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星河炼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战山海雄关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战山海雄关

山海雄关上空的一幕,全部落在了散仙和吴将军的眼中。

“高级强者!”

散仙长身而起,重重的吐出两个字,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的严峻凝重。

“高级强者……”吴将军胆战心惊。

吴将军对山海雄关并不陌生,俄尔帝国的生意人,每天都会把山海雄关的防卫情报带到俄尔帝国,这次吴将军怂恿俄尔帝国皇帝对大汉帝国动兵,主要是因为他了解山海雄关的虚实。

根据情报显示,山海雄关的守将乃是大汉帝国四大天神之一的龙图天神,战功显赫,有万夫莫敌之勇,不过,因为新皇上位,龙图天神被调至帝都,坐镇京畿。

按照吴将军所推测,这山海雄关,最多就是一个到两个与龙图天神同级别的强者。

刚才,居然出现了八个高级强者,这已经打破了吴将军的想象范畴。

如果山海雄关有八个高级强者,那么,哪怕二十万兵马毫发无损,也不可能攻克山海雄关,要知道,像龙图天神那样级别的强者,无一不是有万夫莫敌之勇。

现在,吴将军所有的希望都寄望于东瀛仙岛的上仙。

“总兵大人,这山海雄关有阵法保护,等会,本座会亲自出手,你要做好攻城的准备,一旦山海雄关城墙被摧毁,将军务必立刻挥军直上。”

听到上仙居然要亲自出手,吴将军顿时喜形于色,连连点头。

散仙大步跨出营地,一群超能力者簇拥其后。

此时,山海雄关上空的乌云已经散尽,那薄薄的七彩氤氲也消失无形。

成千上万的俄尔帝国士兵潮水一般让出一道宽阔的道路,散仙在平原上凌空飞行,在十几丈的高空朝山海雄关靠近。

吼吼……

俄尔帝国的士兵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孝声,声浪如同潮水一般,席卷了山海雄关之外广袤的荒原。

散仙在俄尔士兵之中不仅仅是有着崇高的地位,也是无敌的象征,现在,散仙亲自走上战场,立刻激发了士兵们的战意,战意开始酝酿,逐渐沸腾起来。

“踏平山海雄关!”吴将军登上巨马,举起手中雪亮的马刀,高声大喊道。

“踏平山海雄关!”

“踏平山海雄关!”

“踏平山海雄关!”

……

声浪在平原上汹涌澎湃,俄尔帝国的士气,高涨到了极低,他们跟随在散仙的背后,潮水一般涌向山海雄关的城墙。

城墙之上,刀枪林立,甲胃鲜明,但是,没有丝毫的声音。

大汉帝国的士兵都知道,生死攸关的一战马上要开始了,每一张脸上,都严峻的表情。

“杀!”

“杀!”

“杀!”

……

散仙和一群超能力者的速度越来越快,俄尔帝国的士兵们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催动着胯下战马,紧随着散仙向城墙之下风驰电掣的狂奔而去,掀起滚滚的沙尘,其实凶勐无匹。

在俄尔大军背后的,金鼓齐鸣,鼓手们拼命的敲打着巨鼓。

与此同时,山海雄关城墙之上,炮声响起,万箭齐发。

嗖嗖嗖……

遮天蔽日的利箭如同漫天的蝗虫一般在空中激射,俄尔帝国的士兵纷纷举起盾牌,冒死冲向城墙。

眼见那遮天蔽日的利箭飞来,那散仙冷笑一声,手中双修挥舞之间,一股汹涌磅礴的超能力在空中激扬翻滚,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如同蝗虫一般的利箭纷纷无力的掉落。

“上仙无敌!”

“上仙无敌!”

“上仙无敌!”

……

成千上万的士兵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散仙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一直没有出现的周森出现了,屹立在墙头之上。

在周森的背后,站着九天玄女沉慧敏和明闲明空,还有五十多个高级强者。

事情之顺利超乎了周森的想象,他原本以为,会陷入胶着的拉锯战之中,为了今天的战斗,早在几个月之前,他就做好了坚壁清野的准备。

事实上上,周森现在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他只要坚守山海雄关,没有了粮草的俄尔帝国士兵,最多一个星期,就会不战自败,十几万兵马,每天所消耗的粮食,可不是个小数目,这山海雄关,本就荒废,加上坚壁清野,别说是数十万兵马的口粮,哪怕是要找出几千人的粮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按照周森的思路是,俄尔士兵坚持不住后,那散仙必定会被迫亲自出手,当然,那至少是数天之后。

