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乒乓人生 > 第449章 奥运会

第449章 奥运会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本届奥运会举办地。

作为一项体育赛事,奥运会有着其他任何体育类相关活动都无法比拟的独特地位,它周期最长,规模最大,耗资最大,参赛人数最多,赛程时间最长,场面最大,重视程度最高,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最”,还可以举出几十上百个出来。

它就是母庸置疑的蓝星第一体育盛事。

所以对于华乒的选手们来说,奥运会也是跟世乒赛或者乒乓球世界杯完全不同的体验。

在这里,乒乓球只是无数项目中的一个,而看起来人数众多、群星闪耀的华乒众将,也只是无数体育明星中的一小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起眼。

无论是跳水、体操、举重、羽毛球这些华国同样称霸世界的项目,还是篮球、足球这类华国虽然不强但是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却足够大的项目,其参赛选手都有充分的底气与华乒众人一别苗头。

当然,以上说的只是客观情况,并不代表华乒选手真要出去跟人家争个高下。

事实上,当华乒众人跟随华国运动员大部队入驻奥运村后,就非常低调的进入了全封闭集训之中。

本次奥运会,乒乓球项目放在整个比赛总赛程的中段,这让众人有非常充分的时间来倒时差、调整状态,研究对手。

在封闭集训的第一天,教练组就拟定了本次封闭特训的总体战略:混双为重,男双女双次之,男单女单为轻。

这并不是不重视单打,而是因为,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根据过去一年来的实战检验,教练组认为华乒在单打方面翻车的可能性极小。

原本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樱花国的山野美亚和尹川迷马曾经在女单项目上给华乒制造了不少的危机,但是随着今年下半年来临,华乒女队小将汪昱、申莎、陈桐、尹迪等人开始飞速崛起,并连续在各站公开赛上击败樱花国女单一姐尹川迷马。

至此,女队队内新老选手之间算是形成了极其微妙而激烈的内部竞争,老将们虽然内战成绩比年轻选手更好,但在外战时,尤其是面对尹川迷马这名选手时,战绩反而不如年轻选手。

于是在下半年的最后几个月里,似乎是受到了年轻队员的刺激,老将top3的金灵和柳雯也开始小宇宙爆发,在最后几站公开赛上连胜樱花国主力选手,唯有老将朱玲玲在这个过程中有些掉队。

但即便朱玲玲掉队,也不能说是她打的不好,或是不努力,而是因为她的技战术体系本身就是走的防守反击路线,偏偏在当前乒乓球全台进攻的最新趋势下,她的打法已经落伍,所以她没办法,毕竟打了几十年了,总不能让她在奔三的高龄再去从基础上搞技改。

总之,别看男队这边王超好像和白峰林笠争得火星四射,但真要说起来,女队那边才真叫做你死我活的竞争。

在队伍出征墨西哥之前的最后一次队内考核成绩统计时,女队那边公布出来的数据显示:主力老将和主力小花之间的内战成绩极为惨烈,大概是一个四六开的样子,老将稍稍领先。

而在外战成绩上,反倒是小花们的成绩好于老将,也是一个四六开的样子。

所以最终奥运女单人选的选择上,王文栋作为女队总教练,硬是没敢直接点名,不是他没魄力,而是他真觉得怎么选都不对,本着对队伍负责、对华乒负责的原则,他选择求助于蔡国栋。

蔡国栋原本没觉得这事儿有多难,可等到看完全部的数据统计和过往战绩统计,华乒总舵主也傻眼了,不得已干脆召开了全体教练组会议,大家整整讨论了一天,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东西,进行了极其微妙和艰难的权衡与抉择,才最终定下名单来。

往年的奥运会,通常都是毫无疑问的选择老将为主,唯有当老将人数不够时,才会让年轻选手增补进来,而这一次奥运会,明明女队内部五名老将都还健在,且都还在当打之年,但最终,教练组居然派出了两名老将加两名年轻选手的组合,可谓是华乒成立以来第一次。

也可见此次女队内部抢班夺权之激烈。

最神奇的是,汤圆圆赫然在列。

这当然不是因为她单打成绩有多好,而是因为奥运会有一个很恶心的规定:所有的双打选手,必须从单打报名选手中选出。

事实上,这是奥运会在乒乓球项目上多年来一直都有的规定,其原因一目了然,自然是为了限制华乒。

很久之前,华乒的混双、男双和女双选手都是专项专练的,并不参与单打,比如如今华视官方体育频道的女解说易景,当初就是专项的女双选手,也成功的拿到了女子双打的世界冠军。

