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断章取义,曲解发言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断章取义,曲解发言

【8号玩家请发言】

“我不是猎魔人,既然前置位没人跟5对跳猎魔人,那我只能回头站边6号玩家了。”

“警上我是站错边了不假,但我没想到你们都能被9号玩家的发言牵着鼻子走。”

“没错,我确实盘了6、7可能是双狼的逻辑,这一点我不否认,但在盘之前,我也说了,6、7大概率不见面,7号玩家是被拉票的好人。”

“9号玩家完全是在断章取义,我以为好人都能听出来,结果呢?是我想多了,除了12号玩家,其他人竟然都跟着9的逻辑走,一个个都说我带节奏,我带什么节奏了?”

“我要是狼的话,外置位是找不到抗推位了吗?我非要去盘6、7双狼。”

“别忘了,当时我发言的时候,后面还有1、9、12三个人,我在他们当中找一个比较容易抗推的不香吗?我非要挑战地狱难度,拿7做抗推?”

“完全没道理啊,这事想想都不符合逻辑,不符合常理。”

“我站错边了,你们可以怀疑我的身份,但直接点我是定狼,说不过去吧?”

顾风虽然怀疑5号玩家是个假猎魔人,5、6双狼,但他现在不能这么聊。

如果他说5是狼悍跳猎魔人,后面没有猎魔人跳怎么办?那他在好人眼中的匪面就更大了。

到时候他跳女巫,好人信不信都两说呢。

当然了。

这还不是最让顾风担心的。

他最担心的是5号玩家万一真是猎魔人,晚上再来戳他,那可就尴尬了。

所以,他还是别拉5号玩家的仇恨了,先跟风走吧,看看后面有没有人跟5号玩家对跳。

如果没有的话,就有两种可能。

要么5真是猎魔人,狼不敢跟他对跳。

要么真猎魔人不愿意跳出来,他怕自己跳出来晚上吃刀,或者怕血月使徒自爆,他想苟一苟,晚上悄摸摸的把5号玩家给猎死。

至于他不跳出来,4号玩家会被抗推,无所谓啊。

一个预言家而已,第一天预言家被抗推,那还不是司空见惯了。

更何况6号玩家一直盘4、5狼踩狼打格式,说不定狼队玩得就是这种套路。

所以,4号玩家出局问题不大。

反正猎魔人都是相当自信的,在预言家死和他死当中选一个,相信绝大多数猎魔人都会选择前者。

“警上我不站边6号玩家,是因为我觉得他三番两次的盘4、5双狼不太合适。”

“不管怎么说5号玩家都接了4的查杀,6连5的表水发言都没听,就一直说4、5双狼,给我的感觉就很像是在跟5号玩家撇清关系。”

“我当时觉得6发言奇怪,视角和逻辑不太对劲,我就站边4号玩家了,但我没把边站死吧?我说警上倾向于站边4号玩家,警下或许会改。”

“现在5号玩家跳猎魔人了,我不是猎魔人,可能我是站错边了,那我就回头呗。”

“要不6号玩家你晚上来验我,我觉得狼队晚上应该会优先刀5,毕竟猎魔人对他们的威胁更大一些。”

“实在不行,明天我跟9号玩家PK,警上如果说找两狼,就是4、9。”

“他说我是害怕好人去盘4、5双狼,所以才跳出来打6号玩家,混淆视听的,他还说6可能盘对了,4、5就是双狼打格式。”

“结果呢?5号玩家是猎魔人。”

“说到这里,我就忍不住说5号玩家一句,警上我是在维护你好吧,别人都盘4、5双狼,我说这么盘不合适。”

“尤其是9号玩家,甚至因为我的缘故,已经开始认真盘4、5狼踩狼打格式了,他说我卖视角,直接盘4、5、8可能是三狼。”

“他这发言一出来,你竟然对他没有一点敌意?没有敌意就罢了,你还把他认下来,点我是狼。”

“说实话,幸亏你跳的是猎魔人,你跳拍个民,今天我这一票指定挂在你身上。”