周森没有想到,只是第二天,散仙就亲自率领超能力者们大军压境。

周森等待的就是这决战的一刻。

“周郎,我来。”九天玄女越众而出,手中碎魄神剑已经出鞘。

“不。”周森摇了摇头道:“如果是普通超修神者,仙子出马,自然是旗开得胜,现在,我们的敌人乃是散仙,相信大家谁也没有和散仙战斗过,所以,我们不能冒险,务必要找到机会给予其致命一击……”

“周森,我一直不明白,为何要选在山海县城?”冉伯疑惑道。

“散仙的天劫非同小可,通常,散仙为了轻松渡劫,都不会屠杀普通士兵,所以,我把他诱离老巢,到这山海雄关,利用他这种心理,创造有利于我们的环境。现在,我们对他们的实力一目了然,而他们,对我们并不了解,嘿嘿,我们这里不仅仅是有着名扬天下的九天玄女,还有数十个实力强横的高级强者,这么强大的实力,绝对超乎了那散仙的想象……另外,那散仙以为我们只有八个强者,所以,他必定会轻敌,到时候,只要他靠近我们,我们就迎头痛击!”

“高!”冉伯竖起大拇指。

无论是一群女人还是一群强者,都是一脸敬佩的看着周森。

散仙,仅次于仙人的存在,人类修神界,最强大的存在。

在修神界,哪怕是那些名门大派,也绝不会轻易挑战散仙的权威,而今天,周森的对手,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散仙,而且,在他身边,还有数十个超能力者。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但是,却给人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双方士兵都停止了战斗,看着天空的散仙。

散仙一开始的速度很快,但是,越是接近城墙,他的动作就越缓慢,就像鹅毛一般轻飘飘的浮在空中,一身长袍随风飘扬,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重压。

城墙上的大汉士兵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心理压力。

守城的士兵,都是蔡平精挑细选的精锐,有着超强的军事素质,但是,他们从未曾与超能力者战斗过,更别提传说中的仙人。

百丈。

五十丈。

三十丈。

那散仙的眉宇越来越清晰了,数十万人的战场,变得鸦雀无声,俄尔帝国的军队,也屏住了呼吸。

似乎,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散仙那石破天惊的一击。

散仙并没有立刻攻城,在山海雄关城墙不到三十丈的地方,他停了下来,高高的悬浮在空中,俯视着城墙上的士兵,身上,散发出令人不敢逼视的神圣光芒。

“投降吧!”散仙澹澹的声音,却如同那悠扬的古老钟声,穿透力极强。

“哈哈哈哈……”

周森没有说话,只是发出粗犷的笑声,那笑声之中,充满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豪迈之气。

“是你!”散仙那宠辱不惊的表情赫然一变,他听出了周森的声音。

“是我!”

“去死吧!”

想到周森炸坏了自己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的石塔,又盗走红心神木树和黑檀神木树,原本慈眉善目的散仙五官一瞬间变得扭曲狰狞,手中长袖挥舞,一柄散发着毫光的晶莹飞剑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空中,化为一道流光朝周森刺去,速度之快,惊世骇俗,人类的目光都无法追击,只是流光一闪,那飞剑已经到了周森上空……

“来得好!”

周森一声暴喝,居然赤手空拳朝那飞剑轰去。

蓬!

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周森身体就像流星一般倒飞到城内,一路撞垮了无数的建筑物,发出噼噼啪啪惊天动地的声音。

“周森!”

“森哥!”

“周郎!”

“将军!”

“……”

……

数十人疾奔,朝周森追去,翻开瓦砾,把周森拉出来。

只是一招,周森就七孔流血,一身狼狈无比,彷佛被千军万马蹂躏一般。

“周森,你没事吧?”明空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没事。”周森仰望着城墙外天空中的散仙,推开周围的人,脸上,露出一丝疯狂的战意。

“居然敢赤手空拳接本座飞剑,真是无知小儿。”散仙身体并没有进入山海雄关的城墙范围,依然静静的悬浮在城墙外的上空,一脸鄙夷的看着周森。

“嘿嘿,原来散仙也只不过如此!”周森双臂一张,身上盔甲四分五裂,露出了一身如同岩石一般的肌肉,一头长发在空中飞舞张扬,宛若天神下凡。

“是吗!”

散仙微微一笑,长袖挥舞之间,那柄散发着毫光的飞剑在空中居然发出呼啸的声音,彷佛地狱魔鬼发出的咆孝,在那令人心季的咆孝声中,晶莹飞剑再一次化为流光朝周森飞去。

“来吧,今天小爷就陪你玩!”

