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红楼蓉大爷 > 第432章:肚兜

第432章:肚兜

“哪个?”

“哦,是小三爷太子殿下啊。”

“有,有,有,哪能没有。法子有,还请公公回去禀明小三爷,臣不会忘了这事的。绝对不会……什么?去崇宁园?公公……且看这天色已晚,寒风瑟瑟,说不得晚上还要落雪了。那方子不得马虎,还需整理一番。”

“过几日……对,等日上几……”

“不,过了几日,等我把方子完善了再去崇宁园……长春仙馆对吧。何必劳烦公公日日来请,我晓得路。有劳,有劳,公公慢走。”

蓉大爷还未进宁国府,便在府外见到了来自崇宁园的太监。原来太子殿下受伤后,显德皇帝便开恩将崇宁园内原来的莲花馆赐给了太子殿下做修养的居所。

后来不久,太子殿下的妃嫔也陆续搬去了莲花馆,随后莲花馆便被太子殿下改名‘长春仙馆’。

蓉大爷琢磨‘长春’二字,偏就生出一点奇怪心思,没把长春理解为长春不老,而是偷笑着认为是太子殿下的某种渴望。

看着崇宁园来的太监离去,蓉大爷才搓着双手进了宁国府里。

先去祠堂给贾家的先祖上了香,又去边上静室见了太爷贾敬,未曾多聊。

再往尤氏院中过去,请了太太安。互问了两声,便被尤氏催着回院换下朝服。只得往蓉大奶奶秦氏院中去,在这里见了东府内宅里的奶奶姨娘丫头们。

“大爷去了西府了没?给老太太和西府大太爷请了安?”蓉大奶奶见了他来,极力控制着情绪。昔日蓉大爷倒也出门远行过,只是这次去的是漠北,家里人都免不了担忧。

虽晓得大爷在塞外安然无恙,却也只有亲眼瞧见了才放心。

房里,王熙凤、薛宝钗二人神情倒澹然。这两人多理智冷静,甚至还从薛蝌与琴丫头口里打探出蓉大爷与四公主关系颇亲。

虽薛家兄妹没说蓉大爷与四公主关系,但王、薛二人倒也猜得出大概。虽然心里见了蓉哥儿欢喜,可面上还是克制着情绪。

蓉大爷见了房中人儿都在,熟稔笑道:“还未去西边,心里想你得紧,从祠堂出来便来这里了。”

王熙凤却偏着脑袋与平儿道:“倒忘了是什么时间,好像听得从塞外回来的人说起过,咱们家的小蓉大爷在漠北也是风流不减。身边时刻围着不少美人了,各式各样的都有,就差红毛的女罗刹了。”

秦可卿怨怨地瞪了王熙凤一眼,悄然拭去眼角晶莹。

“大爷先换了衣裳,往西边请安罢。”

又吩咐着雀儿、香菱等人给蓉大爷拿衣裳换上。

蓉大爷却作怪地装模作样的行礼,“西府不急着去,倒得先给咱们家几个担心了一年的奶奶请安。请大奶奶、二奶奶、宝奶奶、平姐姐……”

思路客

王熙凤甩开蓉大爷的手,强忍笑意嗔着。“讨嫌的玩意。”

几个女人也都受得住他这捣怪,一个个展颜欢笑。一时众人回礼,‘大爷’之声不绝,响彻整个院子。

莺莺燕燕,欢欢笑笑。

好一会,蓉大爷才换下了朝服更了便装。宝珠、瑞珠二女脸色早红,小雀儿却噘着嘴儿奋力挺了挺胸脯。

也不知雀儿小妮子在表达什么意思。

反正被蓉大爷给直接无视了。他双眼里闪着不可捉摸的光芒,走向了蓉大奶奶等人。

今晚原来的计划,看来得改改了。

今天大家都在,天气又冷,要是能大被同眠……

该多暖和啊。

牵住秦可卿的手,竟感觉比以往还要白嫩柔软了。忍不住摩挲,“这一年苦了你照顾家里。”

“不苦。”

秦可卿总是柔情似水的样子,两眼汪汪如涓流,让人瞧了有种迫不及待去怜爱的感觉。

“手往哪里探?”王熙凤突然的声音将这气氛破坏殆尽。

他回头瞧去,只见着两弯柳叶吊梢眉下那双不怒生威、俊中带柔、柔中显媚的丹凤眼里逞着骄横。

蓉大爷悻悻笑一下,“凤姐儿愈发漂亮有气质,这手儿竟不听我使唤,自个便胡乱的去了。”

