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国王 > 第两百四十章、朝堂动荡

第两百四十章、朝堂动荡

查理三世称帝,宛如是往油锅中加了一瓢水,油花夹杂着水滴四溅而出,将亚斯兰特大陆这口锅炸到裂开。

面对这种大新闻,邪教叛乱都得往后靠。传言变成现实,收到消息的各大势力,都被惊呆了。

反应激烈的不光是教廷,同在南大陆的尹利比亚王国,一样感受到了压力。

“查理三世称帝,法兰克人的野心全部暴露了出来,现在到了王国需要抉择的时候。

机遇和挑战并存,我们现在做出的选择,将决定王国未来的命运。你们有什么想法,都说说看吧?”

波尔多八世神色凝重的问话,让大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

南大陆虽然辽阔,却也容不下三个霸主。法兰克王国、尹利比亚王国、教廷,最终能够活下来的大势力,有且只能有一个。

以往的时候,他们都是坐观法兰克王国和教廷拼斗,根据自身利益需要进行站队。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者之间的平衡,终归还是被打破了。

一边是旭日东升的法兰克王国,一边是日薄西山的晨曦教廷,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眼睁睁的看着双方实力差距拉大,原本左右逢源的尹利比亚王国,在政治上不可避免的倾向教廷。

只不过因为王权和神权的冲突,本该携手合作的两家,并没有真正站在一起。

“陛下,查理三世称帝绝对是大败笔!为了一个虚名,将国家置于危险境地,完全是得不偿失。

以法兰克王国的实力,只要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顶多再过十年他们就能够彻底压制教廷。

要是拖到那个时候称帝,五国联盟鞭长莫及,仅凭我们一家,多半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教廷虽然衰落,但实力犹存。

王国的综合实力虽然略差一下,但是和教廷联手,实力还是要超过法兰克王国。

大陆各国都不是傻子,大家固然讨厌教廷,但同样也不喜欢皇帝。

各国若是站队的话,支持法兰克王国的概率非常低。包括一些依附于他们的国家,此刻也未必会支持法兰克王国。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同各方势力联手,必须要小心警惕,避免被盟友们给坑了!”

宰相奥尔莫斯侯爵一脸为难的说道。

如果可能的话,他并不想和法兰克王国发生战争。看似大陆第一王国和大陆二王国,只差了一个名次,但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绝对不小。

法兰克人的大陆第一强国,那也是靠一次次战争打出来的。包括尹利比亚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战场上吃过法兰克人的亏。

只是现实总和想法相背离。尹利比亚能够容忍法兰克王国成为霸主国,却无法看着他们成为帝国。

看似只是法兰克人的家务事,实际上却影响着人族的未来发展进程。

要是此刻不想办法打断查理三世的帝王路,外界就会认为他们怕了。后续的国际阵营站队,怕是连盟友都拉不到。

“宰相,干涉联军怕是不好组建。五国联盟被分割在外,此刻中大陆三国正忙着镇压邪教叛乱,四周还有异族虎视眈眈,能不能派出大军是一个未知数。

南大陆之中,除了我们和教廷之外,另外几个王国均已经没落。

就算是他们愿意参战,也派不出多少精锐。干涉联军的主力,大概率要落在我们和教廷身上。

理论上来说,合我们两家之力,再加上大陆各国的支持,确实能够碾压法兰克人。

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敌人没有动作,坐以待毙的情况下。假如法兰克人主动出击,那帮墙头草们未必敢站队。

万一教廷的人摆我们一道,在战场上出工不出力,那么局势很有可能演变成我们和法兰克人对决……”

最难听的话,米多福特伯爵还是咽了回去。不过他分析的最糟糕可能,却深深烙印在了众人心头。

从外交的角度出发,这种局面确实有可能会出现。卖队友这种事情,在人族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出工不出力,坐观尹利比亚和法兰克两败俱伤,无疑是最符合教廷利益的。

当然,前提条件是尹利比亚王国有和法兰克两败俱伤的实力。要是战斗直接一边倒,教廷也不敢在一旁看戏。

“米多福特伯爵说的不错,王国同法兰克人之间还存在着一定差距,我们必须要避免孤军奋战。

如果要和教廷联手组织干涉大军,那么就必须要求教廷全力以赴。

可能的话,最好能够澹化王国的存在感,让教廷充当反法联盟的主力!”

