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 > 第七百六十二章按揭雏形

第七百六十二章按揭雏形

在萧然的带领下来到客厅,萧晚便见到各家都有人前来,可谓江南士族子弟济济一堂。

见到萧晚迈步进来,在场的人都赶紧站起施礼:“见过萧老……”

萧晚满面含笑,用手向下压了压,呵呵一笑道:“大家勿须多礼,都坐下吧。”

随即来到主位坐下。

刚坐下,萧晚便听有人抱怨道:“萧老,那杨帆实在太过分了,堂堂帝婿,一方大都督,怎能如此无奈的坑人呢?”

“一个盐场指标和晒盐之法就卖了两百多万贯,真把咱们当冤大头了?”

“两百多万贯啊,我朱家几百年都挣不到这么多钱呢!”

抬了抬眼皮,萧晚瞅了一眼,见此人是朱氏长房嫡子朱沛。

此子正一脸悲痛哀怨的模样儿,萧晚心下不由有些鄙视。

这家伙坏的很呢!

据说这些人之所以齐刷刷上萧家,就是这家伙在暗中牵头。

据报,这家伙就是想大家逼迫萧家出头,让自己萧家与杨帆交恶,而他们朱家则能够坐收渔利。

实在是太阴险了!

不过,搞这种小手段的人,萧晚一贯是看不上的,抬了抬眼皮,便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你们朱家觉得贵,当初为什么要拍呢?再说,给不起就不给呗,反正我萧家又不是你的债主。”

这话直接把朱沛噎了一下。

随即满脸赤红,羞愧无地,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辩解。

确实,如果你觉得贵还拍下来干嘛?

再说,如果真付不起那就不给呗!

朱沛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他最初也是这么计划的。

可杨帆玩了这么一首釜底抽薪,他们朱家敢不给吗?

更主要的是,他朱沛已经签字画押写下竞拍价格。

若是不给,真当杨帆不敢带兵直接上家里要钱要地?

分明是不给不行的事情。

被萧晚这么一堵,反而让朱沛不知从何说起。

难道死乞白赖的请求萧晚,让他们萧家出面让杨帆少收一些么?

没有再理会朱沛,萧晚澹澹扫了在场的人一眼,说道:“既然大家都已经定下了契约,那么我也说句话。”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大家还是赶紧筹集钱财,咱们一同给杨帆送过去吧。”

“我们萧家的银财已经备好,不知道各位什么时候能够备好?”

“咱们江南士族都是共进退的,某可不想因为这事儿而让我们之间的关系生出间隙。”

“还有,此次大家过来,不知各位是不是有其他事情?”

萧晚这话说的很明显。

现在他萧氏没有立即将银钱给杨帆送去,是顾及到大家的情面。

当然,在场的人也知道,萧晚这是在显示自己萧家的底蕴。

不过,最后的问题却是有些知故问的感觉。

虽然如此,众人也不敢有一丝愤怒。

上门求人,谁敢摆脸色给主人家看呀!

此时众人心里有些发苦。

本来想要趁机坑杨帆一把,却没想到反被杨帆坑了。

在场的众多世家,根本无法筹集这么多的竞拍钱财。

即使用自家的田地和房产抵押,那也是远远不够。

这也是为什么朱沛提议得到这么多人拥护的原因。

并不是说朱家的威信有多高,而是根据自身情况迫不得已来到了这里。

经此一事,江南士族算是见识到了杨帆的手段。

他们现在只想让杨帆能够减少一些价格,让他们能够筹到钱送过去。

而来到萧家,就是想让萧晚去把这个价格谈下来。

萧晚现在来一个明知故问。

如此一来,大家岂不是要明着开口?

如果把这件事放在明面上来说,一旦萧家帮忙解决了这个事情,那么欠的人情可就大了。

这与大家之前想的完全不同。

本来还想联合起来向萧家施压,看来萧晚根本不吃这一套。

于是乎,最后还是由朱沛开口道:“萧老,你也知道,此次的竞拍价格比咱们预期高了好几倍,我们根本凑不出这么多钱,此次前来,也是想让萧老出面与杨帆谈谈,只要能把竞拍价格谈到一半,咱们必将竭尽全力把这些钱才凑齐,不知萧老可愿伸出援手?”

萧晚故作惊讶的问道:“既然你们没有这么多钱,当时为何要出这么高的价格?这不是湖弄人吗?你们把价格拍出去了,却没钱支付,还要让老夫扯下面皮跟你们谈价格,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难道当初你们就没想过要付钱?”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话,朱沛的脸色阴晴不定,如同京剧变脸一般。

还真别说,他刚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付钱。

闻言,在座从人都跟朱沛的表情别无二致,简直跟吃屎般难受,既羞怯又是无奈。

当初听信了朱沛的鬼话,认为大家只要联合起来,杨帆拿他们也没办法,谁知道现在失算了,反而要到处求人。

真是太丢人了!

