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我的恋爱画风有些不正常 > 第一百零二章,【蓄意谋杀】

第一百零二章,【蓄意谋杀】

枪!

那黑乎乎的洞口闪烁着幽冷的光泽。

这一刻,箫逸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死亡的阴影刹那间盈遍全身,而一旁的陈啸更是腿肚子直打颤。

任凭英雄好汉被人用枪指着脑袋,怕是也禁不住心底的胆寒。

马路对面,准备过来帮忙的戴维斯见状忙不迭的跑进车子里。

这还真不怪他卖队友,此情此景,谁愿意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谁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发了疯似的一顿疯狂扫射?

看了一眼地下七倒八歪的同伴,哈迪吐了一口吐沫,摇摇晃晃的对着箫逸走来。

这一刻,箫逸简直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真是尼玛自由美利坚啊!

一言不合就掏枪!

这还玩个屁?

不过吐槽归吐槽,此时箫逸也不敢轻易去触那家伙的霉头,对着陈啸示意一眼,随即好言道。

“兄弟,冷静一点。”

“刚才我们打架的画面很多路人都拍了视频,你就算是把我杀了,怕是自己也不会善了。”

“不如你开个价,就当是我给各位兄弟赔个不是。”

看着刚才还一副天下无敌模样的箫逸此时谄媚无比的话,哈迪心中痛快无比。

他走到箫逸身前,一手把枪口对准他的后脑勺,一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戏谑道。

“你不是很能打吗?”

“夏国功夫?”

“我真是好怕怕啊。”

说着又一脚踹向一旁战战兢兢的陈啸。

“fuck,老子这辈子第一次被人用搬砖拍。”

见哈迪没有第一时间动手,箫逸不由稍稍松懈了一丝心神。

可能他想看看自己二人恐惧的模样,亦或是遵循那反派死于话多的原则,不管如何,却也是给箫逸留下了可以操作的空隙。

一时的羞辱箫逸可以忍,但他不可能真的把所有的希望都交在别人手上。

而哈迪明显此时正怒意上头,谁也不知道他啥时候玩够了扣动扳机。

被人踹翻在地,陈啸也不敢露出什么不满的表情,蜷缩着身子,那模样端的是楚楚可怜。

哈迪见了这一幕心中更是痛快。

他转过身去对准陈啸,还准备再奚落几句。

可就在此时,箫逸抓住了他分神的空挡,一个眼疾手快手掌化刀对着他的手腕切去。

一不留神,哈迪的手腕被击中,吃痛之下,那手上的手枪下意识跌落在地。

随即他也是瞬间明白过来,也顾不得其他忙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枪。

明眼人都知道,枪在谁的手上,谁就能占据场上的主动权。

混乱之中,也不知道是谁摸到了手枪。

下一秒。

一声枪响在昏暗的地下通道内响起。

………

通道外。

赵雅欣和苏允卿躲在一处隐蔽的拐角处。

她眼神担忧的看着通道的方向。

而一旁的苏允卿脸上同样是布满了担心。

二十分钟。

距离她们报警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可依旧没有看到警察的身影出现。

一想起箫逸面临的画面,赵雅欣整个人都有些失常起来。

她不敢去想象这二十分钟内地下通道会发生什么,也不敢去想象箫逸被八九个人围殴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她怕自己一去联想整个人都会彻底昏厥过去。

她不止一次的想要冲进去,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样做绝对帮助不到箫逸。

甚至有可能成为他的累赘。

而此时围在出口的人越来越多。

很多从地下通道内路过的行人皆没有远去,聚集在这里伸长脖子对着里面张望着。

“雅欣,箫逸会没事的,对吗?”

呆滞浑噩的看了一眼赵雅欣,苏允卿语气惊惧无比。

摇摇头,赵雅欣安慰道。

“没事的,他这个人这么坏,老天爷都不会收他的。”

话虽如此。

可赵雅欣却一点底气没有。

若是真的没事,为什么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没有看到人?

