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 > 第98章马大华抬着尸体来了

第98章马大华抬着尸体来了

聋老太太是大院祖宗,有聋老太太坐镇,不怕许大茂不就范。

反正傻柱也废了,本着废物利用的心思,利用傻柱的死好好的大作一番文章,打压打压许大茂。

打定心思的易中海。

用质问的语气质问许大茂。

“许大茂,你知道自己错了没有?”

许大茂笑了一下。

脸上的表情十分藐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易中海一愣。

许大茂的认错态度与易中海心中所想的不一样,依着易中海的想象,自己这般口气质问许大茂,许大茂怎么也得跟自己撂挑子。

结果许大茂给他来了一句我错了。

一句话。

打乱了易中海的步骤。

“我错在跟你这么一个混蛋玩意住在了一个大院里面,我错在大院里面有你这么一个伪君子,我错在没有及早的把傻柱这个盗窃轧钢厂食堂物质的蛀虫早一步举报,我错在让轧钢厂损失了大量的物质。”

道德绑架的套路。

许大茂也会。

无非站在道义的角度指责别人。

许大茂头一扬,在环视了一眼众人后,把目光落在了易中海的身上。

“伪君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心里肯定认为傻柱的死跟我许大茂有关,是我许大茂害了傻柱的性命,对不对?”

易中海也如许大茂那样环视着众人。

他丢了一张感情牌出来。

街坊邻居的感情牌。

“要不是你中午当着工友们的面说傻柱抖勺,说傻柱盗取轧钢厂物质,傻柱会被枪毙?许大茂,傻柱跟你是从小长大的玩伴,你这么对待傻柱,你也太狠心了吧,怎么说都是一个大院的邻居。”

“我狠心?傻柱给我抖勺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傻柱狠心?傻柱给工友们抖勺让工友们吃不饱饭的时候你易中海这么不说傻柱狠心?傻柱被带走落个被枪毙的下场,是我许大茂的责任?是我许大茂让傻柱当着人家领导的面撂挑子不干的?是我许大茂让傻柱当着领导的面出言威胁领导说不给人家领导做饭的?”

许大茂将自己的话音提高。

有理没理体现在这个嗓门大上面。

易中海的鬼伎俩。

许大茂清楚。

无非是看到傻柱三天后被枪毙,想要以这个街坊邻居的感情牌给许大茂扣上冷血及害死傻柱的帽子。

易中海利用众人。

许大茂何尝也不是在利用众人。

“傻柱跟我是从小长大的玩伴,易中海,这话你相信?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许大茂被傻柱从小打到大才是真。”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

伪君子真会混淆概念。

一个就算的说词,便想推翻许大茂的实情,营造许大茂说谎的错觉给众人。

“易中海,什么是就算,明明就是真的,不信问问大家伙,我许大茂是不是被傻柱从小打到大的?”

许大茂的眼神中迸发出了一丝狠辣。

瞪得易中海莫名的心慌了一下。

“从小打到大又能如何?不过就是小孩子间的玩笑。”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半个月前我许大茂被傻柱打了一顿,起因是我许大茂没有给贾家人捐款,易中海,傻柱一个三十岁的人打我,这还是小孩子间的玩笑,是你眼睛瞎了,还是你把我们这些人都当做了傻子?”

许大茂的语气突然变得恨恨起来。

“不知道一大爷还记得不记得我许大茂十六岁那年与傻柱打架那一次,傻柱打得我在医院里面躺了两天。”

易中海脸色大变。

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当时的情况,你易中海不知道嘛?你他M的稍微有点人性,我许大茂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傻柱能做初一,我许大茂就不能做十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易中海怎么想的,你一个绝户,你想让傻柱帮你养老,现在傻柱要死了,你看好的养老之人没有了,你易中海就给我扣帽子,说我许大茂害死了傻柱,呸。”

一口浓痰飞向了易中海。

没想到许大茂不讲武德的用浓痰对付他。

易中海一时不慎中了许大茂的浓痰暗器。

“许大茂。”

“傻柱的死,其实是你易中海一手促成的。”