王熙凤白他一下,轻扭腰身挪开身子。嘴角细细上勾,笑颜若隐若现。“时辰不早了,还不往西边去请安,回了家里总该与她们报平安罢。”

“凤姐说的对,我这边过去。”蓉大爷点头如捣蒜。身子却半点不着急,与可卿、凤姐说过了话,又回头给平儿使了眼色。一只手儿悄悄地熘到后面……

旁边香菱却是一脸呆笑,虽然瞧得大爷这里走走那里摸摸,心里却没半点别的心思。只有一味见大爷便开心的想法。

又时刻紧着心神,听候奶奶吩咐。

见了大爷再往宝钗姐姐那去,更瞧那双大手藏在大奶奶与二奶奶的视线盲区里。大爷与眼神发热的宝姐姐说上一声:“今晚在这边等我回来。”

大爷竟不给宝姐姐反应机会,一手便往莺儿那掠去。

一声轻咛。

莺儿顿时红了脸,小心瞧着房里的奶奶们。看着蓉大爷已经出门,奶奶们也未往这边瞧,方才松懈一口气暗里伸手往身后被掐过的痛处揉了揉。

“坏大爷。”小雀儿站在秦可卿身后的一侧,看了瑞珠、宝珠,又瞧莺儿。心里更是不忿,大爷难道才回京就忘了雀儿在漠北的服侍?

小丫头无奈低头看一眼,再从房中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小丫头小嘴儿噘得更高了。

款款垂下脑袋,计算明儿一早就让人去南城采买些药材来。

秦可卿却静坐着,不知如何与众人开口。她还记着蓉大爷方才离开时给的眼色,这大爷心里又起着那歪注意了。

真是纵容他习惯了。

小雀儿听着房中安静,顿时领悟,急忙抬头起来。“大爷从漠北回来给各位奶奶姐姐们带了不少东西,雀儿给奶奶和姐姐们拿去。菱儿妹妹,过来帮我拿东西。”

没大没小的丫头,香菱比雀儿年纪要大,而且香菱还是房里正经侧室姨娘。

这丫头竟也不顾身份唤人家妹妹。

偏偏房中的奶奶们倒也未说什么,香菱亦不反感这称谓,甚至香菱的脸上还带着笑。好奇问:“大爷打漠北带了什么东西来?”

“急什么,大爷岂能忘了贴心的菱儿妹妹,有你的一份。”小雀儿拉着香菱便往外边走,还让各位奶奶等着,又与香菱道:“便是大爷忘了咱们菱儿,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忘了菱儿妹妹。”

“谢谢雀儿姐姐。”

“……”

王熙凤听了,又瞧薛宝钗脸色。到底香菱算是半个薛家人,忍不住打趣道:“雀儿小蹄子愈发放肆了。”

“还不是的大爷宠的。”知道一些内情的秦可卿慢悠悠说一声,“小雀儿与小菱儿可是大爷心里一双大宝贝。有时候比咱们这些主子在大爷心里的分量还重了。”

“……”

且说蓉大爷出了宁国府,倒没往会芳园过大观园进西府,而是乘了马车奔赴。

路上与长随问了这一年府里大致发生的事情。

“两年里,府里倒无特别事情发生。大爷离了京哪时,神京城里人心惶惶,都以为有大事发生。后来,倒没见着有什么事儿。到了今年,忠顺亲王与太上皇相继登仙,整个神京城都安宁的很。两府里走动的人都少了,一家家都是大门紧闭,生怕犯了忌讳。”

“族里了?”

“族里倒是闹过一回,好像是咱们大奶奶逼着各房的哥儿老爷营生,要按功劳分利。惹了几家不满,不过也全被二奶奶给骂了回去。”

牵马小厮笑了一声,

“大奶奶到底是心善,先给了一棍,又赏了枣。义学里又改了制,进学的奖励提了又提,还给咱们做奴仆的机会,只要肯学的,竟也与各房的哥儿们一个待遇。还说有望进学的,只要查了品行,便给去官府消奴籍。”

小厮乐呵笑着,突然想到什么立刻收笑。紧张道:“大爷不会怪罪奶奶罢?”

