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浮生如画待宛归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来往救人回,孰轻孰重

第三百三十四章 来往救人回,孰轻孰重

“我是浮归,碰巧经过这里。”

“你刚才命悬一线,是这位姑娘救了你。”扁思璇会了意,顺着她的话说道。

“久仰大名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方奕唐早就听过浮归的名字,对她深表敬佩。

宛归瞄了一眼扁思璇,她的情绪还未完全平复下来。本想让二人继续在此躲避,思虑过后并不妥当。

“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还是随我转移到其他地方吧。”

“去哪?”

宛归的脑海闪过诸多地点,但都被她一一否决,斟酌再三唯有宫商府最为合适,方奕唐的背景复杂,未得信任自己不能将他带进周府。

“去了就知道了,”她卖了个关子,“把随身之物带上,我护送你们离开。”

“那曾祖父!”扁思璇意识到不妥,话到嘴边硬生生吞了回去,自己不该挑破宛归的身份,“我们离开的话,我曾祖父怎么办?”

想起空荡荡的房间,宛归咬着嘴唇难以启齿,不想直白拆穿令人绝望的事实。

“璇儿,你曾祖父一定不希望你陷入险境,这里太不安全,以我一人之力,无法护你周全,我们先离开,好吗?”方奕唐开口劝道。

“上面的人都不见了,等在这里也会一无所获。”宛归递给她一把弓箭,“只有战斗才能减少受害者。”

扁思璇接过弓,回忆起自己曾与宛归说笑的场景,她笑言如果以后腾齐遭受战乱需要女子一同上场厮杀,自己就要选择弓箭,因为其它的冷兵器她下不了手,没想到一语成谶,她苦笑着脸,暗道苍天作弄。

宛归尝过苦,知道这种伤痛不是三言两语的安慰就能释怀的,唯有给予无声的陪伴。

魔兽闻着人的气味,凑到了地窖口,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三人,扁思璇吓出了尖叫,方奕唐立马抱住她的头。

三只魔兽长着尖锐的獠牙,尾巴粗壮,像极了远古恐龙,个头却只有成年老虎大小。它们目露凶光朝扁思璇走近,伸出舌头就想舔下她的脑袋,好在宛归看出意图,一个连环踢打得魔兽发懵,即使这样也没打消他们进食的欲望。

“方奕唐,帮她克服恐惧!”眼看魔兽源源不断跳进地窖,宛归瞧出端倪,扁思璇情绪低沉释放了太多的负能量,她召唤出大镰刀,与魔兽开始血拼,与妖兽不同,魔兽因为吸食人的精气神变得极难对付。

虽然阻拦了它们进攻的步伐,但宛归也累得够呛。方奕唐还未成功劝说扁思璇走出阴霾,为了保存体力,她直接布下天罗地网,困住了两人,这个本是用来捕捉敌人的法阵,现在反而成了防护罩。

任凭魔兽如何发狠冲撞都无法破开这个结界,因为宛归身上没有人气,魔兽并未攻击她,一只只都蹲守在地窖里,这一幕看上去倒像宛归与魔兽是一伙的。

异格格听从宛归的吩咐同周思空赶到周府,不知为何,这里同宫尚府一样都是红雾重灾区,两人好一顿折腾才清除干净府宅周边的红雾。

“小心点!”

好不容易清理出周府大门,推开门的一幕,两人瞠目结舌,里面比起舞阳有过之而无不及,红雾缠绕到看不出一丝缝隙,一时难以下手。

“这可怎么办?”异格格傻眼了。

正当周思空犹豫不决时,红雾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两人顿时提高了警惕。

一只蝴蝶翩然飞出,色彩斑斓,瞬间吸引了两人的眼球,可它出现在如此诡异的场景,两人自然不会轻易让它靠近,下意识躲开了。

“要杀了它吗?”异格格问道。

“别急,等等看。”

蝴蝶似乎看上了周思空,跟了两人几圈后,直接转变目标只追逐他一个。

“要不我把它吃了吧?”异格格再次开口。

周思空自然不能让他冒险,但也意识到不能让这蝴蝶绊住,但还未等他行动,异格格竟将它吞入腹中,

“你!”话没说完周思空就觉四肢乏力,脚上失去支撑的力量,同时地窖中的宛归也受到影响,蓬谷魂蝶的印记往外冒白烟,灼热感让其痛不欲生。

她的惨叫声吓得魔兽一只只都站立起来,竖起全身的毛发。

“你怎么了?”扁思璇被这变故惊得忘记了悲伤,好在方奕唐及时将她拉住,否则就要走出防护罩的范围了。

“好好待着。”宛归朝她喊道,疼痛感让她的表情变得扭曲,冷汗布满额头。

“千万不能晕过去!”她在心里默念着,一旦失去意识,天罗地网就会自动撤掉,扁思璇便难逃一劫。

周思空的反应没有宛归那般剧烈,但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一点玄法都使不出,胸前的印记还有轻微灼烧感,结合这些症状,他暗道不好,猜测那只蝴蝶可能是主姻缘的守月灵。

