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崩坏世界的逐火律者 > 第十九章 第九次崩坏

第十九章 第九次崩坏

“呜呜呜——”

在樱的刹那一刀下,律者的右手自腕部以下统统化为了漫天的冰晶,极致的严寒让疼痛的传导慢了些许,直到五秒后,它才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哀鸣。

它的身躯也不可避免地颤抖起来,恰好指挥室的一层装甲板也无法承受它的重量,直接“哗”一下撕裂开来,律者的身体也快速下陷,樱一刀斩开身后的装甲板,痕和布兰卡分别拉着基尔和梅冲了出来,与刹那间涌进的日光背道而驰。

“阿尔德米尔和依文洁琳!”

身形交错之际,梅向樱高喊道。

“明白,我去救!”

樱拄着冰刀就要径直冲回去,虽然明知道其余人生还的概率不大,但她依旧义无反顾。

好在,他快了一步。

好在,她慢了一步。

“不必了。”

她的步子还未迈出,熟悉的声音便在她脑海中响起。

不等她有任何动作,眼前所见已是耀眼的金光,极致的眩晕感紧随其后,但经历得多了,习惯了,她倒是也能克服。

身边的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呕吐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几乎要把戈壁中的猎猎风声,以及不远处基地内的爆响压下去。

等……等一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眩晕的视线逐渐恢复,樱来回张望了一番,平整的戈壁滩上,或躺或坐有不下一万人。

在她的两侧分别是扶着梅的布兰卡,还有被痕打晕了扛在肩上的基尔。

阿尔德米尔脸朝地、屁股朝天埋进了戈壁中,手上还莫名其妙地挥舞着一把消防斧,直到依文洁琳走过来,一脚踹开了那破斧头。

其余联合政府的科研人员与战士们也没好到哪里去,许多人直到此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正抓着沙子到处挥舞着,一边挥舞、一边发出绝望的惨叫。

有人正好在此时睁开了眼,看着周围大变的风景,眼神空洞,微微出神。

但仅仅片刻后,四个金灿灿的大字在他脑海中蹦了出来——劫后余生!

他一时间竟无法自制,抱头痛哭起来。

樱将目光投向更远的方向,在她环顾四周的过程中,还有更多的金光涌现,即更多的人被转移出来。

没过多久,被第九律者疯狂破坏的基地中就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

“米凯尔?”

“啧,除了我,还有谁?”

那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了樱身前,樱在稍稍愣神之后扫视了一眼,却并没有看见其他人。

“发生了什么?基地内那个……似乎有律者级别的能量反应?”

情况紧急,米凯尔顾不上寒暄,径直问道。

樱默默挪动步子,把空间让给了梅。

熟料梅的话语如此简练:

“很明显,第九次崩坏,发生了。”

米凯尔皱了皱眉,在第九次崩坏与第七次崩坏一样,都是紧随上一次崩坏而来,这种快节奏的崩坏发生频率,不说大家的身体吃不吃的消,仅在精神层面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不光是心累这么简单,既然律者总共只有十三个,那崩坏发生频率加快也就意味着……距离那个既定的结局越来越近……

真是讽刺,人的想法从来都是矛盾的,就好像学生总是很期盼期末考试的到来,因为一旦考完就能赢来一个长假。但他们无疑又是讨厌期末考试的,因为若是没考好,赢来的可就是七匹狼赞助下的男女混合双打了。

“不过崩坏是受了之前的刺激么?居然选中了这样一具身体……但这样来说,是否又改变了一个,不,至少是两个人的命运?”

米凯尔露出一抹笑容,但又有些可惜。现在的他几乎已经完全明白这个纪元律者选取的准则——既是既定的命运,又是理性的选择。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各方面数值相比于既定适格者都更适合的身体,便有可能改变……

可惜,明白的有些晚了。他抚了抚胸口,那里留存着一道红色的印迹。

但还好,还不算太晚。他的目光微斜,瞥向了一旁的樱。

“他的权能……”

话音刚落,米凯尔的肩上忽然传来山一般的重量,他的膝盖一晚,“卡啦卡啦”的声音由关节发出,再经由固体震动传到米凯尔耳中。

若是此时顺从地跪倒、坐倒,或许会舒服好多,但米凯尔没有那么做。

“啊!”