这就是顾风觉得5不像猎魔人的地方之一。

警上的发言,6、9都在怀疑4、5双狼,在5号玩家眼里,6是预言家他肯定不能打,但9号玩家可是跟风盘4、5双狼的,匪面很大。

可是5对9一点敌意都没有,唯独对顾风,一副生死大敌似的,把他往死里锤。

5号玩家的视角不太对。

或许他是被9的逻辑给带歪了,但还有一种可能,5压根就是狼人视角和思维。

“反正在我眼里,9号玩家就是狼,警上站边6打倒钩呗,警上开双狼就是4、9。”

“12号玩家是好人,他的发言我认下来了,1号玩家是站对边的,虽然他也点了我可能是狼,但除非盘警上开三狼,要不然的话,暂时盘不到1。”

“警下开狼不用说了,就是3、11,他们俩本来就在狼坑里,又都上了匪票,那不是狼还能是什么。”

“今天先出4好玩家吧,6晚上来验我一下,猎魔人去3、11当中戳一个,应该是一戳一个准的。”

“但如果5号玩家晚上来戳我,肯定会被弹死,这一点我先跟你讲清楚,免得你把自己戳死了,还怪我发言不好。”

“行了,警下这一轮我就聊这么多,底牌好人,回头站边6号玩家了,今天出4,过了。”

【9号玩家请发言】

“现在回头是不是有点太晚了8号玩家?你说我断章取义,但我说的是事实啊。”

“警上你盘没盘6、7双狼打格式的逻辑?盘了吧?既然盘了,我难道还不能用这一点打你?”

“你是说了6、7大概率做不成双狼,但这句话你是一笔带过,后面你盘6、7可能是双狼打格式,却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动机还不明显吗?”

“也许你只是想告诉好人为什么6、7能做成双狼,但在我听来,你这么盘并不是出于好人心态。”

“除非6号玩家验你是金水,或者你能拍个身份出来,要不然的话,你就在我的狼坑里爬不出来。”

9号玩家觉得自己没有打错人,警上他听顾风的发言确实是不做好。

一个好人,干嘛花那么多时间去盘6、7可能是双狼呢?

只能说顾风动机不纯,心里的小九九没有藏好,被他听出来了。

再加上顾风是站边4号玩家,跟他的站边不一样,他打顾风是狼,合情合理。

警下这一轮,顾风回头了,可是这个时候回头,不就是见风使舵的狼人吗?

感觉冲锋带不起来,节奏带不起来,就想回头打倒钩,想得太好了。

还对话6号玩家去验他,如果验出来是查杀,他一自爆,这不就等于是白验了。

不如外置位验出来个金水,直接出他呢。

“12号玩家,警上你说我是狼,不管4、6谁是预言家,我都拿不起好人牌,我都不知道你哪来的逻辑,哪来的勇气这么盘的。”

“你连边都没站对,还好意思打我,你想保8号玩家是吧?你觉得8是好人,可以啊,那你就走在8前面吧。”

“明天起来,如果6号玩家没有验出来查杀,你就跟8号玩家上PK吧,你要觉得他是好人,你吃抗推,多好。”

“要不你就拍个身份出来,白痴或者女巫都行,8号玩家的发言有问题,你保他不拍身份恐怕是保不住。”

“至于你说我带节奏打8号玩家是狼,不好意思,不是我带节奏,是8号玩家自己说的,6、7可能做成双狼,而我认为7一定是好人,我跟他的站边,逻辑啥的都不一样,我还不能打他了?”

