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大明1805 > 第五二五章 给你一个成为大明藩属的机会

第五二五章 给你一个成为大明藩属的机会

露西亚皇帝尼古拉离开之后,朱靖垣继续接见了奥地利皇帝和他的首相梅特涅。

礼仪性质的寒暄闲聊之后,梅特涅迅速将话题引入了正题:

“尊敬的大明皇帝陛下,自国际联盟成立至今已经过去了十五年。

“在过去的十五年里面,国际联盟在协调国际关系和维护世界和平方面,都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国际联盟成员国之间没有发生过武装冲突,更遑论战争了。

“还协调大明帮助英、法两国处置了殷洲殖民地的叛乱。

“我们认为,现在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和增强国际联盟的作用了。

“将联盟成员国之间协商解决矛盾,合作处理突发事件,进一步禁止成员国之间的冲突……”

朱靖垣听到梅特涅开头的说法就有些意外

国际联盟发挥什么积极作用?自己这个创始人以及现任的盟主怎么不知道?

国际联盟在过去的十五年里面,实际上发挥的作用非常的有限。

梅特涅虽然说的都是事实,联盟各国在过去十几年间确实没有发生武装冲突。

大明也确实帮助英法处理了殷洲叛乱。

但这些东西,有没有国际联盟,都是一样要办的事情。

朱靖垣对国际联盟的定义,就是一群瓜分世界的列强协调关系和瓜分世界的平台。

但在国际联盟成立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已经被瓜分完毕了。

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由于大明的全面优势压制,同时泰西诸国急于恢复状态,所以相互之间才没有爆发战争。

就算是没有国际联盟,这些国家肯定也能消停十几年。

最近这几年泰西各国局势急转直下,随时都可能再次爆发大规模的战争。

这与国际联盟的存在和作用的关系并不大。

国际联盟的实际工作,就是作为一个固定的交流平台,互相通传各种外交消息,

所以梅特涅就是在倒果为因。

梅特涅只是想要借着国际联盟的架子去干点别的事情。

也就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禁止成员国之间的冲突……”

或者说,要大明出面,在国际联盟的框架下,阻止现在野心勃勃的普鲁士和露西亚对奥地利动手。

按照现在泰西的局势,一旦大规模的战争爆发,奥地利就算不是第一个被攻击,也很可能会是第二个。

那两个野心勃勃的国家,也许会拿个小国去练练手,然后就会把奥地利当成重点目标。

梅特涅精于外交和国际局势,对于这种现状当然会有基本的判断。

所以梅特涅现在这个建议,本质上是请求大明给奥地利等状态不好的国家提供一个安全保证。

但是却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把国际联盟抬了出来,当成最后的遮羞布。

朱靖垣不喜欢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尤其是不喜欢别人跟自己说事情的时候故弄玄虚。

于是朱靖垣带着几分不快回应说:

“国际联盟现在的状态就挺好,国际关系相关的制度的限制力度也比较合适,没有必要去调整。

“你们如果有什么别的想法,最好是直接说出来,否则就回去休息,等待参加典礼吧。”

梅特涅听到这种回应,就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梅特涅也算是个人精,早就专门了解和分析过朱靖垣的性格。

知道他喜欢实话直说,非常的不喜欢故弄玄虚,当然更加讨厌欺骗和利用。

自己打着调整国际联盟的旗号,争取大明保证各国现有局势的意图,本来就基本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但是为了奥地利的利益,也不能不去尝试一下而已。

现在朱靖垣这样回应,就是完全拒绝站在国际联盟的框架下出头控制局势了。

梅特涅心里面转着念头,同时对着朱靖垣一揖到底:

“陛下,如今欧罗巴的局势高度紧张,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到了战争的悬崖边上。

“奥地利无意也无力对外发动战争,但是却很可能会成为战争的受害者。

“鄙国上下恳请陛下出面,控制欧罗巴紧张的局势,避免随时可能会爆发的战争。

“鄙国愿意付出应有的代价……”

梅特涅跟着奥地利皇帝来跟朱靖垣讨论,当然是已经事先做好了各种情况的安排。

其中当然包括直接的恳请。

奥地利皇帝弗朗茨二世只是没有想到,梅特涅只是简单试探一下,就直接拿出最后的方案了。

不过弗朗茨二世信任梅特涅。

现在梅特涅给出了信号,弗朗茨二世也跟着一揖到底:

“恳请大明皇帝陛下出面救奥地利国百姓和哈布斯堡家族于水火。

“若奥地利国祚得以延续,哈布斯堡家族得以存续。

“鄙国和家族上下将永感陛下的洪恩。”

