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红楼武状元 > 第260章 红楼第一女诗人

第260章 红楼第一女诗人

五月二十六日,傍晚。

忙了一个白天的贾芸,从长安协大营骑马回到了自己在长安城所住的府邸。虽说曹武、唐大千都不住在这座府邸了,但如今这座府邸里住了晴雯、香菱,让贾芸在府里不至于很寂寞了。

在封氏的安排下,府上已经备好了美味的饭菜,贾芸回来后,饭菜便摆进了正房大院的堂屋,贾芸坐到桌边,对晴雯、香菱道:“你们也坐下一起吃吧。”

晴雯“嗯”了一声便坐了下来,香菱也跟着坐下。

一直以来,无论贾芸的身份多尊贵,当他单独吃饭的时候,一般会让服侍自己的大丫鬟一起坐下吃饭,以前的袭人、紫娟是这般,现在的晴雯、香菱也是这般。

fantuantanshu.com

而贾芸的食量还是一如既往很大,晴雯、香菱对此都早已习惯,眼下见贾芸吃得很多,两个丫鬟都没惊讶,反而都在欣赏,对她们而言,哪怕贾芸吃得很多,看贾芸吃饭也是一种享受。

眼下晴雯不仅在欣赏贾芸吃饭的样子,心里也在庆幸这次被贾芸点名带来了长安城。虽说她早就是贾芸的大丫鬟,但一直以来都有袭人、紫娟的看管,现在好了,在这座长安城的府邸里,她可以自由自在跟贾芸相处了,这让她也有种满足感。

贾芸对晴雯道:“快吃啊,为何一直盯着本王看?”

晴雯难得有点害臊了,赶忙将目光收回。

不料贾芸突然道:“本王的房里,夜间需要有人服侍茶水、起坐呼唤等事。昨日你们才来,忙着整理行李使物,本王没说。今夜开始,你和香菱二人,每人夜间轮流睡在本王房里的外床。”

其实贾芸没这么娇生惯养,不比贾宝玉。他如此安排是在给晴雯、香菱一种从大丫鬟到房里人的过渡,当初袭人、紫娟就是这样过渡成为房里人的。

香菱顿时脸红了。

晴雯心里则既欢喜也紧张又郁闷。欢喜的是,这种夜间服侍的资格,以前只有袭人、紫娟拥有,她是没有的。紧张的是,觉得贾芸夜间会偷袭她,甚至跟她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郁闷的是,竟然还有香菱!

犹豫了一会儿后,晴雯便决定不拒绝。

她知道,夜间服侍也是大丫鬟的本分,她其实也早想做贾芸的房里人,此次来长安城,她甚至已经预料到,自己多半要在这长安城被贾芸开脸的,毕竟袭人、紫娟都不在,贾芸一个爷们岂能忍得了寂寞?

晴雯却道:“这种事只一人便够了,王爷若想让我服侍呢,就别带上香菱了,若想让香菱服侍,就别带上我了!”

贾芸玩味一笑:“那就由你服侍。”

晴雯不作声了,心里则感到了满足。

……

……

庆朝开国时封了四王八公,八公之中,理国公柳彪排在第四,仅次于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镇国公牛清,柳彪封的是二等公,意味着当初他立下的功劳也很大。

后来柳彪旗下的军队驻扎在了江南的镇江,变成了镇江营,主要任务是镇守富庶的江南,柳彪成了镇江节度使。

镇江位于江南的重要位置,北边是扬州,距离近,西边是金陵,距离不算远,而东南方向是苏州,距离也不是很远。显然,镇江也是个很富庶的地方。

柳彪死后,嫡长子正常袭爵为三等公,也继承了镇江节度使之位,嫡长子死后,嫡长孙柳芳也正常袭爵为一等侯,也继承了镇江节度使之位。

然而,天治帝登基后想方设法让三家开国公府交出了节度使之位,其中便包括了柳芳的镇江节度使,天治帝主要是凭借柳家贪污甚大这一点,让太上皇同意黜掉柳芳的镇江节度使的。

柳芳的镇江节度使之位被黜后,转而由梅逵接任镇江节度使,梅逵乃是太上皇的亲信。

只是,太上皇甚至天治帝都不知道,梅逵表面上是太上皇的亲信,暗地里却跟东平王府穆家勾结,企图谋反!

穆家不简单啊,既勾结了长安云家,也勾结了镇江梅逵!