军务大臣说这么怂的话,法兰西科侯爵也是一脸的尴尬。

不过现在是做决策的时候,他不能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面子,就让一众王国高层对双方的军事实力做出误判。

一群人都在提风险,就是没有一个反对出兵干涉。很明显查理三世称帝,触及到了尹利比亚王国的核心底线。

商议到最后,干涉计划还是通过了。只是具体操作过程中,必须要慎重、再慎重。

类似的一幕,在很多国家上演。虽然在几家大势力看来,这些国家都是打酱油凑热闹的墙头草,但不等于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尤其是已经没落的几大王国,都准备借此机会向外界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省得被人看扁了。

国际上的纷纷扰扰,同样影响到了阿尔法王国。只不过相比以往的高效率,这次王国政府反应要迟钝的多。

哈德逊赶往王都参加会议时,已经是查理三世登基的半个月后,教廷和尹利比亚已经在国际上号召人族各国组建干涉联军。

政治上反应迟钝,本身就是一种表态。要不是为了合群,哈德逊怀疑今天这场会议,都有可能不会召开。

查理三世称帝,阿尔法王国肯定不能承认,这是原则性问题。不过出兵干涉,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步入王宫大殿,感受着会场气氛,哈德逊只能用一个词形容“冰火两重天”。

除了凯撒四世这个国王非常不高兴外,其余人对查理三世称帝的问题,大都是无所谓的态度。

当然,心里可以无所谓,面上肯定还是要进行批判的。可惜大家看热闹的心思太重,批判的戏没有演好。

哈德逊也随大流跟着骂了查理三世几句,然后就坐在位置上,悠闲的喝起了茶,吃起了点心。

有人开了头,自然不会缺少效彷者。本来严肃的会议,瞬间变成了喝茶交流会。

作为老大的凯撒四世,对这一切非常不满。只不过在阿尔法王国,没有“御前失仪”这条罪名。

小贵族失了礼仪,会被认为没有教养,要被贵族圈嘲笑。搁在大贵族身上,这就是不拘小节。

遥想当年,哈德逊就没有少被人内涵为土包子。一直到他成为王国的元帅,这种局面才发生改变。

曾经那些得罪冒犯过他的,一个个都备上厚礼,灰熘熘的跑过来赔罪。

作为一名大度的贵族,哈德逊自然是不会和这些小人进行计较。只不过这些家伙的日子,还是不怎么好过。

这就是权势带来的威力,哪怕哈德逊什么都没有做,一样让这些得罪过他的小人日子过的举步维艰。

看似没有报复,实际上比出手报复更可怕。因为人是同情弱者的,尤其是关系错综复杂的贵族圈。

哈德逊真要是出手针对报复,必定会有大贵族出来捞人。反倒是什么也不做,让这些家伙更难受。

宝贵的家族人脉关系,都是用来救命的,可不是用来随便消耗的。受点儿委屈,大家真不一定能看见。

见吃瓜看热闹的队伍不断壮大,凯撒四世的心情越发糟糕了起来。眼前这群大臣实在是太讨厌了,一个个的都不和他交心。

“砰!”

勐的一拍巴掌之后,凯撒四世冲众人厉声训斥道:“够了!

今天是让你们过来开会议事的,不是听你们骂人的。

要骂查理三世,就去法兰克王国骂!在这里骂的再狠,人家也听不到!”

老大突然发火,群臣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大家并没有发现原因在自己身上,一个个的只当国王心情不好。

内心深处,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国王又和王后吵架了。

自从王子发生意外之后,国王和王后这对模范夫妻的感情生活,就出现了问题。

当然,这是国王的家务事,大家是不会傻乎乎的掺合进去的。

至于凯撒四世的提议,大家默契的装作没听到。在自家的地盘上口嗨,没有什么关系。

要是跑去法兰克王国,怒骂查理三世,那就是真心活腻了。

“陛下,关于查理三世称帝的问题,其实也没什么好议的。

这种不顾各国反对,强行登基上位的行为,我们肯定要加以谴责。

不过干涉联军,就没必要参与了。前面五国联盟建立过程中,法兰克人是出了大力气的,正好趁机还上这个人情。

就算是不参与,外界也能够理解。我们和晨曦教廷不对付。有他们的地方,就没有我们。

干涉联军是教廷组织的,王国岂能加入!”

宰相纽芬兰大公的话音刚落地,凯撒四世怒气就再次上涌了起来。

站在王国的立场上,这么干肯定没毛病。阿尔法王国在南大陆没有什么利益纠葛,口头上谴责几句表明姿态就足够了。

可是从国王的角度出发,情况就截然不同了。原本大家平起平坐,现在突然有人想要窜到前面去,压过其他人一头,这岂能忍受?

更糟糕的是查理三世登基称帝,还宣布延续人类最后一个统一帝国的法统,更是对所有君主的一次挑战。

默认查理三世称帝,岂不是相当于变相的承认法兰克帝国是人族正统,他们这些国王只是一路不安分的诸侯王?

就算是王国不方便出兵,也要象征性的派出远征军,强势表明阿尔法王国的政治立场。

“宰相,您已经老了!

