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 第七百八十八章、经济衰退下的好机会

第七百八十八章、经济衰退下的好机会

“第二种思路是治理通货膨胀优先,即先推行紧缩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降低通货膨胀水平,但同时要牺牲更多的就业,然后推行扩张的货币政策,配合减税、私有化、产业升级等供给政策,联合推动总供给扩张,最终达到推动产出增加和就业增加的目的,这是戴卓尔内阁1980-1984年选择的策略。

这种政策的好处是将治理通货膨胀作为首要政策目标,有助于稳定通货膨胀预期,实际利率转正,进而稳定住人们流动性偏好降低的趋势,甚至由于失业率的高企,人们会增大流动性偏好,此时推行扩张的货币政策,并不会直接形成通货膨胀的局面。

但是过剩的流动性虽然能够暂时被人民的流动性偏好所吸收,扩张的货币政策制造的流动性毕竟是过剩的,这种过剩的流动性会寻求能够吸收它的领域来存放,而资产市场就是一个很好的去处。

因此,为了强力推行旨在提高效率的私有化改革,戴卓尔内阁启动了金融自由化改革,促使资产市场吸收了这部分流动性,直接表现就是股市价格上涨和房地产价格的上涨。

从数据看,以M2/GDP为衡量的流动性指标在1980年-今年有显着的增长,EM指标更是连年为正值,但是1982年之后并没有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而是出现了资产价格的显着上涨,这一时期实际利率均显着为正值,意味着流动性偏好已经稳定,且能够将货币供给所释放出来的流动性全部吸收,而不至于转变为通货膨胀。

无论采用哪种方式来治理滞胀,都会造成流动性过剩的状态,两者不同的是,就业优先策略将促使流动性过剩转向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优先策略将导致流动性过剩流向资产市场,在金融效率提高的情况下,后一种策略将大大提高投资水平,从而为经济的转型与升级提供良好的货币资金支持。

事实上,流动性过剩本身就是经济遇到拐点的一个反映,如何利用过剩的流动性进行产业升级、经济转型才是应对流动性过剩的根本所在,否则,不改变原有的经济发展方式和金融制度,只是企图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来维系充分就业,摆脱滞胀局面的可能性非常之小。

在1970-1980年的滞胀期间,实际经济增长率为20.2%,CPI上涨260.3%,货币加准货币上涨316.7%,从EM指标看,处于严重的流动性过剩状态,而1980-今年实际经济增长29.8%,物价上涨了88.6%,货币加准货币上涨了599.4%,从EM指标看,同样处于流动性过剩状态。

进一步,从货币加准货币/GDP的变化看,1970-1980年该比值从34.8%下降到了32.4%,而到1980年则上升为93.7%,这说明1980-今年的流动性要比1970-1980年宽松得多。

但1970-1980年出现滞胀,而1980-今年经济增长比较健康,这就说明,流动性过剩并不是导致滞胀的必然原因,也可能是经济在改革转型升级时的一个很好的货币条件。

由于出现了严重的滞胀情况,在1979-今年的宏观经济政策主要是在治理滞胀,对于流动性过剩,当局并没有将其作为政策目标,相反,却是按照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利用流动性过剩的局面推行了治理滞胀的政策,其中经济领域最主要有五项:紧缩的财政政策、大型企业私有化改革、金融自由化改革、弱势英镑政策和扩张的货币政策。

1、实施旨在提高产业效率的结构性紧缩财政政策……”

“行了,不是让你做经济报告,EM、GDP、M2、M4这些对我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你也给经济学家留点活路,要是闲得慌就写篇论文《从南若瑾吃奶量变化探讨英国经济》,简单说一句,你是否看好英国未来二十年的经济发展?”

“当然,我非常看好。”凯瑟琳肯定的回答道。

“如果有20亿英镑,你将会如何进行投资?”南易说着又补充道:“假设,20亿英镑当中有5亿是属于我们女儿的。”

“这个问题很大,我必须好好考虑,晚一点再告诉你答桉。”

“你慢慢考虑,现在睡觉。”

闭上眼就是天黑,睁开眼就是天亮。

次日,南易献媚且狼狈的给小公主喂完早餐,换了一套衣服,坐在花园里优雅的吃早餐、看报纸,不到八点,黄英子就来了博林城堡。

“英子,吃过早餐了吗?”