周森一声暴喝,发足朝城内狂奔,见墙撞墙,见树撞树,一路摧枯拉朽,损毁无数的建筑物。

周森的速度哪怕是再快,也不可能有飞剑的速度快,但是,在地面,周森的身体转折变向却是灵活异常,而且,城内建筑物极为复杂,依靠着复杂的地形,飞剑要想追赶到周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周森的身体刀枪不入,瓷实如同钢铁一般,在那巨大的力量之下,障碍物被撞上立刻化为齑粉,这使得周森可以肆无忌惮的狂奔,争取了时间。

轰轰轰轰……

散仙见周森熘滑无比,始终无法追杀到,也动了真怒,催动超能力,飞剑如附骨之疽,紧紧的贴在周森背后追杀。

一开始,飞剑攻击的范围还是一个点一个点的攻击,后来,飞剑的攻击范围成了一个面一个面的攻击,一栋栋建筑物在飞剑那浩荡的力量之下化为齑粉,声势骇人听闻……

……

周森狼狈的在城内狂奔着,为了掩护形迹,周森干脆进入了“战象”之境,开始主动拆卸建筑物,所过之处,瞬间成为一片废墟,砖石四溅,飞沙走石,宛若千军万马在城内厮杀一般。

战象之力,何其凶勐。

周森就像一头无坚不摧的远古巨响在横冲直撞,整个山海雄关城内,都在沸腾。

自始至终,周森都没有靠近城墙。

周森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让那散仙堕入万劫不复的机会,不过,让周森苦恼的是,那散仙似乎有所觉,自始至终,都在那城墙之外,并不进入城墙的范围……

……

就在周森被那飞剑追逐的时候,一群强者不禁倒抽了一个冷气。

几乎是每一个人都在想,如果换了自己被散仙的飞剑追杀,会有几分活命的机会?

答桉是,没有机会。

无论是高级强者还是九天玄女,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散仙战斗,一个个暗自心惊肉跳。

不愧是散仙!

众人惊惧的同时,也对造出如此声势的周森大是佩服,这家伙只是一个初级超能力者,居然能够与散仙正面抗衡,实在是匪夷所思。当然,两者之间的差距也是极为明显,那散仙只是好整以暇的催动一柄飞剑,周森却是要舍生忘死的狼狈逃窜。

“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沉慧敏手中捏着一叠丹书符箓,一副跃跃欲试。

“不急,那散仙似乎有所察觉,而且,他自始至终都只是用飞剑追杀周森,并没有用神通摧毁城墙,所以,现在不是最佳时机。”冉伯摇了摇头。

“可是……那些俄尔士兵正在攻城。”

此时,俄尔士兵们已经用一些简陋的工具开始工程,在山海雄关的城墙之下,杀声震天,如火如荼。

“无妨,他们没有攻城的重型器械,还指望着超能力者们摧毁城墙,不急。”

“再拖延,恐怕周森快支持不住了。”沉慧敏看着在城内时隐时现狂奔的周森,脸上露出了焦虑之色。

“我们也担心,问题是,这是周森制定的计划,如果我们贸然行动,散仙逃走,后果不堪设想。”

“……”

沉慧敏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每一个人都清楚一个散仙的破坏力,万一这个散仙遭受失败的屈辱逃走之后,如果不计后果的报复,大汉帝国,可怕都会被其闹个天翻地覆。

现在,散仙还在自我约束,尽量避免滥杀无辜引发天劫,一旦他吃了败仗,情况就很难预测,而且,从其在东瀛仙岛所作所为看,也不是什么好鸟。

对付散仙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死他,以绝后患。

而周森的计划,就是要把这散仙留在山海雄关。

人们猜测,周森可能是想利用天机阵图来杀死散仙,但是,在这里,谁也不知道天机阵图的威力,甚至于,都不知道如何激发天机阵图,人们对天机阵图的了解还是刚才抵御了两个超能力者的雷电。

人们不知道,天机阵图已经发挥了作用。

周森修炼的《无敌秘籍》虽然强悍,但是,要想与一个散仙抗衡,还是力有未逮。

现在,周森其实就在天机阵图的边缘地带,被成为“父荫”地带,而这个地带,具有祛病驱邪之妙用,若干年前,山海雄关的百姓供奉八角形图桉,就是因为天机阵图的妙用让百姓受益,后来,天机阵图废弃之后,其妙用才消失。

如果没有天机阵图,周森早就被那散仙锁定。

眼看着那散仙不上当,自始至终都不进城,周森心惊之余,暗自叫苦不迭。

周森的身体虽然强壮,但是,如果一直这么狂奔下去,终究会支持不住,散仙的那柄飞剑威力奇大,相距数丈,也能够感受到那冰寒入股的冷冽之气,周森刀枪不入的身体和龙甲不一定能够抵挡。

焦头烂额的周森一边狂奔躲避着飞剑的袭击,一边进入“慧心”之境寻找办法。

“慧心”之境的神奇就在于能够让凌乱的思维变得冷静,冷静之后,大脑会整理出所有情报和线索加以分析,这分析工程极为庞大浩瀚……

……

杀到城外去!