说话的依然是朱渐,他叹气道:“萧老,你也知道,当时我们也没办法,若是不高价拍下那些东西,以后咱们这些江南士族该如何生存?”

没办法之下,朱沛直接挑明了说。

若要全款支付,在场大多数江南士族都凑不出这么多钱。

既然决定破罐子破摔,他就不相信萧家敢坐视不管。

一旦他们这些江南士族被收拾了,那么萧家还能够独善其身?

当知道杨帆把大部分的钱财送给皇帝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知道此事不能够轻易善了。

为今之计,只能寄希望于萧家能够为他们善后。

虽然早知道朱沛他们的打算,萧晚还是忍不住对着在场的众人破口大骂道:“尔等真是太愚蠢了,居然想用合纵连横之坑杨帆。”

“可你们也不想想,如果杨帆真是这么容易对付的,那么他早就死在云台山之之上了,哪里还有机会立足江南?”

“如今杨帆已在江南扎下了根,想要轻易把他搬倒,你们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更何况,之前这么多江南士族栽在杨帆在手上,难道你们一点记性也没有么?”

“想要空手套白狼,呵呵,亏你们想得出……”

听到这番阴阳怪气的话,杨逊一脸愁苦:“萧老误会了,刚开始咱们也没想不付钱,只是现在价格与我们估计的翻了好几倍,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萧晚问道:“你们现在想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有人开口道:“我们的意思是想让萧老出面和杨帆再谈谈,只要把价格谈到咱们原先的一半价格,咱们拆房卖地也会把钱凑齐!”

萧晚看向说话这人,乃是江东陈氏的嫡子陈淄,也是江南大儒陈学礼的孙子。

看到这人,萧晚不由诧异道:“你怎么不让你阿翁(陈学礼)出面,他现在不仅负责华亭县的学堂,更为华亭县招来了无数的人才,只要他出面,相信大都督不会为难你们陈家。”

陈淄苦涩一笑:“萧老您又不是不知道,阿翁倔强的很,自从隐归之后,就再也不插手家中之事。”

“更主要的是,他现在对大都督最是敬重,如果知道我们故意联合起来坑大都督,他不打断我的腿才怪。”

想了想,萧晚也觉得陈缁说得很有道理。

陈学礼可是个倔老头,想让他出面求情,即使是本家的事儿,他还真不一定肯出手。

有了陈淄领头,其他人倒没有在沉默,纷纷开口请求萧家为他们出头。

见此,萧晚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他也没有立刻答应。

现如今的江南,也唯有萧家有资本出面和杨帆调解。

可萧晚却另有打算。

虽说杨帆是萧后的干儿子,与萧瑀交情甚深。

但人情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可不能轻易使用。

再说了,杨帆还不一定会给他们萧家的面子。

这些人也实在是狮子大开口。

居然想让竞拍价格打个对折,萧晚可不认为自己有这样大的脸面。

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他自然是不愿出头。

反正这本就是你们这些世家搞出的事情,现在才知道害怕?

知道杨帆这个棒槌不好惹,就跑来找我们萧家给你们擦屁股?

虽然萧晚很想提高自己萧家的影响力,在江南士族与杨帆之间缓和一下关系。

但绝对不代表自己傻乎乎的,任何事情都为这些人出头!

假如一次次被这些人绑架,那就不是提升萧氏的影响力,而是变成冤大头了。

看着坐在一旁一直默然不语的朱沛就知道。

这家伙真把我们萧家当棒槌了。

呵呵,事是你搞出来的,现在不想付钱就平息事态,不就想让我萧家去和杨帆顶牛吗?

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真以为我们萧家是蠢货啊?

再说,即使萧家肯出头,人家杨帆也绝对不会同意价格减半这种荒唐的事。

毕竟,这可涉及到皇帝手中那部分的钱财能否顺利收回。

看来只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帮一帮这群家伙了。

至于这些人能不能同意,那就不是他萧晚该考虑的。

想到这儿,萧晚略作沉吟,便无奈叹息道:“既然诸位如此信任我们萧家,老夫自然不能够坐视不理。”

“不过,你们也很了解杨帆的性情,想让他价格减半根本就不可能,要知道这还涉及到其他地区世家的支付问题。”

“因此,某建议大家尽力筹钱,只要你们能够筹到竞拍价格七成的钱财,那么,剩余部分,老夫豁出这张老脸,也会为大家争取几年缓冲的时间。”

在萧晚看来,杨帆设下此局,并不是想把这些世家连根拔起,而是让江南士族俯首称臣。

能够拥有如此智慧的年轻人,自然是不会轻易大开杀戒,引起江南的动荡,从而破坏江南的大好局面。

归根结底,杨帆所谋者,是为了江南更好更快的发展。

江南士族掌控着江南的各种渠道,杨帆想要快速发展,必须得到江南士族的全力配合。

至于杨帆说不肯付钱的,直接大兵压境,显然是想吓唬吓唬这帮养尊处优的世家而已。

既然有了这样的判断,萧晚才想出了这个分期付款的想法。

大家先筹七成左右的钱财支付,以后的三成这几年的付清便可。

萧晚将话直接挑明了。

想要打个对折,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萧家虽然与杨帆关系不错,但也没有这么大的脸。

我们萧家为你们争取到暂缓支付,已是最大的能力。

陈淄看了看众人,又开口说道:“萧老,你说的方案有几成把握,若真能达成,我们陈家同意。”

萧晚不答,反而看着众人问道:“你们认为如何?”