“吃过了,油条、包子还有一碗甜豆浆,老板刚从内地过来,他的早餐还没有做过本土化的改良。”

南易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煎蛋、火腿、培根,还有放在边上的一杯咖啡和一杯橙汁,总感觉自己的殷勤纯属多余。

“早上还是吃咸豆浆比较好。”南易嘴硬的说了一句。

“需要等你吃完再聊吗?”

“不用了,今天没什么胃口。”南易说着,把站在不远处的安娜·罗宾森女佣给叫到身前,“撤走,让马修给MISS黄倒杯咖啡过来。”

“好的,先生。”

“怎么看未来五年的伦敦商业地产市场?”安娜一走开,南易就问黄英子。

“不容乐观,金丝雀码头集团还要继续亏损。”

“真不是什么好消息,已经用了五六亿英镑,还背着这么多贷款,未来十年呢?”南易蹙眉道。

“进入新世纪之前,金丝雀码头很难看到收回投资的那一天,除非套现一部分。”

“那是不可能的,谁都知道金丝雀是个好项目,已经投入了将近六年的时间,现在套现根本不划算。熬,接着熬,一直熬到大盈利的那一天。”

南易发现当初投资金丝雀码头项目有点冲动了,虽然只需要投资五六亿英镑,将来就有很大机会收回过百亿,二十倍以上的回报听着不错,可中间要煎熬十几年,算上复利率和通胀,其实这生意并没有表面预期数字看起来这么美好。

若不是南氏在背后输血,这个项目很大概率会中道崩殂,资产十亿英镑的富豪来运营这个项目,不是破产就是中途股份被稀释的干干净净,大项目真不是这么好做的。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待伦敦的行情转好。”

“一大早,不说丧气的,给我来一点可以让人开心的话题。”

“开心的就是日不落资本的运营一切良好,我们对外的风险投资绝大部分都获得了丰厚的纸面回报,英国值得投资的企业,我们一家都没有错过,只要能投的都投了。”

“这个消息很振奋人心,小姑娘干得不错。”南易开心的说道:“假如有20亿英镑要在英国投资,你会如何进行分配?”

“煤、天然气、水力、机械、旅游业,具体分配比重还要深入的进行调查研究,南哥,你只是随口一问,还是有计划加重英国的投资?”

“有计划,未来两年,南氏会调集更多的资金来英国,你先做好准备,你说的五个领域,前四个我比较认可,至于旅游业,受政治、天气、疾病的影响太大,不可控因素太多,不要做远期与超远期计划,只做中期投资。

在回报预期上,最多十年就需要收回投资,至少要有五年的高回报期,不然计划就无须制定,哪怕你告诉我三十年之后有可能会获得千倍、万倍的回报也不行。

还有,可以关注一下运输领域,公路和内河,今年年底之前递交一份详细的调查和分析报告上来。”

“好的。”黄英子点点头又说道:“英足总有计划把甲级联赛变成超级联赛,会增加投入扩大其影响力,或许可以在这个方面投资一点。”

“我们不是已经投资切尔西了吗?靠,我一直都没关注过,也没有看到过这个俱乐部相关的报告,所以,凯瑟琳直接把南氏的股份给吞了?”

“哈哈,并没有,切尔西的情况刚刚转好,实际上凯瑟琳和上戸秘书长往里面贴了不少钱,每半年的博林控投报告里面都有说明,你大概是漏掉没看。”

“呵呵。”

黄英子说的没错,南易只是看财务报告里面没有再往切尔西投钱,就没继续关注切尔西具体的事务,他从未指望从切尔西身上盈利,原本当初收购它的目的就是给凯瑟琳打造人设,不贴钱就很好,盈不盈利他真不在乎,就算盈利也承载不了他的期待值。

和黄英子聊过之后,南易去了一趟博林控投,又和邓斯通沟通了一下。

“邓斯通,你对英国加入ERM怎么看?”