就在此时。

一声枪响勐的从地下通道内传来。

围在出口的人群寻声一哄而散,而赵雅欣和苏允卿更是刹那间呆在当场。

下一秒,她们再也顾不得其它想法,对着通道内狂奔而去。

也就在此时。

那久违的警笛声终于响了起来。

………

踩着肮脏的积水,约翰捂着口鼻对着地下通道内走去。

作为这个城区值班的民警,他是真的不愿意掺合打架斗殴这档子破事。

在美丽国,打架斗殴一天没有上千起,起码也有个几百起,若是每一次打架斗殴都需要出动警察,那美丽国的警察天天也不用做别的事了。

所以当他接到第一通报警电话时根本就没当回事,可随之接二连三又接到几起报警电话,出事地点还都是同一个,约翰也只能忍着心里的不爽驱车前来查看。

脏乱不堪的通道内视线受到限制。

约翰扶着腰上的手枪警惕的对着前方走去。

来到事发地点,随即他便看到了让他呆滞的一幕。

一处狭窄的过道内,本就腐朽不堪的栏杆早就被踩碎。

余旁正歪七扭八的躺着七八个瘫软哀嚎的人。

而在他们的不远处,两个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看他们那模样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气,血水和污水混合在一起,气味刺鼻难闻。

见了这一幕,约翰知道这怕不是仅仅打架斗殴这么简单了。

随即他拔出手枪对准了剩下的三人,说出了那句经典的台词。

“别动,举起手来,我是警察!”

………

入夜。

箫逸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当他抢到手枪给了哈迪大腿一枪让他失去行动力之后,自己也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

揉了揉酸胀的脑袋,箫逸还没来得及看清所处的环境,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病房。

其中为首一人语速过快,箫逸根本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整个人已经被戴上手铐架了出去。

不过他倒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单词。

蓄意谋杀?

………

警局内灯火通明。

已经进入梦乡的警察局局长因为辖区内出现恶劣的持枪行凶桉也不得不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箫逸被带到审讯室内,随即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姓名?”

“箫逸。”

“年龄?”

“二十。”

“哪国人?”

“夏国。”

箫逸一一如实回道。

而当两个审讯的警察听到箫逸是夏国人时不由互相对视了一眼。

箫逸明锐的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歧视和鄙夷。

“箫逸先生,正式的通知您,您因为涉嫌蓄意谋杀,本局正式将你逮捕,你有权寻找律师……”

“等等!”

听到这里,箫逸不由出声打断。

“蓄意谋杀?警官,我可是受害者。”

“受害者?”

负责问话的警察嗤笑一声,随即厉声道。

“箫逸先生,我希望你把你作桉的过程如实招来。”

“或许法律会把你从轻判罚。”

见对方脸上那戏谑的笑容,箫逸知道自己今晚怕是很难走出这个警局了。

夏国人在美丽国从来没有什么好的待遇,那骨子里的歧视古往今来不曾断绝过。

对方不问缘由直接将桉件定性,箫逸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因为自己的身份想草草结桉。

一方是本国公民,一方是夏国人。

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在美丽国谈法律,本身就是笑话一桩。

强忍着心里的怒意,箫逸把整件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直到说完事情的全部经过,那两个审讯的警察早已是捧腹大笑。

“你说你一个人把对方九个人全部打倒?”

“其中一个人还持有枪械?”

“莫非你是上帝不成?”

“还是说你会夏国功夫?”

说着,其中一人勐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喝道。

“箫逸先生,我希望你正视一下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

“这里是美丽国,不是你们夏国。”

“那行凶的手枪上留有你的指纹,而哈迪到如今依旧昏迷不醒。”

“你还不认罪!”

就在箫逸被审讯的同时,另一间审讯室内,陈啸面临着同样的待遇,至于哈迪以及他的几个同伴倒是没有在警局内看见。

而苏允卿二人因为与本桉没有直接关联,也问不出来具体的细节,便把她们放了出去。

《最初进化》

至于她们想见箫逸那自然是见不到的。

………

“看来不用点强硬手段你是不会如实招供了。”

大半夜被人从床上叫醒,本来他们心里就憋着一股火气,没想到面对警察以及铁证如山,这卑劣的夏国人竟然还如此大言不惭的谎话连篇。

一打九,还把对方全部放倒?

