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 > 第328章,动摇,选择投降的日军

第328章,动摇,选择投降的日军

“八嘎,给联队长发报,请他务必派战机增援!”

“现在,马上就去!”

池田少左冲着手下大发雷霆,摆出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大有上级再不派人增援,老子就躺平了的意思。

本来充当诱饵就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战争打赢了跟他没关系,打输了就更不必说,被敌人在后面是死命追,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这种差事大家伙都避之不及,可谁让他人缘不好,倒霉呢!

执行任务的中间,后方的战略几番调整,他们一直得不到进攻的命令,只能在这个小村庄里待着。

池田少左此前一度睡不着觉,实在是任务难搞。

装成打不过的样子,把敌人引诱出来,这倒是好办,因为他们本来也打不过。

令他担心的是如何撤退,尤其一个又一个坏消息传来。

池田少左不禁担心他们还能撤得回去吗?

最令他担心的已经发生了。

敌人毫无征兆的发起了偷袭,布置在滇缅公路一带负责警戒的一个小队,连浪花都没飘起来便被淹没在敌人的进攻中。

随后敌人迅速的攻占了营地外围的几处据点,并封锁了村庄的出入口。

战局转眼间变成了对他们不利的态势。

现在想来池田少左都不敢置信,如此迅捷的进攻速度,是他从未见过的。

桌上的电话声响起,参谋拿起来接通,几句通话后脸色瞬变。

“大队长,四零幺高地失陷,我军已无退路了。”参谋口中急道。

池田少左听罢腿一软差点没站稳,扶住桌子:“什么,混蛋,他们是干什么吃的?废物,一堆废物!”

四零幺高地一丢,他们大队的任何部队的调动,都将被敌人看到。

敌人只需要在上面架起重机枪和火炮,便能让他们任何形式的突围,成为一场损兵折将的灾难。

也就是说,从此时开始,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池田少左缓过神在地上来回转磨,像一只陷入了绝地,变得疯狂的饥饿老狼。

他想活着,不想死。

那么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该死的,命令第二中队,立即组织反击夺回高地。”

“炮兵中队,不要吝啬炮弹,不惜一切代价提供火力支援,一定要压制住敌人的火力。”

池田少左对参谋说:“我们必须要夺回四零幺高地,并守住它,坚持到晚上。只有到了夜晚,才有突围的机会。”

参谋心说这他妈是件不可能的事。

指望四门九二式步兵炮能压制住敌人的鬼炮,那不纯纯是在讲笑话吗?

敌人的火力勐得一塌湖涂,一个步兵班比他们一个小队的战斗力都强。

只要有一个排守在四零幺高地,第二中队把头撞破了也攻不上去,更别说还要坚守到夜晚。

前提条件都达不到,后面的命令便是做梦了。

这时候指出来命令做不到有用吗?

能指出问题,并不代表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总不能放下武器投降吧?

一个建制还算完整的大队向敌人投降,还没听说过。

命令迅速传达下去。

炮兵中队掩护第二中队发起进攻,意图夺回四零幺高地。

参谋所担心的果然应验。

炮兵刚刚开炮不到一分钟,炮兵阵地立即遭到了铺天盖地的鬼炮袭击,炮中队损失惨重。

缺乏炮兵掩护,第二步兵中队的进攻,成为一场送死的战斗。

无数士兵喊着“板载”,端着装有刺刀的三八大盖冲锋,被迎面几乎时刻不停歇的子弹打倒,永远的长眠于这片大地。

在指挥所透过望远镜,看到步兵冲到一半便仓皇而逃,完全是士气崩掉的样子。

池田少左哆哆嗦嗦的扔下望远镜,浑身忍不住颤抖:“完了,全完了。”

指挥部的一位年轻中尉劝说道,“长官,要振作,我们还有人,还可以依托村庄坚守。”

“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有坚守的本钱。”池田少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会影响军心,立即强行振作改口。

只是心中未免十分沉重,那点幻想被打破,对他内心的冲击十分巨大。

坚守村庄就真的能守得住吗?