他很快就庆幸自己没有那么做——身边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许多人在这股重压下稍稍松懈,“心安理得”地一屁股坐到戈壁滩上,直接引发了骨裂或骨折。

梅幸好有布兰卡搀扶,但即便如此,她也很难支撑。

“嗬……嗬……第九律者的权能,是重力嘛……”

不远处的基地中,律者单手撑着地面不断挣扎,不知道他自己的行动会不会受到自身权能的影响……想来不会。

米凯尔艰难地迈出一步,他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毕竟他掌握着空间的权能,可以用相位穿梭来继续战斗……

“米凯尔,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战斗,先把你身边的人都转移到地下都市!”

“我有自信战胜他,维尔薇。”

“这样的重力环境下他人无法支援,你要使用多久能结束战斗?现在可不是战斗本身的问题了。”

话音刚落,米凯尔面前的大地在一片轰鸣中裂出一条缝隙。

最开始还只是一条黑线,但短短几十秒内便撕裂到上百米宽。

“一个点重力过大的情况下,穆大陆的板块运动加剧了,米凯尔,先听维尔薇的。”

梅和维尔薇的判断十分准确,米凯尔此时也回过味来——他能击败第九律者,这一点没有人会怀疑,到现在为止他毕竟已经掌握了八种律者权能,若是还干不掉一个新生的律者,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按照米凯尔的想法,不说直接击杀第九律者,起码先打一架,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

但正如维尔薇问的那句,他需要用多少时间?

以米凯尔的能力,说是简单的试探,搞不好最后又会达成正儿八经的战斗,若是到了那种地步,或许律者在权能上无法与掌握了八种权能的米凯尔相比,但大家的核心输出功率相差无几,其他融合战士又不能在这种重力环境下作战,短期内结束战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穆大陆可撑不了那么多时间!更不用说,板块动荡很快会波及到其他大陆。

当然,更重要的是,生活在穆大陆的居民高达二十亿,几乎是全球剩余人口的一半,如果不能保护这些人,那即使战胜了第九律者……

“切,直说吧,要我怎么做?”

这不是单纯的作战,还涉及地理学和物理学方面的问题,米凯尔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听从梅和维尔薇的建议。

“初步方案,你先将方才基地内救出来的人转移到地下都市。”

米凯尔直接照办,戈壁滩上瞬间只剩下了他一人,这一点没有什么好说的,在过大的重力下,血液会向下沉积,血压不足以将血液输送到大脑,更何况之前已有很多人因为巨大重力下的跌倒而导致骨裂。

唯一值得说到的是,由于第八律者权能赋予的意识拆分能力,他不光轻松将这些人转移到了上万公里外的地下都市,还能将梅和樱等人直接转移到逐火之蛾的指挥室内,先前还在北太平洋度假的融合战士也在此前被米凯尔转移到了彼处。

通讯中很快传来了梅和樱的深呼吸声,趁着她们休息的工夫,维尔薇继续讲解着自己的思路。

“下一步,你需要用虚数屏障将整个穆大陆,连同周围海域的板块框住,这能暂时减缓板块运动的传播,当然你也知道,这种影响是不可逆的,只能拖延时间。”

说是讲解思路,维尔薇也一点不客气,在米凯尔力有未逮,在梅身体不适还需要时间缓解的情况下,她恰到好处地转换人格,成为了这场战斗的指挥家。

当然,米凯尔对此并无意见,甚至还不等维尔薇的话说完,他便发动了权能。

一时间,整个穆大陆上空的光影发生了些许极难察觉的偏转,若是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或许会发现天空中多了许多细小的六边形矩阵。

环绕着穆大陆的海面上忽然溅起巨大的浪花,如果采取水下视角,一切就再清晰无比了——虚数屏障就像一只巨大的玻璃碗倒扣入海中,海面被破开巨大的沟壑,但这还不是终点,它很快就嵌进了数千米深的海底地壳。

这种物理阻隔的手段真的能对减缓地壳运动有所帮助?米凯尔心里没底,这不是他信不信维尔薇的问题,毕竟从没有谁研究过这些东西,说不定维尔薇也是病急乱投医,而就米凯尔对她的了解程度……相当有可能。

第九律者终于爬出了联合政府营造的基地,他第一时间扭头看向米凯尔的方向。

确认了自己的目标,他的双眼绽放出血红的亮光。

“嗯?”