国与国之间,哪来什么人情。一切从王国的利益出发即可,何必在乎法兰克人的感受呢?”

凯撒四世的话刚说完,大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作为君主说一名臣子老了,这不是摆明要赶人回家么?

要是让其他人离职,大家也能够理解。眼前这位纽芬兰大公可不是普通的王国宰相,同样也是王室的核心成员。

把纽芬兰大公换下去容易,想要再从王室之中挑人补上空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难道要让爱菲耶罗大公上位?

这个念头,在众人心中一闪而逝。宰相的位置非常重要,军务大臣的位置同样至关重要。

兼任是不可能的!

要是有人身兼两职,国王就要睡不着觉了。这种破坏政治平衡的做法,完全就是在故意培养权臣。

假如由爱菲耶罗大公补位,空缺的军务大臣,同样不是一般人能够继任的。

最起码此刻王室之中,没有哪位成员,有担任这种要职的威望。

在找不到合适继任者的情况下,擅自进行人事调整,那就相当于王室一系的政治资源拱手让人。

哪怕提拔上来的人选是国王的亲信,可只要坐到了位置上,就必然诞生一个新的政治集团。

即便是此人心向王室,还是免不了要安排自己人。看似是一次简单的换人,实际上却是影响王国政治政治平衡的大地震。

没有跟着众人一起惊慌,早有心理准备的哈德逊,依旧充当着吃瓜群众。

权力面前无亲情,即便是王室成员,也不能够挡国王路。

非常遗憾,为王国鞠躬尽瘁的纽芬兰大公,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成为国王权力路上的绊脚石。

“陛下说的不错,人老了就不中用了,看问题也不够全面。既然如此,那么陛下就另选贤能吧!”

说完,纽芬兰大公直接就拂袖而去。

“宰相!”

“宰相!”

……

群臣近乎本能的出声挽留,这一幕越发坚定了凯撒四世的决断,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他,此刻再也没有了顾忌。

现在可是纽芬兰大公自己走的,都能够出现这样的局面,要是纽芬兰大公装湖涂,硬是霸着位置不放手,他还会更加被动。

“纽芬兰大公,为王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年迈去职,但宰相之位不能一直空缺。

爱菲耶罗大公……”

话还没有说完,被点名的爱菲耶罗大公就直接开口打断道:“陛下,臣比纽芬兰大公还大两岁呢!”

石破天惊的答桉,直接炸翻了朝堂。

前任宰相被国王赶回家,新任宰相的人事任命都还没有宣布,就自己跳出来砸锅。

妥妥的一出王室内斗大戏。

要是知道局面会变成这样,估摸着凯撒四世绝对不会一上来,就拿宰相开刀。

可惜政治上没有后悔药,爱菲耶罗大公的话落地,就注定了不可能继续留在朝堂上,否则就是在打凯撒四世的脸。

一下子王室阵营的两位大老离职,朝堂的政治平衡直接就被打破了。哪怕凯撒四世事先有所准备,也没有想到局势会恶化到这一步。

没有过多留恋,寒了心的爱菲耶罗大公直接一挥衣袖,大步踏出了朝堂。

本来就没几个人的大殿,一下子空出了两个最重要位置,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了起来。

众人都在等待着凯撒四世宣布新的人事任命,只不过有了刚才的教训,现在他变得犹豫不决了起来。

权力交接,也是需要过渡的。一下子丧失了两名大老,王室阵营在朝堂上直接丧失了领袖。

这可是最铁杆的保王党!

掌权第一刀,就砍到了自己人身上,哈德逊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不过仔细想想,凯撒四世这么干也没毛病。在此之前,他又不是没有和宰相商议过人事调整,只不过都被宰相给一口否决了。

给出的理由非常打脸:不是说继任者能力有限,比不上朝堂上的现任;就是怒喷凯撒四世推出来的继任者是熘须拍马之徒。

多次商议无果,纽芬兰大公就成了凯撒四世掌权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不把宰相拿下,想要在朝堂上安插自己人都困难。

一次又一次的让步,积攒了一肚子怨气的凯撒四世,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候。

作为国王,掌权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搁他这里,差点儿成为了一个高级橡皮章。

虽然朝堂上的大臣对他这个国王很尊重,没有人干欺君犯上的事情,但是涉及到了朝政,这帮“大忠臣”还真没几个给他面子的。

这一忍就是五年多,偏偏他的满肚子委屈,还没有人能够理解。

实在是憋不住爆发了,结果突然发现自己想的太过简单,没有朝堂上王室阵营的配合,他的计划就是漏洞百出。

不管凯撒四世是否愿意,空缺的宰相和军务大臣都必须要由朝堂上的人补位。

那种随便指认一名亲信,担任这种要职的事情,在阿尔法王国是不可能发生的。

国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国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