而如今湾岛主教练蒋培荣,当初做选手时,之所以能与华乒女选手搭档拿一次混双世界冠军,也是因为那名华乒女选手是专业的混双选手,蒋培荣的夺冠,属于典型的被大老带飞。

华乒有全世界最深厚的板凳厚度,有无数后备人才,只是因为高手太多,所以那些后备人才都没机会去国际赛场上扬名立万,对于这些人而言,专攻双打其实算是一条不错的出路,既可以分流人才,也可以物尽其用,还能让华乒的主力层专注单打,不至于分心。

但国际乒联新规一出,这条路就断了,明明华乒有一大堆人想要比赛,却偏偏要让本就比赛任务繁重的主力选手再去分心练习双打,可谓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这规定其实没啥合理性,属于典型的没事找事,但没办法,因为所有的外协会都举手支持,所以华乒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毕竟这些年来,华乒早已习惯了国际乒联的针对。

这些事情说起来其实有些憋屈,华国体育一直走在一条艰难的路上,弱势项目上被人欺负也就罢了,可强势项目上还要被人欺负,确实让人有些愤满。

对此,只需要换个角度想想,就能心平气和:那些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正因为华乒连续经历了“改发球规则”、“改乒乓球口径”、“改乒乓球材料”、“21分制改成11分制”等诸多风波,所以如今才会愈挫愈勇,变成现在这种无论你怎么针对我都屹立不倒的模样。

中过的毒多了,就会变得百毒不侵,反而浑身都没了破绽。

Ok,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女乒最终选出来的四名选手分别是:老将金灵,老将柳雯,小花申莎,小花汤圆圆。

其中,金灵和柳雯是靠实力杀出来的,她们入选,实至名归。

而申莎的入选,其实经历了非常艰苦的内战,因为在队内综合评定时,她与汪昱的分数几乎完全持平,所以到最后连蔡国栋都没法子,只能临时给她俩加了一场内战,谁赢谁上。

最终是申莎以4:3的局比分极其艰难的击败了汪昱,得到了这个名额。

至于汤圆圆,就完全属于命好了,她如果想要出战混双,根据规定,她必须是单打选手之一,所以,她得到了最后一个名额。

当然,她并不需要真正参加单打,因为奥运会的规则是3+1模式,三个正选,一个替补,只要正选球员不出意外,替补是不需要出场的,偏偏乒乓球运动很难出意外,所以历年来,这个替补名额都是来奥运会上见世面的。

也是在这种时候,汤圆圆才更加感觉到了王超的好,毕竟她亲眼目睹汪昱和申莎火星撞地球一般的激烈竞争,她还知道惜败的汪昱当天晚上哭了一夜,第二天起来眼睛都是肿的。

这样来之不易的名额,却阴差阳错的落到了自己头上。

她甚至觉得汪昱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于是为了队内和谐,当天她主动请汪昱吃了顿丰盛的夜宵。

男队这边,名额就比较一目了然了,正选队员是孙天龙、罗九和王超,替补选手则谁也没想到,既不是白峰,也不是林笠,而是才15岁的范小东。

所以说,别看女队那边年轻选手闹得欢,可最终年纪最小的选手还是来自男乒啊。

aiyueshuxiang.com

你要问林笠和白峰为什么没有怨言?

那是因为,本质上说,白峰和林笠对奥运会的具体期待目标,其实跟女队诸人是不一样的。

对于女队的年轻选手而言,“参加奥运会”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足够荣耀了,所以她们先不考虑在奥运会上能打成什么样子,先把名额拿到手再说。

但林笠四年前是去过奥运会的,当时罗九还在堕落,白峰还未崛起,所以林笠是以正选队员的身份,跟孙天龙和萧飞一起去的,他对于“参加奥运会”这件事情本身是没兴趣的,他只对“奥运会拿牌”这件事情有兴趣。

如今华乒男队局势已经分明,林笠自知不是孙天龙、王超和罗九的对手,当他认清这一点的那一刻,他对奥运会的执念就已经消散了。

至于白峰,他倒是没参加过奥运会,但他性格中本就有极为执拗、桀骜不驯的一面,即便一次次被王超击败,即便最近还被虎克和武力击败,但他依然志存高远,在他看来,如果要参加奥运会,那么目标只能是冠军,他对于“参加奥运会镀金”这种事情,本身也是排斥的。