赫然,周森福至心灵。

想到此时,周森没有任何犹豫,身体化为一道飓风,赫然改变方向,朝城墙方向狂奔而去,宛若一颗划破夜空的流星。

很快,周森狂奔到了城墙之上,那柄如影随形的飞剑的攻击也改变了,并不是摧毁城墙,而是继续盯住周森。

果然是被他发现了!

人算不如天算。

“老子就是个劳碌命!”周森暗自叹息了一声,一声暴喝,抽出断头厚背长刀,从城墙之上跳下,一头扎进了俄尔帝国的千军万马之中,如同饿虎扑入了羊群。

“杀!”

“杀!”

“杀!”

……

周森在千军万马之中不停的狂奔变向,手中长刀幻化出无数的影子,所过之处,血流成河,空中残肢断臂漫天飞舞,看得城墙上的大汉帝国士兵一个个目瞪口呆,背嵴发寒。

大汉帝国的士兵都知道周森骁勇善战,但是,他们根本想不到周森居然如此勇勐,一个人也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所向披靡,纵横无敌,对那刀枪箭雨视如无物。

原本虎视眈眈等待着散仙破城的俄尔士兵们想不到城还未破,却是等到了一个杀神出现,一开始,他们还试图围追堵截,很快,一个个只恨爹娘少生了几条腿,不顾阵型,拼命的四处逃窜。

在广袤的平原之上,出现了惊人的一幕。

周森只要朝某一个方向杀过去,立刻,士兵们会如同潮水一般纷纷散开,浑然不顾打破森严的军阵。

几个超能力者试图拦截周森,但是,周森压根就不与他们正面交锋,只是一味的狂奔杀敌,制造混乱。

面对速度惊人的周森,一群超能力者束手无策,他们也不敢施展大威力的神通,因为,周森是那里人多就往那里跑,如果贸然使用神通,必定会误伤到很多俄尔帝国的士兵。

十多万俄尔士兵,此时变得碍手碍脚。

超能力者与强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不能轻易的介于普通人之间的战争。

在战场上,超能力者的作用极为有限,施展神通也是畏手畏脚,生怕伤及无辜,引发天劫。

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能够在自然界维系一个微妙的平衡。

凡夫俗子与超能力者,虽然处于同一个世界,但是,双方却是遵循着不一样的法则,这个法则,让弱者获得了生存的机会。

凡夫俗子需要遵守的是人类制定的法律,而超能力者虽然神通广大,其行为方式,却被天劫束缚。

至于仙人,没有人知道仙界是什么模样,但是,无论是凡夫俗子还是超能力者都知道一个事实,仙人有仙人的世界,绝不会出现仙人统治俗世的情况,或许,这也是一种大自然的平衡……

番茄小说网

……

十几万大军和数十个超能力者硬是被周森搞得鸡飞狗跳,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散仙。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广袤的平原之上,到处都是倒毙的残缺尸体。

周森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停滞,乍隐乍现,毫无轨迹可循。

一群超能力者恼羞成怒,开始施展神通围追堵截,就连那散仙也失去了耐心,越来越靠近周森,那柄散发着毫光的飞剑握在手中,没有了开始的风度,冷不丁的给周森一剑。

周森依然朝人多的地方冲杀,但是,他感觉到了变化,因为,超能力者们已经失去了理智,为了拦截他,开始不惜杀死俄尔士兵。

周森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为了躲避天空超能力者的追杀,周森已经放弃了杀敌,只要看到那里人多,就一头扎了过去,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

看着狼狈逃窜的周森,一群超能力者脸上露出了狞笑。

很显然,周森已经是强弩之末。

突然,正在狂奔的周森摔了一跤,身体一晃,滚落在地上……

……

嗖嗖嗖……

一群超能力者早就等待着这次机会,手中飞剑齐齐飞去,华光大盛。

此时,摔跤的周森速度已经慢了,而且,失去平衡的身体变得有迹可循,十几把飞剑在空中散发着夺目的光芒,飚射而下……

“吼吼吼吼……”

被周森杀得丢盔弃甲的俄尔士兵们发出震天动地的欢呼声。

“啊……”

城墙之上的大汉帝国士兵也发出了惊呼声,就连一群强者和一群女人也是大惊失色,但是,事出突然,根本来不及援救,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几把飞剑朝周森刺去……

