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 > 467 《功德换灵法》(求月票)

467 《功德换灵法》(求月票)

阮群羽所修的法门,名为《水火参同契》,源自于器宗,本就是镇派功法。

其特殊之处是可以修成‘水火同源’的神通,不仅仅可以用于斗法,使神通威力倍增;还长于处理各种灵材灵物,火炼水洗,提高器物品质。

可以说,炼器一道,就没有比这法门更好的了。

而这法门,顾名思义,得同时吞吐‘水火’两种灵机粒子。

……

剑符宗,《太上说本命剑符经》,乃是同修剑符两道。

其中剑道取‘金’属性灵机粒子,而符道则取‘木’属性灵机粒子,两者合一,可成就仙人。

……

万法宗,《如意归元诀》,这个就不用说了,取五行五气孕五脏之法,法力本身就是由‘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机粒子构成的。

……

青玉宗,《上元羽化登仙录》,这法门虽然主修神魂,但为了温养神魂,在法力这一块,取得却是‘木’属性和‘土’属性灵机粒子,再混合了一种澹紫色灵机粒子。

这澹紫色灵机粒子,莫成君并不熟悉,却不妨碍他从中感受到一股温暖阳刚的力量,有些类似于火属,却又有极大的差距。

可不管如何,他们的法力也是由三种灵机粒子混合而成。

……

普度殿根本法门,《如来不坏经》,别觉得这是武修法门就有所不同。

事实上,苦行僧菩提子所创法门,主要是以‘土’属性灵机粒子为主,以‘震’灵机粒子为辅。

这才让所谓的金刚不坏身,在拥有无比厚重的防御效果之外,还能反弹,能卸力,能震荡,能伤敌。

而两种灵机粒子构成的武圣之力,确实是有别于仙力的独特结构,但它依旧是两种!

……

再有,四位妖仙,青鸟銮铃的妖仙之力中,莫成君看到了‘风’‘雷’两种灵机粒子。

黑美人祸斗的妖仙之力中,则是以‘幻’灵机粒子为主,还参杂了‘木’‘水’‘火’‘土’四种灵机粒子,算是他见过最驳杂的妖仙之力了。

清丽女仙灭蒙鸟妖的妖仙之力,则是由纯粹的‘风’‘火’两种灵机粒子组成,其本命神通就是‘招风揽火’。

至于山君陆吾,其妖仙之力顾名思义是以‘土’属为主,又参杂了一部分‘鬼’灵机粒子。

由此可见,其‘为虎作伥’的本命神通也非是虚假。

而莫成君最后看到的,莫过于四季剑仙沉锦绣所留下来的仙力。

按说,她乃是最正宗不过的剑修了,法力之中不可能参杂除了‘金’属性之外的灵机粒子。

可你不要忘了,她是古法成仙,真正能走到这一步,还是因为蟠桃仙株本根。

她的仙力之中,早已经混杂了不少‘幻’灵机粒子和‘木’灵机粒子,虽出现的频率不多,但已经呈现出了三色交织的状态了。

……

以上,就是莫成君收集的所有仙力样品,最初时他不觉得什么。

可当那层窗户纸被捅破,再回看时,就已经无比鲜明——没有任何一种仙力,妖力,乃至于武圣之力是单灵机粒子组成的。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事实上,即使是现在,莫成君都很难理解这个结论。

单灵机粒子修成的法力怎么了?

纯粹唯一,不该就代表着强大和专精嘛?

为什么到了仙力这个级别,非得混杂上其他灵机粒子才行?

好吧,这些都不是莫成君现在能搞明白的,他唯一能想到的,估摸着就只有道家太极阴阳的学说。

所谓‘孤阴不长,独阳不生’,或许就是这么个道理。

当然,这些且不论,只是单纯的接受了这个理论后,很多疑问似乎就能说的通了。

比如说《星河剑典》,其实并没有什么硬性的缺陷,只是因为它从头到尾都只吞吐‘金’属性灵机粒子,专精又唯一。

这铸就了剑修的锋芒毕露,无可匹敌;却也在阳神之后,阻碍了剑修们前进的步伐,再也无法突破仙境,蹉跎了不知多少岁月。

再比如说《神霄御雷经》中的雷劫之法,确实有助于破境成仙。

事实上,它解决了成仙最难的一步——精气神和灵机粒子的彻底融合。

清幽阁阁主阮群羽就是卡在了这一步,又因为挨了雷劫,把法力之上的精气神彻底打散,和灵机粒子相融,从而跨出了最后一步。

当然,在这一点上,莫成君还是有所疑惑的。

因为,同样是挨雷噼,且修炼的法门需要吞吐两种以上灵机粒子的,可不仅仅只有阮群羽一人。

其他仙门且不说,光是星河剑宗的阳神剑尊就有两位。

其中丹霞剑尊范月仙所修乃是《丹霞剑诀》,模彷大日西坠,丹霞漫天所创,主要吞吐‘火’‘云’两种灵机粒子。

而铸剑剑尊刘玉堂,他是剑器一脉的极大成者,主修的法门乃是《赤火鎏金诀》,从引气境开始时,就是同时吞吐‘金火’两种灵机粒子转化为法力。

按理说,他们挨的雷噼不论次数,还是质量都要远超阮群羽,可他们为什么没能破境成仙?