“我觉得这对英国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具体说说。”

“英国加入ERM[欧洲汇率机制]就意味着英镑要和德国马克挂钩,必须把汇率维持在2.773-3.13区间内,这会导致英国的货币政策不再独立,而是成为德国货币政策的被动跟随者。

联邦银行对抗通胀的策略是紧缩货币政策,德国这样做,英国央行也必须跟随;受到汇率机制的制约,唐宁街就不能随心所欲的通过印钞来刺激经济。

BOSS,我认为紧缩货币政策并不是解决通胀的好办法,各国央行在过去的八十年代对紧缩货币政策的热情,虽然有效控制了通胀,但调控的节奏简单粗暴,这就为经济衰退埋下了祸根。

前有冷战结束,华约各国都开始削减国防支出,降低了政府财政支出;后面,尹拉克入侵科威特,造成新一轮石油危机,两个月内原油从17美元涨到36美元/桶,这严重影响了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

货币政策、消费者以及政府支出都受到阻力,经济衰退必然会成为大势。

今年,东西德彻底的统一,东德人兴高采烈地投入到自由、富有的西德的怀抱,期望在西德工作并享受社会福利,相关的费用导致德国政府出现大规模的财政赤字。

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赤字会加剧通货膨胀。

在美国,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两个目标,保证低通胀和充分就业;而德意志联邦的目标只有一个,打击通胀,东西德的统一加剧了通胀压力,联邦银行一定会选择加息。

但现在正是其他欧洲经济体经济衰退时期,大家迫切需要降息。德国相较于其他国家的高利率会引起大量资金买入德国,其结果就是欧洲货币疲软,特别是里拉和英镑。

我看过数据,今年英国的失业率相较去年有所上升,失业的人员当中有不少背着房贷,购房者失业,自然无力偿还房贷,按照我们英国的传统,失业就会引发骚乱,而且矛头会直接指向银行,我相信未来一两年英国会有好几家中小银行倒闭。

银行倒闭会引起连锁反应,英国的经济会陷入危机。

假如英国没有加入ERM,面对经济危机可以通过降息来刺激投资和消费,但是现在已经加入,如果英国发生经济危机的时候,德国还处在加息周期之内,那英国降息将会导致英镑贬值,跌出ERM约定的汇率下限。

为了防止跌出汇率下限,英国也可以跟着德国加息,但这里又有一个问题,英国的按揭贷款利率通常是浮动的,如果央行加息,人民立即就会有还款压力,消费下滑对已经陷入衰退英国而言是雪上加霜,加息这条路也被堵死了。

不能降也不能加,英国就陷入了被动,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做空英镑,砰……”

邓斯通做了一个爆炸的手势,“英镑立刻就会大贬值,跌出ERM汇率区间。”

南易颔了颔首,说道:“你的推想有一个问题,联邦银行会不会因为政治压力而软化他们的立场?”

邓斯通否定道:“可能性不大,联邦银行独立于德国政府,有很大的自主性,79年成立ERM之后,ECU[可以理解为欧元的前身]就被提了出来,如果出现一种欧洲货币,就需要成立一家欧洲银行,这家银行会替代现在联邦银行的绝大部分职能,联邦银行的行长施来辛格未必想看到这一天的到来。”

“你认为施来辛格并不想看到欧洲货币出现?”

“是的,我是这么觉得。”

“那在过去的某个时间已经有了做多马克的好机会,而未来的某个时间又会出现做空的好机会?”

“是的,现在做多马克依然还有盈利的空间。”邓斯通说道。

“嗯。”

两人接着不再谈论ERM的话题,而是聊起了博林控投的业务。

离开博林控投,南易给斯嘉丽打了个电话。

“斯嘉丽,我们在量子基金有多少资金?”

“7000万。”

“量子基金现在谁在负责?”

“斯坦利·德鲁肯米勒,乔治全家已经搬去了伦敦。”

“嗯哼,在马克上我们有多少盈利?”