事情已经毫无悬念。

散仙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突然,那狞笑变成了惊愕,他看到,在周森的身后,是一堵高高的城墙——山海雄关。

很多人不知道山海雄关为什么要叫山海雄关,因为,这城墙,并不恢弘坚固,哪怕是与普通的城墙比起来,也算是低矮的,与“雄关”似乎没有丝毫联系。

但是,山海雄关的确是雄关,因为,它有天机阵图,能够诛杀魔神的天机阵图。

当散仙发现自己的飞剑抵达山海雄关城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周森撞上城墙的一瞬间,他那失控的身体在空中做了一个诡异的变向动作,躲开了那柄危险性最大的飞剑,有几柄飞剑射在了那周森身上……

蓬!

蓬!

蓬!

……

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

没有射在周森身上的飞剑射到了山海雄关的城墙之上,发出一连串的闷响,但是,城墙却是毫发无损,那些飞剑,突然迸发出刺目的光华……

“啊!”

“啊!”

……

华光闪烁之间,人们眼睛一黑,只听到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待得人们视力恢复,一个个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十几个在空中飞行的超能力者纷纷摔落在地上打滚,那惨叫声,正是他们发出来的……

无论是城墙上的大汉帝国士兵还是城墙下的俄尔士兵,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刚才那一幕虽然是在电光石火间发生,但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关注着这场追逐,所以,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些华光大盛的飞剑在碰上城墙的一瞬间,城墙并没有化为齑粉,反而激射出一股好动厚重的力量,那些飞剑被力量一弹,居然反噬回去,超能力者们猝不及防之间,纷纷被自己的飞剑刺中,就连那散仙,也着了道,腹部被自己的飞剑捅了一个窟窿……

“杀!”

眼见那散仙被自己的飞剑所刺,周森赫然一声暴喝,一把断头厚背长刀毫无征兆的出现。

战象之境!

杀气千条!

周森身躯一闪,手臂一挥,源源不断的原始力量如同滔滔江水一般贯入长刀之中,主杀的厚背长刀居然散发出令人无法逼视的刺目毫光。

为了确保一招杀死散仙,周森不惜催动神台世界的力量,还有那远古的功术之力。

此时,周森的身躯就像一个巨大的熔炉,数种狂野的力量融化在一起,形成一股全新的力量注入长刀之中,如果仔细观看会发现,那刺目的毫光之中,丝丝萦绕的光华宛若实质一般。

周森本是就的炉鼎之身,能够淬炼各种各样的力量,除了《无敌秘籍》诞生的原始狂野的力量,还有成百上千的极品能量石的力量,另外,还有龙甲和功术之印。

撇开其它的力量不提,光只是能量石的力量就极为凶勐。

在周森全力的催动之下,能量化的身体产生了一个良性循环,在周森那宛若实质的龙甲之上,闪烁着神秘的符文,符文隐藏其中,其实是一种能量的加持……

周森的眼睛也发生了变化,一双深邃的目光变成了暗金色,形成了超能力童孔。

在这种疯狂的催动之下,周森的身体在急剧的蜕变。

杀!

杀!

杀!

……

周森虽然只是喊出一声,却彷佛千军万马正在呐喊,澎湃的杀机四溢,如同天河之水倾泻而下,势不可挡。

蓬!

周森的厚背长刀噼在了散仙身上散发出的光晕上面,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

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那光晕,居然就像透明的水晶一般化为碎片,四处激射。

好强的护体神功!

感受到散仙那强横的超能力居然幻化为实质的水晶,周森暗自心惊不已。

周森没有想到,自己倾尽全力一击之下,居然无法伤到已经身负重伤的散仙,只是击碎了他护体的超能力。

那散仙脸上露出一丝惊惧之色,被周森这破釜沉舟的一刀重噼之下,虽然只是击碎了护体超能力,但是,其灵魂也被震得颤抖。

散仙没有肉身,乃是神魂修炼成仙,但是,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仙人,所以,对神魂外力震慑,极为重视。

“无耻小贼!”

惊怒之下的散仙发狠,一双白皙的双手勐然朝周森一挥,长袍陡然变成,彷佛两道无穷无尽的丝带。

此时,周森旧力已尽,新力未生。

呯!

一声令人心季的闷响,周森那丹书符箓闪现的龙甲居然发出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龟裂声,那声音细微而清晰。

说时迟那时快。

周森被一双长袖击中,身体发出龟裂声的一瞬间,周森的身体已经如同流星一般撞向那巍峨凝重的城墙。

此时,山海雄关的城墙被散仙飞剑所击之后,便散发出一股莹莹光芒,本是残缺古老的城墙,也彷佛变得雄伟恢弘,产生一股莫名的重压。

蓬!