“说实话,我现在突然不想盘警下开双狼了,我想盘警下只开一狼,警上4、8、12都是狼,警上12号玩家是出来捞狼队友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等下是12跟5对跳猎魔人,我不信,我就直接出4号玩家。”

“但我感觉狼队也不太敢悍跳猎魔人吧,悍跳猎魔人,还不如血月使徒直接自爆封印技能砍5号玩家呢。”

“警下开狼,就在3、11当中,要么是3、11双狼,要么3、11当中有一个是站错边的好人,12号玩家是狼。”

“总归,现在狼坑就是3、4、9、11、12五进四,晚上6号玩家要是能验人的话,就在他们当中验一个吧。”

“建议女巫晚上在3、8当中毒一个,最好是毒8号玩家。”

“当然了,等下5号玩家的票要是挂在8身上,那就不劳烦女巫了,女巫可以去外置位开毒了。”

“行了,警下我就聊这么多,站边6号玩家出4,就这样吧,过了。”

【10号玩家请发言】

“5号玩家是猎魔人,8就不能是狼了呀。”

“你们打8无非是因为两点。”

“一个是他警上站边4号玩家,二个是他盘了6、7可能是双狼。”

“但实际上,8警上站边4的时候说得很清楚,他只是倾向于站边4,并没有把边站死,警下或许会回头,而且他也说了为什么不想站边6的原因和理由。”

“相对来说,8更像是一个站错边的好人,我觉得你们对他敌意太大了。”

“9号玩家警上不是说不要把人往坏了想吗?那你就把8往好了想一想,不要对他恶意满满。”

“其实他盘6、7双狼,逻辑并没有问题,理论上确实是存在那种可能性。”

“我觉得他聊这么一段,就是想提醒好人,在盘6、7做不成双狼的同时,还要多留个心眼,毕竟6、7也是有可能做成双狼的。”

“你们多多少少都有点曲解误会他的意思了,反正我觉得8警上盘6、7可能是双狼,并不是想带节奏拿7做抗推。”

10号玩家没有跟风去打顾风是狼。

在他看来,顾风就是一个多心的好人,总是疑神疑鬼的,想的比较多。

而这是很多好人的通病,对什么都抱有质疑。

但他的心态和出发点是好的,就是容易被狼人带节奏,就比如9号玩家,他就抓住了顾风发言中的问题,疯狂给好人洗头。

9嘴上说不要把人往坏了想,可是他对顾风的发言,全都是往坏了想,这一点警上12号玩家就点出来了。

但没人当回事啊,或者说没人往心里去。

但10号玩家就不一样了,他很认同12的观点,觉得9是个带节奏想拿顾风打抗推的狼人。

顿了顿,10号玩家又说道:“我刚才说5是猎魔人,8就不能是狼了,因为8要是狼的话,好人盘4、5狼踩狼对狼队是有利的。”

“这样一个反向金就变成抗推位了,他为什么要拦着好人盘4、5狼踩狼?明显不符合逻辑嘛。”

“除非4、5真是双狼,那8号玩家大概率就是狼跑不了了。”

“可是5号玩家跳了猎魔人,到现在都没人跟他对跳,那我只能认下5,既然认下了5,就不能盘8号玩家是狼了。”

slkslk.com

“恰恰相反,9号玩家的匪面就大了,因为他是盘4、5狼踩狼的。”

“6号玩家也盘了,而且他还是第一个盘的,但他是预言家呀,打不动他,那就只能盘9了,盘他是个跟风狼带节奏打4、5双狼。”

“只可惜5号玩家不是民,而是猎魔人,这样一来,9就没办法再拿5号玩家做抗推了。”

“我觉得这样也是完全能讲得通的嘛。”

10号玩家把矛头直指9号玩家,他觉得9的匪面可比顾风大多了。

6号玩家警上盘4、5明显是盘错了,但9觉得这是个机会。

所以,他就顺着6号玩家的发言,想把这个节奏带起来。

好人受到这个逻辑的影响,都会忍不住去怀疑5号玩家。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5号玩家跳的是民,恐怕他这个反向金在场上待不了两天就会被抗推。

这就是警上9盘4、5双狼的收益,相当于多了一个抗推位呀。

本来反向金是该认好的,可是现在却成了怀疑的目标,狼队能不高兴吗?