“不是太多,动用了3.5亿美元,盈利在25%左右。”

“我知道了。”

“我在忙,替我问候凯瑟琳。”

“我会转达。”

“啊哈,bitch,bye。”

……

之后,确保格鲁尹纳岛上的炭疽杆菌危机已经消失,南易登岛去视察了一下×档桉的研究进度。

×档桉的负责人叫罗杰·德尔加多,由于和《神奇博士》的第一任演员同名,又正好也是个博士,所以他喜欢别人叫他“Doctor Who”,神奇博士。

tsxsw.la

在实验室里逛了一圈,参观了装着各种渗人玩意的玻璃罐子,南易这才找到罗杰。

“博士,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亚当,我们要研究的是一个很复杂的课题,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会有很大的成果。”

“没有很大的成果,意思是说有小成果?”

罗杰的眼睛离开显微镜,回头看着南易说道:“无意中有点发现,在一次试验中,我无意中合成一种物质对消灭丙肝病毒有奇效,继续研究下去应该可以制作出一种针对丙肝的特效药。”

“So?”

“我没时间继续研究,我准备一份研究资料和样本,你派人来拿走。”

南易真想彼其娘之,丙肝是几百亿美元的大市场,在罗杰眼里居然是耽误他做正经研究的玩意,真是他奶奶的。

“OK,我会派人来接手,将来如果研究出特效药,专利利益分配需要你自己和接手研究的人谈。”

“不用,我对钱不感兴趣,我只需要你别断掉×档桉的经费。”罗杰无所谓的说道。

南易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想让我不断经费,你必须时不时的给我一点继续投资下去的希望。”

“你很快就能看到,只要你别浪费我的时间。”说着,罗杰又把眼睛凑到显微镜的观察镜上。

得,南易这是被送客了。

“OK,我马上离开。”南易耸了耸肩说道。

南易向来对有真本事和能给他赚钱的人保持足够的尊重,现在看来,罗杰不但有真本事,而且可能马上就会给他带来数百亿美元的利润回报,所以,罗杰对他的忽视,南易表示无所谓。

还没从岛上离开,他就给第三生物制药那边去了一个电话,让人赶紧来对接。

心情愉悦的离开格鲁尹纳岛,南易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凯瑟琳表现了他的男子气概,结果次日早晨的晨练,他居然喘粗气了。

这问题就大了,除了刚开始晨练的时候不适应,南易什么时候喘过粗气?

伦敦这里的南氏医疗团队马上赶过来给他检查身体,经过一番折腾,得出来的结果是身体十分健康,只是操劳过度,需要节制一点,最好休息一段时间。

这对南易来说不算是个坏消息,有了医嘱,他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歇一歇,说起来,他和凯瑟琳也差不多有七年了,再让他无节制的交公粮,怠倦期马上就会来临。

当晚,南易就睡在南若瑾的房间,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南若瑾趴在南易的胸口,在他的睡衣上留下了一摊口水。

笑了笑,南易把小人儿抱起来放到一边,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下床。

“M!”

走出南若瑾的房间,南易就碰到刚好从主卧里走出来的凯瑟琳。

“早,去游泳?”

“当然,游泳是最好的锻炼方式,一起?”

“不,我还是继续坚持我的锻炼方式。”南易挥了挥手,往主卧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头说道:“对了,早餐我想带凯特出去吃中餐。”

“我不能陪你们去,今天球队有比赛,我要早点去俱乐部。”凯瑟琳遗憾的说道。

“没事,你忙你的,今天我带凯特在外面逛逛。”

“OK。”

南易的早餐并没有吃成,南若瑾醒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等帮她洗漱之后,小人儿又马上闹着要吃东西,南易的早餐和午餐只能变成燕麦奶湖。

吃过东西,南易就带着南若瑾上街。

一连三天,南易都在陪伴女儿,交公粮之旅变成天伦之乐。

苏菲·马索是任性的,也是狂野的,南易初到巴黎的当晚就痛并快乐着。

虽然被磋磨的够呛,第二天,南易还是去了第九区的豪斯曼大道1117号所在的大楼,这栋大楼已经成了苏菲控投的资产,并命名为苏菲楼。

“约翰,最近怎么样,生活还愉快吗?”进入让·巴德的办公室,南易随意的问道。

“BOSS,很好,法国的带薪休假时间增长了,我有更多的时间去休假。”