众人也都听明白了萧瑀言外之意,便都表态道:“只是不知杨帆能不能答应,假如我们付了七成以后,杨帆又反悔,咱们心中忐忑啊!”

筹到七成的钱虽然很困难,但倒也不是不行。

大家所顾虑的是,假如杨帆收到七成的钱以后,又不同意,那可就亏大发了。

萧晚正想说话,管事来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等到管事离去,萧晚笑着说道:“诸位的担心,老夫早已有计较,所以老夫在之前已经派族老前往华亭县进行了商谈,现在消息已经传回来,不知道你们是否想听听。”

“请萧老明示。”

没想到萧家早就已经决定为大家出头,众人无不心存感激。

毕竟,人家老早就派人先去和杨帆商谈,简直是想大家之所想呀!

事到如今,最苦恼的莫过于朱沛。

此次竞拍,他朱家所花费的钱财可以说是最多的。

即使只是七成,也要变卖无数的家产才能够凑齐。

当然,现在大家才不会去理会朱沛。

本来就是这家伙带着大家一起搞事儿,可事情出来后,却完全脱离朱家的掌控。

最后还要大家伙腆着脸来央求萧家出面。

江南士族的领袖,还得是萧家,朱家想要当江南士族领袖,还差得远呢!

就冲萧晚义不容辞替大家分忧这份仗义,往后就还得以萧家马首是瞻!

至于朱家,还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看着众人期盼的眼神,萧晚笑着说道:“大都督杨帆提出了一个方案,大家可以考虑考虑,我觉得这个方案比刚才老夫提出来的更好。”

“大都督的意思是,既然诸位困难,那么他也能够理解,甚至只要大家支付竞拍价格五成的钱财就行,其他的五成钱财可以到大唐皇家银行贷款支付。”

“如此一来,大家以后每个月只要支付一小部分钱财便可,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无不激动万分。

陈淄赶紧开口问道:“不知道大都督是否有条件?”

萧晚点头道:“只要大家以后所有的交易都在和大唐皇家银行走账便可,不过,想来对大家并没有什么影响。”

“谢萧老从中调和,我们这就去筹钱。”

既然事情已经有了解决的方式,众人纷纷起身告辞。

看到众人离去,萧晚叹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年岁渐长,精力愈发不如从前。

憋了一眼萧然,看来得要抓紧培养这个接班人了。

命萧然笔墨伺候,亲笔写了一封书信交给他,叮嘱道:“准备一些礼物送去给大都督杨帆,同时把这封信送去,就说老夫感谢大都督给我们萧家面子,以后但有所请,我们萧家义不容辞。”

萧然大吃一惊,有些迟疑地道:“阿翁,这个是不是太隆重了?”

在他看来,杨帆虽然位高权重,但是照比萧瑀还差得远!

他们萧家有萧瑀在,就没必要对杨帆低声下气。

更何况,萧锐也是附马爷,身份也不比杨帆低。

要知道萧锐是萧晚的晚辈,见礼时还得鞠躬在先呢!

如今萧晚不仅要送礼上门,还说出“有求义不容辞”这样的话语,简直是不可思议。

萧晚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你们呐,目光就是太短浅,都只是看到杨帆现在的身份和家世背景。”

“在你们心中,也许都认为杨帆能够有今天的地位只是幸运,但却不去看他的才华能力。”

“杨帆此次直接把这么多钱财送给皇帝,即使皇帝不会大肆嘉奖,但也会把这份大功劳记在心里。”

“你们等着看吧,只要这小子再年长几岁,必会是一朝宰辅!”

说着,萧晚颇有些感慨地道:“要我说啊,要不是杨帆那小子年纪太小,可能皇帝就把他提为百官之首了。”

“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咱们为何不更加亲近呢?”

“更何况,杨帆也算是咱们半个萧家的人,咱们有什么理由不全力支持他?”

听到这番话,萧然震惊不已。

他没料到爷爷对杨帆的评价居然高到这种地步!

因为年龄小而不好提拔为百官之首,简直是闻所未闻!

不过,杨帆确实够吓人的。

还为及冠就已经成为一方封疆大吏,以后成为百官之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这可是妥妥的潜力股。

正如萧晚所说,杨帆还是半个萧家人,亲近一些并没有什么不好。

想到这儿,萧然再也不敢怠慢。

原本只想随便打发一个下人送去,现在都要亲自走一趟才行了。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