“警上开双狼的话,我觉得是4、9,如果我是女巫的话,我就毒9号玩家。”

“8号玩家我不敢说他一定不是狼,但他大概率不是狼,他的发言其实并没有那么差,只不过是被9号玩家给歪曲了。”

“12号玩家警上能点出来9发言中的问题,还敢认8号玩家是好人,那他就拿不起狼牌了。”

“说4、8、12是三狼,12号玩家跳出来打9是为了捞8,我不信。”

“他一个狼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明目张胆的捞自己的队友,然后打9号玩家是狼?他就不怕队友没捞起来,再把自己搭进去?我不信一个狼会这么冒失。”

“如果他真敢这样,我只能说他赢了。”

“警下五个人,把我和5号玩家择出去,狼坑无非就是2、3、11,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就是3、11双狼。”

“如果3、11当中还有好人,1号玩家可能就是狼。”

“警上1的发言,基本上都是在跟风9号玩家,不管是站边,还是点8号玩家进狼坑,都让我觉得他是9的复读机。”

“但我既然已经盘了9,就不能再打他是狼了,毕竟大家都盘警上开两狼,我也不能搞特殊不是。”

“只能说看3、11当中有没有好人吧。”

听完10号玩家的发言,顾风直接就把他给认下来了。

看来好人也不全是憨憨,没有都被9号玩家的发言糊弄过去。

至少9、12就是头脑清醒的好人,而他的银水已经半只脚踏进狼坑了。

在顾风看来,警上开三狼,就是1、6、9,虽然7号玩家这一轮他打他是狼,甚至对话女巫来毒他,但7应该跟6不是狼队友。

他发言时的状态和语气,就是出于一个好人的底气,甚至还有点小得意,因为他没有反水。

【11号玩家请发言】

“看来我是站错边了,5号玩家跳猎魔人,我不是猎魔人,但我也绝对不是狼。”

“我上票给4号玩家,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4起身给警下的5丢查杀,还是蛮有力度的,我这个人就对丢查杀的预言家有好感。”

“二是6号玩家警上直接点我跟3号玩家进狼坑,我听他的发言就不可能给他上票,因为我不是那种肚量大的好人。”

“正好相反,我这个人小肚鸡肠,谁要是点我,我就觉得他是狼。”

听得出来,11号玩家也是个脾气暴躁的老哥。

别人不能打他,只要打了,他就要反打回去,更何况他还没发言,就被6点进狼坑,那他要是给6上票,岂不是认狼了?

所以,警徽票他是不可能投给6的,只能投给4号玩家。

其实。

就算是抛开6的发言不谈,一个是丢金水,一个是丢查杀,以他的喜好来说,他也是要站边4号玩家的。

“站错边我就回头,警下开狼,我觉得10号玩家很有可能是倒钩,因为他在捞8号玩家。”

“8的发言还不是狼啊?明显的有问题,我站边4号玩家,也没想过去打7呀,我觉得6给7 丢金水就是拉票的。”

“8号玩家能盘6、7双狼,已经彻底走远了。”

“本来我以为8是倒钩,想打7做抗推,现在看来我误会他了,他不是钩,他是冲。”

“警上12号玩家捞8,行为很不做好,我觉得8、12有可能是双狼。”

“警下10号玩家也想捞8,那8、10也有可能是双狼。”

“或许警下只开10这一头狼,3号玩家跟我一样是上错票的好人。”

11号玩家的发言一出来,顾风就给他标狼了。

盘他是狼就算了,盘8、12双狼也勉强忍了,但是盘8、10双狼,这就太过分了。

10号玩家既然选择了打倒钩,而且身份已经做起来了,他何必来捞一个已经捞不起来的队友,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但凡是个脑子没进水的倒钩狼,都不会干这种蠢事。

11号玩家这么盘逻辑,多少有点侮辱10号玩家的智商了。

最离谱的是,他还蛮能共情的。

自己是个上错票的好人,他就能说3号玩家也是个上错票的好人,脑回路挺清奇的。

“4、8、10、12,我觉得是四狼,容错率在3号玩家,你们不要只想着盘警上开双狼,警下开双狼。”

“我听完一圈发言之后就觉得这局应该是三狼上警,一狼在警下。”

“10号玩家不能放,他的匪面很大,他给6上票,甚至都没聊原因,这不就像是个倒钩狼吗?”

“我强烈建议6号玩家你去把10给验了,很有可能是个惊喜。”

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