让·巴德开了一个不痛不痒的玩笑,身为苏菲控投的掌舵人,让·巴德忙碌的时候会团团转,不忙的时候,可以随时去休假,根本不用去在意法律规定的休假时间下限,虽然法国的下限是大部分其他国家无法触及的上限。

“哈,真是个不错的消息。”南易坐到让·巴德的对面,随口说道:“听说现在法国人民又爱上预防性储蓄了?”

“是的,真是糟糕的消息,外来投资减少,出口贸易疲软,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受到了影响,很多家庭都推迟购买可持续性耐用商品[使用时长超三年的商品,比如电器大件,意指重大开支],经济寒冬要来了。”

“真是一个坏消息,约翰,在坏消息中,有没有什么好消息?”

“当然有,卫生服务业已经发展成为最具活力的家庭消费项目,因为它并不依赖于经济形势,而是依赖于社会保障和人口结构变化。

四十几年前,法国丧失了太多的男性劳动力,国家移民署的城里,大量的外来劳工来到法国,现实欧洲其他国家的白人过来,接着又是非洲黑人过来。”

让·巴德摊了摊手,“从巴黎公社时期,我们就掌握了罢工的传统技能,现在每年都要拿出来展示一下,弘扬一下传统文化,这让资本家……我们对任劳任怨的非洲黑人青睐有加。

六十年代经济放缓之后,不但没能把已经到来的外来劳工请走,反而有更多的非洲黑人进来,七十年代,见鬼,狗屎的大国风范,劳工还没送走,又接回来大批的非洲难民。”

让·巴德脸上的翩翩风度不再,狰狞和咒骂取而代之。

“外面的每年拼命进来,里面的拼命生,该死的新生儿补贴,不少黑人不工作,专心在家里生产,一年一个,十一年就是一支足球队,遇到好年份还能多生几个,前几天,我刚在报纸上看到有个黑人生了五胞胎。”

“约翰,把抱怨的话先放在一边,你大可以在休息的时候开着游艇出海,或者去你的葡萄庄园对着葡萄骂个够。”

“好吧,我进入正题。”让·巴德顿了顿说道:“由于新生儿以黑人为主,而且大部分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所以有不少新生儿都有南非洲的流行性疾病镰状细胞贫血症。

这些黑人不但有补贴,不工作也不会饿死,政府还会出面帮他们租下廉价公寓,当然医疗补助也少不了,这就引起了社会保障和人口结构的变化,刺激卫生服务业蓬勃发展,不管是巴黎公立医院集团还是和医疗相关的企业发展都不错。

苏菲控投在未来一年会在卫生服务业大举投资,很快我就会递交计划书上去。”

“嗯哼,对其他服务业怎么看?”

“带薪休假时间的增长会导致人民生活习惯改变,娱乐业和旅游业会大步发展,而随着城市化的不断深化,交通业也会崛起。

现在,旅游业的从业人数已经逼近汽车制造业,零售业雇员也多于建筑业和公共工程领域雇员。

从七十年代中叶开始,服务业一直在创造就业岗位,而工业从业人数骤然下降,如果没有服务业支撑,过去几年的失业率起码增加一倍以上。

将来,不管是哪个党派上台都需要面对降低失业率的问题,自然会扶持服务业的发展,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服务业和零售业领域的企业都是很好的投资目标。

比如:家乐福零售集团、普罗墨德零售集团、勒克来尔超市集团、新国界旅游公司、索迪斯联盟、凯捷咨询公司;

还有广告业的阳狮集团、灵智广告,又或者想要进入零售领域、主营木材业务的开云集团都会有不错的前景,值得我们投资入股。”

“不错的想法,我个人表示赞同,出份报告让情策委评估一下。”

“好的。”

“联合……”