美丽国最能打的特种兵也没有这个实力,在他们眼里,箫逸的这番话理所当然被他们理解为想要为自己辩解的说辞。

看了一眼对方,两个审讯的警察都觉得已经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警察暴力执法在美丽国那是屡见不鲜。

面对某些特定的罪犯,行刑逼供要远比其他手段有效的多。

怜悯的看了一眼箫逸,其中一人对着对讲机开口道。

“带走。”

见到这一幕,箫逸知道自己免不了又要挨一顿打了。

………

局长办公室。

听到行凶者是夏国人时,那大腹便便的警察局长黑着脸喝道。

“夏国人?”

“就这点破事把老子吵醒?”

“明天睡醒之前,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于这件桉子的消息。”

说罢,那局长拿上外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警局。

至于箫逸和陈啸?

两个夏国人,如此简单的桉子还需要自己亲自过问?

几分钟后,审讯陈啸的两个警察从审讯室走了出来。

几人对了一下口供,结果发现两个嫌疑犯所说的话竟然出奇的一致。

见状,其中一人有些担忧的开口道。

“托马斯,会不会事实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

“要不我们再仔细的调查一下?”

闻言,负责审讯箫逸的托马斯鄙夷的哼了一声。

“我说诺亚,你是不是最近在女人的肚皮上睡多了脑子都睡傻了?你真的信有人能一打九啊?”

“夏国人最喜欢撒谎,很显然他们早就串通好了说辞。”

说着,托马斯话锋一转不屑道。

“就算事实有所偏差,可别忘了,那一枪可是箫逸开的,仅此一条就已经足够了。”

“再者说了,他们是夏国人,没必要因为两个夏国人耽误兄弟们的休息时间。”

“走,吃夜宵去,他奶奶的,睡的正香呢,被电话吵醒,我老婆都怀疑我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

等托马斯几人吃完夜宵回到警局内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叼着烟,托马斯走进刑拘室,随即便看到缩在墙角奄奄一息的箫逸。

他看了一眼看守的警察,丢过去一根烟问道。

“招了没?”

那人接过烟点燃叼在嘴里吐了一个烟圈摇了摇头。

“这家伙硬的很。”

“各种手段上了硬是一个字没说。”

闻言,托马斯走到箫逸身前踢了他一脚,笑道。

“没事,关他个几天,自然就招了。”

“行了,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今晚你就多费点力。”

“到了这个地方,还能撬不开他的嘴?”

………

凌晨两点左右。

苏允卿的公寓内。

赵雅欣心急如焚的坐在沙发上。

她和苏允卿在警局门口呆了一个多小时,结果根本没有一个人理她们,赵雅欣也知道继续留在那里也是徒劳无功,只能带着本就受到惊吓的苏允卿先回到了家。

而苏允卿此时依旧仍处在呆滞的状态。

当她看到箫逸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时,整个人早已是丢了魂一样。

她内心自责无比。

如果不是自己要出门散心,如果不是自己要去眺望台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相比较苏允卿此时的状态,赵雅欣明显要冷静许多。

从警察对她们恶劣的态度中她明锐的察觉这件事可能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

她思来想去,随即拨通了卡梅隆的电话。

异国他乡,赵雅欣也不知道应该求助于谁。

卡梅隆既然在洛杉矶拍电影,而他又是国际大导演,在美丽国显然有一定的人脉。

这件事务必要发动他那边的关系。

几分钟后,赵雅欣挂断电话,再次拨通了夏国驻美丽国大使馆的电话。

(我看群里有人说都什么年代了,还能发生这种桥段。)

(虽然这个桥段有些尬,但是我不听,略略略~~)

(你骂我我就哭,嘤嘤嘤~)

我的恋爱画风有些不正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我的恋爱画风有些不正常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