按照梅特涅与弗朗茨二世的讨论和分析,他们认为让朱靖垣免费出面保护某个国家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让他出面保护某个传统君主家庭,却是有一定的可能性的。

所以弗朗茨二世拿出了哈布斯堡家族的名头。

朱靖垣看着两人的动作,听着两人说的话,表情和心情都没有什么变化。

本来就已经猜到了他们想要干什么了。

朱靖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忽然把话题转到了一个似乎不相干的方面:

“我可以给奥地利一个机会,正式废除所谓的皇帝称号,降级为王国,并成为大明的藩属国。

“届时,大明将会协助奥地利整顿国内的局势,并在奥地利境内驻军以保护其安全。”

弗朗茨二世和梅特涅听到这句话,顿时就都有种绝望的感觉。

按照两人对朱靖垣的理解,朱靖垣这句话隐含的意思,是你们要成为大明的藩属国,大明才会出面保护你们。

反过来看,如果你们不是大明的藩属国,那也就别想大明白出力保护你们了。

这与大明对欧罗巴海军条约的态度相同。

梅特涅和弗朗茨二世两人,本来就讨论过这种情况存在的可能性,而且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低。

这是最为现实和最为直白的方向。

奥地利能做的事情,除了选择是否要成为大明的藩属国之外,似乎没有什么腾挪的余地。

梅特涅不死心的继续尝试劝说:

“陛下,您作为国际联盟的盟主,发挥联盟的作用,维持联盟的稳定,提高联盟的权威,同时也是在增加您在欧罗巴的威望……”

朱靖垣直接摆手,把话说的更加的直白了:

“朕对虚名没有兴趣,在泰西的虚名对朕而言更加没有意义。

“联盟就是一个讨论事情的平台,我不会让它变成维持世界或者地区和平的工具。

“朕作为大明的皇帝,只会保护自己的臣属和子民。

“如果奥地利是大明的藩属,且尽到了藩属国应尽的义务,大明就会为奥地利的安全负责。

“如果哈布斯堡家族是朕的臣属,朕也会尽力的保护哈布斯堡家族的安全。

“否则,奥地利和哈布斯堡的存续与否都与大明和朕无关。

“你们回去好好考虑吧,大典之前做出决定。”

朱靖垣这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弗朗茨二世欲言又止,梅特涅真的无话可说了,只能再次躬身行礼告退。

两人回到自己休息的房间,弗朗茨二世悲愤而又无力的问梅特涅: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还能怎么办?”

梅特涅直接反问:

“陛下是否愿意成为大明皇帝的封臣?”

弗朗茨二世直接被噎住了:

“我……如果是在几百年前,在工商业发展起来之前,成为别的君主的封臣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反正大家都是各自管理各自封地的土地农民,只要将对应封地的土地的税收,交给效忠的君主一部分就行了。

“但是现在……如果奥地利成了大明的藩属国,就不仅仅是税收问题了。

“必然要使用大明的基本法律,要向大明开放绝大部分市场,允许大明人在奥地利自由的经营任何产业。

“要允许大明在奥地利境内驻军,甚至要接受大明派来的御史的监督……”

梅特涅干巴巴的提醒说:

“如果现在还是封建和农业时代,您也没有向远在天边的中国皇帝效忠的必要。

“正是到了如今的这个时代,奥地利才有了获得大明保护的需求。

“如果奥地利成了大明的藩属国,奥地利目前境内的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您作为君主的权力当然会受到一定的限制,但是您和哈布斯堡家族地位却从此稳如磐石了。

“哪怕是境内所有族群全部起来造反,大明也能够轻易的帮助您镇压下去。

“当然,实际上,如果您按照大明的法律管理奥地利,大概也不会再次出现如今的混乱局面了。”

弗朗茨二世的表情非常的纠结:

“我明白这样的道理,但是向大明皇帝效忠,必须要彻底放弃神罗皇帝的宣称,放弃德意志国王的宣称……”

梅特涅沉默了几秒钟:

“这对哈布斯堡王室而言,似乎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虽然这实际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但是,在奥地利和王室没有受到直接威胁的情况下,您是做不出这样的决定的吗?”