“既然今年我不是你们的对手,那我就干脆不上,我继续苦练,我才25岁,四年之后我还能打,到时候我要一步登天,直接夺冠。”——这便是白峰的真实想法。

所以范小东其实跟汤圆圆一样,也是一个被馅饼砸到头的幸运儿,他不争不抢,不抱指望,最终却莫名其妙的拿到了名额,虽然只是个替补,但能够公费旅游去涨涨见识,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事实上,在华乒对外公布大名单的时候,秦华昌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老秦在位的时候,千方百计算计王超,不惜违背良心,不惜被何敬平指着鼻子骂,就为了给范小东争取一点渺茫的机会,可最终算来算去一场空,相当于白送了王超一个混双名额。

结果等到他离开华乒,放开心怀,再无所求,反而这名额又莫名其妙从天上掉下来了。

这让他忍不住有些好笑,又有些自嘲,越发觉得自己做教练的那些年,是不是有些过于计较了?

Ok,说完了单打再说双打。

事实上,越是小比赛,越是允许任意报名,而越是大比赛,越是在名额上卡得死死的。

这一方面是为了精简赛程,免得臃肿,另外一方面,依然是为了限制华乒。

比如男双和女双,如果不限制报名,你信不信华乒分分钟给你搞出七八个世界级的组合出来?

毕竟板凳厚度在那摆着啊。

所以,为了制造更多的偶然性,为了让华乒出现更多的意外,从很多年前开始,奥运会就规定,双打项目每个协会只能有一对选手。

因此本次奥运会,男双只能是孙天龙和罗九搭档,组成“田螺”组合。

孙天龙最好的搭档自然是萧飞,但萧飞不参加单打,也主动拒绝了做单打替补,那么孙天龙只能退而求其次。

他倒是也考虑过王超,奈何王超已有男单和混双在身,他目前的体力,身兼两项已经让蔡国栋有些担心了,他是万万不可能身兼三项的。

至于女双,则让很多人都表示意外,因为并不是金灵和柳雯的老将组合,而是柳雯和申莎的新老组合。

世界排名第一的大满贯选手金灵主动放弃了女双,因为她一直被外界称为“史上最水大满贯”,而她的真正实力,也确实在女乒中并没有绝对优势,所以这一次她要专攻单打。

她虽然不指望学习龙队冲击双圈大满贯,但她也希望能够拿下奥运会女单两连冠,追平女乒某位前辈的记录。

所以华乒在奥运村的封闭特训,眼下的重中之重只有两个。

第一,巩固混双的优势局面。

第二,把男双和女双练出来。

实际上,压力还是很大的。

毕竟,孙天龙和罗九此前并未配过,而申莎和柳雯此前也没配过。

好在这两对组合的单体战斗力都足够强悍,而且从各人的技战术特点来看,也很符合配对标准。

孙天龙和罗九有着完全溢出的控球能力,但他们的风格截然不同,所以在控球球方面并不存在“技术浪费”的问题,相反,孙天龙的反手缺乏杀板,而罗九的反手弹击却比正手威力更大,所以他俩搭配时,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把罗九当成左手将来用,这样的话,一左一右,就成了双打的绝配。

至于柳雯和申莎就更典型了,柳雯一直都是绝对的速度流选手,她有最快的球速和节奏,但在力量和旋转上一直有所欠缺,而申莎却有一板媲美男选手的正手杀板,她俩搭配起来,柳雯完全可以把申莎当成自己的老搭档萧飞,配合模式几乎是一样的。

所以,你们看到这里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没来墨西哥城的萧飞被连续cue了两次……

只能说,世界公认的双打第一人,就是这么有牌面,跟男选手配合就是男双世界第一,跟女选手配合就是混双世界第一——当然,后面这个世界第一已经被某个作弊狗抢走了。

……

而到了这一刻,一直在隐隐担忧着某件事情的王超,也终于真正放下心来。

他记得很清楚,前世正是混双入奥的那一年,奥运会单打名额被奥委会从三个砍成了两个。

他这些天一直在想,如果这次奥委会也出这种事情,自己该怎么办?

他其实有过主动退出的念头,毕竟,自己已经抢走了师兄的世乒赛冠军,又发过誓不跟孙天龙战场对决。

那么,把实现大满贯的梦想后延四年,似乎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样子?