杀人诛心。

一句话。

让易中海脸色惨白。

这可是易中海的心病。

傻柱之死的关键就在于易中海让傻柱接济秦淮茹。

“贾东旭死了后,你的养老之人便从贾东旭变成了傻柱,你为了更好地掌控傻柱,让傻柱心甘情愿的替你易中海养老,你需要一个听你易中海话却又能帮到你易中海的人一起算计傻柱。”

人们的目光落在了秦淮茹的身上。

很明显。

许大茂口中的那个听话却又帮得上易中海的人就是秦淮茹。

“你把主意打在了秦淮茹的身上,你以秦淮茹一个寡妇养着三个孩子一个婆婆为名,让傻柱接济秦淮茹,你还做傻柱的思想工作,让傻柱背上了一个与寡妇不清不楚的臭帽子,为了让傻柱迎娶秦淮茹,你和秦淮茹两人联手坏了傻柱的相亲,一个背着傻柱去跟傻柱的相亲对象说傻柱的坏话,重点拿傻柱接济秦淮茹说事,对方来打听情况,相亲也就不了了之了,秦淮茹则在傻柱相亲的时候故意拿傻柱的裤衩子说事。”

众人释然了。

对于傻柱一直相亲却一直没有相成这件事。

院子里的老人,或多或少都能瞧出一些矛头。

傻柱工作不错,工资也高,四合院里面两间房子,这条件很多姑娘都抢着来,傻柱却偏偏被拖延到了现在。

若非许大茂揭秘真相,四合院这些人不太敢确定傻柱相亲不成和易忠海与秦淮茹两人有关。

太恐怖了。

难怪许大茂一口一个伪君子。

“贾张氏的嘴一开始并没有现在这么刁,以前也能吃下棒子面做的窝头,主要是傻柱这些年的接济,几乎天天都有,嘴慢慢就给养刁了,吃不下棒子面,她以棒梗说事,秦淮茹又以棒梗朝着傻柱哭穷,傻柱不忍心秦淮茹哭哭啼啼,便只能仗着自己的工作便利从食堂带饭,傻柱被判枪毙的罪名是什么?连续四年多盗取轧钢厂物质!他盗取的物质进了谁的肚?贾家人的肚子!易中海,你敢说傻柱的死跟你没有关系?你敢说不是你易中海一手促成了傻柱的毙命?”

易中海哑口无言。

任何的理由在许大茂所说实情面前。

全都是狗臭屁。

他变成了落败的公鸡。

蔫了。

打铁要趁热。

要把易中海彻底的干趴下。

“秦淮茹,你以为你是易中海的盟友,事实上你跟傻柱一样,都是易中海算计养老的炮灰,你知道你为什么进厂四年多却还是一个享受着特殊津贴的学徒工吗,是易中海在故意卡你,因为你一旦提升工级,傻柱就有借口不接济你,这不利于易中海的算计,所以他以自己八级技工的名头,让考核的考官故意给你打低分。”

“易中海,我老婆子跟你拼了。”

贾张氏奉命出击。

在贾张氏心中。

秦淮茹就得一辈子替贾家守寡,就因为不能转正,不得已在轧钢厂胡搞乱搞,贾张氏一直以为这是秦淮茹的责任,是秦淮茹笨,所以这么多年一直转正不了。

结果是易中海的算计。

要不是易中海算计,贾东旭至于死了还戴绿帽子?

贾张氏大战易中海的画面在众人眼前上演。

直到街道主任带着工作人员赶来,易中海和贾张氏两人厮打的场面才停了下来,后面便是换房等事情的延续。

在工作人员及四合院街坊的共同见证下,贾家与何家完成了房子的交换且何雨水给屋门上了锁。

四合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家家户户不能上锁。

说这是街坊们不友爱的体现。

何雨水屋门上锁这件事,换做往日,还真是一件毁四合院名誉的大事情,大大小小的禽兽肯定会要何雨水给出一个交代。但是有何雨水与贾家换房这件事在前面扛雷,何雨水给屋门上锁这件事便显得微不足道。

很多人都不理解。

何雨水怎么好端端的同意换房了。

事实上何雨水也不理解许大茂为什么让她同意与贾家换房。

谜底在街道主任离去二十分钟后揭晓。

换了房子的贾张氏与秦淮茹还在朝着何雨水显摆原傻柱房间不错的时候,七八个壮汉抬着一块门板冲进了四合院。

最前面的赫然是马华的姐姐马大华。

马大华一身孝衣孝裤,头上还裹着白布条子。

这是有老人驾鹤西去。

“你们是谁?怎么乱闯?”