南易一个单词刚吐出口就发现手腕一重,低头一看,一只婴猴趴在那里,鼓着深橘黄色的大眼睛盯着他。

“女孩还是男孩?”南易指了指婴猴,对让·巴德说道。

“女孩,我女儿,夏绿蒂,过来。”

随着让·巴德的呼喊,婴猴夏绿蒂一蹦两蹦三蹦就到了让·巴德的手里。

让·巴德揉了揉夏绿蒂的肚子,抬头对南易说道:“夏绿蒂很乖,平时我都会带着她来办公室,夏绿蒂,去玩。”

“带着女儿上班挺好的,可以让你的精神松弛一点,只是,夏绿蒂是玛丽公主玛丽·泰瑞斯·夏绿蒂?”

“是的,法兰西玫瑰,她很漂亮,配得上这个名字。”让·巴德看着夏绿蒂说道。

“你开心就好,晚上有没有时间?”

“有。”

“那好,晚上Bel to,指挥官街那家,不是市政厅码头。”

“OK。”

“不用送,我自己走。”

南易劝住要起身的让·巴德,独自一人离开苏菲楼。

下午,南易和苏菲·马索飞去了摩纳哥,悠着飞,悠着飞,不到一个小时就在普罗旺斯降落,然后转20路直升飞机,没一会就降落在蒙地卡罗机场。

摩纳哥太小,面积只有1.7平方公里不到,在国内还不及过去有些大生产队旗下的生产小队负责的种植面积大,东边放个屁,西边都能闻着味,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用来建机场。

“我们应该在五月份过来,那时候可以观看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下了飞机,苏菲·马索挽住南易的胳膊笑眯眯的说道。

“难道你没有来吗?”

“当然来了,可惜只有我一个人,我告诉你五月份我在游艇上晒日光浴的时候没穿衣服,我不确定有没有人看到。”苏菲·马索一脸坏笑的说道。

“呵…呵,在你把这句话当成玩笑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脑后发凉?不用怀疑,已经有一把枪对着你的脑袋,只要我的笑容收起来,扳机就会被扣动。”

苏菲·马索伸手扯住南易的脸颊,“哈哈,那你就继续笑。”

两人笑闹着走出机场,没有坐车,直接散着步融入到街面上的车流里。

摩纳哥富裕是人所皆知的,不过不是不足5000人的土着富裕,这时候的摩纳哥两极分化严重,富的流油,穷的卖血,不少惠民政策现在还没有实行。

不过,这里的富豪不少,满大街都是豪车,以跑车为主,也有不少人悠闲的散步或者遛狗。

“先在街上逛逛,还是直接上游艇?”

苏菲·马索有一艘游艇平底鞋3号就停靠在摩纳哥的海边,一不开心或太开心,她就会飞到摩纳哥在游艇上晒晒日光浴。

“不要,先去赌场。”

“可以。”

苏菲·马索喜欢去赌场,南易对她的行为却是一反常态,不支持也不反对,就因为苏菲·马索只喜欢玩老虎机,而且并不在乎输赢,更多的就是消磨时间,并没有掺杂太多的赌性。

不喜欢自己和身边人赌博,南易是怕赌性变得太重,并不是在意小赌会输掉的钱财,买奢侈品是花钱,吃美食也是花钱,既然玩老虎机能让苏菲·马索开心,又不会沾惹赌性,那干嘛要拦着?

没一会,南易两人就来到巴黎咖啡馆,再走几步又来到蒙特卡洛赌场。

这个赌场开业时间可以追朔到一百三十年前,有着两个提供给人装逼打脸的规定:访客要进入赌场必须身着礼服,而且还要支付入场费。

小国寡民破规矩,巨富、官员之子、雇佣兵、赌神,不论是什么身份都可以在这里打一波脸。

南易自觉离巨富还有一大段距离,所以逼就不装了,老老实实付了入场费,等进入赌场就换了两小筐硬币,和苏菲·马索两人直接就走向老虎机。

没急着开始玩,苏菲·马索先给他普及了一下老虎机的玩法,然后告诉他哪台机器快爆了,该往外面吐了,最后帮南易选定了一台有人玩的老虎机,让南易等着坐在老虎机前的男人输完。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