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 > 第二百九十九章:掀起风暴的蝴蝶

第二百九十九章:掀起风暴的蝴蝶

留名一事,在形式上自然参考了另一个时空的论剑海名人堂,不过,两者的含金量,却是不在一个档次。

毕竟,在另一个时空,论剑海只评剑谱,而想要在剑碑上成功留名,可是需要一定的硬实力。

在他说完后,便有人心动了,只是碍于最顶端的那部分剑者没有表态,谁都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随即,蔺重阳自碑顶跃下,凝剑意于指,周身复现浩然气,徴圣之意应时出,踏道越天之剑隔世再现。

一剑既出,落于剑碑之上,空白一面的碑首顿时出现一个浩大的「剑」字。

随后——

「腾光灵曜•蔺重阳」七字,浮现于「剑」字之下。

…………

“我如今只专注于铸术。”

峰顶之上,凌绝顶轻轻摇头,婉拒了好友的邀请。

一旁,风之痕闻言颔首,率先有了动作,一道至疾至极之剑意横击而出,几乎在瞬息间,便落至论剑海广场中央的剑碑。

「魔流剑•风之痕」六字应时浮现。

“那么着急做什么?他不会现在与你打的。”

看到风之痕的动作,忆秋年无奈一叹,亦是以念化剑,以剑行意,飘渺剑意紧随其后而至,落在那碑面之上。

顿见——

「剑痞•忆秋年」

“哈,既然剑谱都投了,没理由不凑个热闹。”

一声轻笑,但见金子陵手中折扇一拢,以扇代笔在虚空中书一「剑」字,独特的剑意落在那座剑碑之上。

「名剑铸手•金子陵」之大名,亦自碑面浮现而出。

留名后,三人均发觉,自己与剑界的联系,似乎有进一步加深的迹象。

就在同一时间,远方的另一座山上。

“他能招走玉人的剑,那玉人留个名,应当没有问题吧。”

看到碑上留名后,正端着神醉烟斗吞云吐雾的月无缺,此时也来了兴致。

正如先前所言,他并非专精剑道,还兼修有道法,雷法,掌法以及一些其他术法、武学,不过因为有剑谪仙的教导,他之剑上造诣亦是不差。

甚至,参与剑道完善的那至少两位数太易,在场之人,便占了其中之三。

将烟雾呼出,月无缺看向江南春信,准备拉上人一起:

“好友,要不要一起?”

江南春信摆了摆手,看向歧天人:“我自己的斤两自己清楚,看看热闹就好,这事咪歧肯定有兴趣。”

“!”

在他开口之前,歧天人便有所警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此时油然而生,闻言更是直接炸毛:

“不准叫那个名字!”

不过,再怎么说都是太易先天,当世绝顶,歧天人迅速调整心态,当做无事发生,看向剑谪仙:

“一起?”

后方的倦收天与原无乡,在听到歧天人也有外号之后,心里瞬间平衡了不少,但两人都当做无事发生,什么都没听到。

因为,他们两人不想被加练。

当初在道武王谷之时,他们两人收了礼物,于是就变成了「倦咪」和「原咪」,极其羞耻……

“那便一起吧。”剑谪仙颔首回应道。

话音落,三人剑意同出,另有一道蓝色剑意并行,四道剑意没入碑中,名字一一浮现。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玉枢丹桂•月无缺」

「恒山•剑谪仙」

「剑劫•歧天人」

「武痴」

“嗯?武痴前辈也到了吗?”

看到最后一个名字,原本还在装乖巧后辈的原无乡,顿时来了精神,环眼四顾,却是没有找到那道身影。

歧天人转过头望了一眼,与他说道:“人已经走了,应当是正好路过。”

方才那一剑,源头最少在数百里之外,出招之人定然在太易之境走得极远,甚至,似剑谪仙这般走到了尽头。

原无乡闻言有些失落,而后释然道:“以前辈的性格,留名就已经是稀罕事了。”

他虽修有武痴传承,能自称为武痴传人,但他与武痴却非是师徒关系,只是单纯的前后辈。

于武痴前辈而言,将自身所学赠与合适的人,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赞之事,他不会辜负前辈的期望。

值得一提的是,若是他没有感应错,剑皇前辈所传之剑道,武痴前辈应该也有参与,尤其是基础部分,即视感太强了。

“以诸位好友的性格,留名同样是稀罕事。”江南春信轻笑道。

此时,月无缺将目光投向远方:“有意思,佛门也有人来了。”

此举无异是一种背书站台,放到别人身上,或许会极为突兀,毕竟,苦境像好友这般,人脉广的能吓死个人的绝顶高手,这么多年也就这一个,所以,事情放到好友身上,却是再正常不过。

话语落,恢宏佛光开圣道,一道暗金色圣剑,自数百里外疾射而出,直指巍然剑碑。

圣剑没入碑面之中,出招者名号随之浮现:

「妙法解忧•弥陀子」

看到名字之后,月无缺并不意外:“果然。”

“应当是好友请的援军,此番即便无法将六蚀玄曜覆灭,亦可将其重创。”

望着那道向南而去的虹光,剑谪仙轻叹,如此富裕的战力,除非另生变数,不然此番当能毕其功于一役。

…………

“好友啊好友,你压榨后辈也就算了,连我都不放过,真是交友不慎啊。”

一道身着白色袈裟的身影,望着远方剑碑上的留名,无奈一叹。

只见其一手持念珠,一手持慧羽翎,背上更是负有一支被黄布包裹的长剑,布上满是梵文圣字。

虽是佛门中人的打扮,看起来却与佛门中人相去甚远,其人正是西煌佛界主事,亦是方才出招留名之人,同时也是参与开创剑道的太易先天之一。

“不过,裂变玄黄,吾不允,吾佛亦不允。”

留名之后,弥陀子便未再停留,身形化作一道虹光,径自向南而去。

嘴上说着交友不慎,然而在收到好友飞信的第一时间,他便将西煌佛界一应事务,尽数交托给师弟释至加蓝,而后提了佩剑,直接出发。

此回,算是路过,他之战场在昔日五巅之岳。

…………

在一众太易先天留名后,处于当世一流地位的太初先天,亦开始留名,数道剑意闪过,名号应时浮现:

「风谷来客•商清逸」

「快雪时晴•霁无瑕」

「天剑老人•映朝阳」

「苍茫行者•任平生」

而后,一只幽紫色的蝴蝶自远天飞来,化作宏大剑气,击在剑碑之上。

「梦留庄周•蝶知命」

论剑海广场之上,只见蔺重阳回眸,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最新浮现的名字。

随即,眼神一凛,把主导权重新交给步渊渟,从容踏空离去。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男频小说,小书亭转载收集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