转眼到了六月,去年六月天治帝在神京城西郊的夏园住了整整一个月,在夏园避暑、听政,今年却没了这份心思,不仅因为征讨水家的战事,也因为庆朝近期可能会发生其他战事。

果不其然,六月初六,天治帝突然收到来自江南的紧急文书,东平王府穆家率领杭州营造反了,而且,镇江节度使梅逵也率领镇江营跟着一起造反了!

天治帝大怒且惊愕,他预料到东平王府穆家可能造反,却没料到镇江节度使梅逵会跟着一起造反!

……

……

六月初六。

晴雯、香菱已经跟着贾芸来长安十天了。

正值夜晚,贾芸在内书房里忙了一个时辰的公务后心血来潮,对晴雯、香菱道:“本王带你们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晴雯眼睛一亮:“什么地方?”

贾芸笑道:“跟本王去了便知了。”

当即,贾芸带上一壶好酒,带着晴雯、香菱一起走到了正房大院前面的前楼,上了二楼,二楼有个木梯,贾芸将木梯搬了起来,架在了墙边。

晴雯诧异:“王爷,你这是在做什么?”

贾芸道:“咱们上楼顶。”

晴雯问:“你方才说的有趣的地方,难道就是这里的楼顶?”

贾芸道:“怎么?失望了?”

晴雯道:“是啊,我还以为是多有趣的地方呢。”

贾芸笑道:“本王扶着木梯,你爬上去。”

晴雯道:“我不上去,怕摔下来小命没了。”

贾芸对香菱笑道:“香菱,你爬上去。”

乖顺的香菱可不会拒绝,当即,贾芸扶着木梯,让香菱沿着木梯爬上了楼顶,过程中没忘提醒注意安全。

贾芸对晴雯道:“你真不上去?你不上去,就独自在这里等着吧。”

晴雯忙道:“我……我也上去!”

她可不想一个人等在下面,而且,连香菱都上去了,她可不想在这种事上被香菱比下去了。

贾芸笑了笑,扶着木梯让晴雯也爬上了楼顶,自己跟着爬了上去。

夜幕之下,贾芸带着晴雯、香菱一起并肩坐在了楼顶。夜空中有一弯月亮,也有星辰点点,虽说月亮不圆,肉眼可见的星辰也不算很多,但夜幕之下还有诺大一个长安城可供观赏。

此前贾芸跟曹武、唐大千一起并肩坐在这楼顶看过长安,而今夜曹武、唐大千被晴雯、香菱取代。

“哇,这长安城原来这么大啊!”香菱开心地感叹,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坐在楼顶观赏月亮和城池,感到新奇有趣。

晴雯也感到新奇有趣,心里庆幸自己跟着上来了,不过眼下听到香菱这句感叹却回应道:“虽说这长安城不小,但跟神京城比起来就要小多了,神京城也要繁华多了。”

贾芸拿起特意带来的一壶好酒喝了起来,晴雯见状道:“我也要喝。”

贾芸将酒壶递给晴雯,晴雯喝了一口,贾芸又让晴雯将酒壶递给香菱,香菱也喝了一口,道:“此情此景倒是适合作诗了。”

贾芸笑问:“你喜欢诗吗?”

香菱下意识道:“喜欢啊,只是我看诗不多,先生说过,诗词虽是雅事,但女孩家的多看无益,倒是将《女孝经》、《女戒》、《列女传》之类的书多学才是正经。”

这里的先生自然指的是老童生。

晴雯轻轻“哼”了一声,听到老童生,她心里就郁闷。在贾芸的授意下,老童生平日对她管教有些严厉,她也不喜欢《女孝经》之类的书,却被老童生逼着一直在学。

贾芸笑道:“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多看诗,不仅可以多看,还可以学着作诗。”

“真的?”香菱眼睛一亮,不过随即道,“可是先生不让多看诗呢,更别说作诗了。”

贾芸笑道:“这点别听先生的,听本王的。”

贾芸早就打算让香菱学诗作诗了,如今已经是时候了。

香菱:“……”

贾芸笑道:“怎么?难不成你只听先生的话,不听本王的话了?”

香菱顿了顿道:“既是王爷吩咐的,我照做便是了,只是到时先生若怪罪,我可是会如实说是王爷吩咐的了。”

对此她心里是开心的,她是真的喜欢诗,如今有了贾芸的命令,以后她便可以“奉旨”学诗作诗了。

贾芸笑道:“你且自己努力学诗作诗,过段时日本王给你找个师父。”

香菱眼睛又亮了:“王爷要让我拜谁为师?”

贾芸笑道:“且不告诉你,到时你便知道了。”

让香菱拜谁为师?呵呵,自然是像原着里那般拜林黛玉了!