听说前两日那个叛徒安源少左所率领的大队,也想依托村庄进行防守抵御的。

结果整个村庄被夷为废墟,部队伤亡了三分之二。

此处可以证明,敌人并非做不到,只是要看他们愿不愿意付出代价。

参谋从外面走进来,目光扫过指挥部的其他几个人,上前对池田少左耳语了几句。

池田少左听罢瞪圆了眼珠子,满是不敢置信:“什么,那个叛徒他居然派人劝降?他有何脸面!”

参谋心想:“你这公开说出来,岂不是坏事儿?”

指挥部站着七八口人,人多口杂,一点消息分分钟能传的全队都是。

池田少左还未意识到,他让人把传话的兵带进来。

传话的日本兵是负责警戒小队中的一员,还是个军曹。

“你见到那个叛徒了?”池田少左打量各种矮小的军曹,的确面熟应当是见过。

军曹点了点头说:“是长官,安源少左托我给您带个话。”

“狗东西。”池田少左骂了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要放什么狗屁尽管说来。”

军曹感觉好像自己也被骂了,可还不得不传话:

“安源少左说,咱们已经被包围了,不会有援军来的,区区一个大队只能说是弃子。

远征军现在只用了三分的力,要想消灭咱们十分容易。

看在曾经同僚一场的份儿上,不忍心咱大队全军覆没。所以他让我来劝您放下武器,谋求一个体面的和平。”

池田少左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放屁,体面的和平说的好听,还不就是投降。

不过有一说一,叛徒嘴里倒还有一句实话,他们成了弃子,在他们大队被安排为作战的诱饵时。

对于此事池田少左至今耿耿于怀。

如若不是被迫“自愿”接下充当诱饵的任务,他们何至于此!

军曹抬起眼皮子,仔细观察少左的表情,接着说道:

“安源少左还说,远征军的实力远比咱们想象的强,整个师团都将不是他们的对手,光复缅甸只是数月之间的事。

打不过远征军不丢人,妥协一步,接受远征军的好意实现和平,对于咱们大队来说是最好的出路。

他拿生命担保,只要咱们放下武器选择和平,所有人都会获得应有的待遇。”

老实说,还有些保举升官发财的话,可那听起来未免太赤果果了。

尤其还有那么多人听着,只会起相反的作用。

注意到长官脸色越发难看,军曹识趣的闭上了嘴。

池田少左一脸的愤恨、不屑之色,怒气冲冲的大吼道:“混蛋,白日做梦!

我就是死,我们就是全军覆没,也不会背叛自己的祖国。

你回去告诉他,我池田这一辈子最恨叛徒。

虽然我是没有机会了,但是还会有别人收拾他,他一定会不得好死!”

一番激烈的言辞无疑是表明了他的态度,充当传话筒的军曹缩了缩脖子,还好需要传话没把他枪毙了。

刚刚还庆幸,马上就发现白高兴了一场。

“等等,传话只需要一张嘴,把他的两只耳朵割下来,这是当叛徒的代价。”

池田少左恶狠狠地瞪着军曹,显然把他当成了出气筒。

两个卫士立刻上前按住,拔出明晃晃的刺刀拽住耳朵一割,军曹顿时发出痛不欲生的惨叫。

众人不但熟视无睹,甚至还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这便是叛徒要付出的代价。

不,应该说仅仅是先收了一点利息。

真要是折磨,他们会的花样多的数不过来,足以让人活着却恨不得求死。

打发走了劝降的家伙,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

“他们接下来怎么守?”

失去了四零幺高地,即使撤进村庄里也是被动挨打的局面,怕是很难坚守到晚上。

夺回四零幺高地,炮兵已经没了,除非有空军相助,才有那么两三成的可能。

“报告,联队部的回电。”

“念。”

“已知你们的艰难,正在协调空军派出战机支援,务必坚持守住阵地固守待援。联队长川口一郎。”

正在协调,就是说不一定有,即使有也会很晚。

果然成了弃子吗?!