弗朗茨二世也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梅特涅嘴角微微颤抖:

“那就只能祈祷,奥地利被大兵压境,帝国分崩离析的时候,大明皇帝还能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弗朗茨二世还是沉默。

梅特涅看得出来,自己的君主心存幻想。

在幻想被现实击碎之前,他是不可能主动交出手中的权力的。

他应该是觉得,普鲁士未必会首先进攻奥地利,普鲁士进攻奥地利未必能够迅速取得成功。

就算是普鲁士军队的战斗机超过奥地利军队,从边境推进到首都也至少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

就算是到了首都城下,城市争夺战同样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

只要他自己的宫殿没有被攻破,本人没有被直接杀死,就还有向大明求援的机会。

梅特涅自己也觉得,这种思维方式其实并没有错。

只是,他作为君主,手中实际掌握的土地和人口越少,投身大明的时候能够获得的地位也会越低。

大明皇帝刚才其实已经给了条件了,现在直接投靠大明,能够得到最高级别的国王头衔。

这个国王无论是听上去还是实际的地位,都与泰西诸国的君主没有实际差距。

等到他已经自身难道的时候,还能不能得到一个公爵都难说了……

梅特涅心中考虑了许多,但是最终没有直接说出来。

弗朗茨二世本来就懂这些道理,只是不愿意直接面对这种现实而已。

另一边,朱靖垣又继续和奥斯曼、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君主见了面,后面荷兰等小国的君主是一起见的。

大部分都是打个招呼,打击也没有什么正事可说的。

目前大部分国家的危机感,都远远没有达到奥地利的那种程度。

同时大部分人也都明白,单纯的求大明帮忙是没用的,必须拿出足够的利益作为交换。

奥地利人也明白,只是不得不尝试而已。

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多才正式结束,各国的君主陆续回到自己的住处去休息和思考。

第二天,朱靖垣召见了所有大明藩属国和海外省份的代表。

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大明人,少部分是藩属国出身的胡人和大食人,比如哈萨克、希瓦、波斯、埃及的君主。

只有少数几个明显的泰西人,比如北殷洲战争结束后形成的两个藩属国的君主拿破仑和亚当斯。

还有东夷国的一些朝廷和民间的代表,其中身份最高的就是长史府参政高斯。

其中还有一批女代表,同样是有大明人也有部分胡人和泰西人,只不过泰西人的比例比男性高了一些。

这次见面其实是纯官方礼仪性质的了。

朱靖垣接受他们的朝拜和问候,然后说几句安抚和鼓励的话,见面会也就算是结束了。

接下来也是一场大规模的公开宴会。

大部分参加见面会和宴会的人,心情都是非常的激动的。

直接得到世界上最尊贵的大明皇帝的召见,共同参与同一场宴会,对绝大部分人而言都是毕生的荣耀。

无论是大明人还是胡人还是泰西人,都有着非常类似的心态。

绝大部分泰西人更加的激动,他们知道自己得到了所有泰西人中最高的待遇。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的心情颇为复杂。

比如说拿破仑。

拿破仑是西历1769年的人,现在是西历1820年,拿破仑才刚满五十岁。

在原本的历史上,拿破仑在明年就会病逝。

但是拿破仑的死在历史上可以算是一桩悬桉,大部分人认为是死于慢性砷中毒或者家族性的胃癌。

拿破仑在历史上被囚禁在圣赫勒拿岛,当地的气候炎热潮湿,环境颇为恶劣。

拿破仑生活的房间里面,还被发现了含有砷的墙纸。

炎热潮湿的环境让墙纸总砷善逸出来,让他生活的空气中长期弥漫着砷化物,最终导致了他的慢性砷中毒。

胃癌具有一定的遗传性,但这个遗传性是指拥有某些基因的人,属于容易感染胃癌的人。

并不是说有这个基因就一定会发病。

发病的前提仍然是外界条件,主要是受到饮食和生活习惯的影响。

同样致癌的食物,拥有相应基因的人吃了之后,最终诱发胃癌的机会比普通人更高一些。

但是真的不吃当然也就不会得了。

在这个世界上,拿破仑虽然没有当成皇帝,但是最后却成了大明的藩属国的君主。

他生活的地方,是空气凉爽的北美大平原,生活条件也很不错。

他的饮食习惯也从很早就高度的明化了。

所以现在他既没有砷中毒,也没有被发现胃癌的倾向。

五十多岁的男人,现在应该是方当盛年的。

可以预见的是,他会比原本的历史上,更加的长寿很多。

拿破仑看着周围兴奋不已的宾客,隔着大殿的墙壁虚空眺望远方,一个人握着酒杯喃喃自语:

“战争再次临近了,不过却与我无关了……

“不……不是完全无关,这次不出意外的话,大明终将统一天下,我现在也是大明的封臣。

“以后,整个世界的所有的人类,将归于同一个国家和君主统治。

“对于人类而言,这也许是好事吧……”

大明1805》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大明1805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