找到这个‘漏洞’时,莫成君一度以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又偏了。

可等他去翻了翻各种记录的数据后,就发现这问题其实非常简单。

因为,甭管是丹霞剑尊范月仙,还是铸剑剑尊刘玉堂,他们成就阳神的时间都不长。

时至今日,也不过数十年而已,阳神境界的修炼也就刚刚熟稔,远远没到阳神巅峰。

然后呢?

你阳神巅峰都没到,就想着破境成仙,那不是在搞笑嘛?

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两位,其他阳神大修的情况几乎类似,要么就是修为不够,没到阳神巅峰。

要么就是如无悔剑尊范天德这样的,修为够了,吞吐的灵机粒子却是单一属性的。

反正,真正能达成两个条件的,除了阮群羽外,居然没有第二人了。

从这角度看,她能破境成仙,还真是一种必然。

当然,研究到了这里可还没完,因为,以上这些都还只是莫成君的猜测。

甭管是雷劫的作用,还是单灵机粒子无法成仙的猜测,现阶段都只能算是‘假设’。

下一步,他就得想法子去验证这些假设,而思来想去,他选了最简单的一种。

既然《星河剑典》的缺陷是单灵机粒子法力,那就想办法,再添上一种灵机粒子好了。

并且,创造或改良修炼之法,也是他原本就擅长的方向。

当研究方向确定后,莫成君二话不说就扎入了太虚天的图书馆内,海量的法门任由他翻阅,势要寻到解决办法。

只是,真入手后,莫成君却发现,这次创法的难度居然是奇高无比。

首先,星河剑宗的法门,主打的就是个锋锐无双,霸道无匹。

从筑基时的七玄剑气开始,就不允许你身体内有其他法力存在。

这一点,莫成君没少做尝试,最早的话甚至可以追朔到学习仙都派的《海市蜃楼诀》。

可结果就是法力还没彻底成形,就被七玄剑气给搅碎了。

其次,双灵机粒子以上的法力结构,可不是单纯的多一股异种法力就行了,而是要和原来灵机粒子形成互补,从而组成新的法力结构图。

可问题是,阳神剑尊已是到了凡俗极致,本身的法力结构就无比稳固,哪里是想加就加,想减就减的?

莫成君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从修炼之初开始改变。

也就是从引气入体开始,改变吞吐灵机的种类,和经脉窍学的运行路线,由此直接改变法力结构图。

而这又会造成两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首先,这等从根基上的推翻,改变和优化完善,必然是极大的工程量。

其他且不说,光是损耗的时间,都得以百年为单位计算,星河剑宗的几位宫主哪里等得起?

其次,单灵机粒子的法力结构确实是一种限制,可也是剑修强大的根本。

若是连这个都改了,那剑修还是剑修嘛?

不能成仙,和接受自身杀力普普通通,这两者间,还真难说星河剑宗的弟子门人会选哪个?

有道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莫成君是真的寻了不少法门,还拿自己当试验体,直接上手先尝试修炼。

可一次次的失败,让他都失了方向。

直到最后,他放弃了这‘大海捞针’一般的方法,而是选择从有可能的方向入手。

就比如说,解析四季剑仙沉锦绣的仙力。

这算是现阶段最成功的样品了,剑修法力和蟠桃树的法力相融,自成一体。

可问题是伴随着他研究的深入,赫然发现,这纯粹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高位碾压。

也是蟠桃树本根作为‘仙株’级别的大能,用一种近乎是‘嫁接’的方法,把自身的桃花瘴给植入到了九天星辰玄光之中。

莫成君其实可以模拟这法子,但真要如此,和直接修炼‘古法成仙之道’也没区别了。

若是星河剑宗的几位宫主愿意走‘福德仙人’这条路,蟠桃园内还有十二颗蟠桃仙株在,早就不用这般麻烦了。

不过,这次失败也让莫成君得了启发,终是想到了一个近乎两全其美的办法。

毫无疑问,想要保住剑修的强大,就不能动法力结构图。

而在不动法力结构的情况下,还想再添一种灵机粒子进入,就已经排除了大部分可能性。

但是,真说起来,还是有一种灵机粒子可以做到无缝衔接,融入其中,还不会受到反弹的。

那就是‘愿’灵机粒子。

‘愿’灵机粒子,取自于凡人的香火愿力,是神祇力量的根本。

最主要的,其独有特性——模拟,几乎可以模拟所有灵机粒子的特性。

自然,模拟一下‘金’属性粒子,混入到九天星辰玄光的法力中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普通的香火愿力自然不行,尤其是上面还承载凡人的‘执念’,胡乱汲取是要出大问题的。

可若是功德呢?

以功德入体,替换一部分‘金’属行灵机粒子,如此,既保证了法力结构未变,又成就了双灵机粒子的法力,堪称一举两得。

当这个想法从脑海中冒出,莫成君兴奋的直接跳了起来,立刻开始了行动。

他先从星河剑宗的法门中截了一段,又改变了一部分呼吸吐纳的方式,还从神道体系中寻到了一部分精华,最终糅合成了一门《星河剑典》的专用补充法门。

莫成君给定了名字,就叫《功德换灵法》!

这法门,其实说不上有多难,但功德可不是先天就有的东西。

所以,想要修炼此法唯一的要求,就是处在功德浓郁的环境下,否则,无论多么用功也是白搭。

而莫成君自是不缺功德,只是他距离阳神巅峰还差的远,拿自己做实验也是没用的。

于是,他再次寻来星河剑宗的几位宫主,一番商议,还是无悔剑尊范天德站了出来。

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我缔造上古天庭的那些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