池田少左心中十分失望,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桉。

他们已经如此艰难了,全军覆没极有可能在今日。上面没有一句关心问候,连唯一的支援方式都不肯爽快派出。

安源少左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刚才说的太绝了。”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的念头,但却像是一个魔种,落在心中生根发芽了。

指挥所里的众多军官情绪都十分低落,刚还看别人的热闹,紧接着自己等人成了乐子。

还能怎么着?

只能咬牙坚守。

众人立即商讨在村庄部署防御阵地,跟敌人打一场街巷战。

核心观点是既然野战比不上敌人,那就把战场拖进巷子,守军可以利用地形优势,能扳回一些劣势。

事实上他们尽往好的一面想了,还是小看了川军团的火力。

六三式火箭弹十分廉价,一次性几百枚上千枚的投放,也不会心疼。

决定他们投放多少不是舍不舍得,是后勤运输车队,能往前线运送多少。

半个小时后,铺天盖地的火箭弹落进了村庄里,将整个村庄营地全面覆盖。

无论用泥土茅草盖起来的屋子,还是木质结构的房屋,在火箭弹恐怖的威力下全部被夷为平地,成为废墟。

藏匿在其中的日本兵,惨遭活埋的不在少数。

长达几分钟的炮轰结束后,村庄里已经没有完整的建筑了,包括大队指挥部都挨了两发。

就在整个大队的士兵,被火箭弹炸的晕头转向之际,敌人非但没有趁机发起进攻,反而又派出了之前的军曹劝降。

《最初进化》

军曹被割掉的双耳伤口处,已经用纱布包裹住了,半个头缠得像木乃尹一样。

“长官,安源少左让我前来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您拒绝投降,大可以将我枪毙。只要五分钟后我没有返回,更大规模的炮击,会将所有人埋葬于炮火中。”

军曹的态度变得相当强硬,与此前软言相劝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来是记恨被割掉双耳的羞辱,二来则是身后川军团强大的倚仗。

他觉得我死了不要紧,拉的这么一票人一块陪葬,值了。

明摆着强硬的威胁,虽然话很不中听,但是池田少左强忍着没有发作,甚至还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

配上他额头上往外渗血,整个人灰头土脸的,一副败军之将的模样,特别滑稽。

“如果投降的话,他替远征军答应的条件,能得到保证吗?”池田少左关心的问道。

要知道他前不久还傲骨嶙峋来着,此举无疑是将拉出去的屎又坐了回去。

但是被打脸总要比丢了命强,尤其是毫无意义的丢掉性命。

村庄里完全没有防炮的设施,工事。

炮弹落下来只能硬接,赌运气,赌命。

仔细观察,围绕在池田少左身边的,已经较之前少了一半。那些人无疑是运气不好,被鬼炮给干掉了。

村庄里的伤亡无法立即统计出数据,但看看身边的大概能推算出来,起码已经是伤亡过半了。

再来上一次,能喘气的都不多了。

上面把他们当成了弃子,敌人又是那么的强大,完全看不到突围的可能。池田少左把心一横,一咬牙就决定投了。

一部分人闭嘴不言,心想着长官怎么命令,他们照听就是。

可也有人被洗脑的很彻底,立即跳出来反对:“少左阁下,你也要当叛徒吗?”

池田少左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严厉的辩驳道:“放屁,我只想让大家伙活下来,不必再付出无意义的牺牲。”

参谋上次就这样想了,他跟着附和了一句:“大队长说的对,我们已经败了,没必要让所有人一起陪葬。

你若是想死,那请自便,不要影响到想要活着的人。”

此言一出,立即堵上了顽固分子的嘴。

他们是第一批成建制选择投降的,却不是唯一一批。

在后面的作战中,更多的日军部队被击败丧失信心,胆魄。

看到了有前面的榜样,选择向川军团投降了。

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