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我,元芳? > 第六百九十章 坑徐福的,是工匠

第六百九十章 坑徐福的,是工匠

“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厉害啊,尤其是还那么自信!”包拯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狄仁杰。

“你看我做什么?”

“她当初备考的时候就在你的大理寺,你教育出来的,我不看你看谁?”

“……”

狄仁杰发现没有办法反驳,可我以前也没有教她怎么搞后宫争斗啊,嗯,我自己都特么不会!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其实想要让包拯和狄仁杰支持江玉凤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

对,就是正常情况下,如果现在江玉凤有一个儿子,那么凭借着她曾经跟狄仁杰等人的关系,支持她并不是什么难下的决定。毕竟其余的娘娘也没有什么得民心的举措,其余的皇子也都还小,不存在什么党派,相比之下,这个曾经参加过科举的娘娘反倒是容易得到大秦文人们的看重。

问题是你如今孩子都生出来呢,根本就不具备参与争夺的资格啊!

结果倒好,你直接让曹正淳将后宫其它娘娘的武力都废掉了,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难道真想让文武百官支持你那个一个月之后才诞生的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

有一句话,叫做国不可一日无君,若非胡亥此时还坐在龙椅上,臣子们真不得马上就将新皇推上去,你这可倒好,还让群臣等一个月?

“玉凤啊,你让我们很为难啊!”狄仁杰看着江玉凤一副慵懒的模样,脑海中突然间回想起了她最初来大理寺的样子。

纯净的眼神,聪慧、机灵,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进宫之后吗?胡亥啊,也是真的没干什么好事。

江玉凤顿了一下,江玉凤当初为了科举可是在大理寺待了不短的时间,从这一点上看说狄仁杰是她半个老师毫不为过。也正因如此,江玉凤对于狄仁杰一直都很是尊重。

“狄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大秦?”

狄仁杰没有想到江玉凤会问这种话,那眼神中一闪而逝的精光彷佛又回到了曾经信心满满去参加科举的样子,这是又有了斗志?

“我希望大秦能够在保持盛世的状态下统一天下!”

“秦皇化龙登天灌注天道统一之力,也就是说,天下必然走向统一,那么狄公认为如今天下谁能够一统天下?”江玉凤如此问道。

狄仁杰跟旁边包拯对视一眼,包拯:“别看我,我其实也想听听。”

狄仁杰想了想回道:“当今天下局势已经颇为明朗,主要以大秦、唐国、明国为主的三方逐鹿之态。从国力方面来看,大秦最强,可是陛下无心战事已经错失了很多统一的机会,这一次大劫无论能否读过,估计都不会对局势有什么变化。明国方面国力受了重挫,可是朱无视算是个雄主,他的野心很大,但明国的国内局势限制了他的发挥,只有经过数年的休养生息,他才有能力继续进行统一大业。唐国的皇帝李治也是玩制衡的,只可惜制衡的关键在于两方的忠心,在神道中人毫无忠诚可言的情况下,他不打压就注定了成为傀儡的结局。只是神道中人有一个弊端,他们虽然在高端武力方面占据优势,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正经的将领,郭子仪失败离开唐国之后,再加上一票军中将领被清洗,军队已经没有了士气军心可言,这样是没有战斗之力的。”

江玉凤笑道:“所以狄公的意思是,近几年甚至于十年之内,大型战争都是不会发生的!”

狄仁杰坦然的点点头,“就是如此,唐国收拢军心重新培养将领需要时间,明国休养生息强化国力需要时间,大秦……如果这一次陛下驾崩了,那新皇成长也需要时间。”

江玉凤微微歪着脑袋,突然乐了,“狄公似乎还有一种情况没有说,如果胡亥这一次没有死呢?”

狄仁杰脸色一肃不过想想周围都是熟人,自己严肃给谁看啊,顿时表情一垮,“十年之后如果还是胡亥做皇帝,那我大概要辞官归乡养老了。胡亥那个德行是不足以应对激烈国战的,也就是说,如果到时候还是他做皇帝,那大秦大概率要在天下争夺中输掉。嗯,除非弄死胡亥,否则我还死撑什么呢?”

包拯没眼看,将弄死胡亥如此坦然的说出来,你狄仁杰了不起啊!

不过有时候你不承认都不行,以之前胡亥的表现来看,让他守着国力过日子的话也还行,可说应对激烈的多国博弈,呵呵,还是算了吧。

包拯自己想象了一下,如果十年时候还是胡亥的话,那估计自己得愁的少活十年啊。

到时候自己会不会一个没忍住亲自动手将胡亥捶死?

江玉凤似乎很满意狄仁杰的分析,接着问道:“既然如此,狄公为何不愿意多等一个月呢?毕竟这孩子一定会成为大秦的未来!”