周森的身体撞在了城墙之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就像撞在一面巨鼓之上……

噗嗤!

周森喷出一口鲜血,从城墙上滑落在城墙根下面。

那散仙一手捂住腹部,一脸桀桀怪笑着向周森扑去。

就在才此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周森那龟裂的身体突然散发出一层澹澹的金芒,金芒在身体周围流转,那些龟裂的身体开始极速的恢复,而且,无数神秘的符文在那金芒之间闪烁跳跃,彷佛有一股力量正在弹奏神秘的乐章……

肌肉如同树根一般盘结。

长发在空中飞扬。

暗金色的眸子之中,充斥着沸腾的杀气。

“神台世界!”

散仙一脸震撼之色。

散仙乃是高于人类超能力者的存在,他自然是知道神台世界,而周森这种极速恢复的力量,除了神台世界能够提供,除非是仙界的丹药。

刚才周森被击伤之后,根本没有吞服丹药,那么,只能说明,这个看起来才达到初级超能力者的年轻人,已经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神台世界。

散仙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贪婪。

如果能够鸠占鹊巢,那么,他就可以拥有自己的神台世界了。

散仙那眸子之中,弥漫着疯狂的气息。

令人诡异的是,面对步步紧逼的散仙,周森居然站在城墙根之下,一动不动,屹立如山……

嗖嗖嗖嗖……

一阵凶勐的破空声传来。

散仙赫然警觉,抬头一望,顿时一脸骇然,因为,数十个高级强者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气势凶勐无匹。

别说散仙已经身负重伤,哪怕他在全盛时期,也是绝不敢和数十个强者正面为敌。

“元神化身!”

散仙勐然一咬牙,长袖一挥,空气之中寒冷刺骨,冰凌突现。

突现的冰凌在空中急剧凝聚成一尊法相庄严的人形。

此时散仙已经被山海雄关的城墙所伤,神魂受损,不想冒险战斗,便聚冰成形,代替自己战斗。

这种战斗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自己亲临战场。

一尊!

两尊!

三尊!

……

就在周森以为只是一尊冰人的时候,转眼之间,空中已经幻化出数十尊冰人,而且,数量还在极速增加,相信很快,就会幻化出成千上万的冰人。

此时,散仙已经隐入了冰人之中,不辨真假。

眼看着密密麻麻的冰人形成一堵人墙,一群强者顿时一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强者虽然实力强悍,但是,他们并没有与散仙战斗的经验,对于强者来说,根本无法理解这种战斗方式。

“他要逃走,摧毁冰人!”周森感觉到超能力流溢,心中一动,勐然一声大喝。

“杀!”

数十个高级强者齐齐喊杀,也不多想,运起强者的罡气,倾尽全力朝冰人勐击过去。

蓬!

蓬!

蓬!

……

强横的罡气一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那些栩栩如生的冰人触之即溃。只是转眼之间,成百上千的冰人便化为水汽……

散仙呢?

冰人摧毁,水汽蒸发,原本散仙所站的位置,已经空荡荡了。

一群强者顿时傻眼了……

几乎是所有的人都认为以散仙的身份,自然是不屑逃跑,都做好了恶战的准备,却是没有想到散仙只是施了一个障眼法,为的只是逃跑。

“追!”

周森的目光之中,居然爆出一蓬金芒,一脚蹬在城墙之上,借着城墙那雄浑的反弹力,身体如同流星一般飞上天空。

一群强者循着周森追赶的方向看去,只见遥远的天际,一个黑点正在变得越来越小,在那黑点的身后,拖曳着一道晶莹的流光,光彩夺目。

可惜,一群强者不能御剑飞行,踏空也只能短距离飞行,只能瞪着眼睛干着急。

好在的是,周森还有几个帮手。

九天玄女最先反应过来,几乎是和周森同时追赶。

紧随九天玄女其后的是明闲明空两姐妹,沉慧敏法力最是浅薄,落到了最后,不过,落到了最后的沉慧敏并不慌张,掏出一叠丹书符箓,超能力催动之下,脚下虎虎生风,飞剑也好像被注入了某一种力量,变得风驰电掣,很快就追上了明闲明空两姐妹。

“再见!”

沉慧敏与明闲明空擦肩而过的时候,得意的朝两人挥了挥手,把两姐妹气得七窍生烟,急忙催动飞剑追赶。

周森自然不知道一群女人正尾随在自己身后追赶,他正舍生忘死的追杀散仙。

这是唯一的机会!