异格格明白自己闯祸了,忙使劲拍肚子想将蝴蝶吐出来,奈何一点用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你快去找宛归,她肯定也遭到了反噬。”

一提到主人,异格格更慌了,谁能料到这只蝴蝶如此重要,眼下哪能抛下周思空离去。想到这里他心一狠,用匕首生剖了自己的肚子。

周思空眉头紧皱,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找到了!”不顾疼痛,异格格着急将蝴蝶取出,可惜它已经窒息而亡。

异格格懊恼地抱着脑袋,本能反应让它对虫子馋得流口水,可什么都没主人来得重要,只要有所挽回,他万死不辞。

“不要做傻事。”

从他微小的表情变化,周思空猜出了大概,挣扎着想起身阻止,“宛归那么重视你,你不要让她余生都充满愧疚。”

“你不用劝我了,为了主人我什么都肯做,你要答应我一定要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异格格说完,不给周思空任何劝阻的机会,决绝地抽出自己的魂魄,

“告诉主人我无怨无悔。”话音刚落,魂魄便进入蝴蝶的身体。

这招果然立竿见影,周思空发觉自己的行动恢复如初了。然而宛归这边虽然停止了疼痛,但异格格的牺牲还是让她有所感应,心急如焚的她只想立马回去查看情况。

她怒视魔兽,双手不受控制燃起焱火,转眼间药庐就成了一片废墟,底下也烧出一个深坑,防护罩里的两人惊出一身冷汗。

魔兽被烧得连渣都不剩,扁思璇看得胆战心惊。

“我还有要紧事,不能再耽搁了,你们赶快随我转移阵地。”这回她不给两人开口的机会,自顾启动步碟,拉上二人飞速赶往宫尚府。

“浮归姑娘?”韩顾赞有些难以置信。

“大公子,浮归此次前来是想托付两个人。”她没有心思叙旧,长话短说表明了来意。

“姑娘对我们有大恩,我当义不容辞。”

“多谢,府上有高手坐阵,目前没什么危险,”她一眼瞧出姒律的法阵,“我还有要紧事,待处理完再来拜访。”

她来去匆匆,韩顾赞也来不及通知韩秋伊,转身招待二人。

“叨扰了。”扁思璇了解宛归的苦心,决定留在宫尚府。

方奕唐颇为感慨,上次自己还是匪徒如今倒成了座上宾。

韩秋伊姗姗来迟,甚感遗憾,姒律瞧出她的失望,从她身后变出一支荷花的花苞。

“可惜还未盛开。”韩秋伊接过花株,感慨了一句。

“这有何难。”姒律握住她的手,花苞闪过点点星光,应声绽放。

“好美”韩秋伊终于展露笑颜,姒律紧皱的眉头才得以舒展。

宛归的石头心脏跳得飞快,她一路狂奔,只要再拐两个路口就到周府了。

“救命,有没有人,快救救我啊……”

凄厉的呼救声让她刹住了步伐,调头往事发地奔去。

地上趴着一个姑娘,拖着断腿艰难往前爬去,妖兽齐刷刷伸出利爪就要扯断她的手臂,宛归甩出镰刀直接砍断了为首那只的头颅。

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妖兽变得极为暴躁,对视了眼神就开始围攻宛归,但它们哪是宛归的对手,不过数招都被她送走了。

“姑娘,你还能坚持吗?”宛归走近查看她的情况。妖兽出现在这里,那魔兽肯定也聚集了许多。

“多谢恩人。”女子披散着头发,双手轻轻抚摸着肚子,宛归这才发现她竟是个孕妇。

“我们先离开这里。”

“好”女子粗粗整理了头发,抬起头看向宛归。

陈佩琪!宛归心头一惊,怎么都没料到两人会在这样的状况下相遇。

“恩人?”陈佩琪看不见宛归面具下的惊讶,叫了她一声。

“没什么,你呆着不要动。”

腾空而起的铜片载着二人直奔宫尚府。宛归去而复返终于与韩秋伊见了一面。

“你”

“帮我照顾好她,待我回来再跟你解释。”

仅有的一句话却让韩秋伊激动了老半天。

待宛归赶到周府,便与周思空一样遇上满院子的红雾,但她知道里面定然隐藏了数量庞大的魔兽。还未等她有所行动,红雾竟一股脑朝她扑了过来。

“宛归,我们又见面了。”

听见来人的声音,宛归的心里咯噔一下,因材等在这里,莫不是周思空已经出了事?