狄仁杰捋了一下额间的碎发,这孩子怎么听不懂?问题不就在这嘛,你怎么肯定这孩子一定会……

狄仁杰和包拯的脑子出现了一瞬间的宕机,却见江玉凤轻轻将外衫脱下,露出细腻白皙的腰部皮肤,因为有了身孕的缘故,此时那肚子呈现撑起鼓胀的状态。但这并不是关键,没人会盯着一个孕妇的肚皮看,那是很失礼的,吸引两人的是江玉凤缠在,不,挂在腰上的那根龙骨。

龙骨!

当世敢如此称呼的除非你是真龙骨头,否则就只有一个,只此一个。

“龙骨不是……”

好吧,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龙骨被敌人抢走或者已经毁掉了,地下皇陵的那个远看是可以唬人的,但当近处仔细观察就必定是要被戳穿的。

一开始包拯等人还挺奇怪,敌人抢走了龙骨之后还弄了个假的在那支撑?这么有礼貌的吗!

如今看来……

“怪不得曹公公能够如此之快的晋级地榜,想来也是因为受到了龙骨中功德气运的影响吧。”

狄仁杰瞥了一眼曹正淳,能够跟绝无神刚正面的地榜高手,不可能是速成的,气运功德之类只能保证领悟方面不会落下,可是真气的积累却不能一蹴而就,这也是为何李元芳还是人榜的原因。

看来这曹正淳平时没有少做事啊,而江玉凤此举怕是也准备了很长时间。

包拯更直接一些,“你是怎么做到的?”

江玉凤没有什么隐瞒,此时此刻越是开诚布公就要越是容易获得支持,“玉凤虽然参加了科举,但终归是来自于武林,家父那江南大侠的名头虽然有水分可也有其独特的人脉。三教九流多有涉及,逢年过节也少不了各行各业来拜码头。玉凤耳濡目染也自然知道某些行业的规矩。”

“如工匠修皇陵这种事,尤其是奉胡亥的命令修皇陵这种事,那是只可能有一种结果的!不过真正的问题是,那些工匠就算最后想要逃走也不容易。因为殉葬的方式有很多,可以直接将他们锁在墓地中憋死饿死,也可以直接杀了扔进皇陵中。如果是前者还好,后者的话就只能人倒霉了。而玉凤得到他们认可的方式很简单,只需要撒撒娇求胡亥不要杀生见血就是了。胡亥不会听我的放过那些工匠,但他却可以为了哄我,选择憋死饿死的方式。这就相当于是给了工匠们活路!”

狄仁杰和包拯恍然的齐声叹息,这种行业‘秘密’他们之前也不知道,还真有那么一点隔行如隔山的意思。最有趣的是,这事其实手下的衙役们应该也是有知道的,可无论哪的衙役也都没有跟自己的上官说过!

人心啊……

江玉凤继续道:“其实拿捏那些工匠很容易,如果是别的皇陵就罢了,毕竟都是修建在别处。可是地下皇陵的关键是守护龙骨,所以这地下皇陵就在皇宫地下,而整个皇宫的防护阵法与防挖掘措施都是不可小觑的。如果没有玉凤的帮助,那些工匠可挖不穿宫墙!”

包拯点点头,“怪不得皇陵的秘密出口在宫门附近却并非在宫门之外,也怪不得曹公公是第一个发现他们的,恐怕曹公公对这秘密出口相当熟悉吧。”

曹正淳没有说话,江玉凤笑道:“那些工匠能够顺利逃走,也是因为我命人将他们送出去的,只是可惜,那些工匠终究逃不脱死亡的命运,竟然被徐福找上了。那徐福与玉凤想到了一处,不过他不进后宫,与胡亥接触的时间不多,没有办法在修建时有太多的动作可做,只能在宫外做文章。”

“你还真是大胆,就不怕那些工匠出卖你?”包拯皱眉问道。

江玉凤笑道:“玉凤天天陪在胡亥身边,怎么可能去见那些工匠呢?露脸的事都是曹公公去做,且也是以蒙面的状态。不过……那些工匠也确实没有出卖我们,嗯,估计是知道自己必死,所以刻意隐瞒了相关事情,然后坑徐福他们吧!”

人心复杂,恐惧虽然也能控制一个人,可古往今来,以恐惧御人从来都不是什么上策。

狄仁杰明白了前因后果,再一次看看龙骨与江玉凤的肚皮,突然间有些玩味的道:“如果,这浸泡在功德气运中诞生的孩子真是个女孩,你还真打算推她上位做女帝?”

江玉凤抚摸了一下肚皮,“那就要看朝野上下群臣要的是什么了,如果是真的为了大秦强盛,那是男是女有区别吗?”

我,元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我,元芳?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