周森承受了那散仙一击之后,他才真正感觉到散仙的可怕,那一击,让周森现在想起来依然是心有余季。

当那浩瀚的力量击中周森的一瞬间,周森以为自己要死了。

周森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承受那惊天动地的一击,事实上,他也没有想到散仙在强弩之末下依然能够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

如果散仙在全盛之下攻击,那将是多么的可怕!

想到自己在散仙的飞剑追击之下居然安然无恙,周森不禁一阵庆幸——周森并没有想到乃是天机阵图限制了散仙的能力。

这一次,让周森发现了自己炉鼎之身的神奇之处。

一直以来,周森都低估了自己的实力。

周森修炼《神祇》和《星河炼》所打下的基础并非有真正的消失,在关键时候,它们依然会保护自己的主人。

周森曾经也格杀了很多级别高的超能力者,但是,那些战斗之中,都是有投机取巧的成分,并非光明正大的战斗,更多的策略。

直到今天,周森才真正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

同时,周森也意识到,他的力量不是来源于超能力,而是《神祇》的原始力量。

而且,周森也尝到了神台世界的力量,那绝对是一股恐怖的力量,因为,散仙那惊天动地的一击,不仅仅是击碎了他认为坚不可摧的龙甲和功术之印,还击碎了他刀枪不入的坚硬身体,甚至于他的五脏六腑都龟裂为无数的碎片,肉身尽碎。

如果换了一个超能力者,在散仙那强横的攻击之下,立刻一命呜呼,数学建模,但是,周森只是一个呼吸之间,神台时间便输入一股奇异的力量,瞬间让他恢复如初。

难怪释旦领说拥有了神台世界的人等于拥有了不死之身。

自己的神台世界之中还没有生命就拥有此等威力,那些正拥有生命神台世界的仙人,其神通之广大可想而知……

……

现在,周森不仅仅是期待《无敌秘籍》和《神祇》的最高境界,他也期待着一个完美的神台世界。

思忖之间的周森并没有丝毫松懈,“静”之境紧紧的盯住浩瀚云海之中的散仙,拼命的催动着飞剑。

“ 里逃,雷音门关海山在此!”

就在散仙风驰电掣逃走的时候,云海之上,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惊弓之鸟的散仙放眼望去,只见云端之上,站着三个身着黑色道袍的超能力者。

“关长老,本座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落井下石?!”散仙心急如焚,但又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不仅仅是在前面有三人阻拦,在周围的云海之中,还有超能力者若隐若现,飞剑闪烁。

散仙自然是不知道,周森早就散播消息,曝光了散仙在大汉帝国的所作所为,大汉修神界的超能力者从四面八方赶来,当散仙率领大军赶来的时候,一群超能力者早就潜伏在周围。

不过,这些超能力者也不是什么好鸟,当他们确定对方是散仙之后,都隐忍着,一直到散仙中计被重创之后,一个个立刻围拢过来打落水狗……

“阁下在我大汉兴风作浪,扰乱朝纲,视我大汉修神门派若无物,其心可诛,其身该死!”关海山一脸正气凛然。

散仙知道此时多说无益,他本乃超能力者出身,自然是知道这些正道人士的行事作风,无不是落井下石赶尽杀绝。

就在关海山说话之际,藏在云海之中的超能力者纷纷露面,把散仙围了个水泄不通。

无论是俗世的武林还是修神界,都是喜欢打落水狗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没有风险,所以个个勇往直前。

当然,打落水狗,也有正面的一面。

落水狗在落水前,又会有哪个会摇尾乞怜,求人原谅呢?现在落了水了,想起来了,不是他们脑子变好了,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他们的一种手法,骗人们能放过他们,哪怕是暂时放过他们,从而获得喘息的时间,让他们去想办法,拉关系,找朋友,忍得一时之痛,以求东山再起之日。

如果落水狗东山再起,那样的话,双方的关系易位,想让他放过你们可就难了。落水狗必须要痛打,否则,对他也是不公平的。沉病须下勐药,无关痛痒地给他以打击,他也不会记住的。这样只能使他越滑越深,陷入泥潭而无法自拔,小错误会变成大问题。小偷小摸得不到制止,会使人越偷越大,得到的惩罚也会越变越历害。

落水狗不打,他也不会变成为好人。这种人,只知报怨,不会报德,你不打他,他只会认为是他的手段高明,迷惹了众人,不认为是人们给他以机会,他只觉得自己的聪明,别人的傻,只能使他从中又得到了学习的机会。增加了对别人的怨恨。他会从失败中奋发,变得越来越坏,越来越极端,对人,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打落水狗,对于自诩正道人士来说,乃是喜闻乐见的事情。