在有了这样的念头后,王超才蓦然意识到,他或许直到这一刻,才终于摆脱了前世经历对自己的影响。

穿越过来后,他一直很着急,他非常努力,争分夺秒,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大满贯,他所求的,自然不是一个“最快大满贯”的虚无记录。

他只是一直都很怕,但他不敢细想,因为根据墨菲定律,自己越担心什么,什么就越会发生。

他怕自己某天一睁眼,发现只是一个梦,自己并没有一具如此完美而且健康的身体。

他怕自己某天会在比赛或是练习的时候忽然出事,就跟前世一样,手腕粉碎性骨折,被迫放弃他所热爱的运动。

而在去年见到意外双腿骨折的范平南之后,这种隐隐的恐惧变得更甚,也让他在竞争奥运名额的路上走得越来越快,算计得越来越多。

他做得当然不能说错。

包括在世乒赛上击败师兄罗九,亲手击碎罗九七年的执念,自然也不能说错。

毕竟运动员在场上就是要全力去拼搏。

但他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有几分不近人情。

只是,他依然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夺冠的机会,因为他真的有点怕。

“或许我的宿命就是无法实现梦想呢?”

“或许我今生的路依然是华乒教练呢?”

“如果我真的在奥运的决赛场上遇到了龙哥,如果龙哥不让我弃权,我该怎么办?”

“如果输给他,那我今年一整年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但如果战胜他……那我岂不是在击碎了师兄的梦之后,再一次击碎了龙哥的梦想?”

“他俩都是不可能撑到下一届奥运会的啊……”

“而我却还有至少十年的时间,那么,我凭什么这么急?”

“就因为潜藏在我心里的那一点恐惧吗?”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王超是非常非常聪明的人,越聪明的人情绪越敏感,也越怕去挖掘自身某些深刻而微妙的东西,他天天算计别人,却极少审视自身,因为他怕挖出一些他自己不能接受的黑暗面,就如同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榨出皮袍下面的小来”。

在到达墨西哥,进入奥运村,确定了整个赛程的这个深夜,他才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些关于人生、关于梦想的虚无缥缈的事情。

他意识到自己正在渐渐融入这个世界,前世的影子正在从自己身上澹去。

刚来的时候他是疏离而澹漠的,可现在他是真诚且融入的。

以前他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现在他成了这个世界的当局者。

他已经可以很自然的接受王梅这个便宜老妈,在老妈结婚那天,他可以很自然的叫托尼老师一声爸爸,他对何敬平这个老师有真实的孺慕之情,对罗九这个师兄也有真诚的友谊。

他记得前世华乒也有一条龙,但他所接触的孙天龙依然是个有血有肉的独立个体,或许与前世那人有相似之处,但终究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即便是天天算计他的老秦,他此刻想到的时候也忍不住露出微笑,觉得有些温暖。

这一夜风平浪静,窗外有星光,墨西哥城的夜晚凉爽而静谧,躺在床上,偶尔能听见极远处有一些不那么遵守纪律的外国运动员正在大声笑闹,或许还在喝着酒吃着烤肉。

没有人知道,这一夜王超与自己达成了和解,真正从内心深处平静下来。

他已经不急了。

或者说,他已经不再那么看重胜负了。

从此刻起,他依然会努力去打好每一场球,竭尽全力去求胜,这是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的素养,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即便输了,应该也会心平气和的接受。

即便不是输给罗九和孙天龙,而是输给虎克、林梓君、皮克、莫拉德、水鸟鹰,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我可不想变成老秦,什么事都斤斤计较,最后累出病来。”王超最后这样想道:“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所以我只要真实的活着就可以了。”

王超承认了这个世界。

所以这也是他与世界的和解。

只可怜了老秦,大半夜的忽然被冥冥中的神秘力量cue了一下,连打了几个喷嚏,爬起身来喝了两粒感冒药,喃喃骂道:“这鬼天气,应该还没入冬啊……”

(抱歉,今天就一章啦。顺便给大家解释个事情,这阵子有很多读者留言说我六月份写不完,猜测我要烂尾什么的。

我想说,我之前也只是估计六月份会结束,并不是说要给出一个强制性的时间节点,事实上,我一直遵循的是剧情节点,我会把我上架时候计划好的内容按照一直以来的节奏保证质量的写完,不会刻意加速或者减速的。

所以,不会烂尾,大家尽管放心,毕竟我对自己写的东西挺有感情的,之所以预告结局,跟书的成绩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剧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自然而然的到了该结束的时间了。

如果再写下去,主角已经天下无敌,而且全世界都知道他天下无敌,这就连扮猪吃虎的剧情都没法写了,再拖着就是注水了,对不对?

当然了,为了人物和故事的完整性,在奥运会后还会有一段剧情,属于主角吊打全世界的部分,应该会很有趣,所以,请不要看完奥运会就开始养书,你们得追、追、追、追下去啊!

最后,好吧,我承认我错了,这本书六月份真的写不完了,估计七月份还得写好一阵子。)

------题外话------

感谢“滚动小川”的100币打赏。

乒乓人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乒乓人生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