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从1981年卫校开始 > 第135章 一个都不能放过

第135章 一个都不能放过

下山后,兰丽娟在同学们的陪同下被紧急送回了人民医院,她可是心跳呼吸骤停过的,需要紧急医学观察,耽误不得。

而陈棋则被留了下来,因为这次恶性事件还需要他的证言证词。

方老师在路上已经跟他口供一致了,他和兰丽娟就是被逼跳入山洪。

陈棋心知肚明,方老师这是在为自己脱罪,只要能证明村民们有罪,那她就没有什么责任了,毕竟该做的她都做了。

她亲自陪同学生出诊,在第一时间回公社报桉,做为一名带队老师,仁至义尽。

陈棋之所以答应得痛快,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产妇一家。

陈棋不想做圣母,对主一家的行为差点让他失去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仇不报那他也不用做人了,直接在山洪里淹死得了。

第二天,公社派出所里,趁所有人都在,开始了一场半公开审讯。

而公社从书记到小干事,还有人民医院的郭院长,卫校的蒋校长全部都坐着旁听,现场还有人民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徐安琴,平水卫生院的妇产科医生单丽。

陈棋则是跟方老师、边红恩、王闪浓坐在一起,现在他们既是原告又是证人。

被捆绑着双手的产妇一家,从产妇双方父母,到几个男性亲戚,几乎一网打尽,唯一没有被绑来的就是死者的丈夫,他在家料理后事。

当然他也是唯一一个支持陈棋他们,也没有在事后参与围攻的人。

山里人脾气野,被绑着了当然不服气,尤其几个钟头前还被人打了巴掌,所以一直都仇视地看着屋里的众人,特别是打巴掌的郭院长。

郭院长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往日的表情,拿着一只茶杯轻轻喝上一口,凡事莫不关心的样子。

也不知道之前瞪着眼咬着牙,二话不说直接轮起手掌啪啪啪打耳光的人是谁。

主持审讯的派出所同志敲了敲桌子,厉声问道:

“说说吧,你们为什么要围攻上门义诊的医生?态度最好老实点,我们的政策一向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产妇的公公头一歪:“我们没有围攻他们,我们只是想抓住他们好交给政府,因为他们医死人了。”

这话一出,方若男、陈棋、王闪浓、边红恩都是齐齐握紧了一下拳头。这也更坚定了陈棋要让他们一家付出代价的决心了。

yawenku.com

事到如今还在攀咬别人。

派出所的人显然也有点狐疑,

毕竟之前都是方老师他们的一面之词,而做为有正义的警察肯定需要双方证人证词,不想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所以他们也想趁着所有人都在,来个现场审问,秉公处理,好让大家心服口服。

“你说医死人的医生,是不是他们几个?”

说完,警察点了点陈棋他们。

“就是他们,他们医死了我媳妇,所以我们当时想抓住他们,让他们人个交待!最后是他们自己心虚了才跳的河。”

警察又转向了陈棋他们:

“你们说说当时产妇的情况,以及你们做了什么措施。”

边红恩当时在屋内,便首先发言道:

“产妇的第一产程从前一天就开始了,一直难产,这家人是第二天才来叫我们去出诊,当时我赶到的时候,产妇的宫口未开全,而产妇已经脱力,无力自我分娩,我紧急做了因道助产术。

可是后来我们监测到胎心减慢,胎动减少,这就是明显的宫内窘迫了,鉴于产妇的情况,我们的建议是做紧急剖宫产,但产妇一家极力阻挠,最后白白错失了最佳时间,导致产妇死亡。”

那婆婆一听就不服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诉道:

“政府啊,你们听听,这是人话吗?女人生孩子,当时她们要让两个大男人进去,我儿媳可是清清白白的身子,难道让这两个男人看光了?这是伤风败俗,要让我们吴家被村里人笑话死。

而且还说要剖腹产,说要把肚子剖开,然后把小孩子挖出来,这是想让我们死无全尸呀,我们祖祖辈辈下来,哪个女人是剖肚子生小孩的?这不是杀人吗?”

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懂了,这就是愚昧的村妇耽误了抢救时间,还认为是医生图谋不轨。

但这也让作桉动机浮出了水面,他们有了杀人的理由。

老太婆想不到自己的一番辩解,觉得自己家受了极大的委屈,却不料反而将自己一家人暴露了。

警察又看向了在座的两个妇产科医生:

“徐主任,单医生,你们怎么看?这几位小同志是否有医疗过失?”

徐主任是个风风火火的老太太,本来就窝着火,一听就拍了桌子。

“宫口未开,第一产程都没有结束,时间已经过去24小时,这就是难产的一个标志了,而且我刚刚也问过了,产妇比较瘦,骨盆小,如果胎儿头径大一点根本就没办法通过。

在我们人民医院里,这种产妇唯一的办法就是剖宫产,这一点,这几位小同志根本就没有处理错误,你这个老太婆太不讲道理了,人家是要救人,你为什么阻止?

什么你媳妇身子被看光了,真是笑话,这些城里的大夫什么样漂亮的女人没见过?为什么要看中一个大肚婆?再说了,在我们医生眼里只有病人,哪有什么男人女人?

你们就是愚昧、无知,最最可恨的,是你们的愚昧害死了一个女人和肚子里的孩子,最后却怪罪到医生头上,还逼得他们跳入汹涌的山洪中,你们还是人吗?”

产妇的公公大声喊道:“没有,我们没有逼他们跳河,是他们自己跳的。”

徐主任又拍了一下桌子:“放你娘的大狗屁,他们大好的年华,有什么想不开要自己跳河?”

陈棋这时候蹭一下站了起来,对着产妇的婆婆质问道:

“当时,是不是你喊的要我们一命偿一命?”

那婆婆是个没脑子的,脱口而出:“我说了,怎么了?我们只是说说气话不行啊?”

从1981年卫校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从1981年卫校开始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