这可关系到两府里几百号奴籍下人,更与这小厮的将来的息息相关。他还准备着等那家生子长了几岁,便向主子们求个进义学的机会,好让那孩子将来脱了奴籍。

甚至还可能出去谋一个小官小吏了。

哪个不想生活更好,哪个不想子孙出息?下人们也有理想和渴望的。

虽然也许很困难,机会不大,但对他们做下人的来说已是天大开恩给的好机会。

蓉大爷笑道:“你还担心起这些事了?放心罢,这是好事,何故怪罪。你们奶奶也是家中的主子,她有权决定这一切。”

到了荣国府里。

蓉大爷先去贾母老太太那里请安。

“好哥儿,快走近给大伙瞧瞧。”老太太还是原来的模样,或许年龄到了一定程度,模样也再难改了。

他扫一样老太太房里的众人。

老太太身后立着的是大太太邢氏、二太太王氏。一年多时间不见,王氏倒渐有一点慈祥老态了,实在令人诧异。

邢氏虽是大太太,年岁却不如王氏长。

她神情颇为拘谨,倒像一块木头。

王氏的身边站着的是珠大奶奶李氏,那个惠质兰心的宫裁。还是原来的样子,若硬要说有一点改变,便是眼神中多了一抹风情,身段气度上更添了些成熟女人的韵味。

李宫裁比曾经更加开朗了。

蓉哥儿对她笑了笑,宫裁脸色稍红垂下脑袋,那玲珑身姿更让人心动。

老太太旁边坐着的是薛家王氏,也就是薛宝钗的母亲薛姨妈。她无所适从地揽着一个大丫头,身材纤细,神情异样的大丫头。

大丫头眉眼似触非蹙,瞧不出是怨是喜。这人便是颦儿林黛玉。

老太太的另一边坐着的则是一名男子。

少年男子,面容稍俊。一双眼睛里透着说不尽的欢喜,见了他过去,少年更是激动起身携上手儿。

“蓉哥儿,可算回来了。脸怎么成了这色,竟有点像唱戏的扮相。”

“你又知了。”老太太瞪宝玉一眼,“塞外烈日毒风霜更大,蓉哥如今去外面走一遭,还真有几分东府老国公的神韵。身子也更强壮了吧,岂是你在家富贵的能比?”

“是壮了不少。”蓉哥儿嘿嘿地回应。“老祖宗掐着重孙胳膊,这身肉紧实的很了。”

在塞外的日子,真不是中原人可想的。

那里每餐每顿离不开肉,离不开奶。四盟八十六旗分散漠北各地,蓉大爷又要常常公办到处跑。

天天吃肉喝奶,又锻炼的。

身子不壮才真见鬼了。

唯一的不好便是风沙磨面,皮肤粗糙了不少,才出去一年多时间他这个俊秀小郎君就成了糙脸大汉子。

少年郎宝玉也掐了掐蓉哥儿的胳膊,眼中流露一点奇怪神色,赞道:“蓉哥儿如今更威勐严肃了,真有几分大将军气概。若不是晓得是你过来,方才进门,我都要不敢认了。”

蓉哥儿……

后面内容稍后修改……

后面内容稍后修改……

他回头瞧去,只见着两弯柳叶吊梢眉下那双不怒生威、俊中带柔、柔中显媚的丹凤眼里逞着骄横。

蓉大爷悻悻笑一下,“凤姐儿愈发漂亮有气质,这手儿竟不听我使唤,自个便胡乱的去了。”

王熙凤白他一下,轻扭腰身挪开身子。嘴角细细上勾,笑颜若隐若现。“时辰不早了,还不往西边去请安,回了家里总该与她们报平安罢。”

“凤姐说的对,我这边过去。”蓉大爷点头如捣蒜。身子却半点不着急,与可卿、凤姐说过了话,又回头给平儿使了眼色。一只手儿悄悄地熘到后面……

旁边香菱却是一脸呆笑,虽然瞧得大爷这里走走那里摸摸,心里却没半点别的心思。只有一味见大爷便开心的想法。

又时刻紧着心神,听候奶奶吩咐。

见了大爷再往宝钗姐姐那去,更瞧那双大手藏在大奶奶与二奶奶的视线盲区里。大爷与眼神发热的宝姐姐说上一声:“今晚在这边等我回来。”

大爷竟不给宝姐姐反应机会,一手便往莺儿那掠去。

一声轻咛。

莺儿顿时红了脸,小心瞧着房里的奶奶们。看着蓉大爷已经出门,奶奶们也未往这边瞧,方才松懈一口气暗里伸手往身后被掐过的痛处揉了揉。

红楼蓉大爷》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红楼蓉大爷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