在米凯尔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律者,不,应该说是阿贾克斯面部的装甲板在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呻吟中变得扭曲,凹陷处歪歪扭扭,倒像是真实的牙齿缝。

律者用尚存的左手扣住了面部的装甲,勐地一撕——

“卡——”

装甲板被律者随手甩飞,即使在巨大重力的牵引下,依旧飞出数十公里远,很快便成为了空中的一个小点。

“吼!”

律者的血盆大口张开,作为回敬,米凯尔对着他默默竖起了中指,又勾了勾。

拜那个不断张开的裂缝所赐,两个律者的距离有些遥远,第九律者的双眼眯起,缓缓俯下身,这在动物中是标准的捕猎姿势,也有助于他下肢发力,一举冲过那条已扩展至上千米的裂谷。

“喂!维尔薇,你再不说话,我就真要打起来了哈!”

米凯尔打趣了一句,通讯的另一头很快传来了指挥家的声音:

“好。接下来就很简单啦,普罗米修斯已经给出了分析结果,过大的重力是由律者的身体为中心溢出的,看我把他带到一个能倾泻多余重力的地方。”

“喂!等等!维尔薇!”

米凯尔心里有一句吐槽不知道当不当讲——你让我不要上,结果你自己……

眼看着律者三肢发力,又不知晓维尔薇下一步具体要如何运作,总之米凯尔先后撤半步,掰开了一个防守架势。

就在这时,米凯尔察觉到了一股空间波动,不用想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掌握空间权能的,除了米凯尔就是……

“第二神之键!”

律者下方突然破开一个巨大的空间裂隙,配合上他的动作,活像是在蹲坑一般。

但米凯尔笑不出来,因为伴随着一声嘹亮的汽笛,第二神之键以一列火车的姿态勐冲而出,火车头直接顶在了律者的双腿之间。

紧接着,四道汹涌的炎流从临时假装在火车头四面的助推火箭中喷出,第二神之键顶着巨大的重力影响,将第九律者推向半空。

律者猝不及防之下没能做出任何反应,几乎是眼睁睁看着空间裂隙在他面前张开,而后被他菊下的第二神之键硬生生顶了进去。

在魔术师张狂的笑声中,空间裂隙闭合了。

“……”

随着第九律者被相位传送到了未知的区域,米凯尔的身上赫然一松,重力的影响忽然变小,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好像要飘起来一样。

确认眼前的大裂谷也暂缓了扩张,米凯尔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紧接着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米凯尔,我在海……”

通讯中,维尔薇的声音戛然而止。

仓促之下,她什么都没说清楚。

来不及担心维尔薇的安危,这个时候,浪费时间才是对她最大的不尊重。

米凯尔眯着眼开始思考她最后被掐断的那句话的含义。

“她是在报告自己的方位?海……是在海上的某个地方?还是海字开头的某个地区?”

他喃喃自语着,他知道自己的声音会通过通讯为逐火之蛾的战友所知晓,所以这与其说是在说给自己听,不如说是在说给梅。

“但她之前说,‘把他带到一个能倾泻多余重力的地方’……”

上下文结合,米凯尔似是唤醒了前世的某些回忆,不由得眼前一亮。

“梅,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一个地方能倾斜第九律者身上过多的重力。”

“嗯。”

梅似乎还未完全缓过来,声音有些飘渺。但就以米凯尔对她的了解,两人这次多半又想到一起去了。

“海……”

“轰!”

就像是有什么魔咒一样,米凯尔才刚吐出那个海字,地面勐地颤抖了一下,他还因为先前重力的转变有些不习惯,借势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他抹了抹嘴,笑了笑,还好,没咬到舌头。

只是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那因为第九律者离开后停止运动的裂谷,此时正以更快的速度扩张,只不过短短数秒就扩张了两三百米!

米凯尔连忙手脚并用,爬到裂谷的一边,双手扣着崖边,探出头向下张望。

眼前所见的颜色由戈壁滩的浅黄逐渐加深,但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从黄到黑也不过是瞬间的事。

若是在投入视线仔细观察,甚至能看见地底的那一抹橙红色。

“量子之海出口,标记为海渊之眼的地点,散发出巨大引力,注意,是引力,不是重力!”

“什么情况?”

听着通讯中吵吵嚷嚷的声音,米凯尔默默站了起来。

“我去海渊之眼侦察一下。”

话音还未散去,他便消失在了原地。

…………

翻腾、旋转,就像是有一双巨大的手握住了一切,整片海水的流动都在它的揉搓下彻底紊乱了。

米凯尔刚一迈出空间裂隙,就在一股巨大吸引力的拖拽下,与大片的海水一道向着远方的黑点涌去。

“这是!”

