走来的柳大少,习惯性的喊了一声大哥,然后又一脸窘迫的改口喊了一声叔父。

柳大少走进凉亭之中,乐呵呵的摆了摆手。

“免礼,都免礼。”

“多谢爹爹。”

“多谢叔父。”

柳大少乐呵呵的坐在石凳上面,端起自己先前剩下的凉茶细饮了一口。

“彤丫头。”

“哎,叔父?”

柳大少轻抚着手里耳朵茶盖,目光促狭的朝着周彤儿看去。

“彤丫头,以后私下里咱们俩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你可以喊我一声大哥。

我这个以前当兄长的,自然也会应你一声。

然而在人多的时候,你还是别这么喊的为好。

叔父我宽容大度,自然不会与你计较什么。

可是旁人却不会这么想,尤其是朝廷里的文武官员。

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你喊我大哥的事情,他们这些人少不了要参奏你父亲一本教子无方的文书。”

“不敢不敢,小女不敢。

小女以前喊顺口了,刚才见到叔父后,习惯性的就……就……”

“彤丫头,你不用紧张。

以前咱们在北疆的时候,打了那么久的交道,你还不了解我本少爷我是什么性格吗?”

我娘子天下第一》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我娘子天下第一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