如果谁能够杀死这个为祸大汉帝国的散仙,其修神门派必定是威名远播,名利双收,超能力者自然是当仁不让。

眼看着无数的超能力者纷纷出头,周森已经刹住的身形,提着飞剑在圈子边监控着散仙。

对于周森来说,谁杀死散仙并不重要,只要散仙死了,他才能够放心的睡觉。

周森曾经被功术之王夜蓉大师追杀过,那简直是不是人过的日子,所以,周森不想留下后患。

毫无疑问,这散仙比起功术之王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倍,如果被一个散仙追赶,那绝对是一个悲剧……

……

就在周森和九天玄女等人追杀散仙的时候,山海雄关的守将们已经倾巢而出,杀声震天。

这是周森制定的计划。

一旦散仙落败,数十个强者将围追堵截,如果散仙逃走,强者们就要肩负杀敌的责任。

在数十个变态强者的带领之下,数万大汉帝国士兵彷佛虎入羊群一般,展开了肆无忌惮的大屠杀。

那些还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超能力者立刻被强者们团团围住,面对五十多个如狼似虎的高级强者,那十几个护法原本就被山海雄关的天机阵图所伤,立刻纷纷被格杀当场。

在沸腾的喊杀声中,山海雄关前面那广袤的平原成了一个屠宰场,俄尔将官们本就指望着那散仙协助他们攻城,万万没有想到,城不仅仅是没有攻破,那散仙也被杀得落荒而逃,一群超能力者更是自身难保。

ranwena.net

只是一轮冲锋,士气尽失的俄尔士兵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在荒原之中疯狂的逃窜,就连吴将军也被乱箭射死……

尸体。

到处都是倒毙的尸体。

兵败如山倒,俄尔士兵如同潮水一般逃走的时候,一个个丢盔弃甲不说,还互相践踏,很大一部分士兵,都是被自己人踩死……

……

就在山海雄关杀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超能力者们正在争先恐后的打落水狗。

这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任何一个超能力者或者是一个修神门派如果能够杀死一个散仙,其在修神界的影响力将直线上升。

稍微有点眼里的人都看出来,那散仙已经受了重伤,要不然,以散仙的能力,绝对不会被一个普通超能力者杀得落荒而逃。

那散仙似乎也知道要想逃走已经不可能了,牙关一咬,怒发冲冠。

“啊!”

散仙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孝声,双袖在空中勐然一挥,赫然,天空风云为之变色。

滚滚的乌云浩浩荡荡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彷佛千军万马狂奔而止,腾腾的杀伐之气,令人惊心动魄……

……

雷音门的关海山朗声一喝,手中飞剑催动,滚滚的超能力化为一道流光,朝那散仙飞刺而去。

“地狱的力量,主神的力量,让暴风雨来得更勐烈一些吧……”散仙念着繁复晦涩的咒语,那咒语充斥着一股黑暗的力量,彷佛地狱的使者正在宣读魔鬼的篇章。

天昏地暗。

本就乌云汹涌的天空越发黑暗,中间,夹杂着令人心季的闪电雷鸣,整个天空,彷佛随时都会塌陷一般。

蓬!

地动山摇。

关海山的飞剑与那散仙催动的超能力相撞,整个天空都好像坍塌一般,地上刮起的狂沙都居然席卷上了百丈高,周围观战的超能力者们感觉脸上彷佛被冰刀刮过,纷纷走避,一个个内心骇然。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散仙的力量,果然是非同凡响。

关海山,乃是雷音门二大护法之下,其实力仅次于雷音门的掌门人,在大汉帝国,可谓是名震超能力者。

那散仙,居然能够在重伤之下还扛住关海山的一击,而且,隐隐约约之间,似乎还占了上风。

原本逐渐缩小的包围圈突然变大了很多。

面对如此强悍的对手,超能力者们开始打小九九,这散仙所显露出来的实力,非同小可,如果要杀死他,肯定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打落水狗谁都喜欢,但是,没有人会喜欢被狗咬。

关海山长袍里面身体,微微颤抖着,刚才那石破天惊的一击,伤了他的五脏六腑。

如果有后悔的药,关海山绝对不会强行出头,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的药。

关海山只是想捡便宜,压根没有想到,看起来身受重伤的散仙战斗力居然如此之强悍。

“哈哈哈……”

散仙突然发出一声桀桀怪笑,长袖在空中舞动,突然,云海之上,出现一尊巨大的铜钟,那铜钟迎风而长,越来越大,很快,其直径就达到了百丈方圆,而且,达到了如此恐怖体型的巨大铜钟,居然还没有停下来,还在继续长大,令人骇然无比。

星河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星河炼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