翻滚了半天的米凯尔一头撞在了虚数屏障上,他对此有所准备,所以故意选择了一个较远的落点出现。

米凯尔四肢呈大字趴在虚数屏障上,即使有这玩意儿的阻隔,依旧不能抵消那股强大到极点的引力。

甚至于,就连虚数屏障的表面都在这股引力下发生了扭曲偏转,几乎成为了一个弧面。

他借机打量着四周的一切。海渊之眼在被他封闭后,没有了量子之海的力量涌出,那股澹蓝色的荧光自然就消逝了。

可现在,四面的蓝色光芒已经不止是荧光的程度,即使隔了上万米的距离,海底依旧透亮澄澈,这是量子之海大门完全敞开的姿态!

米凯尔的童孔变成了旋转的齿轮,遥远的画面在他视线中被不断拉近,以大海作为蓝色的背景布,那个所谓的“小黑点”也渐渐清晰起来——那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

“根据我的判断,那应该不是所谓的黑洞,而是由高质量的重力引发的一种塌缩,理论上来说和空间权能引发的塌缩类似,都有极强的吸引力和破坏力,不过这种形式的塌缩原理与黑洞一致,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拟似黑洞。”

指挥室后的隔间里,立体投影屏上陈列着各种各样复杂的计算公式,梅稍稍整理了一下,做出了总结。

“这也和第九律者的权能对应上了,操控重力。”

爱莉希雅扫了眼因为站满了人而显得过于拥挤的隔间,米凯尔不在这里,一时间也没人接梅的话,她的眼珠转了转,强压下那一抹担忧,自然而然地出声道:

“那……梅!维尔薇呢!她现在是什么情况!会不会正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和律者血战!”

梅的嘴角扯了扯,她知道这是爱莉在通过打趣的方式缓解凝重的气氛,当然,对于维尔薇的担心自然也不是假的,可她偏要以这种近乎玩笑的方式说出来,仿佛生怕别人知道她的这份关心,也是相当不坦率呢。

“不必太担心。我们现在度过的这半个小时,在维尔薇那边,都不知道有没有过去半分钟。”

“啊……啊?这是什么意思?”

这次发问的不是爱莉,而是凯文。

梅多瞥了他一眼,大概意思是:让你从前上物理课不听讲!

“拟似黑洞与黑洞有相同点,过大的质量会使得其周围的时空扭曲,简单来说就是,拟似黑洞周围的时间会变慢,我们这里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但没准维尔薇才度过了半分钟。”

她这么一解释,大家有没有听懂还两说,但起码齐齐松了口气。

虽说面对的是律者,但是维尔薇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科研人员,身为融合战士,再加上她那一堆稀奇古怪的装备,什么反米凯尔武装、反凯文武装……

为此,米凯尔和凯文还找她抗议过——为什么没有反爱莉希雅武装?

总之,凭借融合战士的身体素质,再加上她手中各式各样的稀奇古怪的装备,与第九律者周旋几分钟还是能做到的。

爱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吮了吮手指,转而问道:

“唔……不对啊!黑洞!不是说硬币大小的黑洞就能把整个地球吞没吗!”

“那倒不至于,因为扭曲了周围光线的缘故,所以黑洞看上去会比实际大小大很多,不要看它看上去完全覆盖了第二神之键和第九律者,但实际上或许还没有一根头发丝粗。”

梅摊了摊手,随着她的动作,投影中的画面再度变换,由复杂的公式转变为了海底的实况录像。

“拟似黑洞只是遵循黑洞的一些物理原理罢了,本质还不能算得上黑洞,这一点从海水被吞噬的终点可以看出来——它们中绝大多数并非是被黑洞所吞噬,而是被黑洞不远处,因为重力完全打开的海渊之眼吞噬。”

“所以,也就是说,不用担心这个什么拟似黑洞把地球,或者把穆大陆吞了,对吧?”

梅眨巴了两下眼睛,转头看向爱莉希雅。

似乎是有些不太确定,她又眨巴了两下眼睛。

见爱莉还是不明白,她只得指了指海渊之眼,解释道:

“黑洞虽然不会把穆大陆吞了,但是这个东西会啊!”

崩坏世界的逐火律者》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崩坏世界的逐火律者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