红楼世界里有多名金钗在作诗上有才华,其中红楼第一女诗人就是林黛玉了,《葬花吟》、《咏白海棠》、《咏菊》、《问菊》、《菊梦》、《秋窗风雨夕》、《题帕三绝句》、《五美吟》、《桃花行》,等等,这些林黛玉的诗作,多半都成了经典,而且林黛玉本身就极具女诗人的气质。

林黛玉确实有些像李清照,可谓是红楼版李清照。

虽说薛宝钗、史湘云、妙玉、薛宝琴、探春等人的作诗才华也不弱,但在这方面还是都被林黛玉比下去了。

其实,原着里香菱本来想让薛宝钗教她作诗,薛宝钗婉拒了,香菱随即才去找林黛玉。

薛宝钗不教香菱作诗,当然不是因为她不关心照顾香菱。

而是因为,在薛宝钗看来,女子作诗不是什么正经事,甚至不是男子的分内之事,男子应该读书明理辅国治民,女子应该以纺绩、针黹作为身心的本等,若是成了亲便是做一个贤内助。

何况,香菱是薛蟠的妾室,薛宝钗认为自己不应该教哥哥的妾室学作诗这种不正经的事,薛姨妈若是知道了会不满。

薛宝钗是个理性的人,林黛玉则是个感性的人,而作诗自然是感性的东西,林黛玉自然也就愿意教香菱了。

虽说薛宝钗没有亲自教香菱作诗,但香菱拜了林黛玉为师后,作诗作得像是走火入魔,薛宝钗也并未干涉,她容忍了此事,没将此事告诉薛姨妈,就已经说明她对香菱关心照顾了。

贾芸看向晴雯:“你喜欢诗吗?喜欢的话,到时也让你跟着香菱一起拜师。”

晴雯忙道:“可别,我才不喜欢诗呢,更没有作诗的天分。”

让她读书识字就够难为她了,若还让她作诗,那可真是要了她的命了哦!

香菱来了兴致,对贾芸道:“王爷,你读书读得好,还会写曲词,想来你也一定擅长作诗吧?要不你眼下就作一首?”

贾芸笑道:“本王就不作了,不过眼下本王倒是想到一首宋词,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你是否知道?”

香菱道:“不知,王爷念来听听?”

她连诗都看得不多,更别说词了。

晴雯道:“香菱,你放肆了,胆敢让王爷念词给你听!”

香菱尴尬起来,忙对贾芸道歉:“王爷,我错了。”

贾芸对晴雯笑道:“你让本王唱曲给你听的时候,怎么不知自己放肆了?眼下香菱让本王念词给她听,你便知放肆了?”

晴雯:“……”

贾芸对香菱道:“本王念给你听便是。”

香菱眉开眼笑:“谢谢王爷,王爷真好。”

晴雯在心里骂了一句“小蹄子”!

贾芸拿起酒壶喝了口酒,看着夜空念了起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在华夏,写月亮写得最好的古代诗人无疑是诗仙李白,《月下独酌》、《关山月》、《静夜思》等等都是写月亮的经典之作。然而在贾芸看来,写月亮的所有诗词,最好的一首便是苏轼的这首水调歌头。

“这词写得真好!”当贾芸念完,香菱情不自禁赞叹,还不忘补充了一句:“王爷果然是个读书读得好的,这样一首词都记在心里了。”

晴雯又在心里骂了一句“小蹄子”。这首词很好吗?她不大听得出来,但她已发现,香菱才在贾芸身边做了十几天的丫鬟,就已在贾芸面前不怎么拘束了,还会奉承讨好贾芸了。

雪月风花过后,贾芸沉思起了铁马秋风之事。

他已经夺取长安营一个多月了,天治帝到现在还没下令让长安营去征讨水家。而根据他之前的预料,一旦他从云家手里夺取了长安营,天治帝便很可能将长安营派去征讨水家的。

贾芸认为,天治帝到现在还没这么做,应该不是在于他即将在八月初八大婚,而是另有他因。

事实上,有三个原因,一是长安营还需要继续整顿;二是派去征讨水家的官兵已经很多,连外火器营都派去了;三是,天治帝在防止东平郡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造反,留着长安营以便随时征讨这三家。

“王爷,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了?”晴雯见贾芸沉思半晌没再说话,忍不住问道。

贾芸没回答,站起身道:“我们下去吧。”

就在这时,楼下有一名王府护卫大声召唤:“王爷,曹威曹大人求见,说是有紧急圣旨!”

曹威竟突然跑到长安城传紧急圣旨了?

贾芸立刻便意识到,长安营应该是要出征了……

红楼武状元》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红楼武状元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