刘海中觉得他应该站出来主事。

易中海这个一大爷蔫了的情况下,刘海中这个管事二大爷就得顶上来,更何况刘光天和刘光福两不孝子此时一左一右的护卫在了刘海中的两侧。

“我是马华的姐姐马大华,傻柱家是那屋?”

人们下意识的指向了贾家。

“抬进去。”

看热闹的人这才发现,门板上面赫然躺着一具尸体。

胆小之人变得浑身哆嗦,胆大之人也在强撑着身体。

有理没理不提。

单单这个抬着尸体的手段就够让你喝一壶的。

想要出头的刘海中瞬间选择了当乌龟。

出头也得看情况。

这人都死了,肯定是大事,这样的浑水刘海中可不会蹚。

尸体进门。

刚刚得了傻柱房子的贾家,立马变得鸡飞狗跳起来,老虔婆贾张氏,心机白莲秦淮茹,盗圣棒梗,小白眼狼小铛嗷的喊了一嗓子,宛如后面有狗在追的从屋里跑了出来。

笔趣阁

年纪最小的槐花,一脸天真的看着那个被抬在了炕上的人,不明白她妈、她奶奶、她哥哥和姐姐怎么跑了出去,而且还哭了。

易中海又被叫了出来。

他名义上还是四合院的管事大爷。

这马华姐姐抬着死人进贾家的事情,他这个一大爷于情于理都要出面,除非街道将他这个管事一大爷的名头给去掉。

有喜有悲。

悲的自然是贾家人。

前脚得了傻柱的房子,后脚有人抬着死人进了傻柱的家,关键还的求着刚才被贾张氏打了一顿的易中海帮出头。

晦气。

喜的自然是何雨水了,她总算明白许大茂为什么让她同意跟贾家人换房且更改档桉了,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马华是谁。

何雨水知道。

她晓得这是傻柱的徒弟。

只不过不明白马华的姐姐怎么抬着死人上门了,隐隐约约间,觉得这一切都跟这个接济有关。

果不其然。

还真跟傻柱有关。

“大华,有什么事情咱不能商量着来,你怎么还把死人给抬了进来?”

“易中海,你装什么湖涂?为什么把死人抬进来,你易中海不知道原因?”

马大华一脸愤怒,就因为傻柱接济秦淮茹这件事,害的好好的马家一夜之间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马华跑了媳妇,还的蹲二十年,马华的妈妈因为马华要蹲二十年这件事高血压上来,一命呜呼。

没别的意思。

想要讨个公道。

“马华蹲二十年,我妈死了,这都是傻柱害的,我把我妈抬到傻柱家,有错?”

易中海也不能说人家有错。

人死了。

出人命了。

这就是大事。

“我知道傻柱要被枪毙,但我妈她不能白死,我弟弟也不能白坐二十年,这房子我们马家要了。”

贾张氏和秦淮茹两人都不知道要如何描述她们此时的心情了。

好不容易换来的房子。

你马大华要了。

凭什么?

傻柱闯出来的祸跟我们贾家有什么关系?

你要找也只能找何家人。

何家人!

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贾张氏指着不远处看戏的何雨水道:“傻柱那个赔钱货的妹妹在那里,傻柱气死了你妈,你找何雨水那个赔钱货,你找我们贾家干嘛?”

天塌下来有大个顶着。

何雨水压根不怕。

人家找的是傻柱及傻柱的亲人,跟她这个与傻柱分家了的何雨水有什么关系。

要找也是找贾家人。

莫要忘记了。

贾家儿媳妇秦淮茹现在可是傻柱的媳妇,结婚证都扯了的那种。

“贾大妈,你这话可没说对,我何雨水是跟傻柱一样姓何,但我跟傻柱分家了,我们是两家人,至于你们贾家,你们贾家才跟傻柱有关,第一点,秦淮茹是傻柱明媒正娶的媳妇,傻柱闯的祸不找傻柱媳妇找谁?第二点,马家是因为傻柱接济这件事才落到现如今这个地步,傻柱接济的饭菜可就进了你们贾家人的嘴,不找你们贾家人找谁?”

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