“你在害怕?”

宛归没有应声,遇到因材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

她的默不回应在因材看来是怯懦的表现,话不自觉多了起来。

“你就没有后悔过吗?”宛归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魔神灭了人间后,没有男耕女织,没有欢声笑语,没有七情六欲,没有爱恨情仇,这就是你求得长生所期盼的生活吗?”

因材对此不屑一顾。

“一个人的独角戏演得过瘾吗?”宛归目光凌厉,句句戳中他的心思,“你当初为何惧怕成为一个残废之人?不就是担心白白浪费师傅师兄们的辛勤教导,学无所成吗?可是保住了手臂却要徽虚大陆沦为地狱,你真觉得这样值得?”

因材却是油盐不进,“难道一定要我牺牲才是应该?”

“不是非要你来牺牲,自救本无可厚非,可是凭什么搭上所有人的性命?害死了你师傅师兄弟,你所谓的功成名就要给谁看呢?”

“只要他们求饶,我就会放过他们。”

“然后苟且偷生者同妖兽和魔神大军一起举案齐眉吗?”宛归被气笑了,“堂堂除魔门派为了活下去背离宗旨,你们的老祖都得从棺材里蹦出来吧。”

因材的脸上没有了先前的得意,眼神也明显慌乱,宛归的话挑拨了被蛊惑的灵魂。

“你不用多说了,我绝不会背叛魔王大人。”

宛归并不死心,他却突然提到宫商府,“你这次误打误撞帮了魔王大人的大忙了。”

“什么意思?”

“你不是把人送进宫商府了吗?羊入虎口,你是大功臣啊。”

宛归闻言小脸煞白,怎么都没想到魔神会在宫尚府。

“是谁?”

她越着急,因材就越兴奋,“你先别急,这会赶过去也还不晚,你放心,我不会阻拦你。”

宛归自然不会相信他有这么好心,果然下一秒他又说道,“你的灵宠遭大难了,无双公子可救不了它。”

镜中投射了异格格此刻的遭遇,因材乐得直拍手,他就是要让宛归也体验一把两难全。

“我在生死权利和大义之间选择依附魔王大人,你现在也要在那个孕妇和自己的灵兽之间选择其一。”

宛归握紧了拳头,岂止是陈佩琪的生死,魔神既然在宫尚府,留在那里的人可都有危险。

“还有一件事,”因材打算再加一把火,“魔王大人曾经就在你的面前,只是你认不出而已。”

此话一出,宛归顿感胸口一阵疼痛,石头心脏越来越奇怪了。

“是不是很懊恼?”因材的嘴脸甚为丑陋。

他如此出言相激就是为了让自己自乱阵脚,宛归定然不会让他如愿。

“人固有一死,若为大义,又有何惧,我虽伤心但也不会屈服。”

她不再与因材多费唇舌,拿出家伙事就要干架,眼下只有打赢才能救人。

“你要想清楚,只要做出选择我就放你走。”

“不必,不论我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与你无关,更不应该在你的逼迫下做出选择。”宛归召唤焱火,势必将他再炙烤一次,看看能不能叫醒他的纯良魂魄。

即使因材警告她焱火可能烧着周府,她也没有迟疑,失去紫罗戗火,因材没有致胜法宝,不想再折损一次肉身,只能悻悻而去。

“几位道长,因材当真无救可救,我不会再手下留情,请原谅宛归越俎代庖,惩治恶徒了。”宛归朝上空一拜,瞬移到因材面前,早就做好再相遇的准备,她将手上的佛珠套在因材的头上,这可不是凡物,宛归日夜对着佛珠诵念经书,将玄力注入其中,就是为了克制冥域的力量。

“你卑鄙!”因材没有防备,吃了个闷亏,头上突如其来的禁制让他话都说不利索了,他试图摘掉佛珠,可手指刚一触碰就痛得使不上劲,任凭脑袋如何甩动也甩不出去。

“宛归,我不敢了,我求饶,你放过我吧。”因材开始感到害怕,魔神就要完全觉醒了,他不愿意也不可以在这时候死掉。

“太迟了。”宛归看透了他的口是心非,魔力深入骨髓,不死不消了。

“我要杀了你!”他还想负隅顽抗,一个箭步撞向宛归,只是宛归早有察觉,转身飞离,因材报复不成反而意外将佛珠嗑进额头,这一下误打误撞破了命门。

“不要!”肉身消散得太快,只喊出了两个不甘的字。

宛归感受到魔力的消散,长长叹息了一声,投靠了魔神的人无法诵经超度,大抵一辈子都聚不成完整的魂魄了。

解决了因材,剩下的问题也是棘手,先救异格格还是先回宫尚府?

浮生如画待宛归》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浮生如画待宛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